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乔董事长在思考着,所以他对季子强远眺窗外的举动没有一丝的打扰,或者吧,这个季子强现在也在思考着,只是不知道他会想点什么

    季子强缓缓的转过了身,他看着乔董事长的眼睛,很清楚的说:“其实在很多时候,我们都是错的,自以为在做很多重要的事情,但面对蓝天白云和清风细雨,我们的一切又显得如此庸俗和不值一提。 ”

    乔董事长也笑了,他嘴角勾画出一种慈祥的善意来,他说:“不错,我也经常会有这样的感慨,但如果什么都不做,这样的感慨会更多。”

    季子强收回了眼光,有点黯然的说:“是啊,问题是做了又如何,不做有如何,做的好和做得不好在很多时候是没有一个衡量标准的。”

    乔董事长摇下头说:“标准或者我们听不到,看不到。”

    季子强叹口气说:“不错,就说历史吧,它们也往往很难真实的反应一种事实,更多的时候。它们也只是为了一个时代的需要。”

    乔董事长继续的和季子强说着心中的感慨,他没有想要扭转话题的期望,他很高兴季子强有如此低迷的情绪,一个人当他情绪黯淡和愁苦的时候,是最容易接受别人的劝告和引导,自己看来运气不错,季子强今天的情绪并不稳定,也或者刚才那盛大繁华的宴会让他感慨颇多。

    季子强迷離着眼神,却突然说:“董事长,今天你想对我说点什么”

    说完这话,季子强整个人像是改变了一样,刚才的那一点点颓废已经是一扫而光,带之而来的是他的庄重的冷凝。

    乔董事长暗吸一口凉气,季子强的变化之快,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也打起精神准备和季子强好好周旋了,他说:“约季市长出来,两个原因,一个是过去我们有很多误会,希望可以彼此谅解一下。”

    季子强点点头说:“也没有太大的误会,我可以理解你,因为你是商人,你需要利益,当然了,你也应该可以理解我,我是官员,我有责任,我们这身份的不同就注定了我们会有隔阂,但只要理解,就不成问题。”

    乔董事长没有想到季子强这样逻辑分明,条理清楚的就解答了这个问题,他不得不在心里赞叹一声,又说:“我们的误会确实是各自地位的不同,季市长能理解到这一点我很欣慰,那么,我们就来说说第二个问题吧。”

    季子强没有说话,他知道这第二个问题才是乔董事长今天想要表诉的真真问题,所以他只需要静静的倾听就行。

    乔董事长沉吟了一下,才很小心的说:“我可以把化工厂搬迁,并且可以答应你上次提出的条件。”

    季子强脸上并没有露出惊喜和满意的神色,因为他不相信乔董事长会这样做,就恰如他不相信狼不吃肉一样,乔董事长一定还会有其他的附加条件的,这是绝对的。

    乔董事长在说这话的时候是在很认真的观察着季子强的表情,的确,他没有从季子强脸上看出惊喜来,他只看到季子强的眉头紧了一紧,他再一次明白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真真的对手。

    季子强就开口说话了:“把话说完。”

    乔董事长只能笑笑,继续说:“当然了,我想季市长也已经猜到了,我是有一个条件的,这个条件或者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很为难的一个条件。”

    “奥。我看未必吧呵呵,要是不为难,董事长能如此郑重其事的提出来”季子强有点揶揄的说。

    乔董事长一点都没有笑,他淡淡的说:“对我来说,确实很重要,但对你来说很平常。”

    季子强就眯起了眼,斟酌字句说:“既然是如此,我倒想听听董事长的条件,不过我再次先说说我的想法,就算是你的条件我没办法完成,但我依然会想办法让你搬迁的,这点请你相信,我一定会做到。”

    乔董事长也嘲弄的笑笑,毫不示弱的说:“我知道季市长不是个善茬的主,所以我从来就没有奢望过可以永远不搬迁,只是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我想我是能拖上很长一段时间的。”

    季子强也冷漠的说:“拖得时间越长,最后你受到的损失就会越大。”

    两人就相互对视着,季子强的眼中犹如深潭般的宁静和深邃,乔董事长眼中也有一股子寒若冰霜的冷雾,他们这样对视了几秒,乔董事长却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他眼中的寒意并没有随着笑声消减,他说:“好,季市长真是正气浩然,不过我也给你明说,能在江北这一亩三分地混这些年,我自然也会有我自己的生存之道,常言说得好,杀人一千,自损八百,季市长何必这样盛气凌人。”

    季子强收敛起了自己的冷然,微微一笑说:“我说过,我们一个是商人,一个是官员,我们有本质的区别,也自然会有不得已的争斗,现在就让我们来继续的讨论你要说的条件吧。”

    说完话,季子强端起了茶杯,稳稳的喝了一口。

    乔董事长也换上了平和的神情,就在刚才,他和季子强都向对方展示了自己的强悍和实力,但他们两人都很明白,自己身上都有破绽,对方也可以毫不费力的就找到自己的命门,坐下来好好谈谈,或者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式了。

    乔董事长说:“条件很简单,那就是请季市长帮我筹集8000万资金,我用45个月,行息当然是照付,只要资金到账,我马上着手搬迁,怎么样,不算是一个苛刻的条件吧但还有说明一点,我原厂址上的建筑和不可坼卸的东西,政府应该作价补偿。”

    季子强真的有点惊讶了,不错,这个条件的确一点都不苛刻,虽然柳林市经济不是太好,但帮忙凑借8000万元,对一个市长来说,还是可以做到的,只是季子强就不大明白了,以乔董事长的关系,难道他调集不到8000万元吗

    季子强带着疑问说:“这点没问题,你原厂址的地面建筑我们会在下一个没有污染的企业入住的时候帮你卖一个好价钱的,但董事长借款做什么用途为什么找我”

    乔董事长平静的说:“我在省城看好了一块地,准备拿到手,至于找到季市长,其实也很简单,因为该找的地方我也找过了,但我要的很急,银行本来也是可以贷款,只是相关的手续太复杂,没有56个月,款子到不了手,而且他们对资金用途和走向也管理的很严。”

    季子强点下头说:“你需要的很急”

    乔董事长说:“是的,很急,超过15天,今天谈的条件就自动失效了,那块地人家也拍卖结束了。”

    季子强想了想,他站起来转了几步,停住以后说:“你用什么做保证”

    乔董事长也早就想好,毫不犹豫的说:“可以拿我化工厂百分之40的股权做担保。”

    季子强低头想想说:“百分之40只怕有点少了”

    乔董事长摇下头说:“一点都不少,要是对方不相信,可以让他自己对我化工厂做个评估,我这200亩地就将近78千万了,还有那么多的设备,这百分之40已经算是多的了。”

    季子强也算的出来,现在的化工厂确实值这个钱,但有一点季子强是不好说出来,那就是200亩地本来乔董事长购置的时候是没有化到78千万的,这一个数字不过是他按目前正常的地价算出来的。

    然而季子强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反驳乔董事长,也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因为这巨大的利益是叶眉给出去的,也可以说,是间接的因为自己老岳父乐书记的关系给出去的,所以这事情只能埋在心里,不能说在嘴上。

    但就目前乔董事长提出的这个问题来说,季子强感觉还是比较合算的,自己只要在短期内帮他筹集到这8000万元,他就能搬迁,这个帐还是很划算的,搬迁以后,就彻底的帮助叶眉和乐书记排除了一个卡在脖子上的绳索。

    季子强就点点头说:“好,我可以答应你这个条件,我会尽快的帮你想办法借到这8000万资金。”

    乔董事长脸上就闪现出了笑容,他也说:“那我从现在起就准备搬迁事宜了,不过请季市长记住,要快。”

    季子强颔首说:“我明白。”

    两人都很满意的,也很轻松的开始喝茶了,这时候,他们就可以探讨一下其他问题,他们的隔阂和分歧也逐渐的少了。

    喝完茶,季子强没有让乔董事长把自己送回市政府,这个暑热初起的日子,季子强突然情动,不能自止,想去看看那刚才路过时看到的一处荷塘,在这开花的时节,那亭亭净植的妙状,让季子强很是向往,他想到了当年和华悦莲一起看过的那个洋河县的荷塘,也想到了当初就是在那个荷塘边,自己和华悦莲结下了以后的这段情缘孽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