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于是,季子强给自己限定了一个最后的期限,要是到了明天下午,金老爷子还是没什么动静,那明天晚上自己就找到宾馆去,和他摊牌,成与不成那就听天由命了,这一夜季子强睡的一直不踏实,季子强不希望自己把一个项目就这样做黄了,有太多的人在关注着他,也有很多的人在等住看他的笑话,想到这,他就更恨那个葛副市长了,,等着瞧好了,老子迟早也要给你上个套套,整死你王八蛋。

    第二天到了办公室卫生间,季子强才发现自己有些两眼发愣,睡眼惺忪的样子,看来昨晚上休息的真是不好,季子强赶忙用手使劲的揉揉脸,再给自己泡了一杯很浓的铁观音,慢慢的缓了过来,这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

    接上一听,是招商局局长打来电话,问他今天早上忙吗,金董事长想和他谈谈。

    季子强心里一喜,就给局长说:“你给金董事长说,我很忙,但我可以在一个小时后抽出时间来和他见见。”

    那面局长很领会他的意图,就说:“我知道怎么让他相信你很忙。”

    季子强就嘿嘿的笑了两声说:“看来你也是学坏了,呵呵,一小时后在二号小会议见。”

    挂断电话,季子强长长的虚了口气,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自己给金老爷子施加的压力看来是有收效了。

    后来的谈判就是比较轻松了,虽然经老爷子也不断的提出一些苛刻的条件和要求,但大势已定,季子强也就适当的做些让步,到底是个大项目,做一些让步也是合算的,对这一点季子强一直以来就很清楚,企业是需要先养起来的,不要老是想着马上就见效,马上就大把大把的收税,那叫杀鸡取卵,鸡都杀了,以后哪还有更多的蛋。

    所以他给出的让步和优惠对金老爷子来说也是比较满意了,终于,双方确定了合作。

    当天的下午,季子强和金老爷子就正式的举行了签字仪式,柳林市的各大媒体都应邀而来,签字仪式是各方在合同、协议正式签署时所正式举行的仪式,举行签字仪式,不仅是对谈判成果的一种公开化、固定化,而且也是有关各方对自己履行合同、协议所做出的一种正式承诺,这种承诺是有法律意义的。

    举行签字仪式时,会场上所有的人们都显得郑重其事,认认真真,季子强和金董事长并列式排坐在一起,签字桌在室内面门的地方横放着,双方签字人员居中面门而坐,金董事长居右,季子强居左。

    在宣布开始,签署文件,交换文本后,季子强和金董事长热烈握手,互致祝贺,全场人员热烈鼓掌,表示祝贺。

    这个时候各家媒体的闪光灯也不断的闪烁起来,季子强那英俊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不知道是谁还拿来了一瓶香槟酒,季子强和他们也都一一干杯,让这签字仪式增添了更多的喜庆色彩。

    当葛副市长在电视上看到季子强他们的签字仪式时,葛副市长的悔恨和愤怒也达到了极点,后悔自己弄巧成拙,把一个本来应该是自己大出风头的机会让给季子强,如果是自己继续运作这个项目那今天站在电视上受全市人们夸奖的就是自己,这也就又会是自己的一些抗衡季子强的资本了,可惜自己脑袋给驴踢了,竟然想给人家做个圈套,到头来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后悔还在其次,葛副市长有太多的愤怒,一个这样难缠的项目,他季子强怎么就做成了,这他是想不通的,是自己的判断失误,还是他的能力太强,他说不清,自己谈了多少次都没效果,看看就是个死娃娃,他三下五除二就给整活了。

    他的气愤无处发泄,就拿起了电话给韦俊海书记打了过去:“老板啊,你休息了吗”

    那面乔书记模糊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乱打什么电话”

    “呵呵,老板啊,我今天睡不着啊,你看电视了吗,那小子今天很出彩,我是看不惯他那嚣张的样子。”葛副市长有点义愤填膺的说。

    韦俊海书记听了他这话也是没好气的教训他道:“我就知道是你耍的小聪明,好好的项目你不做,用它来赌气,我们和季子强虽然在意见和看法上有些分歧,但在工作上还是要相互的配合,你看你都搞了些什么名堂,现在是后悔了吧。”

    葛副市长也是真的郁闷:“唉,我就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变得,那项目我看准是个死的,你说他就怎么可以做成功呢”

    韦俊海冷冷的说:“现在你觉悟了还不迟,季子强比你想象的要聪明的多,以后你还是要遇事多动动脑筋,不要用你那简单的思维来判断他,好了,你也早点睡。”

    葛副市长很有点不服气的挂断了电话,难道他还是神不成,我就要看看他季子强走不走麦城。

    季子强今天带上了很多的政府干部,高调的把金董事长送走了,金董事长准备回去安排资金,做下准备工作,近期就要启动整个项目了,季子强也给他准备了很多本地的特产,很是殷勤周到,这让老先生万分的感动。

    他的生意也不是一两个地方,但像季子强这样的领导到是不多见,他不由的也为自己可以遇上这样的好领导感到高兴,那金大小姐更是对季子强多了些留恋,可惜人家已经结婚,不然她真的还想好好的试下自己的魅力。

    送走他们,季子强回到办公室,他今天还是有点兴奋的,在这个中等城市,这个除了人口密集,经济发展追随着发达城市以外,没有什么特点的城市,任何人都会感觉他的平凡,因为柳林市太平凡了,平凡得近乎平庸,让不少有识之士忍不住大声疾呼:柳林啊,你姓什么醒来吧,柳林他们的很多见解屡屡见诸报端。

    但他们谁也是绝对想不到,目前的这个局面,这其实为新一任柳林市的当家人季子强提供了施展才华、有所作为而又彰显政绩、不被埋没的巨大舞台。

    只有傻子才不这么想一位导师不是说过吗“一张白纸没有任何的图案,这才更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更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此刻季子强也是这么想的。

    一混时间又过去一周了,这天肖曼一上班,便接到彭秘书长的电话,彭秘书张说:“肖秘书啊,给你通报个情况,看来我们之间缺乏有效沟通,让老板们不太满意了。”

    肖曼很惊讶,问:“这话是从何说起呢”

    彭秘书长在电话中说:“昨天你的老板给我的老板打电话,说摩尔商业中心的前期工作遇到一些小难题,季市长很重视,当时就批评我同你沟通不足,这些问题不能让贝克特出面才能解决。今天上午10点,季市长要带有有关单位到你们公司现场办公,解决项目开工前的有关问题。”

    肖曼听罢,真诚地说:“彭秘书长批评的对,今后我们是要定期通报信息,不能再犯类似错误。”

    放下电话,肖曼马上来到贝克特的办公室向他汇报,贝克特笑着说:“我昨天为临电变压器安装的审批手续,还有三通之后的临时出口迟迟批不下来给季市长打过电话,说政府的办事效率太低,没想到今天他就带队过来,他的效率还是挺高的吗”

    肖曼又把彭秘书长的话说了一遍,贝克特点点头,说:“是应该建立一种沟通机制,摩尔项目涉及到的部门不少,凡事都找季市长也不现实,我看这个提议很好,工作重点应该放在沟通渠道和信息反馈上,你和彭秘书长要经常保持联系。”

    接着,他又让肖曼把所有的项目经理都找来,紧急开了一个小会,把需要解决的问题列出一个单子,准备到时向季市长一并提出来。10点钟刚到,一辆蓝白色的警车开道,紧随其后的是一辆02号奥迪a6轿车和一辆考斯特面包,三台车一直开到阿尔太菈公司的办公楼前,矫健潇洒的季子强市长、彭秘书、还有十来个仪表不俗的男女从车上走了下来。

    贝克特和阿尔太菈公司的几名项目经理早已等候在门口,见到季子强,两人互致问候。贝克特说:“我昨天提出问题,你今天就来解决问题,看来摩尔商业中心的建设有了行政上的保障了。”

    季子强笑着说:“为外商投资企业服好务,这是苏副省长对我的要求,可惜我们做的还很不够,今天我把和项目有关的委办局领导都带过来了。”

    说着季子强便向贝克特介绍随行人员,有商委主任、电业局长、工商局长、城管局长等一长串名单。贝克特开始招呼季子强和委办局的领导往楼里走,并把他们让到会议室。待各位分头落座,季子强告诉贝克特,今天带着各部门领导现场办公,就是为了解决摩尔项目开工前的主要问题,把多个问题的研究在时间上交叉进行,齐头并进,使各个环节紧凑连续,以节约大量宝贵时间,让摩尔商业中心早日开工。于是,贝克特安排肖曼把几位项目经理和与之相关的各位领导,分别带到各自办公室进行协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