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几个人才各自回家,季子强是一路都在想着这事,怎么才可以让金老爷子早点下了这个决心,直到回了家里也没有和合适的方法。

    到了第二天,招商局又陪着金家父女去考察周边劳动市场,季子强就没有一起陪同,他参加了一个市发展改革委召开的关于国有企业体制改革的动员会,参会的都是各大企业的头头脑脑们。

    季子强就坐主席台上的中央位子,面对下面几百个大脑袋他是自然要做个讲话的:我市经济发展和改革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总结检查上半年的改革进展情况,分析存在的问题,对下阶段改革工作进行了研究。下面,我讲两个方面的意见市发展改革委要从发展改革全局上予以研究,当好市政府决策的参谋。对涉及经济社会发展和稳定全局的重大改革方案,市发展改革委要按照统筹协调的职能要求,发挥好组织论证牵头协调的作用。

    季子强讲完后就再没去多想,这稿子也不是他写的,他也找不到感觉,对工业改革这一块他是有点经验的,过去在洋河县也或多或少的涉及到,只是对整个柳林市的大企业他现在一点都不熟,所以就感觉自己是在纸上谈兵一样,没有真实的感觉,季子强心里想,等自己把手头事情忙完了,好好的跑下企业,了解和熟悉了他们,再自己做出一份改革的方案。

    其他的领导也在不断的讲着话,但季子强已经不去听了,基本上是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就是表下政府改革的决心,要大家有改革的意识,唉,全是些老生常谈,他有点啜气,早知道这样,今天还不如不来。

    开完会也没有安排招待,各企业的领导都找关系好的相邀着吃饭打牌去了,季子强拒绝了发改委的邀请,坐上车就回家去,司机把他送到家门,他也没留司机上去吃饭,就独自回到家里,心里不很舒服,这样的走形式能起到什么作用,那些企业领导一个个那把今天这会当成事了。

    季子强真希望以后不要再开这样的会,要开就要有作用,没作用那就不要开。

    下午到了单位,这一次,为执行市政府优惠招商措施尽快见报,上电视的工作,市政府显示了极高的效率,市内几家报纸和电视台都接到了邀请并派出了采访报道记者,相关单位的领导都一一请到,发改委,招商局,财政局,土地局等领导到场,季子强亲自压阵。

    这次就少不了还要讲话,不过这和早上就不一样了,这讲的可都是实质性很强的问题,所以季子强一扫早上萎靡不振,在电视台和闪光灯下挥洒自如。

    与会人员大都是久经会场的官僚,对于季子强这位领导的表演保持了克制和配合,他们还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和微笑,现在这位季子强市长是这个舞台的主角,但这并不实际代表什么,是季子强应该享受和发挥的时间和地点,他们需要季子强这样的市长。

    季子强就成了整个政策发布会的主角,季子强喜欢这样的会议,当然了,光自己喜欢也不行,季子强还给别人留下些时间,所以他就让相关的几个部门领导也一一的宣读了本部门对执行优惠政策的决心,整个发布会开的是很成功的。

    到了晚上,电视台也就把白天的会议播了出来,季子强也难得的看了一会电视,对电视里自己的样子和拍的效果还是比较的满意。

    同一时间,那金家父女也在宾馆里看着这电视,他们对市政府的这中做法也比较满意,政策一但见报上电视,那就意味着是一种公开的承诺,而不是今天可以修改,明天可以撤换那么简单了。

    他们对季子强这种态度,金老爷子也是暗暗高兴的,他也从这件事上看出了季子强对这个项目的迫切和需要,一个刚上来的新市长,他是需要有一定的业绩的,而自己的这次投资,不管从规模上,还是资金上都应该是柳林市比较大的一个项目,这是可以让一个新市长身上贴金,脸上放光的。

    所以他就马上决定要抓住季子强的这个急于签约的心理,用季子强这个心理来好好的压压他,让他给出最大的优惠和好处,使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主意打定,他就准备推掉明天的原材料市场考察,好好和季子强谈谈,自己也不能老这样晃悠下去了,用大陆的一句话说:该出手时就出手。

    他是一个很精明的商人,对人性和形势的分析也很准确,季子强一个小小的举动就可以让他捕捉到一种信息,可谓是老奸巨滑,目光敏锐。

    季子强此时也在盘算着,他刚从电视里回到了现实,季子强也知道,任何事情都有他的两面性和矛盾,自己今天的表演一定会起到了安定金老爷子的效果,这一点是毋庸置疑,但同时也会暴露自己迫切的心情,作为一个从小作坊起家的成功之人,那金老爷子也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他一定会感觉到自己的用意。

    这就是说,你虽然让他下定了投资的决心,但他会抓住你的弱点不断的挤压你,让你付出血淋淋的代价,所有的资本都是这样慢慢的用别人的血泪积累出来的,只是这次老爷子想要挤压的是国家的利益。

    季子强是不怕他的,因为现在大家是势均力敌的,不错,你金老爷子知道我想要你签下这投资协议,但同样的,只要你来挤压我,那我就也更清楚了你想要来投资的决心已下,最后两个都很迫切的人坐在一起谈,那就看谁的定力好了。

    如果单从定力上讲,季子强感觉自己还是有优势的,自己是为人民在打工,他金老爷子是为自己在打工,呵呵,那心情怎么可能一样,应该是他更紧张点吧,季子强想清楚了这个问题,也就不再心虚了。

    一早金老爷子就和招商局的局长一起来找季子强,大家寒暄结束就一起坐下,金老爷子就笑着对季子强说:“我今天可是又想来讨扰季市长的功夫茶了,不知道市长今天有没有时间。”他自然不会说是想来商谈投资的事宜。

    季子强是何等人,他已经在昨晚猜出了老爷子的计划,所以季子强也是笑笑说道:“这没问题,今天还没什么重要的安排,我就给金董事长好好的泡上一壶。”他说完就给秘书办去了个电话,说自己这有客人,一般的事情,让彭秘书长代为处理。

    然后季子强他们三人就一起喝茶聊天,渐渐的就要转入正题,这时候季子强的电话响了,他不得不道声歉走到桌子旁拿起了手机,电话是市委纪检委刘书记来的,季子强就自然要在通话时很客气一点,都是老同志,也是常委中自己争取的对象,所以季子强的语气是谦逊的,刘书记说最近有个文件已经转过来了,希望他今天可以签约,季子强就很客气的答应着。

    就在这时候,季子强看到了金老爷子关切的目光,季子强的脑海就灵光一现,拿着手机走出了办公室,在门外接起了电话:“嗯,好的,书记,我知道,文件很快就要下发吗,那地价也一定会涨吧,真要涨啊,好的,我这就让有的项目缓一下,嗯知道了,好的再见。”季子强在那面刘书记的莫名其妙中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重新的回到了办公室里,这时候可以看出季子强脸色有了细微的变化,季子强开始给金老爷子打起了官腔,说起了空话,在金老爷子每次将话题引入到投资方面时,季子强总是用巧妙的话语把这个话题转开,或者是装着没有听懂的样子,一脸的茫然和不解。

    金老爷子实在是没有办法把话题引上正事,也自很好作罢,他必须回去仔细的想一想,分析和判断一下,季子强为什么一下显得对这投资没有了激情,他也隐约的听到季子强得电话,里面说道地价什么的要涨,难道真的是因为这个。

    他就对季子强说:“今天又一次品尝到了季市长的好茶,希望以后可以经常能有这样的机会。”

    季子强自然是可以听的懂他话的意思,但季子强只是笑笑说:“我这手艺可很一般了,到让老先生见笑了。”他也就是不说以后也希望有机会一起喝茶的话。

    金董事长就只好带着疑惑告辞回了宾馆,到了吃饭的时候,季子强也没再出现,以后的一两天都是招商局和政府办的人陪同他们考察一些其他事情,季子强就一直也没在和他们见面,这让老先生心里更加的反嘀咕,看来是真的要调高土地价格了,那个打电话的书记一定是上面的大领导,所以现在季子强想把这项目往后拖了。

    他有点把握不准了,他也有点心里发慌了,自己一切都准备好了,也多次的来考察好了,如果再这样晃下去只怕最后真的对自己不利。

    季子强这两天也是很紧张的,他有意的摆出一副疏远和淡漠来为的就是配合那个电话,希望可以给金董事长施加更大的压力,让他首先心慌,然后才可以乱了方寸,这是一个毅力和耐力的考验,也是一场智慧和智慧的较量,但季子强也不是有完全的把握,所以季子强在焦虑中也多次想结束自己这样的冷淡,主动去谈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