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也想过每件事都去落实下,但试了两次,太麻烦,也太不好查,最后也就只得作罢。

    不过今天的一件信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信是一个自称是退休干部写来,他在信里对他反应了一个重大的受贿问题,他说自己是教育局一个新建工地的临聘人员,在最近的几个设备订购上,负责基建的副局长有明显的以次充好,高价购买的嫌疑,特别是他们定的两部电梯,里面有很重大的经济问题。

    季子强就反复的把这信看了几遍,他在确定这事情的真实性,但对电梯他是不大在行的,所以他叫来了秘书小纪,让他去摸个底,看看这教育局大楼用的是什么电梯,大概花了多钱,在把同类电梯的价格和情况搞清楚。

    小纪就问:“我是直接去教育局还是从其他地方着手。”看来这秘书还是太年轻。

    季子强不能什么都教他啊,他就说:“不管你从那着手,就是一个,不要引起教育局的注意,方法你自己想。”

    那秘书小纪就摸着脑袋出去了,季子强看看他的背影,有点无奈的摇摇头,这秘书太木了,但想到彭秘书长那层关系,季子强还是没有说过什么,到底自己刚来,有很多关系还没有理顺,先凑合着用吧,不要为了他,让彭秘书长难堪,他是个小问题,彭秘书长那就是个大问题了,马虎不得。

    到了下午,招商局带着金老板一行转完了,就在酒店包了两桌,今天准备的那是比较高档的,风味小吃和饕餮大餐,应有尽有,季子强也被邀请参加,季子强和金董事长,还有招商局长,金董事长的女儿等坐在一个桌子上,他们父女两个也都不喝白酒,所以这桌子就全是上饮料了,那个桌子见他们主桌都不喝酒了,谁还那么莫球搞场的自己喝,也就不好喝酒了,这倒也好,季子强也就放松了心态,不然他这老大今天就又完蛋了。

    在席间大家还是很客气的谈些无关紧要的话,季子强心里是有个计划的,他就不断的很殷勤的给那金大小姐灌迷汤,说好听的,一会功夫那大小姐就和季子强谝的相当投机了,给季子强讲他们那面的花花世界,季子强也给她谈我们这面的美好未来,两个人谈的高兴,差一点就准备结拜了。

    季子强就随便的说:“你还没到我们这好好转,什么时候闲了我陪你看看我们这的古文化,一定让你为自己是炎黄子孙自豪,唉,对了,你们这次都到哪转了,感觉怎么样。”

    那大小姐摇了下头说:“那都没去,老爷子是个事业型的人,走哪都不耽误时间,我们直接到的你们柳林市。”

    她是随便的说,可季子强是心里那个高兴的,原来金董事长也给我玩了个花枪,看来他对柳林市还是很有兴趣的,不然他是不会用故事来给我施压。

    明白了这点,季子强就想是看到了希望,心情就更好,心情好自然就发挥的好,那就妙语生花,让整个宴会喜气洋洋。

    金董事长也逐渐的被他的热情和愉快感染,两个人就越聊越投入,坐的也是越来越近,这到惹的金大小姐不高兴了,自己连嘴都插不上。

    一行人在融合的气氛里吃完了饭,季子强就邀请他们父女到自己办公室坐坐,帮他们泡功夫茶喝,这老头对茶道也是有些爱好,一听他会茶道就不去推辞,季子强带上他们两个,在招商局长和助理的陪同下一起到了自己办公室坐下。

    那金大小姐的好奇心有开始萌发,她就在办公室到处转,她和季子强也很熟悉了,也不在忌讳什么,就直接的坐在了市长的椅子上,来回的摇摇椅子,慢慢的感受市长的威风。

    季子强就拿出他那套茶具,给他们做起了茶道演示,一套完整的演示下来,花了十多分钟,在座的也都是大饱眼福,季子强就把第一杯茶用木镊子送到金董事长的面前说:“不知道我这手艺如何,还请老先生指教一二。”

    金董事长忙接过去放到鼻子下面深深一闻,在缓缓的含在嘴里一口,慢慢的咽了下去,那舌尖就感觉微甜,一股茶香慢慢从鼻端沁到咽喉,四肢百骸是说不出的轻松快慰。

    金董事长就不由的闭上双目,嘴里轻轻的念到:茶。香叶、嫩芽。慕诗客、爱僧家。碾雕白玉、罗织红纱。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季子强也不得不佩服老先生的博学多才,想这鲜为人知的诗句他尽然可以一字不差的背了下来,心里也就多了份敬意。

    两人的话题就由茶叶转到了古文诗句上,越谈心里越是亲近不少,孟局长见他们谈的高兴,也赶忙安排人去买了些水果送来,季子强和金老先生那里顾得上吃什么水果,都已经完全的沉浸在了中国古文化的浩瀚海洋中,其他的人基本是插不上什么话了,那金大小姐就先是受不了,他们谈的都是什么啊,自己听半天也听不明白,她就跑过来打岔道:“你们两个可以不可以说点正常话啊,听着怎么让人牙酸。”

    季子强也才发现自己有点冷落了金大小姐,就和金董事长相顾大笑,一起止住了话题。

    这时候几道茶也已经喝完,季子强就拿起水果,随手削了起来,削了几刀,他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把那苹果削完,但却放到了自己面前,并没有给金董事长和金大小姐递过去,他就重新拿起一个削好递给了金老爷子,这让金老爷子心里暗暗的大惑不解,好像没听过那有这样的规矩,先给自己留下,后面才给客人,只是也不好问。

    一会功夫,季子强就削好了另一个苹果递给了金大小姐,他还要在削,孟局长那里敢让他伺候,连连说道:“我不能吃水果的,我牙疼。”

    季子强也就不在勉强,他也拿起了最早削好的苹果吃了起来。

    金老爷子心里一直还有刚才的疑惑,他是个很认真,而且一丝不苟的人,也很好学,不懂的事就想搞个清楚,看来真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秘密还是让他发现了,他不由心中感慨,这个市长真是难得,看来也是自己该下决心的时候了。

    在回到宾馆后,金大小姐就问他:“你看这季市长如何,可以不可以相信。”

    金老先生点点头说:“我对这年轻人有绝对的信任。”

    金大小姐不解的问道:“初次见面为什么你就有如此的信心,总要有个理由吧”

    金老先生笑笑说:“你刚才看到他削苹果了吗知道他为什么不先给客人,而是自己留下。”

    大小姐摇摇头说:“我也在纳闷呢,不知道他们这是什么规矩。”

    “呵呵呵呵”老先生长声大笑说:“什么规矩都没有,只是那第一个苹果有一点烂的地方。”

    这也让大小姐有点惊讶,烂的他怎么还要留下。

    老先生见她不理解就说:“他发现那烂苹果的时候,已经削起来了,他不说,是因为他有包容心,一个不愿意责备办事的局长,一个也不愿意让我们感到不尊重我们,所以就自己留下了,而且还不愿意浪费,自己吃了。从这就可以看的出他不是个吹毛求疵的干部,也可以感受他不是个铺张浪费的主,你说下,这样的领导容易遇见吗。”

    大小姐也是点点头说:“我也感觉他确实不错,值得信赖,那这次是不是可以定下来了。”

    老爷子摇了摇头:“现在还为时过早,我还需要在看看,这次投资数额太大,几乎压上了我们家族的全部身家,还是小心点,你也多注意,不要露出我们想定下来的心理,这样我们还可以在政策和条件上再讲讲。”

    大小姐很领会的点点头,她也知道此事重大,包含了全家族很多人的寄托和希望。

    送走了他们,季子强也是在办公室没有回家,他和局长,还有助理也深刻的分析着金董事长的心态,在季子强的感觉上,现在好像比最初接触时候有了更大的希望,特别是他套出了大小姐的话,她们根本就没到其他地方去看过,那么这老头也不可能是闲的无聊,来到你柳林市混着玩的,他想要,那是肯定的,只是还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对那一方面有顾忌,他们讨论半天,最后就归结到一条,他一定是怕我们的政策不稳定,一但投了进来,怕我们会对一些承诺不在遵守。

    这就不大好化解,季子强思来想去最后就决定分两步走,第一,明天就在柳林市的宣传议论上做些工作,可以把市政府的这些优惠措施见报,上电视,形成一个公众都知道的政策,让金老爷子知道我们的决心,也为以后来投资的客人解除心里上的担忧。

    第二,就是要给老爷子造成一定的压力和紧迫感,促进他下决心的行动。

    前一个问题很好解决,第二个问题就有些难度了,季子强一时还没有什么好的计策,他就先把第一个问题给助理做了交代,让他明天就去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