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纪刚想到这里,就听到了季子强叫他的声音,这很快就打断了小纪的沉思,惊醒过来,抬头一看,季子强已经准备出去了,小纪也赶忙站起来,陪着季子强一起到了政府院中。 他们一起到机关的食堂吃了顿饭,又坐车送季子强回到了酒店午休,季子强中午现在一般不回家的,都是在酒店小眯一下,進入客房,季子强顺手打开了电视。

    电视中正好是柳林市的午间新闻,画面上韦俊海正和一个农民亲切地握手,低头亲切地跟他说话。那农民脸上一片激动,但是双眸之中却有些茫然。画外音在说市委书记走基层,深入农村,了解民情,探寻柳林市发展之道。还说韦俊海这样代表了市委对基层民众的关注,体现了市委市政府对基层民众的关心。

    “这完全是在作秀啊。”季子强看到画面上韦俊海竟然拿起一个锄头,装模作样地去除草,心中顿时一阵鄙夷,你带着电视台的记者下去晃一趟也就罢了,还故意摆这些造型干什么呢,只怕你连哪些是杂草都分不清楚吧。

    下午一上班,季子强就到了市政府,坐在办公室没多久,人大冯主任便过来,他有些激动地道:“季市长来啦,中午也不多休息一下。”

    季子强笑着请冯主任进里间办公室,对小纪道:“小纪,赶紧给冯主任泡茶。”

    “好的,市长。”小纪恭敬地说道。

    他泡了一杯茶端进来放在冯主任面前,然后又拿起季子强的杯子给他冲开水。

    冯主任这次来是要感谢季子强一下的,准备晚上请季子强吃饭,但季子强今天晚上是有个商务应酬的,两人就客气了好长时间,季子强才把冯主任送走,不过冯主任临走的时候是在三强调,一定要季子强给自己一个机会,他要代表人大那些老同志好好的感谢一次季子强。

    季子强是绝不会要他感谢的,这个情自己要永远让他欠着,直到自己需要他偿还的时候在说,想要简简单单的吃顿饭,就心安理得的把新奥迪坐上,呵呵呵,没这么容易。

    季子强很高兴的想着,可是这样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副市长狄宝梅来了,狄宝梅还给季子强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季市长,你昨晚上看市电视台的新闻了吗”

    季子强茫然的摇摇头,他经常是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看电视,季子强就问:“市里能有什么新闻可以让狄市长都关注了。”

    那狄宝梅呵呵笑下说:“可别叫我市长,我听了头晕,我给你说,昨晚上葛副市长上电视了,是个专访,你知道他在电视里说什么了吗”

    季子强不自觉的摇了下头,狄宝梅就接着说:“他说过一两天有个台商要来市里投资,项目有六七个亿,说是过去市里谈了很久了,这个项目希望很大,现在由你来亲自负责了,那更是很有把握,只要谈成,就可以解决柳林市几千上万的就业人数,你说他这不是胡咧吗,这项目政府谁不知道,就是一个说不清的事。”

    季子强的目光变得深邃犀利起来,他已经从那话中听出了葛副市长的意思,这个项目看来自己是甩不掉了,谁都知道了自己在负责,那自己不负责可能吗关键是就算谈成了也是人家过去工作做的好,自己在捡便宜,要是谈不成,那问题更大,人家前面谈的那么好,为什么就一下子在你季市长手上谈崩了,那就只能说明你自己能力差呗。

    他现在是不得不佩服葛副市长的老道,这样绝的套路他都可以想的出来,姜还是老的辣啊,看来自己还需要加强修炼,不然真的就赶不上人家的节奏了。

    季子强一时就没有说话,狄宝梅见他在沉默也就没再继续说下去,季子强想了一会,最后还是抬起头对狄宝梅说:“狄市长啊,看来这是个死套,我不想钻都难。”

    狄宝梅也清楚现在很难摆脱这个局,就想想说:“要不然我接过来做,搞砸了我担着。”

    季子强笑着说:“你想来个舍卒保车啊,呵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一个呢,我不能让你来担这个恶名,再一个呢,人家都点名了,我躲了那更给别人留下了口实,算了,这事情我来背上就是。”

    狄宝梅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可以解套的方法,这一招真的很完美,毫无破绽。

    今天一大早,季子强就在政府会议室接待了那个台商,这是一个家族企业,董事长就是这金老爷子,他中等身材,身体很硬朗。和蔼可亲的脸上,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今天,他上穿白衬衣,下穿一条西装长裤,显得朴素大方,虽然年过六旬,但好像在他那强健的體內,蕴藏着用不完的劲儿。

    这次他是带这女儿一起来的,他的女儿也许是第一次来柳林市,也许还是第一次到大陆,所以显得很是好奇,眼光在会议室的每一个地方都浏览着。

    应该说这是一个美女,她明丽耀眼,如清澈池水中婷婷玉立的荷花;丰满苗条恰到好处,高矮胖瘦符合美感;肩部美丽象是削成一样,腰部苗条如一束纤细的白绢;脖颈细长,下颚美丽,白嫩的肌肤微微显露;不施香水,不敷脂粉;浓密如云的发髻高高耸立,修长的细眉微微弯曲;在明亮的丹唇里洁白的牙齿鲜明呈现;晶亮动人的眼眸顾盼多姿,两只美丽的酒窝儿隐现在脸颊;她姿态奇美,明艳高雅,仪容安静,体态娴淑;情态柔顺妩媚。

    接待是招商局主持,季子强和市长助理一同出席,这对金董事长来说,规格算不错了,过去基本上就是个副市长接待一下,最后走的时候市长会出来一起吃顿饭,可这次一来就发现市长也来了,很有点意外,同时对柳林市领导的频繁调动也多了些担心,一个地方的领导不稳定也会带来对投资企业政策的不稳定,同时加大了他们和市领导建立良好关系的潜在成本,所以他这次的担心又多了点。

    他这次来投资是想搞一个电子元器件厂,开发制造智能化断路器,接触器,继电器以及开关系列,七脚、三脚、小拨动系列、微动系列、轻触系列,一型、二型相机开关系列,产品广泛应用于电动车,摄像、小家电、游戏、玩具,电脑机箱及其它电子设备。

    在目前这是个成本低,利润高的行业,他看准的是柳林市低廉的劳动力和便宜的地价,从产品销售上也可以填补本省以及周边省市的空白,只是几次来都因为对柳林市的管理和体制有点吃不准,所以迟迟的定不下来,今天一样,看着这样一个年轻的市长,他的心里是有点偏见的,很正常,老年人看不懂年轻人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他的女儿好像和他不一样,她在浏览完会议室以后就一直在专注的看着季子强,也许她在好奇,这样帅气的一个男人,怎么就是柳林市最大的长官,当然,她是不知道在政府的对面还住着一个更大的长官韦俊海呢。

    第一天的座谈就是一个务虚的形式,大家说些客气话,有很多原则和政策上的东西一般是在二三个回合才涉及,季子强也是一样,他不能表现的太过迫切,即要显示自己对这事的重视,还要表现自己对他们的淡然,不然后面就很难谈的下去,人家都知道你心态了,那还不给你漫天要价,所以他今天始终是谈天谈地,就是不问金董事长的想法。

    金董事长也是谈旅途,谈气候,谈形势,就是不谈具体的投资,两个人虚来晃去,全都撂的是花架子,座谈完以后,就是招商局带他们去看场地,看环境,季子强就没有陪同了,他说自己一会还有个客商要座谈,实在是不好意思。

    回到办公室,季子强就对此次的项目有了点失望,因为季子强看出了那金老头子的三心二意,但他为什么会这样,季子强就一直的想不通了。

    那金老爷子在座谈的时候,好像很无意的说,他在其他地方也看了看才来的柳林市,不知道他是说真话还是假话,要是真的,那就恐怕有了麻烦,要是说的假话那就证明他还是很想来柳林市投资的,不过是自己在放个烟雾弹,为下一步商谈做个绣。

    季子强就决定一定要先把这事情落实下,不要看事情很小,但里面的内涵是很大的。

    估计他们这一去就要到下午了,他现在就对群众来信反应强烈的几个问题做起了研究,最近知道换了新市长,群众的来信也多了起来,有的是信訪办转过来的,有的是人家子直接点他的名字给寄过来的,秘书办一般要先看看,无名无姓的基本是不带理睬,有姓名的看看事情的大小,看看用词的好坏,那乱七八糟有污言秽语的也都卖废品或者垫桌子腿了,只有确实写的客气,事情也存在,下面解决不了的,才会转上来,就这一天也要接不少。

    除了对城市规划有反应以外,大部分就是说一些管理职能部门的问题,什么工商局乱收费,敲竹杠,什么公安局的乱打人等等,太小的事他也管不过来,只好是又转到下面局里,至于最后这信会不会转到被告的人手里,那就连季子强也不好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