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俊海抽着烟,听吕副书记把牢骚完,这才伸手在胸前虚按一下,道:“好了,吕书记,对领导基本的尊重还是要有的,以后可不要这么在工作场合直呼其名。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虽然他的话语是在批评吕副书记,但是脸上却带着笑容,很显然并没有真的生气。

    吕副书记点头道:“韦书记,我会注意的。不过,我觉得季市长太过分了,他给人大一下子就换了几辆车子,却不肯给您办,他这安的是什么心啊”

    韦俊海见吕副书记愤愤不平的样子,心中顿时顺畅了许多,他淡淡一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季市长要用钱的地方很多,节省点算一点。再说了,他现在用的车,还不是旧车我们也要体谅,这个事情就这样吧。”

    吕副书记见韦俊海一脸微笑的样子,不知道他为什么态度忽然变了这么多,但是还是很愤愤不平地道:“韦书记,我觉得季市长完全就是沽名钓誉,做出这么一副样子,谁知道他背地里是怎么干的呢”

    韦俊海脸色微微一沉,他刚开始还觉得很高兴的,可是现在又觉得吕副书记实在有些不像话,你表现一下也就罢了,但是你老这么带着添油加醋地抱怨,安的是什么居心,想激怒我我总不能为这件事情就和季子强去顶牛吧,那岂不是反倒成全了季子强沽名钓誉的想法了。

    吕副书记见韦俊海脸色微变,也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表现得有些过了,便道:“韦书记,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办公室了。”

    韦俊海点点头道:“嗯,好。”

    季子强送走了吕副书记,在办公室里和秘书小纪正在安排工作,江可蕊打来了一个电话,季子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微笑。接起电话,季子强温声道:“可蕊啊,最近还好吗”

    “子强,等我这一阵子忙过了,我再去你那边吧。”江可蕊在电话中温柔地道。

    季子强笑道:“没事,你忙吧,做好工作最重要。”

    江可蕊就在那面说:“那你要乖乖地哟。”

    听到她调侃的话语,季子强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你这丫头,看我下次不打你小屁屁”。

    随即季子强眼前浮现江可蕊那娇羞可人的样子,心中顿时一荡。

    秘书小纪一听是市长的私人电话,自己再这不大方便,就赶忙站起来,准备出去了,一面走,心中却有些疑惑,他没有见过江可蕊,不知道季子强的老婆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季市长都这么优秀,他的老婆肯定不是一般人。”小纪心中暗想道,随即他的眼前便闪现一个成熟妩媚的脸庞,那是他的高中同学,初恋的对象。

    自从小纪成为了季子强的秘书以后,小纪的处境改变了许多,原本对他极为冷淡的老婆每天都笑脸如花,家中的亲戚朋友似乎也多了不少,经常回到家里都有客人在,有些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所谓亲戚,一个个表现得十分地热情,见他回来便逮着他说话,似乎相互之间的关系多么亲密一样。

    当然,他也知道这些人是冲着什么来的,在享受他们的阿谀奉承之际,最终却是使用上了太极功夫,推托揉捏,不时地打哈哈,就是什么也不明确地表态。

    可是即使这样,那些人对他还是很客气,脸上的笑容依旧那么的亲热。而就在前段时间,小纪还接到了一个高中同学的电话,这是一个女生,是一个漂亮的女生,是当初的班花,也是小纪印象深刻的初恋,虽然这仅仅是一场单相思,是暗恋。

    但是却伴随小纪度过了三年的高中时光,因此可谓是刻骨铭心,这些年没有什么联系,所以当前一阶段接到她的电话的时候,小纪心中便不由自主地浮现了那一张美丽生动的脸庞,心中便忍不住嘭嘭嘭地跳动起来。

    女同学那次是约小纪参加班上的聚会,声音柔柔的,小纪感觉就像有一只小手在自己的心头轻轻地拂动。虽然班级聚会约在周末,而且小纪也知道周末的时候季子强一般都不会有什么事情,但是他还是比较矜持地告诉对方,说自己身不由己,随时有可能得到领导的召唤,现在还不能够确定,但是也很在乎同学赶紧,说只要有机会就参加。

    女同学很是理解的说:“你的工作很重要,当然耽搁不得,不过我们大家都希望你能参加这次的聚会,你可是我们班上发展得最好的了。”

    “什么发展得好啊,还不是打打杂而已。”当时小纪很谦虚地说了这句话。

    而现在,小纪心中又暗自有些得意,如果让当初的梦中情人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正科级干部了,她会做什么感想呢听说她嫁给了一个有钱的老板,可是有钱有怎么样,在权势面前,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从里间办公室出来,小纪坐在那里不由得现任了一阵深思之中上个星期六,他如约参加了高中班上的同学聚会。而这次聚会,见到曾经在他梦中出现过多次的人儿,他的心中便有些激动。

    后来在几个同学的轮番劝说下,他也喝了不少酒,虽然没有醉,但是却有些晕乎乎的,胆子也大了许多。聚会散去的时候,他送那梦中人回去,坐在出租上,刚开始她还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后来便不说了,静静地看着他。

    小纪当时就是一阵激动,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一股勇气,猛地伸手,抓住了那一只白嫩的小手。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对方被他握住手,身体竟然软软地靠在了他的身上,一股香气涌来,让他头脑一阵晕,竟然有了一股醉的感觉。

    接下来的事情,让小纪感觉就像是在梦中一样。那个梦中自己曾经亲昵过多次的人儿,竟然主动亲吻上他的嘴唇。当天晚上,小纪没有回家,而是和这个女同学在外面宾馆开了一个房间,进门以后,女同学就用那勾魂荡魄的眼神斜视着,带点挑~逗的说:“想圆一圆你那少年时期的梦想吗。”

    小纪在她的不断的,一直的挑~逗下,早已经心猿意马了,现在这么明显的暗示,他小纪那会听不懂啊,就笑着问:“想圆这个梦想,但需要你来配合。”

    那女同学就媚笑着走了过来,坐在了他的腿上酥酥软软说:“怎么配合啊。”

    说着就用那娇艳性感的嘴唇堵住了小纪那甜言蜜语的嘴巴看来两人是暗号是对上了。

    小纪恻头一看这美丽女同学还穿着裤袜,细长的美腿,令人产生无限的暇想。那层薄薄的细致光滑的肉色丝袜,把美丽女同学那原本白皙丰满的,衬托得更性感更迷人,她绷了绷脚尖,丝袜之中的几个迷人脚趾勾动了几下,接下来,她又出人意料地把左脚高高举了起来,端庄妩媚的脚底板舒展地展现在他眼前,真是让人大饱眼福。

    小纪有点看傻了,真是很漂亮。

    “你的裤袜真好看”他低声叫着。

    她看着他,微微地、款款地摆动着身躯,那双线条优美的白嫩并在一起挪动着,张开双手探到腰际,找到裤袜口,慢慢的将裤袜卷下到膝盖。

    她抬起一条腿,轻快地把裤袜的一脚从大腿膝盖脱下到脚趾,然后轻轻地用手指拉住裤袜的透明脚尖褪下,那只白里透红的脚完完全全地暴露在空气中了。

    她又抬起另外一只脚,脱去了丝袜,脱完后还把裤袜揉成一团放倒床头的柜子上。小纪嘴唇吻住女同学的樱唇时,天雷勾地火般的,两条湿舌开始不断绞动纏绵,她那甘美的双唇令小纪难以割舍地不断索取,直把女同学吻了难以喘息才不甘地暂时停止下来。

    小纪就动手帮助女同学脱去了服饰,女同学也为他脱去了衣物,几分钟后,床上已是两具缠在一起的身体,小纪顺着她的额头、眼睛、粉脸、红唇、下巴、脖颈一直往下亲吻着。

    伴着激动的情绪,强烈的冲动不受大脑控制,向四周扩散、扩散。

    世界又安静了,时间又停滞了,脑子也一片空白了。

    过了许久,小纪还瘫软在她柔軟、娇艳的玉体上。

    冲动过后的小纪搂着女同学,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女同学的眼睛里也满是幸福和沉醉。

    第二天早上,当小纪醒过来的时候,枕边香气依在,只是玉人已经杳无踪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