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她的样子,季子强心中暗自好笑,这女人一看就是在刻意地奉承自己,或许这是藤巧此前交代过的吧。虽然没有仔细观察,但是坐了这么一会儿,季子强也看出这个张宁也算是一个美女,一头乌黑飘逸的长,眉毛弯弯,一双眼睛就像布满了水雾一样,看得人心中不由得产生一股怜爱,特别是当她睁大眼睛,以微微仰视的角度看着你的时候,就更是让你心中有一种轻轻的触动和无线的满足感,但是也有那么一丝丝想要征服的冲动。

    “这是一个尤物”季子强心中感叹道:“想不到藤巧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外甥女,幸好我的定力不错,不然换做别人的话,一定有些信任难耐了。”

    “听你的意思,似乎也深有体会啊”季子强笑着问道。

    既然已经应约而来,那么就表现得和蔼一些,这也算是给藤巧面子吧。见季子强的态度比刚开始要好了许多,藤巧暗自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看来这一招是对的,没有不偷腥的猫,男人都差不多,看到美女都一个德性,如果小宁跟季子强搞好关系,倒也不算吃亏。”

    藤巧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个不错的美女,虽然比不上现在的张宁,但是那种成熟的风韵,却还是很吸引男人的目光的。她在很早的时候,就被省人大的程主任看重,那时候程主任还没去省城,藤巧刚开始还挣扎拒绝了一段时间,后来便渐渐地沉淪了,在让对方满足的同时,她的仕途也获得了极大的提升,从一个副科级到正科、副处、正处,直至是副厅级,都是在老程的全力运作下达到的。

    而到了副厅这一级以后,藤巧便明白自己如果要想再靠老程,基本上是不大可能的,一个老程现在说话也不大灵光了,在一个现在两人不在一个城市,老程岁数也大了,对男女之事也淡了下去,两人关系大不如从前,只是外人没看出什么罢了。

    如果要想再往前走,就必须另外找靠山了,以她现在的年龄,只要走得好,再往前走一两步还是很有可能的。要知道女人虽然混仕途不容易,但是一旦你混到了某一个级别,便又具有了很多优势,因为天朝的官场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为了显示男女平等,一个政府班子里面通常都要象征性地提一两个女性领导,这样的话藤巧只要上面有人,就有一些优势。

    “嗯,只要小宁能够拴住季子强,那么以季子强强大的后劲,说不定我还能够往前走一步,虽然在柳林市往前的可能性小一些,但是省里面的位置还是很多的嘛。”藤巧看到季子强似乎对张宁比较感兴趣,心中顿时十分地高兴,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许多的联想。

    “季市长,您还不知道吧,我也算是体制中的人呢”张宁说话的时候,身子稍稍往季子强这边靠近了一些:“我在汉口区广电局上班,平时也能够见到一些领导呢。”

    藤巧笑着介绍道:“小宁学的是传播学,在广电局也算是专业对口。”

    季子强点点头道:“不错。”这一句话显得十分地含混,不过他是领导,随便说说,别人也没有办法,不可能还追问什么不错。

    很快酒菜便上来了,张宁站起来开了一瓶啤酒,拿起季子强跟前的杯子给他倒酒,显得十分地殷勤。

    藤巧也倒了酒,随后她举起杯子道:“季市长,我敬您一杯,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多多批评指正。”

    季子强端起杯子和她碰了一下,笑着道:“工作是大家一起做,以后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才行,也希望藤市长多多费心。”

    随后,季子强便喝干了杯中的酒,头两杯酒自然要干,这也算是对藤巧的尊敬吧。

    等季子强干了,张宁立即又站起来拿起酒瓶给季子强倒酒。

    季子强摆手道:“不用了,小张,我自己倒就是了,不用搞得这么客气。”

    “那怎么行,您可是领导”张宁娇声道。

    季子强不以为然的说道:“领导就不能倒酒了啊。”不由分说,自己拿起酒瓶给杯子里面倒满。

    见状张宁嫣然一笑,随即端起自己跟前的酒杯,双手捧着对季子强说:“季市长,初次见面,我敬您一杯,希望您以后多多关照。”

    季子强拿杯子和她碰了一下,笑着道:“我对传媒方面可没有什么研究,怕是要让小张你失望了。”

    他这是一语双关,其实也就是让张宁明白,自己不可能跟她有太多的交集。张宁眨巴了一下眼睛,望着季子强说道:“季市长,您可是太谦虚了,要说您比谁都更懂得传播学啊。你在洋河县的政绩和在柳林市初来咋到就拿下了那么大的一个项目,现在社会上到处都在传说你的故事,你已经成为传播学的一个重要部分,您可是城市传播学的祖师呢。”

    季子强不由得哈哈大笑,心中暗想这张宁看来是提前做了准备的,老往自己最得意的地方说,不过她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她说的是广义上的传播学。当然,季子强可不会跟张宁讨论什么传播学,他笑了几声,道:“小张你还真会说话,那些工作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可不能都归功于我一个人。”

    从一开始,季子强便称呼张宁为小张,虽然季子强的年龄应该不会比张宁大多少,但是两人之间的身份地位有着巨大的差距,所以季子强这么叫,谁也不会觉得不妥。张宁微微撅了撅嘴,一双雾气朦胧的眼睛看着季子强,说道:“季市长,您一直小张小张地叫我,好像我还是小孩子一样呢”。

    她撒娇的样子倒是让人有些招架不住,不过季子强现在已经不同于在洋河那时候的对美女脆弱了,他的免疫力得到了很大提高,他笑了笑道:“我和腾市长是同事,这么称呼你也没有错啊”。

    张宁一听,便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道:“是,您是领导,您想怎么称呼都行,市长大人,我敬您一杯。”

    她的样子虽然看起来有些娇嗔,但是却显得比先前活络了许多,不知不觉间似乎跟季子强的关系也近了不少。藤巧在一旁一脸笑容,心中暗自高兴,季子强和张宁两人在那里拌嘴,这可是好现象,总比季子强一份平淡的样子什么都不说的好吧。

    “哼,只要功夫深,我就不相信季子强看不上小杰,现在季子强这副样子,只怕也是装的,一个单身在柳林的男人,他能不想那事情才怪。”藤巧心中暗想道,她一回想自己已经走过的路,曾经遭受了多少的骚扰,便潜意识地觉得男人都号色如命,看到美女鲜有不动心的,季子强年纪轻轻,正是青春热血时候,又身居高位,只怕对美女的占有欲比一般人更要强烈。

    在自己的邀请得到季子强的应允之后,她中午就把张宁叫到家中仔细地交代了一番,她相信以张宁的魅力,一定能够让季子强动心。

    “季市长这次给人大一下子解决三辆车子,人大那一帮老家伙肯定非常高兴。”藤巧笑着道,因为是私下里吃饭,所以她说话也比较随便。之所以忽然谈起这件事情,一来是也是奉承一下季子强,另外也是转移一下季子强的注意力,这样免得他对张宁产生什么怀疑,从而达到循序渐进的效果。

    季子强微笑道:“这也是应该的,人大的车子状况确实很不好,正好今年财政上又稍微宽裕一些,早点给他们换了车,也免得因为车况问题而出什么事情。”

    藤巧呵呵一笑道:“也只有季市长才会这么想,实际上人大的冯主任可是跑了很多回了,听说他也市委跑过,可是一直都得不到落实,所以他的火气一直很大。”

    “倒也是,上午他给我说车子的事情,我说要了解一下情况再决定,他便气恼地走了。”说起冯主任的火气,季子强倒是深有体会,而且还是刚刚感触过,不过这个老头子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还能够及时地低头认错,简直给人一种很可爱的感觉。

    藤巧说道:“冯主任为了车子的事情,跑了好多趟,他的脾气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在季子强和藤巧讲工作有关的事情的时候,张宁便没有插嘴,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不时地夹起一点菜放在嘴中轻轻地嚼着,一双包含着朦胧秋水的眼睛看着季子强,似乎十分地崇拜季子强一样。不过这个时侯她的心中,却并不像她表面上那么平静,“想不到季子强比电视上看起来还要帅一些,他这么年轻就有当上了市长,家里肯定有很强的背景,要是我成了他的人,那以后的日子该是多好啊,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这才是我梦想的生活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