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打眼一看,还是很繁华昌盛,虽没有城市的高楼大厦,也没有一排排商店,但街道的两边都蹲的有卖货的人,什么土特产啊,从蔬菜到香料,还有猪,羊,鸡,鸭,鱼,还有花衣服,大裤头,挂得高高的长筒袜,镰刀,锄头等等不一而足,琳琅满目,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买货的,看热闹的人就更多,反正就是一句话,到处都挤满了人

    季子强到也很是欢喜,他小时候,柳林市还没有发展到现在的城区规模,他家住的那地方也很农村化,到了一,四,七逢集日,季子强都是要去看个热闹的,那时候,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什么也不可能买,但还是孜孜不倦的次次都去。

    现在看到这情景,季子强就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感到亲切,也感到熟悉,就像是一只被动物园圈养起来的野狼,一旦回到了自己的大山,它的心情就格外的欢欣。

    但走了没几步,季子强就看到几个人在那争吵着,季子强起初还没大注意,但他听到了身旁一个人叹口气说:“这伙挨天杀的,又来了。”

    季子强循声转头一看,自己旁边站着一个老头,这是一位精瘦的老头,长着一副古铜色的脸孔尖尖的下巴上,飘着一缕山羊胡须,长满白色老茧的枯枝一样的脚上,套着一双鹅黄色草鞋。

    那草鞋虽有些旧了,线条有些凌乱,却是非常干净,似乎能映出斑斑驳驳的阳光的影子。

    季子强对他刚才的话有点预感,应该是话有所指,季子强停住了脚,顺着老头的眼光就看到那几个争吵的人了。

    两个年轻人,正在和一个卖天麻的农户发着脾气,就听一个说:“你怎么骗人,上面都是好天麻,下面怎么都是带伤的,这价钱就要每斤降五元。”

    卖货的农户争辩说:“你仔细的看看,都是一样的,你都装你麻袋了,现在又扯什么价格啊,这货价格已经很优惠了。”

    那买货的两个年轻人,就看着地下的麻袋,迟疑了一下,最后说:“再问你一遍,每斤少五元行不,不行我们就不要了。”

    卖货的农户把头摇的拨浪鼓一样说:“真不能少了,再少我也不会卖的。”

    这两个年轻人一听,也就很生气的提起了麻袋,把里面的天麻又全部的到回了农户的箩筐中,说道:“那见过你这样的人,不讲信用。”

    说着话,使劲的抖了抖麻袋,把麻袋搭在肩头,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那卖货的农户也是摇摇头,有点遗憾的说:“都是一样的货,什么眼睛啊。”

    季子强看看没有什么异常啊,公平买卖,自由市场,就是这样,看好了买,不喜欢不买就是了,他就准备离开,这时候,季子强就有听到了旁边那老头的一声叹息:“唉,这伙骗子,要遭雷抓啊。”

    季子强就不得不奇怪了,他转过头,很亲切的问老头:“大爷,好像你很不满意刚才那两个买东西的,呵呵。”

    老头转过头,就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季子强,估计看出来季子强是外地人,长得也还周正,不像坏人,就说:“你以为那是两个买东西的人”

    “是啊,怎么了,我看很正常,现在不能强买强卖。”季子强笑呵呵的说。

    老头看看季子强摇下头说:“你小子太嫩,屁事不懂。”

    季子强愕然,旁边的秘书小张就来气了,说道:“大爷,你怎么这样说话。”

    季子强心里就有点蹊跷,他用手势制止住了小张,对老头说:“那我倒要请教一下老大爷,我那里不懂了。”

    老头扭头翻翻怪眼,看着季子强说:“真想知道”

    “想。”季子强简洁的回答。

    “想知道也成,到旁边那卖黄酒的地方,给我买一碗,我给你讲讲。”老头狡默的笑笑说。

    季子强就更好奇了,心想,一碗黄酒也不值几个钱,就说:“好,我陪大爷喝一碗。”

    三个人就走到前面一处搭着个凉棚的买黄酒的地方,季子强让酒保给端了三碗黄酒,要了一盘花生米,对老头说:“先喝一口。”

    老头的眼中就闪出了亮光,连忙端起,一口就喝掉了半碗。

    这是当地自酿的黄酒,是用谷物作原料,用麦曲或小曲做糖化发酵剂制成的酿造酒,黄酒要比有“液体面包”之称的啤酒营养价值高得多,是我们东方酿造界的典型代表和楷模。

    季子强先是稍微的喝了一口,顿时感到畅快与豪爽,他也就禁不住学那老头,大口的喝掉了半碗,一下子,仿佛是四体融洽,悠然自得,飘飘欲仙,忘却忧愁。

    不得不说,酒是一个变化多端的精灵,它炽热似火,冷酷象冰;它缠绵如梦萦,狠毒似恶魔,它柔软如锦缎,锋利似钢刀;它无所不在,它可敬可泣,该杀该戮。它能叫人超脱旷达,才华横溢,放荡无常;它能叫人忘却人世的痛苦忧愁和烦恼到绝对自由的时空中尽情翱翔;它也能叫人肆行无忌,勇敢地沉沦到深渊的最底处,叫人丢掉面具,原形毕露,口吐真言。

    放下了酒碗,老头又直接用手抓了几颗花生米放入口中,品一品味道后说:“刚才那两个买货的年轻人,你要真以为他们是在买货,那你就错了,他是在坑骗。”

    季子强有点惊讶,整个过程自己看的清清楚楚的,人家哪有什么坑骗,最后不要货了,人家也是把麻袋里面的天麻全部到了出来,自己分明是看着人家到的干干净净,还抖了好几下麻袋的,这有什么不对。

    老头看着季子强茫然不解的样子,就笑着说:“也不怪你不懂,这里面的门道很多,就拿刚才那两个人来说吧,他们其实根本就不准备买天麻,不过是把天麻往自己的麻袋装一次罢了。”

    “装一次这里面有什么门道”季子强大惑不解的问。

    老头笑笑说:“他那麻袋都是特制的,里面缝了很个开口向下的小口袋,你说说,装进去东西以后,再折腾一会,最后再到出来货物,能到的干净吗。”

    季子强就全都明白了,那麻袋内部缝上口朝下的小口袋,自然是每次货物进去以后,他们在翻转麻袋,就把很多东西装入了小袋中,不要看他来回使劲的抖动,看似把里面倾倒干净了,实际上里面小袋里装的东西一点都不会掉出来,这要是一天装个十来次,一分钱不掏,就能落下一堆货物了。

    季子强想通了这个问题,怔怔的不知道说什么了,那老头就笑着又说:“这其中门道很多,你就说那买鸡的贩子,他为什么一点不用抬高价格都可以把钱挣了,除了他买回来给鸡鸭肚子里灌沙子,打水外,在买的时候也很有手段。”

    “奥,买的时候怎么做。”给鸡灌沙子,打水季子强到是听说过,但买的时候有写什么敲门,季子强还真不大清楚。

    老头又喝了一口酒说:“他手上藏着很多小皮筋,你看他在挑鸡,实际上他在挑的过程中把鸡的食囊都套上了小皮筋,一会,那所有的鸡就全部倒地,焉了,这时候他再来买你的,鸡都快死了,有鸡瘟了,你当然要给他便宜半价,等他买回去放开了皮筋,那鸡马上就活蹦乱跳了。”

    老头说到这,又是一口,一碗酒喝了个精光,季子强听的发着愣,真是感慨这隔行如隔山,突然看老头喝完了,就让小张又给老头要了一碗黄酒,对老头说:“看来我真是不懂啊,没想到看似简单的事情,其中还有如此的玄妙。”

    老头一看又端来了一碗酒,很是高兴,说:“前两天,我们村发生了一个奇怪的事情,一个老乡看到一头牛跟在一个人后面几十米远,晃晃悠悠的出了村,最后还看到那牛自己上了一个货车,回来才听说,有一家人把牛丢了,你知道怎么丢的”

    季子强茫然不解的摇摇头,没有说话,这老头就说了:“后来才听说,那牛被前面人用一个钓鱼线拴着鼻子,人家前面人离得老远,边看风景边随便走,这牛也只能跟人家走了。”

    季子强是彻底的无语了,好半天才叹口气说:“想不到啊,手段如此了的,那当地派出所就不懂这些吗”

    老头一听他说到派出所,就“且”了一声说:“他们当然懂啊,但现在谁管事情,不要说我们乡下就那三,两个警察,你看看县城,偷的,抢的还少啊,谁管,现在的领导都只会捞钱了,叫他们做点正事,比要他们命都难。”

    季子强就是一阵的惭愧,好在喝了点酒,脸红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就想,要是这个老头知道坐在自己对面的就是洋河县管公安的副县长,不知道老头会不会唾给自己一脸的浓痰。

    季子强就不大好意思再继续的坐下去了,他有点羞愧的让小张付了酒钱,一起离开了集市。

    第五十七章惊恐的眼睛

    在到了乡政府以后的听取汇报和经常工作中,季子强一直都是心不在焉,他就决定,一定要争取一下,来点实际的行动,还洋河县老百姓一个安全生活的环境。

    在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在会议中说服书记和哈县长,让他们同意自己采取一次行动的时候,季子强就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要求各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到省城参加一个夏粮收购的农业工作会议。

    季子强也就只好先放下治安这事情,把各类相关的资料,数据,报表,他都整理在一起,自己认真的看了一遍,能记下的都记了记,这些开会未必用的上,但提前有个准备也是好的,以防万一领导问起来,自己无言以对。

    政府办公室给他安排了小车,他没有带秘书,一个人就去了省城。

    路过柳林市的时候,季子强本来是想去看看叶眉的,电话打过去,叶眉正在开会,估计短时间结束不了,季子强就让小车拐回了家里,,由于季子强没有提前打电话回家,老爹老爸很干惊喜,连忙是杀鸡杀鱼的,给季子强和司机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季子强就感觉是好久没有吃过这样香美可口的饭菜了,使劲的整了两碗米饭,连司机都有点惊讶于季县长的饭量了。

    老妈没吃,就坐在旁边,满眼欣慰的看着季子强大口的咀嚼,看季子强吃的差不多了,才笑咪咪的说:“子强啊,这次上省城开会有没有给子若带点礼品啊”

    季子强突然一口饭就噎住了,他睁大了惊恐的眼睛,吊呆的看这老妈,半天说出不出话来。

    老妈怎么知道安子若,自己从来没有说过啊,知道也还罢了,你看老妈那一个“子若”叫的,好像亲热的不得了。

    老妈看着季子强的诧异表情,就带点揶揄的说:“怎么了秘密暴露了吧,还不给老妈说,还是人家子若好。”

    季子强就停住了吃饭,问道:“你怎么知道安子若的,你还见过她。”

    “是啊,前几天,子若到柳林来办什么事情,时间很紧,但人家闺女还是到了咱家来,还给你爹和我买了很多礼品,最后饭没吃都急急忙忙的走了。”老妈很是心满意足的说着安子若。

    季子强有点头大了,上次自己给安子若说起了家里的事情,没想到她还记住了,专门来看了老妈,老爹,这是不是想从自己的内部来分化瓦解自己,他就忙问:“她给你们说什么了”

    “说你们是同学,现在是朋友,不过老妈是很喜欢这闺女的,礼貌,漂亮,还很懂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我看就不要在挑了,这子若妈就很喜欢。”

    季子强心里暗道:“安子若啊安子若,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啊,这么快就俘虏了我的家人,等我到了省城再找你算账。”

    不过呢,季子强的心里就有了一份说不上来的甜蜜和自豪,能让安子若这样高傲,冷艳的美女来给自己父母大显殷勤,似乎是可以叫季子强小有满足的,关键是,季子强的心里还是有着那挥之不去的安子若的身影,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季子强依然希望,也准备去尝试着延续那断裂已久的情感。

    但同时,他还是害怕,恐惧着,怕安子若的爱会不会再次把自己带入那万劫不复的伤心之中,他怕自己经受不住再次的离别和伤感,他矛盾,彷徨,一个想法总是会很快的推翻另一个想法,就这样,季子强在离开柳林市,坐车到省城的几个小时里,一直都这样折磨着自己。

    下午五点左右,他们的车开进了省城,这是一座漂亮的城市,季子强感叹这里绿化率之高,建筑物之新,街道与广场之干净。

    季子强也不得不赞叹,这里春有春光,秋有秋韵,昼有昼的热闹,夜有夜的迷幻,把“漂亮”、“美丽”之类的形容词置于省城之前,恐怕没有人有疑义,只是它的复杂和丰富,也不是区区三五个词语可以形容殆尽的。

    他们就直接的把车开到了省政府的招待所,这招待所就在省政府的旁边,说是招待所,实际的规格很高的,不亚于外面三星,四星酒店,装修华丽的大堂里有会议筹备人员在做会议签到登记,季子强也登记了一下,会议组发给他了会议材料和房间的钥匙,他和司机就上去放下东西,洗个脸。

    司机年纪很轻,姓徐,是个退伍回来的小伙子,刚来政府没多久,但吃得饱不一定吃的好,起得早不一定身体好,这小伙来的时间短,可是眼明手快,头脑灵活,在季子强洗脸的时候,已经帮季子强把一杯茶水泡上,还把季子强刚刚脱下来的白色衬衣收拾好了,准备一会给季子强洗一洗。

    季子强出来就有点难为情,他还不大习惯如此照顾,忙说:“小徐,你不用管,你也辛苦一天了,衬衣我自己洗就是了。”

    小徐端过来茶水说:“我也不累,实际上开车还在活动的,倒是你们坐车的更辛苦一点。”

    看看人家多会说话,这说话间,小伙子就把季子强的衣服拿进了卫生间里洗去了。

    季子强也不能过于做作,洗就洗吧,自己好歹也算他一个大哥。

    季子强就从包中翻出了干净的衬衣换上,端起茶水,喝了起来。

    过去喝茶也没觉得怎么个好,现在季子强伸直了圈缩了好多个小时的两只腿,再喝上一口浓浓的茶水,真是感觉幸福莫过于此。

    季子强等小徐洗完了衣服,在稍微的休息了一会,会议筹办组就招呼大家到餐厅吃饭了,每个人都发的有就餐劵,自己找个位置随便坐,季子强就自然的找到了柳林市所辖的几个副县长了,大家认识的就很亲热的招呼着,不认识的就客气的介绍自己。

    饭菜还行,就是没有酒,不过这些人都是每天喝酒喝的太多的人,没酒反倒很舒服,饭也可以多吃一点,彼此客气的时候,也就以茶代酒,遥碰两下。

    季子强吃饭的时候话就相对的少一点,不是他不能相融于大家,他在想着安子若,他也准备一会吃完饭和安子若联系一下,见个面。

    这样的便饭吃起来时间不长,一会,就有人客气的站起来,说着大家慢用,先走一步的话,陆续的离开了餐厅,季子强也是一样,吃饱了,就打个招呼也离开了。

    回到房间,他还没有来得及给安子若打电话,就先接到了叶眉的电话:“子强,你到省城了吧。”

    季子强以为叶眉也来了省城,就忙问:“我已经到了,住下了,叶市长,你也在省城吗”

    那面叶眉就嘻嘻的笑笑说:“没有,我在柳林呢,知道你要到省城开会,就是问下,都还好吧。”

    季子强心里有点失望,这种失望他也说不上因为什么,就算叶眉在省城,人家也是要回家住的,季子强就说:“我这还好,对了,叶市长,你那面最近怎么样,柳沟的修路工程定下来了吗”

    叶眉有点迟疑的一下,才说:“定下来了,是胡辉中标了,我想阻止,但华书记和韦俊海副市长很坚持用他,所以”

    季子强也估计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以叶眉一己之力,是抵挡不住对方上下联合的进攻,他叹口气说:“定他就定他吧,只要修好路就成。”

    叶眉也说:“是啊,我也不想为这事和华书记他们过于抵触,稳定更有利于柳林的发展,可惜,你上次说的让柳沟的村民参与到修路工程之中的设想,只怕也要泡汤了。”

    季子强有点惭愧,这件事情自己当时还给人家省人大程南熙主任汇报过,现在事情黄了,看来应该抽时间过去给解释一下。

    叶眉又对季子强说了很过关怀的话,两人才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手拿电话,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从这件事情上,季子强推断出了叶眉近期在市里一定受到很多打压,只是叶眉不愿意给自己说,怕自己徒增烦恼,是啊,自己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假如自己还在她身边,或许还能帮她分担一二,但现在真的无能为力。

    季子强这样叹息了很长时间,他真替叶眉担心。

    一会,司机小徐回到了房间,季子强才放下了心思,和小徐聊了一会家常,看看天色有点暗了下来,季子强就拿起了电话,准备和安子若联系一下,司机小徐一见季子强拨起电话,也就赶忙离开了房间回避,季子强就接通了电话:“子若,你好啊,我季子强。”

    安子若在那头明显的带着欣喜的语气说:“子强,我很好,这时候给我来电话,看来你今天没有应酬,难得啊难得。”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了说:“我今天是没应酬,但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有应酬啊,那我就太惨了。”

    安子若有点好奇,也有点好笑的问:“我有应酬你怎么就惨了,怕我喝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