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刻季子强的大脑飞速的转动,判断是否要迈出这一步。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迈出这一步也好,初来乍到,有人帮衬总是好的。此刻季子强的脸上不能有一点点的迟疑犹豫表情,他及时的接过话头说:“那是一定的,和你在一起,我感觉自己肯定会进步极大。”

    季子强在没来以前,就听说这吴书记和哈县长不是太合拍的,吴书记是一条强龙,有书记的金字招牌在撑腰,那哈县长是一个地头蛇,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所以两个人还是很有一拼的,不过也许是旗鼓相当,也许是都在忍让,到现在还是两人还是江水不犯河水的风平浪静,但一山那能容二虎,拼是迟早的。

    吴书记他也是最近一两年刚来洋河县的,在县上如果不是依靠书记这特有的,不可以撼动的牌子,那自己也很难掌控这洋河县。哈县长的根太深,根太长,自己不得不让他几分。现在他就准备先把季子强拉过来,县政府那面是铁板一块,多一个帮手更好。

    同时,吴书记也很清楚季子强和哈县长是各自的属于不同的派系,这样的政治派系是很难获得统一和联盟,这就给自己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这一两年的忍耐,也该是一个了结的时候了。

    他就很随口的问起了给季子强的分管工作,一听到都是那些个没钱没权的冷衙门,吴书记的眼睛就又眯了起来,心里暗暗的想,这哈县长也太过分了,哪能这样搞,他就不怕上面的人以后找他的麻烦看来我应该出面一下,开个常委会,把政府的工作重新调整,给季子强一个人情。

    他就有了想出面的意思,但少顷,吴书记的眼睛又睁开了,为什么这样急的出面,让季子强多受点冷落岂不是更好,他也就彻底的死了那条和哈县长走在一起的心,自己也就有了一杆真真可以挥动的枪。

    想到这里,吴书记有点为难的看看季子强说:“他给你安排的也太不合理了,哪天我见他了和他好好说说,不过你也不要太畏惧他,当然了,也不是说让你和他吵闹赌气,但正当的权利还是要争取。”

    季子强算是完全明白了,看来吴书记就是要自己当做挑战哈县长权威的第一人了,那么是不是吴书记已经准备了很久,现在想要展开反击要抢夺对洋河县绝对的控制权。

    那么自己怎么办,跟上吴书记,上他的战车只是,万一真的事情闹大了,或者没有斗过人家,自己会不会就是个牺牲品,那个时候自己找谁保护,找吴书记吗呵呵,只怕就要上演“舍卒保车”的老戏法了。

    季子强看看吴书记,就淡淡的说:“以后我会争取更多的权利。”

    吴书记一听季子强的这话,就是一愣,猛的抬起了头,季子强的这种自信和漠然让他心里一惊,他射出一种比刀还锋利的眼神,扫了季子强一眼,心里告诫自己:“此人以后万万不可小瞧。”

    坐了一会,两人也就泛泛的谈了谈,第一次,大家都懂得适可而止,当季子强告辞回到政府以后,问了下办公室,也没有什么安排,几个县长也都不在办公楼,季子强想想,自己反正是刚来,也就休息一天,先感受下这做县长的滋味,他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泡杯茶,看看的报子,在这春暖花开的时节,他就迷迷登登睡着了。

    一会的时间,季子强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很威风,分管了好多个局,那局长都跟在自己后面走,有一个上前给自己点烟,自己瞪他了一眼,他赶忙就退回去了。自己走走的就走到了县政府的会议室,自己坐在中间那大桌子上,所有的局长们都站了一排,挨个的给自己报数,有个局长声音小了点,自己走过去,照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踢了就踢了,他还不敢说什么,还在不停的对自己笑自己看他笑的实在是下贱,准备再踢他两脚

    没想到一脚就踢在了办公桌腿上,把个季子强疼的,一下就清醒了过来,直到晚上睡觉,那脚还一直疼着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