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暗笑一下,淡淡说道:“葛市长的出点是好的,但是按照柳林市现在的状况,近几年内财政情况都不会多么的宽裕,如果把车子拖到年低去解决,一来也造成明年的负担加重,二来那些车子确实很老旧了,尽早更换,也是对人大的同志们的安全负责,所以我意见是今年就换,根据掌握的情况,人大一正六副七个领导的车子,只有一辆是暂时不用换的,另有几辆车况虽然不是很好,但是还可以先用一段时间,所以我的想法是先挤点资金出来,给人大换三辆车子,剩下的再放到明年解决,这样也可以分散一下财政压力。 ”

    他借着反驳葛副市长的提议,便将自己的想法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等季子强的话一说完,藤巧便举了举手,说道:“我同意季市长,实际上人大的车辆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据我所知,一年以前人大的领导就在为这事奔波,不过因为市里面的财政吃紧的缘故,所以没有办下来。现在既然手上有点钱,我们当然就应该办了。为了减小压力,分成两批来办是最好的。”

    葛副市长扫了藤副市长一眼,心中十分不爽。

    “这女人是不是看上季子强这小白脸了,不然怎么这么快就投靠过去了。”葛副市长心中恶趣味地想到:“这女人老虽老一点,但是白白胖胖的,也捏得出水来,说不定季子强就喜欢这样的呢。”

    藤巧说了以后,刘副市长和平副市长也跟着言,自然是全力支持季子强。随后其他几个市长也跟着言,表示季子强的考虑是周到全面的,符合现在市政府的实际情况。

    看到这状况,解之容也在心中暗想:“这个事情估计季子强是下定决心要搞了,大家反不反对也都没有多大的关系,更何况人大那一帮老头子脾气也很倔,如果知道这次会议的情况,肯定又有话说。现在连藤巧都已经投靠到季子强那边去了,我何必这么快跳出来跟季子强的矛盾表面化呢。”

    想通了这一点,解之容便面无表情地道:“既然人大的车子确实很老化了,换一换也是应该的,我没有意见。”

    这么一来,就只剩下葛副市长一人没有表态了。

    季子强扫视了一周,道:“对于这个事情,大家还有别的什么意见和想法没有”

    葛副市长一听,心中顿时一阵愤慨,季子强这么问,纯粹是不想听自己表态了,那还开这个会议干什么

    “没什么了”葛副市长黑着脸不爽地道。

    季子强就当即拍板说:“现在大家都达成了一致意见,那么这个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至于车辆的费用、规格,则按照统一的要求办理,具体事宜由機关事務管理局、政府办和财政局跟人大联系,到时候按照流程走就行了。”

    事实上,虽然讨论的车子是人大的领导所用,但是按照市政府机关用车管理办法,实际上用车人是人大办公室,而要购置新车,则需要人大办公室说明购车理由、所购车型、数量、拟淘汰车辆的情况,写出书面申请,提交给政府办,然后政府办初步审核处理以后转给机关事务局,机关事务局经过汇总审查,便就购车事宜提出意见,再返给政府办,然后再由政府办提请分管财务的葛副市长签字,并在常务会议召集相关部门负责人来研究。

    而现在季子强将众人召集起来讨论这个事情,无形中却是把程序打乱了一下。

    这也是季子强有意为之,他就想通过这件事情,直接的剥夺葛副市长手中的一些财政权利,让他尽量手中没有多少可以和自己抗衡的武器,对葛副市长这个人,季子强已经通过好几件事情的观察,对他加倍警惕起来了。

    散会以后,季子强回到办公室没多久,便接到了人大主任冯主任的电话,他在电话中高兴地道:“季市长,我为上午的事情给你道歉啊,人老了脾气就有些不好,而人大的车子问题又一直没有解决,所以我的态度不是很好,希望市长不要介怀。”

    他已经从办公室那里得知,市政府机关事务局和财政局都已经联系过了,说要给他们先换三辆车子,他心中自然十分地高兴,一想到早上自己一点也不给季子强面子,直接甩门而去,便忍不住打电话来说一声。

    季子强心中不由得一阵微笑,这个冯主任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啊,他也是正厅级干部,而且是人大主任,完全可以倚老卖老,但是他却主动打个电话来低头认错,这还真是难得啊,由此也说明这是一个性情中人啊。

    “冯主任言重了,这个事情也是我们市政府的责任,只不过市政府的财力有限,不能一下子全都换新车,只能一步一步来了。”季子强微笑着道。

    冯主任也赶忙客气的说道:“我看啊,季市长是柳林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市长,但是办事的魄力却比许多人大多了,季市长有时间了,我请你喝两杯酒。”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道:“好,有空我请冯主任喝酒。”

    挂了电话,季子强苦笑了一下,冯主任这个人还真是有些特色,不过他这样的性格,只怕一般的人也不是很喜欢。这时季子强的手机响起来,季子强拿出来一看是藤巧打来的,便微笑着接了起来。

    藤巧打这个电话主要是告诉季子强晚上吃饭时候的包间号,说她到时候先去那边等着。

    季子强心中暗想:“这个藤巧倒是挺积极的,先前的会上,她也是毫不犹豫地冲出来支持自己,女人有时候还真是奇怪,利用好了,说不定她还是一枚好棋子。”

    女人从政,有许多先天的不足,发展起来也要非常地辛苦,但是官场上的女人,却有许多男人所不及的优势,有时候做起事情来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下班以后,季子强下楼来,没有让司机送自己,而是到门口去打了个的,很快便来到了海涛山庄。刚下车,便看到藤巧和一个长的年轻女子站在门口,季子强不由得愣了一愣,藤巧请自己吃饭,怎么又带了另外的人来,而且这个长女人季子强也没有一点印象。

    看到季子强从出租车里面出来,藤巧快步上前,她身旁的长女子也紧跟其后。

    “季市长,您来了。”藤巧脸上略带着谄媚的笑容,伸手和季子强轻轻握了一下,随即又道:“季市长,这是我外甥女张宁。”

    “季市长您好。”张宁笑吟地道,一双眼睛扇动着淡淡的波光。

    “你好。”季子强冲她点点头,淡淡地道,心中却有些意外,这个藤巧到底想干什么,她请客也就罢了,怎么把她的外甥女给带来,季子强可不想引起别人不好的想象。藤巧似乎没有感觉到季子强的态度,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伸手一摆道:“市长里面请。”

    季子强微微颔,随即往前面走去,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是他的心中却多了几分戒心。進入包间,张宁一脸笑容,殷勤地帮季子强拉开椅子,请季子强坐下。

    “谢谢”季子强淡淡地道,便坐了下来。

    张宁嫣然一笑道:“季市长太客气了,为领导服务是应该的。”

    季子强自嘲的笑笑说道:“什么领导,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的。”

    藤巧给服务员招呼了一下,进来笑着接口道:“季市长您太谦虚了。”

    张宁这时也道:“季市长可是我见到最谦虚的领导了,季市长,您不会嫌我不告而来吧”

    季子强呵呵一笑,开玩笑说道:“没什么,就是吃顿饭而已,在说今天可不是我做东,人家请客我不干涉。”

    藤巧就说道:“我就知道季市长不会怪罪的,季市长,喝点什么酒”

    直到现在,藤巧都没有说明带这张宁过来是什么意思,不过季子强现在大致已经想通了,一方面藤巧请自己吃饭,如果就自己两人的话,虽然年龄差距有点,但总归是孤男寡女,所以也有些不合适,因此她带一个人过来作伴,至少场面也要好一些,不然的话自己和她坐在包间里面难道一直谈工作不成

    另外一方面,季子强打定了主意,自己今天晚上反正少喝酒、不娱乐,便可以避免许多麻烦。“嗯,无酒不成席,那就喝点啤酒吧。”季子强微笑着道,他的酒量本身就不错了,再加上喝啤酒的话,就更加没有什么问题了,另外季子强也不会多喝。

    藤巧又招呼服务员,让他们上最好的啤酒。

    季子强摆手道:“没必要,就拿青岛啤酒吧,我对酒没有什么讲究,喝起来也感觉差不多。”

    张宁娇声道:“季市长还真是平易近人啊。我原本以为向您这么大的领导一定很严肃威严的呢”。

    季子强微微一笑道:“那你以为当了领导就不是普通人了啊,实际上领导也是人,也要吃饭睡觉,其实也都是平凡人而已。”

    “季市长您说得真好。”张宁一脸崇拜的样子,一双充满了波光的眼睛眨动着,看着季子强说道:“您都这么大的官了,可是却这么平易近人,不像有些人,官不大,架子不小,一个个都自命不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