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时季子强在心里骂自己,责怪自己对华悦莲的关心太少了,自己早就应该对她多一些照顾和关心才对。

    哭过以后,华悦莲明显的感觉好了很多,她对季子强说:“我们分手以后,也有过朋友或者同事给我介绍对象,我都一一谢绝了。说实话分手之后我也会有寂寞的时候,我是个女人,也有自己的需要和慾望,也很像有个肩膀可以做依靠。但我很难接受别人的照顾和亲近,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一直在想你。”

    季子强有点惭愧,也有点怜惜的看着华悦莲,他的心也在绞疼着,季子强说:“为什么你要如此的痴情呢,哎,我以为你早就把我忘记了,我以为你绝不会原谅我。”

    华悦莲点点头说:“是的,本来我自己也这样想的,对你,我只有怨恨,绝不会有原谅你的一天,但我做不到,在离开你以后,慢慢的,我又开始想你,念你了。”

    季子强感伤的说:“那个时候你为什么没去找我”

    摇摇头,华悦莲戚然一笑说:“也或者是我没有那个勇气吧,那个时候,我对你有过太重的伤害。”

    季子强久久的凝视着华悦莲,耳边thisyearslove就响了起来,音乐在大厅里徘徊环绕,回荡不息,季子强紧扣自己的十指,在桌子的对面无限温柔地俯瞰她的眼睛。

    他说:“其实我们是没有那个缘分而已,要说的伤害,你并没有对我形成过什么伤害,反倒是我,是的,是我做出过一些糊涂的事情年少无知时,多有荒唐事,真的应该是我请求你的原谅。”

    华悦莲眼中迷離的雾气又一次升起了,她注视着季子强,说:“或者这是我最后一次邀请你相会了,我的调动已经办好,但我一直拖着,想再见见你,明天我就准备离开柳林到省城上班了,也许我们以后都不会在相见,这应该是我们的一次告别吧。”

    季子强有点惊讶,但也很理解的说:“也好,你一个人在柳林的确太孤单了,但柳林到省城并不太远,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在见面”

    华悦莲喝了一口咖啡,用纸巾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角说:“我犯过的错误,我不希望你妻子再一次重犯,其实我一直也是在祝福着你,希望你可以有一个很美好,很温馨的家,在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往往会感到痛楚,但我还是会祝福你。”

    季子强的心就像是没一颗子弹砰然射入,他的血液好像已经不再流淌,他低沉的哀鸣一声,这是一个多么善良和真诚的女孩啊,她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克制住对自己的念想,回避着误会的发生,在很多过去的事情上,自己是不是有太多的错误,虽然,自己没有和向梅发生什么,但自己和其他人呢,自己和叶眉,自己和方菲,那难道都不是事实吗

    华悦莲是在向梅的问题上错怪了自己,但她没有怪自己的地方,自己其实也做错了很多,在得意和轻狂中,自己也曾今那样毫无顾忌的放任过自己。

    季子强也开始了懊悔和沮丧,他直到此刻才真真的反省到自己的很多问题,固然,在和华悦莲分手以后,他已经开始约束自己,当上市长以后,他更是严格的要求自己,给自己制定了很多底线,但这绝不是他良心的发现和自我的反省,他是因为怕,怕绯闻,怕媒体,怕曝光。

    但现在他不在那样想了,他想到的首先是自己对不起华悦莲,他想到了自己道德上的很多的缺憾,他一贯自认的正确和自负,在华悦莲的话中就显得支离破碎。

    他低下头,不敢在正视华悦莲,他感到自己不配和这样一个纯洁的女孩来探讨什么人生和感情。

    华悦莲很快就发觉了季子强的这种心理,她伸出手来,握了握季子强放在桌面的手说:“我们都不要再自责,不要在折磨自己了,好不好”

    季子强抬起头,但他没有去迎接住华悦莲的目光,季子强说:“谢谢你。”

    华悦莲就笑了,她笑的很温馨,她说:“在你面前哭一场,我舒服了很多,真的,现在又看到你这样沮丧和后悔,我又舒服了很多,嘻嘻,我们不要在谈论这个问题了,当明天的朝阳升起的时候,我想,我会忘记本来早就应该忘记的往事,我会重新开始我的新生活。”

    经历了太多的刻骨铭心,华悦莲能够明白和理解生命和生命的本质,也知道所有的浮华,所有的成败得失,不过是过眼烟云。自己的那颗心经历过人世所有的沧桑与悲痛,她已经学会从容与坦然,学会让自己的精神和灵魂自由而随意。柔柔的记忆在胸中回味,心心相系的感觉总是飘荡在心中,久久不愿离去,有时会让人心碎,心碎地把记忆洒落一地却又落地成花,被清风吹起融会在暖暖的空气中更让人眷恋,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感,如原野的一道风景,她欣赏着它的美丽,对爱,她的一种体会是即使心碎也会觉得甜蜜,她无法拒绝真实的自己,爱如冬天的阳光,那种感觉让她觉得给人一种温暖自己也不会感到寒冷。

    季子强在华悦莲说话的时候,他开始看着华悦莲了,当华悦莲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季子强就在华悦莲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毫无掩饰的向往和幸福。

    季子强明白,华悦莲已经解脱了套在她脖颈很长时间的枷锁,她要飞翔,她要去追寻自己美丽的人生,美丽的梦想、

    月亮已经出现了,柳林市的天空,结聚着一层特有的清丽。

    “我突然想喝点酒。”她微笑着说。

    “为什么”他笑笑说。

    “我想为今天的解脱喝一杯。”华悦莲很自信的说。

    “你不能喝酒的,很晚了,你要回去休息。”

    “就喝一点点。”华悦莲继续柔声说。

    “那就喝点啤酒吧。”他无奈地摇摇头。

    “啤酒啊,为什么我们不来点红酒呢”华悦莲感觉这样的场景是应该有点浪漫的。

    季子强就叹口气,很实在的说:“红酒啊,我先看看我身上的钱够不够。”

    华悦莲吃惊的看着季子强说:“天啊,你一般约会都是不带钱的吗”

    季子强很肯定的对她点点头说:“我经常蹭吃蹭喝的,但没有办法啊,带钱的时候没地方可以用,不带钱的时候,老是要用钱。”

    他真的在兜里翻了一会,看到了身上还装的有一沓子钱,就很潇洒的对服务员说:“来瓶红酒。”

    服务员帮他们选好酒,过来打开酒盖后,季子强给华悦莲倒了一杯。

    “陪我喝。”她开心的笑道。季子强笑着也给自己到上了。

    他们相视一笑,喝掉了杯中的酒,但很快,季子强就想到这红酒似乎不是他们这样喝的,人家都要拿着杯子摇一摇,在看看层色,一小口的先在嘴里涮半天牙,最后才咽下去,他和华悦莲却把这当成啤酒,一口干了。

    华悦莲不等季子强想完,就伸出了酒杯说:“再倒一杯。”

    “不给不会喝还爱喝。”

    “再倒一点嘛没事的。”她又撒娇起来。

    季子强就又给她倒了半杯。

    “来,我们一起干了这一杯。”华悦莲有发出了邀请。

    季子强就笑着,像上一杯那样的,一口又干了,就这样,他们喝光一瓶酒,而华悦莲在她喝完最后一杯,眸色朦胧晶莹,不知是醉意还是对今后的生活的一种向往。

    在送华悦莲回家的路上,华悦莲的嘴里一直哼这一首歌:

    最难忘的你,偏要飘身远方问何日再聚,何夜再数每点星光最难忘的你,这片依依眼光重又回望你,重又眷恋一趟。

    在夜风中,华悦莲再回头凝视了季子强一次,她就走进了市委家属楼,季子强遥遥的望着华悦莲今宵的容颜,在此刻,他会牢牢地记住只为此刻之后一转身,他们便将成陌路,悲莫悲兮生别离,而在他年,在无法预知的重逢里,我将再也不能,再也不能再如今夜这般柔情相对她

    也许这种离别,只有心痛没有感觉;也许这种放縱,只有疲惫没有快乐;季子强迷失的双足,在夜色中长久的停留;他留下了他挥动的手,留下了他没爱完的山水

    他的记忆冻结成冰,街道上的喧哗和热闹都是与他擦肩而过的路人,快乐亦逃之夭夭,他们的过去已被打上了死结,也许以后开始新的旅程会是一个最美的结局。

    别离,如此牵挂的心感受心与心的相吸就要远离,季子强燃上了一枝烟,看这家属院里窗口的灯火点点,内心更添一阵黯然葬心,葬心的每一个音符就这样击痛了他的心。

    第二天上午,季子强在会议室召开市长办公会,季子强也要在这次会上,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和众人进行沟通,对下一阶段的工作进行安排部署。

    季子强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在座的副市长们全都微笑着跟他打招呼。季子强在座位上坐下来,而小纪作为他的秘书,则拿着记录本默默地坐在后面不远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