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近这一阶段,季子强和韦俊海的关系也相处的比较好,韦俊海在很多次对季子强的试探,佯攻后,终于也知道了季子强这咬不烂,剁不断的,犹如是滚刀肉一样的性格了。

    他想把季子强敲下去,但在没有合适的时机和充分的胜算里,他决定还是先维持这表面的和諧,好处当然有了,第一可以让季子强给自己好好的工作,多创政绩,第二,也可以让季子强放松一下警惕,为将来在必要的时候自己出手做好铺垫。

    季子强呢,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的这一想法,在他对季子强伸出了橄榄枝的时候,季子强就表现出了极大的渴望和热情,很快的就温驯的跟上了他的步伐,犹如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妇人一样,再也没有打算和韦俊海闹别扭了,至于他真心是不是如此想的,现在的季子强已经不是常人可以看透了,他那天生的狡诈和睿智,都让他完全的隐藏在了和蔼与微笑中。

    酒依然在喝着,桌子上每个人的笑容都更加的灿烂,季子强也在多次冲锋后有了醉意,但他还是竭力的把这个场面一直撑了下去,他不能让韦书记多喝,自己人年轻,有责任来照顾老同志,每一次当韦书记不得不和对方碰杯后,季子强也是主动的说:“书记,我帮你带一点酒吧,你少喝点。”他说的情真意切。

    韦书记也就用很是感动的眼神看着他说:“谢谢你啊,季市长,知道我每次为什么都喜欢和你一起出席宴会,在整个柳林市,也只有你知道关心我们这些老帮子了,唉,这就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

    季子强就谦恭的帮着韦俊海代喝了那酒,这让席间其他的领导和客人看着,都是感慨万分,像柳林市这样好的一对搭档,的确很难多见。

    于是就有人开始夸奖,也有人找到了奉承和拍马的题材,季子强和韦俊海也都是很高兴的倾听着他们的吹捧,得意的时候,谦虚的笑笑,肉麻的时候,假意的责骂,一切是如此的其乐融融。

    最近几天有读者朋友投月票,非常的感谢谢谢

    第二天,季子强是因为昨天喝酒太多,难受了一整天,一早上班就不断的喝茶,好在也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倒是来了很多业务局的一把手,不断的来给请安,汇报工作,季子强就很少说话,主要是听,这些领导也都可以恰如其分的掌握住时间,一般就20分钟的样子,捡紧要和重点的汇报,每当一个领导汇报完毕,季子强总是说上那么几句不痛不痒,千篇一律的鼓励。

    他到真的让这些局长门有点吃不透了,季子强的少言寡语,更让他显示出一种深不可测的意境,在加上他和前几华书记的那一档子,一档子的争斗传闻,让一个个局长小心翼翼,充分的感受到了季子强的威严和冷漠。

    实际上,季子强是昨晚上喝多了,一直难受,不太想说话,到不是说他真的就那么高深莫测,只是下面领导把他猜错了。

    过了一会,市招商局的孟局长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两人就寒暄了好几句,分别坐下。

    孟局长拿出来了一份资料,对他说:“季市长,这是一家台商准备来我市的考察资料,你闲了看看,估计过几天还要来我市,所以我也是来征求下你的意见,看怎么接待。”

    季子强瞄了一眼那资料,厚厚的一叠,也没认真的看,就说:“这问题你应该比我熟练吧,怎么要我出意见。”

    孟局长有点为难的说:“这个客人是有些特别,所以要请示你。”

    季子强就问他:“说说,怎么个特别法,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吗”

    “是这样的,他已经前后来了好几次了,说的是很大,但每次来都定不下,我们在他这项目上化费也不小了,过去是葛副市长一直负责的这个项目,刚才我找葛副市长,他说让我来找你。”孟局长似乎带点委屈,看来在葛副市长那吃了点亏。

    季子强一听扯上了葛副市长,心里先就有了个防备:“为什么过去他抓的项目,现在让你来找我了”

    孟局长就嘟囔了一句:“这项目难缠的很,谈了多少次都谈不下来,他当然不想管了。”

    季子强知道这是葛副市长要给自己甩摊子,但他也不好在下级面前把自己和葛副市长的矛盾暴露出来,他就很随便的说:“呵呵,那有什么关系,慢慢谈吧,这种事情本来就没有个绝对的,你们还是照常接待。”

    孟局长就小心翼翼的问:“那费用上怎么办到时候副市长不出面,谁陪人家”

    季子强想了想说:“还是按过去标准走吧,该支出就支出,你不要有那么多的顾虑,就算谈不成也很正常,至于到时候谁陪人家坐谈你放心,到时候不会让你冷场。”

    孟局长听了他这话就面带喜色的离开了。

    季子强就想给葛副市长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电话接通他就问道:“葛市长啊,刚才招商局孟局长到我这来了一趟,那个台商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葛副市长连续的呵呵了两声说:“我让老孟还是按过去的方法办啊,他怎么又找你去了,真是。”

    季子强估计他是没说老实话,就追着问:“这样啊,我也不太熟悉,那过几天来了还是你主持接待吧。”

    葛副市长忙说:“市长,我最近手头事情还很多啊,那个台商是很想来投资的,你在那面一接待就可以了,我最近真的忙,就体谅体谅我这手下吧,呵呵呵呵。”

    季子强现在完全是看出来了他的意图,明明是个烂苕,他还说的花一样好,现在想塞给自己,烂在自己手上。他心里冷冷的一笑,说:“那行,先让他们招商局接待吧,到时候在说。”

    挂断电话,季子强就有点生气,这老葛也有点太不像话,上次购房纠纷他给自己推,现在又来了,怎么好事情不让来找自己,但季子强也没太当一会事,毕竟还是个小问题,就是接待个客人,花费一点钱的事情,自己过去搞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今天还算轻松,季子强也没出去,也没有什么必须要去的应酬,所以到了下班时间,季子强准备出去随便吃了点东西,到酒店早早休息,他今天不想回家,昨天没休息好,加上最近有点热,回家洗澡也不是很方便,就想今晚住在酒店算了。

    刚刚收拾好办公桌上零零散散的东西,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季子强接上一听,那里面传来了华悦莲的声音,季子强一愣,她在那突然打电话给自己,在电话里,季子强就听到了华悦莲的嗓音略带些沙哑。

    她问:“子强,你愿不愿意陪我找个地方聊聊天。”

    听着她那压抑的声音,季子强的心一下就感到了忧伤,他猜想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因为以前从未见她这个样子的。

    季子强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她的邀请,他们把见面地点约在了她家附近的一个咖啡屋。见到华悦莲的时候,季子强一脸的惊讶,他们从上次酒吧分手也不过一两个月,但华悦莲瘦了很多,眼神中渗满着忧伤,笑容也不像往日那么自然,她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华悦莲穿着一件颜色素淡的套装,没有化妆,甚至连头发都没有好好梳一下。不过,即使如此她看起来还是美的。她的五官十分精致,身材也很好,她是个标准的中国美人。

    对于华悦莲来说,她多么渴望可以见到季子强,就在季子强走进来的那一刹那间,华悦莲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要让自己表现的淡漠一点,然而,这样的告诫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见到季子强的这一刹那,华悦莲的眼神就迷離了起来,面对季子强,她的心很难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平静很笃定,因为这个名字和这个人在分手后的日日夜夜里,出现的频率是那样的多。

    季子强也是一样的,虽然自己和华悦莲分手了,但在很多时候,他还是会想起华悦莲来,在那写伤感和落寞的夜晚,或者是走过他和华悦莲曾今待过的地方,他的怀念中总是会有华悦莲那婀娜的身姿。

    季子强在华悦莲那蒙蒙似雾的眼神中,他的心一点一点的荡漾开来,他专注而又温情的看着华悦莲,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多年未见的情人一样。

    他们一起坐了下来,季子强和华悦莲没有寒暄,他们就静静地彼此看着对方,但季子强看得出来,华悦莲是很想说点什么的,但是她感到了为难。

    季子强知道这种时候是不能急于问什么的,于是季子强先找了点轻松的话题,说起了他们彼此熟悉的一些洋河县的朋友的近况。

    华悦莲的脸上重又绽放出往昔那爽朗的笑,她是个热情的人,对于朋友她是十分关心的,但是没过多久又有些冷场了。

    于是季子强问她的近况:“上次分手到现在,你过的怎么样”

    华悦莲没有回答,她长久的看着季子强,她哭了,无声的哭泣,眼泪缓缓的流淌了出来。

    季子强的心也开始痛了,他连忙递上纸巾,季子强知道这种时候语言是无力的,什么样的话都缓解不了她心中的忧伤。季子强只有看着华悦莲的眼泪像雨水一样地落在了桌子上,许久,她擦干眼泪,神情是那样的哀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