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全市所有的干部都暗自赞誉着,一个刚刚上来才几个月的市长,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拿下了这样大的一个项目,这在柳林市应该是鼓舞人心的,季子强就不得不接受来之于省上和市县很多领导的表扬和吹捧,他也就立即像是打上了鸡血,在兴奋中更加忙碌起来。

    韦俊海是有点感慨,对这个项目他的心情也是很矛盾,他怕季子强抢了他的风头,他更怕有一天季子强会取而代之,踏着自己的肩头腾空而上,这对他的压力是巨大和不可替代的。

    但同时,这个项目的敲定,同样的也让他来之于另一方面的压力减轻了很多,今年的招商指标看来是有望完成,今年全市的经济状况要是真能在季子强的手上有个大的突破,对自己刚刚主政柳林就获得如此辉煌的政绩,韦俊海知道这也是有好处的。

    一个矛盾的人,再加上一个矛盾的心理,韦俊海就真的不知道该拿季子强怎么对待了,想了很久,他决定,还是只有沿用国人最擅长的翻云手,拉一拉,打一打,一手提大棒,一手给糖糖。

    但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就没有他这种矛盾的心态了,他们很快的就找到了共同的话题和共同的思想,他们的看法第一次惊人的一致起来,他们都开始对季子强的成功充满了嫉妒和憎恶,只要季子强坐稳市长的位置,没有三五年,他们就不会再有机会出头了。

    就算三五年以后,季子强上一步,但只要季子强在柳林市,还是不会有他们的出头之日,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他们和季子强的观念,思想,世界观,以及对工作的看法都是有本质的区别,这就决定了他们不会得到季子强的欣赏,也更不会得到季子强的重用和提升,在季子强这片云彩下,他们的未来就是灰暗的。

    葛副市长坐在吕副书记的办公室里,两人坐在沙发上已经聊了很久了,他们都知道对方的心态,但谁都不去直接提季子强的名字,就这样顾左右而言他,后来还是葛副市长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绕圈,他说:“吕书记,你还是好啊,不用去看别人的脸色,我现在活得真窝囊,每天让那样一个人领导着,唉,想想都缀气。”

    吕副书记就呵呵的一笑说:“什么窝囊不窝囊的,我还不知道你啊,你在那面振臂一呼,相应者遍地,哪像我这。”

    说道这,吕副书记就赶忙闭口了,自己这话本来是回应一下葛副市长,但不要说说的成了是非,好像自己在韦俊海手下也不畅快一样。

    但葛副市长没有注意到他这个病句,自言自语的说:“什么振臂一呼的相应者遍地,,现在的人都跟猴子一样的精,在你面前刚刚表完了忠心,转过身去就到那面去讨好卖乖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他一面说,一面还摇头晃脑的,吕副书记就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说:“看你说的,官场上什么时候都是这样,你没有权利,没有实力,人家凭什么死心塌地的跟在你后面,万一你倒了怎么办。”

    葛副市长也摇头叹息了一声说:“是啊,是啊,可有没有权利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现在连老大好像都开始让他几分了,你说我们能干什么”

    吕副书记也点点头说:“不错,书记最近对他也客气了不少,不过你也不要太死心眼了,书记那就是一个障眼法,柳林市现在出成绩了,要是我们都和你那老板闹翻了,那成绩就全是他一个人的了,这样大家好成一片,叫齐心协力,懂不懂。”

    葛副市长就苦笑着说:“你们搞党群工作的人,嗨,就是喜欢虚来晃去,黏黏呼呼的,我这性格不成。”

    这话让吕副书记听着有点刺耳了,因为他这人本来就是虚来晃去惯了,你这话就刚好顶到他的心窝上了,他冷笑一声说:“这叫张弛有度,像你那样,找个人去诬陷一下,最后有什么效果,还把自己暴露出来了。”

    从表面来看,好像是因为葛副市长的话伤了他,所以他把这话顶了出来,其实并不是如此,这都是一个假象,吕副书记今天一直都在找一个切入点,想要把这话说出来,他要让葛副市长明白,自己是知道他老葛干了什么,他也要让葛副市长从今天起,死心塌地的和他绑锅,做一笔大生意,这个生意一旦做成,就算是不当这市委副书记了,也没有一点的缺憾。

    这葛副市长一听,脸唰的一下就青了,他抬头看着吕副书记说:“老吕,你这是什么话,什么诬陷一下。”

    吕副书记见他有点急了,就笑笑说:“急什么,急什么,不是我们哥俩自己说说吗,这事你放心,别人看不出来,不过老哥我可是知道点。”

    葛副市长还是背着牛头不认账的说:“老吕,这话可是原则问题,我们不能乱开玩笑的。”

    吕副书记不屑的说:“李少虎能瞒得过全柳林市的人,甚至连公安都从他嘴里撬不出话,但我不用问,就知道是怎么一会事,还给我扯什么。”

    葛副市长也就不说这了,因为他也知道吕副书记不会乱说,就只好说:“算了,我不和你扯了,再扯好像还真有这回事一样,我现在就担心啊,以后我们两人没有出头之日了。”

    吕副书记点头说:“这倒是真的,看来我们也就是这个命,听说我们上市的st泰来也准备要和阿尔太菈国际集团重组了,这要一成功,季子强的威望那就更是如日中天了,对了,你在政府留意一点,这消息可靠不可靠啊。”

    葛副市长想想说:“听下面局长们说,上次会谈的时候说到这项目,当时是意向的,最近好像开始谈到具体问题了,感觉能成,这也是我灰心的原因啊,”

    吕副书记很感慨的说:“你呀,为什么就置身事外呢,这几天你好好套套消息,要是真能成,倒是一个机会。”

    葛副市长看看他,很不理解的问:“什么机会啊成了我们以后的日子更难过了。”

    吕副书记笑笑说:“嘿,就想着当官,当官又是为什么,反正你赶快给我打听好,到时候算你一份。”

    葛副市长愣了一下眼睛一亮说:“老吕,你的意思是进去”

    吕副书记就嘿嘿一笑说:“辉煌温泉渡假村晁老板,还有我儿子公司,那都有些资金,你也可以把你熟悉的几个矿整理一下,搞些资金,我们有第一手的消息,提前的钻到st泰来股票上,现在才几元钱一股,等到重组消息出来,呵呵呵,你想想,那是什么状况”

    葛副市长也眯起了眼睛,两人相视一会,一起笑了出来。

    天气也逐渐的转热了,季子强在这期间也回过几次省城,江可蕊也来过几次柳林市,最近这半个多月,季子强除了听汇报,下区县搞调研,检查工作外,基本上没有参与过什么重大决策。

    但季子强看得出来,自从自己拉来了阿尔太菈国际集团几个亿的投资以后,下边的同志开始对自己表现出了应有的尊重和佩服,用他们的话说:“季市长是一步步走上来的,这样的领导很实在,也很有能力。”

    每每这时,季子强就见秘书小纪的脸上格外光鲜,似乎他跟着自己,是一种莫大的荣幸。有时,他还会搭话:“那还用说,季市长人年轻,但工作经验很丰富。”

    “小纪”对于这样的宣传,季子强不得不制止,但在内心深处,季子强还是希望小纪把这些讲出来,让下面的同志了解自己、认识自己,知道自己作为柳林市的市长,是有这个能力的。

    可小纪的话,季子强怎么听起来怎么别扭,有点肉麻。

    今天,市委韦俊海书记打电话给季子强,让季子强出面同他一起接待一个港商。

    季子强知道,这位海先生是为投资兴柳林市中央大道的广场修建而来的,为了吸引这位港商来柳林投资,市里的同志做了不少工作,好不容易把别人请了来,书记,市长当然要到场。

    不过季子强在接过电话后,嘴里是满口答应了,心里就有不大愿意的意思,这事情柳林市已经谈过多次了,完全不必让自己掺和进来呀,正式的会晤让自己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每一次接待工作,都要正襟危坐,让市报、市电视台记者照相、录像,只有在宴会上可以稍稍放松一些。

    席间,海先生不住地向季子强敬酒,反复说了感谢之类的话,还说:“中央广场的建成,必将奠定柳林市作为全省第二大中心城市的地位,这不但于我的企业有利润,也是书记先生和市长先生的一大德政啊”

    韦俊海书记频频点头,大概很为自己精心策划的招商感到得意吧,也喝了很多酒。海先生似乎特别能喝,一点也不见醉意,脸颊微红,倒是显得更年轻一点了。

    见韦俊海书记高兴,季子强也自当尽力,到后来,季子强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只要广场能建成,喝醉就喝醉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