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看着肖曼敲开了贝克特的房间,两人用鸟语叽叽喳喳的说了几句,总经理贝克特就有点不情愿的走出了房间,和季子强握手示意了一下,三人一起离开了酒店。

    这一整天,总经理贝克特都在为肖曼不知惹上什么麻烦而忧心忡忡,他对柳林市的治安和管理也产生了疑虑,走出酒店他们也没开车,一路上总经理贝克特和季子强都没有说话。

    后来肖曼感觉气氛有点尴尬,就说:“两位老板,我都饿的走不动了,要去哪呀”

    季子强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精美的简介,说:“这是我今天回去的路上,一个小孩子塞给我的,是一家新开的川菜馆,离这里不远,我们吃火锅去”

    肖曼就很高兴的说:“我喜欢火锅。”

    总经理贝克特邹邹眉头说:“辣不辣啊。”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总经理也怕辣吗”

    贝克特点下头说:“怕,相当的怕。”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他们顺着酒店旁边的人行道来到这家名字叫覃鱼头的火锅店,今天是开业酬宾,里面早已座无虚席,但大堂经理看到贝克特是个老外,还是很给面子,在靠窗户的地方给加了一个小台,正好可以坐上三个人。

    肖曼饶有兴趣地翻看着菜谱,最后点了一个精品套餐火锅。

    贝克特对肖曼说:“我中文说话还可以,认字就难了,你看它这个“一锅红艳,煮沸人间”,说得是什么”

    肖曼歪着脑袋瞥了一眼简介,说:“等一会,火锅端上来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她说完,又给季子强眨眨眼,意思让季子强也不要告诉贝克特,季子强笑笑也就没有说话。

    果然,当一盆红彤彤的锅底摆上台面的时候,贝克特笑着说:“这就是一锅红艳的意思吧”

    紧接着服务员开始上菜,一个全鱼头、一盘羊肉、一盘大白菜、一碟豆皮,另外,还有两杯扎啤、一杯冰镇酸梅汁,挤挤压压摆满了一台面。

    大堂经理还特地过来指导贝克特如何吃这个鱼头,她告诉贝克特,吃鱼要按照鱼唇、鱼脑、鱼皮、鱼肉的顺序,讲究一快一慢,一吸一停,这样才能把覃鱼头的松软嫩滑、辣香浓郁的独特滋味品尝出来。

    贝克特按照人家的介绍,吃得慢条斯理,有板有眼。肖曼可不管那些,挟起一筷头子羊肉扔到锅里,涮巴涮巴就大口往嘴里塞,先添饱肚子再说。

    三个人埋头吃了一气,贝克特抬头四下张望,说:“季市长,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中国人的面孔平时显得呆板、冷漠,萎靡不振,很忧愁的样子。但现在你看,这些食客吃的满头是汗,每个桌子上都是热气腾腾,那些面孔全变得生动,快乐,充满了活力和热情。这是什么原因吗”

    季子强说:“这很简单,能在这种地方凑在一起喝酒,吃火锅,一般都是朋友,互相之间熟悉了解,无拘无束,表情自然放的开;而平时所处的环境或是职场单位或是公众场合,不是对手就是路人,防范心理很重,内心压力很大,那张冷漠的面具自然就摘不下来了。”

    “ 哦,是这样。”贝克特又问:“为什么中国人的防范心理那么重呢欧美国家的人就不是这样,单纯的很,这里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吗”

    季子强转过头环视着周围的人群说:“我想,大概是在这块土地上,人实在是太多了的缘故,生存资源有限,必然导致竞争过度。中国人在成长过程中,见惯了背叛与阴谋,圈套与陷害,就像这次肖曼小姐的事情,很显然,其实就是一个圈套”。

    肖曼见说到了自己,就抬头说:“季市长,可是为什么呢我在柳林没得罪过谁啊”

    季子强慢条斯理的说:“我得罪过人。”

    肖曼和贝克特都很惊讶的看着季子强,肖曼反应了一下才说:“但是你得罪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他们要针对我”

    季子强就笑着说:“因为有人也想要投资你们选定的那几个项目,但我不同意,所以他们也就只好来一下歪门邪道,让你们一生气,就离开柳林。”

    肖曼和贝克特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半天贝克特才说:“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啊,其实就这么简单,好的一点是,我很快看出了他们的企图,所以才来给你们说说,也是想要告诫一下你们,在中国,不管是什么地方,阴谋总会伴随着你,只有习惯和理解了,一切也就很清楚了。”

    贝克特怔怔的坐了一会说:“不行,我要赶快回去一趟。”

    季子强和肖曼都很奇怪的看着他问:“什么事情,吃完了再走啊。”

    贝克特摇摇头说:“你们叫我的时候,我刚刚给总部发了邮件,请求放弃这个项目,这不是刚好中了别人的圈套吗”

    季子强和肖曼都诧异的看着他,肖曼说:“你真发了,你怎么就这样容易上当啊。”

    贝克特惭愧的笑笑说:“我们那有你们中国人的狡诈,我回去在发一份邮件,对前一封邮件做出一些说明和修正。”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笑说:“晚上回去在说吧,也不急在一时。”

    肖曼也开始劝贝克特,说到时候她也会给总公司做出汇报,不过这项目还是一定要继续下去。

    季子强绝没有想到,今天自己能够这样轻易的说服对方,看来这老外就是很单纯的,他们的喜怒哀乐都挂在了脸上,和中国人,特别是中国人中自己的那些同僚们比较起来,好对付的多。

    给位老大啊,月票,打赏都来吧,支持一下啊,月底了,在不投就没机会了,呵呵呵

    到了第二天,季子强就收到了远在国外的阿尔太菈国际集团纳尔逊总裁的邮件,这个纳尔逊总裁在昨天就收到了季子强发给他的道歉信,但他没有急于的给季子强回信,他想要听到当事人贝克特总经理和秘书肖曼的汇报,再后来他收到了贝克特的第一份邮件,在邮件中,贝克特显然是带有情绪的建议终止和柳林的项目合作。

    纳尔逊总裁也很犹豫,他既有对柳林市政府的担心,又有一点对季子强及时道歉的一种赞赏,他从季子强来信中也看到了季子强的诚实和谦逊,这作为一个对中国略有研究的纳尔逊来说,他是知道道歉信的难能可贵,一个掌控这巨大权利的市长,在很多时候是不屑于如此低声下气的。

    徘徊中,他没有把这件事情拿到董事会去讨论,他想在思考一下。

    而到了晚上,他又一次的收到了贝克特和肖曼的各自单独发来的邮件,他从他们的邮件中更加清楚的明白了肖曼是因为什么才被诬陷,原来是生意场中的一次竞争,他也从肖曼和贝克特的邮件中感受到了他们冷静后的考虑,他们不约而同的建议总部,还是继续维持过去的决议和投资。

    这让纳尔逊总裁很欣慰,看来柳林市的诚意感动的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于是,他给季子强回复了一份客气而礼貌的邮件,告诉季子强,小小的波折是不能够改变他们的决议,相反,他会责成贝克特总经理,加快项目启动的进程。

    季子强看到了这份邮件,焦虑了一整天的心情,才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了,他马上也连续的发布了好几道指示,要求相关部门加快各种手续和数据的整理,力争提前正式启动这几个项目。

    连彭秘书长也很是诧异,他没有想到这样严重的一件事情却没有丝毫的影响到投资,他不得不对季子强升起了一份敬佩之情,季子强的临危不乱和镇定自若充分的显示出了一个导航者的自信和高瞻远瞩,他看完了邮件后,对季子强说:“季市长,这次的事情很玄啊,我们不能让这样的事件再次重演,不知道市长有什么安排。”

    季子强说:“我已经通知柳林区的公安局了,以后会加强对肖曼小姐和贝克特总经理的保护,蒋局长也已经安排了特勤人员,对他们实施了重点保护,短期来看,问题不大。”

    彭秘书长不无担心的又问:“短期没关系,但长期呢这样的保护不能一直维持下去啊。”

    季子强笑笑说:“项目一旦落实启动,也就没人对他们感兴趣了。”

    彭秘书长一听这话,心里一惊,看来季子强已经是知道了此次事件的起因,但到底会是什么原因呢彭秘书长没有继续的追问,季子强假如不想告诉自己,问了也是白问。

    这样转眼之间,就过了十多天,阿尔太菈国际集团和柳林市的项目就在高调中启动了,当说好的土地开始了放线,当阿尔太菈国际集团的第一笔3000万的美金作为先头部队到了柳林市建行的时候,一切都敲定了,季子强才算真真的松了一口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