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挂上了电话,季子强没有心情在看什么文件和做其他的工作了,他呆呆的坐了很久,思考着用什么方式来挽回这一被动的局面,这时候他就想到了苏副省长给他说过的话:老外死板,脑筋很直,喜欢按章办事,千万别耍小聪明。

    季子强反复的体会着这几句话,希望可以从这里找到一个对应的方法来,这就是季子强的一个特点,他总是能够在任何时间,任何的环境,吸取别人的优点和长处,就算是政敌的长处,他也会很认真的思考的。

    他反复的咀嚼着苏副省长的这段话,后来他就拿起了电话,叫来了彭秘书长。

    彭秘书长也在为这件事情伤神,他也明白一旦这个项目丢失对季子强意味着什么,所以在季子强叫他过来的时候,他知道一定是为这事情了,进门就说:“季市长,我们必须想办法阻止肖曼他们给总部把这件事情汇报过去。”

    季子强很欣赏彭秘书长的思路敏捷,虽然他的看法和自己并不相同,甚至还是相反,但季子强仍然对他能够用心的思考这个问题而高兴。

    季子强给他发了一根烟,等他帮自己点上以后说:“是啊,秘书长,最好的方式是让总经理贝克特和他的秘书肖曼不要告诉总公司,但问题是我们已经很难做到这一点了,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换一种方式,主动的,抢在他们前面把这件事情告诉纳尔逊总裁呢这样,至少我们可以实事求是的给解释一下。”

    彭秘书长就有点犹豫了,他想了一会说:“你是担心肖曼他们在汇报的时候会夸大其词。”

    季子强点点头说:“不是担心,这是肯定的,一个受害人她本身就是有怨气的,这不怪她,这是必然的结果。”

    彭秘书长还是不能下定决心,他希望最好不要让纳尔逊总裁知道这件事情,他试探着说:“要不我们先做做她们的工作,实在不行了再联系他们总部。”

    季子强沉吟了片刻,还是决断的说:“不,现在我们就立即给纳尔逊总裁发个邮件,向他做真诚的道歉,并给他做出以后的承诺。”

    彭秘书长看到季子强的坚定,他就没有在去劝说什么了,作为一个秘书长,或者说是参谋吧,他不能过于坚持自己的看法,就算明知道季子强是错的,在很多时候也只能去执行。

    彭秘书长就点点头说:“好吧,我来写个底稿,一会请你看看,要是合适的话我就给转过去。”

    季子强说:“可以,以我的名义道歉。”

    彭秘书长站了起来,他也很为季子强这样的胸襟感到佩服,一个市长,就这样低头对别人承认错误,这在官场很少见。

    办公室的电话叮铃铃地响了起来,季子强看着彭秘书长的离开,一面若有所思的提起了电话,电话是柳林区公安局的蒋局长打来的,他对季子强说:“市长,有点新线索,我给你汇报一下。”

    季子强嗯了一声,很简洁的说:“你讲。”

    蒋局长就说:“事件的起因是一个举报电话,我们查了电话号码,是来自一处偏僻的磁卡电话,举报人报的是假名,所以也就没有线索。但我们通过酒店监控录像,发现了栽赃事件的经过,屏幕里是一个瘦猴似的男子,乘酒店服务员打扫完肖曼的房间,正在往隔壁屋子里拽吸尘器的时候,迅速跑过来溜进肖曼的房间,从监控上显示的时间,他在里面呆了有5分钟,便提着一个酒店的洗衣袋大摇大摆出门了。”

    季子强眯起了眼睛说:“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的目的何在”

    蒋局长迟疑了一下,才说:“季市长,他的目的很异常,应该说超过了正常的思维,我不能一口断定,但我有点感觉。”

    季子强就问:“奥,那说说你的感觉。”

    蒋局长就很谨慎的说:“这人我们这里有警员认识,是个窃贼,也是吸毒人员,曾被我们打击过,在支队有案底,他是混在南片一带的李少虎的手下。”

    季子强还是不大懂蒋局长的意思,就追问了一句:“南片李少虎是个什么人物,看你说的如此慎重的。”

    蒋局长说:“这是柳林一个道上的大哥。但问题不再这里,一个大哥我们也未必放在眼里,何况他还是个二流的大哥。”

    季子强不得不认真的听了,他已经听出了蒋局长话语中另有所指,季子强就淡淡的问:“那么问题的关键是什么”

    蒋局长就迟疑了一下,才缓慢的说:“这个李少虎和葛副市长关系密切,我派出的人在电信局查过,在事发前几分钟,他还和葛通过电话。”

    季子强就一下明白了,他也想通了这次栽赃的目的了,蒋局长的感觉一点没错,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出这个问题的实质,看来葛副市长耐不住寂寞了。

    季子强眼中就有了些许的寒意,他冷冷的说:“有没有把握顺藤摸瓜,扯出李少虎了。”

    蒋局长叹口气说:“已经好多个小时了,按常规判断,嫌疑人应该跑路了。”

    季子强拿着电话,想了很长时间,对方蒋局长也不敢催他,就这样,季子强在电话旁站了很久,才说:“撤了吧。”

    蒋局长在那面就很惊讶的重复了一句:“撤了”

    季子强冷静的说:“是的,撤了,到此为止吧。至于嫌疑人是可以继续抓捕的,但事情就不要在深挖了。”

    蒋局长在那面愣了一下,就说:“知道了,我理解市长的意思。”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的眉头依然没有展开,他对葛副市长用如此卑劣的手法来对自己进攻和愤慨,但他审时度势以后,还是感觉现在自己不能接受葛副市长的挑战,自己终究是立足未稳,就凭这件事情是扳不倒葛副市长的,他绝不会让线索扯到他的身前,同时,自己目前也没有实力来对付他,季子强决定忍了。

    但对葛副市长忍了是可以做到,怎么挽回这个项目就很有难度,这里面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在,就算自己给纳尔逊总裁发去了道歉的电子邮件,最后他能不能原谅自己,能不能放心的把投资继续进行下去,这都是很难预料的。

    一会,彭秘书长就拿来了刚刚写好的致歉信,季子强认真的看了一遍,稍作了一点修改,就站起来,让彭秘书长坐在了自己的靠椅上,用自己的电脑,立即把这份道歉信发了出去。

    在接下来的很长一点时间里,季子强都耐心的等待着对方的回复,但到了五点左右,还是没有纳尔逊总裁的回复,季子强只好叹口气,进行第二个行动了,他决定今天主动的邀请一下肖曼和总经理贝克特,以自己私人的名义和她们好好沟通一下。

    而在酒店中的肖曼,一觉醒来,她抓起床头柜上的手表,看了一眼,已经快5点了,她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但时间还早,便继续赖在床上胡思乱想。其实昨天在看守所里的时候,她就感觉哪里有些不对,自己在柳林和人都无冤无仇的,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栽赃自己这个问题他是一直都没有想通。

    她又躺了一会,还是想不通其中的要害,就只好起来,穿上衣服,胡乱的洗漱了一下,准备出门看看总经理贝克特在不在,一起去吃点东西。

    当她打开房门,她惊讶的发现,季子强背对着自己的房门在度着步,她不知道季子强什么时候来的,更不知道他在自己门口站了多久,当她看着这个年轻的市长转过身的时候,看着他英俊的,但有点黯淡的脸,肖曼的心开始温柔了起来,这个让她仰慕的男人,为自己在担心,也或者他还在为项目在担心,但不管他为什么担心,都足以说明他的确不同于那些官僚们,他的心里并没有像其他那些官僚一样装满了利益和虚伪。

    肖曼在刚刚回来的时候,心中所下定的想要对柳林市做出惩罚的心,也慢慢的有点改变。

    季子强也看到了她,季子强没有说话,只是那样看着他,但眼中的歉意却是真诚和可信的。

    肖曼矜持了一下说:“季市长来了啊,是来道歉,还是来恳求。”

    话一出口,肖曼就感觉自己说的有点过份了,其实她心里并不是如此想,但说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中听,她有点紧张的看着季子强的反应,等着他的鄙视,冷漠和气急败坏。

    但她失望了,季子强的脸上没有因为她无礼的话语而有丝毫的变化,季子强的平静的看着她说:“我并不想道歉,因为道歉没有多少实质的含义,我想请你吃饭。”

    肖曼就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季市长确实很不简单,他做到了荣辱不惊,淡入静水,肖曼的心情也放松了起来,她莞尔一笑说:“请我吃饭其实还是想道歉。”

    季子强依然淡淡的说:“吃饭就吃饭,不过是回应你曾今也请过我喝酒。”

    肖曼就呵呵的笑了说:“但那次好像也不是我买的单。”

    季子强的脸色也温和了很多,说:“今天我不介意你买单。”

    肖曼就哼了一声说:“既然是你来邀请我的,为什么要我买单。”

    季子强扬扬眉毛说:“如果你不想买单也可以,但你叫上贝克特,这样就可以白吃一顿。”

    肖曼就摇下头说:“我可不是赖着你想白吃的,是你一定要请我。”

    季子强也就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