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象往常一样,他6点钟起床后,简单的洗漱之后,他便去酒店后面风景如画的树林里跑步,7点钟回到房间冲一个淋浴,换上干净衣服到二楼的餐厅就餐。 按照每天的惯例,肖曼这时一定在他们固定的餐台前把他们的早餐摆好,并向他通报当天的日程安排。可今天吃饭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肖曼,吃过饭后她还是没来。贝克特给她的房间打电话又没有人接,他又打了肖曼的手机,被告之已经关机,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他觉得奇怪,就到服务台打听有没有什么口讯,这才听说908房客因藏毒昨天晚上就被警察带走。

    贝克特听罢大发雷霆,他急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肖曼是什么人他太了解了,两年前就是自己从新南威尔士大学把肖曼招进公司的。当时他和商学院的托夫曼教授说起自己准备招一名将来要派到香港工作的专职秘书时,托夫曼教授亲自向他推荐了银行及财务系的硕士研究生肖曼,见面时肖曼清纯的模样、风趣的表达、再加上一口流利的英语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两年,肖曼一直在他身边,说肖曼藏毒,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操起电话就打给季子强:“季市长,我是贝克特,我强烈抗议你们不加甄别就抓走我的秘书的恶劣行径,对你们这种非法行为,我很不理解,我公司决定终结这个项目投资。”

    季子强也是刚到办公室,他骤然的接到这个电话也非常意外,这个肖曼怎么会和毒品扯上关系,而且还被抓进公安局拘留了。

    季子强再一听到对方说要终结项目投资,心里也就急了,这项目自己花费了不少的精力,而且现在柳林市所有人都知道了,万一再一泡汤,不要说柳林会受到很大的损失,就是自己这张老脸也没处放。

    挂上电话,季子强一面赶往酒店前去道歉,一面就掏出手机找到柳林区公安局长蒋逸的电话,季子强拨了过去,刚响两声便响起蒋逸那沙哑的嗓音。

    季子强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让他迅速查明事情真相,不管是什么原因,必须在上午十点之前把人送回白金国际酒店。如果到时不能办到,他将承担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

    蒋逸是季子强的老哥们了,他在季子强还是叶眉的秘书的时候就和季子强关系很好,现在季子强做了市长,他更是唯命是从了,一听季子强这话,这还了得,立马给禁毒支队李支队长打去电话,问明原因,然后命令他在九点半之前必须把人送到酒店,并让他亲自带人给阿尔太菈公司赔礼道歉,挽回影响。

    李支队长急如星火找到昨天执行抓捕任务的胖警察,不由分说便是一顿臭骂,胖警察委屈地说,我们接到线报,而且人赃俱获,这才办了拘留手续,连夜送到看守所的。

    李支队长不听他费话,训斥道:“你马上去看守所把人给我请回来,要亲自去赔礼道歉,九点半之前必须把人送到凯旋国际酒店。”

    胖警察这下也傻了,原以为抓了一个毒贩,再跟踪调查,步步深入,没准能弄出一个大案子,没想到却碰上茬子了,没办法,只得叫上昨天的同事,带上手续准备赶往看守所提人。刚上车,李支队在二楼窗户后面骂道:“还开你那辆破车,换我的车,简直是猪脑子。”

    肖曼早上起来不一会,昨天送她进来的女警就满脸堆笑地跑了过来,打开门后拉着她的手说:“实在是对不起,我们误会了,请你千万不要向蒋局长说昨天的事情。”

    肖曼知道一定是贝克特知道了消息,心里有了底,她厌恶地瞅了她一眼,跟着她来到办公室,什么也没说。

    女警那张过早显现出更年期综合症的老脸堆满了谄媚的笑意,告诉肖曼接她的车一会就到,让她在椅子上坐着歇会,说着,把昨天收走的东西全都拿了出来。

    肖曼因为一宿没睡,现在精神一放松,感到非常疲乏,便闭上眼睛不去理她,女警也知趣,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干咳了几声,肖曼睁开眼睛,见昨天那个胖警察一脸尴尬地站在面前,看到肖曼醒了连忙绽开笑容,不好意思地说:“肖小姐,实在是对不起,昨天是个误会,还请你多多原谅。”

    肖曼愠怒地睨视着他那张前倨后恭的胖脸,感觉这一切好象是在演戏,只不过这剧情变化的太快了。回到白金国际酒店,蒋局长、李支队长、季子强都等在大门口,见到肖曼从警车上下来,蒋局长上前一步,对肖曼说:“肖小姐,受委屈了,对我们工作的失误,我代表柳林市公安局正式向你道歉,肖小姐如有什么要求,可以向我提出来。”

    肖曼神态倨傲地看了他一眼,说:“我只有一个要求,查出栽赃陷害的幕后黑手,找回保险箱里被盗的东西,我希望警方能尽早破案。”

    说完这话,她就看到了季子强那双忧虑的眼睛,肖曼使劲的摇了一下头,心里说:“我会让你们后悔的。”蒋局长表示一定要追查此事,尽快给肖曼一个答复。

    季子强从肖曼的脸上也看出了一种怨恨和绝情,他的眉头就又皱了起来,刚才在等肖曼回来的时候,季子强和贝克特做了很长时间的沟通,但从贝克特的语气中,季子强感到了不妙,这个外国人开始从心里排斥起了柳林市,他虽然没有一口咬定终结投资这事,但他说将会在情况了解清楚一点后,亲自和总裁通电话,给总裁汇报此事,至于什么结果,只要听从集团公司的意思了。

    这是季子强最害怕的一点,他很明白当贝克特带着情绪给总部汇报此事以后的结果,自己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但怎么来阻止它呢,季子强是没有多少把握的,他明白老外们对人权过度的重视和认真,他们绝不会像中国人一样,只要平安无事了,他们就很高兴的既往不咎。

    季子强想到这里,他心中的烦闷就涌了上来。

    看到这么些领导对肖曼殷勤备至,胖警察躲在车后根本不敢过来,在心里痛骂给他打电话的举报人不是东西,懊悔昨天为什么不问问清楚就把肖曼送进看守所。

    然而,李支队却从车后一把给他拽出来,嘴里嘟囔着:“都是这小子惹得祸,你还不给我站出来,”连推带搡把他整到肖曼面前,让他给肖曼赔礼道歉。

    胖警察满头大汗,可怜巴巴地看着肖曼,口中只有一句话:“对不起、对不起”肖曼看他真是百感交集,心想如果昨天你能让我说一句话,也不会有今天。但最后,她还是什么也没说,转头对大家说:“各位领导请回吧,我没事了。”

    但大家哪里肯回,还是把肖曼一直送到贝克特那里,又是一番赔礼道歉才算罢休,

    见到肖曼完好无损地回来了,贝克特咧着大嘴笑了,露出发自内心的喜悦,他关切地扶着肖曼的肩膀问她,昨晚是在哪里睡的听说是在看守所坐了一夜,贝克特又显出了愤怒的神情,他走到窗前,象外面挥舞着拳头,大叫:“太可恶了,太可恶了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简直是混蛋透顶我们不能再和他们合作了,我要把这件事情汇报给总部。”

    肖曼也显得非常疲惫,对贝克特说:“你让我睡一会好吗我很累,请马上撤销和他们的合作吧,否则我会亲自回总部去为这件事情申述的。”

    贝克特看看萧潇略显苍白的面容,布满血丝的眼睛,说:“那好,今天你就不要上班了,在酒店休息,晚上我回来叫你一起吃饭。”

    贝克特走后,肖曼站在浴房的花洒下开始冲洗,细密的水丝如温暖的小手在周身抚过,把可怕的记忆和污浊的晦气涤荡干净,浴罢,她用浴巾把头发绞干,又把厚重的窗帘拉上,屋子里便暗了下来。她全身脱光赤条条钻进被窝,感到裹在身下的被褥是那样的松软舒适,带着淡淡的香气,她在心里感叹:自由真好便沉沉地睡去。

    季子强也离开了,他几乎都没有和肖曼说一句话,因为他感觉说声对不起太过空洞,他也没有想好怎么来挽回这样一个局面,所以他只能走了。

    回到了办公室,季子强就给柳林区公安局的蒋局长发了通牒,让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查清此事的内幕。

    蒋局长从电话中季子强的的语气里也听出了事情的重要的迫切,他忙说:“请季市长放心,我们现在正在酒店查监控,找线索,一但有什么情况会及时向你汇报。”

    季子强在电话中很凝重的说:“好,我等你们的消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