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快步到了吴书记的办公室门口,轻轻的敲了两下,房间就传来吴书记的声音:“进来。”

    季子强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股子空调的凉气就迎面扑来,他赶忙走进去,顺手关上房门。

    房间里的空调微微的发着响声,吴书记见是季子强,就站起来,离开了办公桌,吴书记今天是衣冠楚楚,神采奕奕,让人感觉亲切安详,恬静文雅,他就笑着招呼季子强:“外面很热吧,我也估计你在办公室,叫你来聊聊。”

    季子强客气的回应着,坐了下来。

    吴书记拿起一直茶杯,把一壶泡好的茶水到了出来,说:“来,先喝一口。”

    茶水还冒着热气,季子强闻了一下,说声:“真香。”就喝了一口。

    吴书记呵呵笑笑说:“一个朋友给送的正宗的铁观音,味道不错,对了,子强啊,我昨天专门给市委几个朋友打了电话,问了问关于调查你的事情,好像市纪检委刘书记回去以后就没在提这件事情,所以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想找你聊下,对这个调查,你自己感觉情况严重吗”

    他是必须要搞清楚这件事情的,这就像是一块试金石,可以由此推断出季子强在叶眉心中的份量,同时也可以推断出叶眉和华书记目前的关系,这会为自己以后的布局起到参考作用。

    季子强没有放下了茶盅,他把玩着玲珑小巧的茶盅淡淡的一笑说:“我也正想给书记汇报一下这件事情。”

    “是吗呵呵,看来我们两人是想到一起去了,说说,什么情况。”吴书记急切的追问,他从季子强的脸上看到的不是惊慌和颓废,这也让他奇怪,疑惑,。

    按说季子强现在已经到了非常时期,市纪委不会随便出动的,既然出动了,季子强想要轻易脱困,只怕很难,就算是叶眉保他,就算是叶眉和华书记暂时相互配合,但至少对季子强个人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好事情,可是他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难道这次的调查对季子强来说,是一个无关痛痒的行动,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季子强具有更扎实,更可靠的应对策略,自己倒要好好看看。

    季子强若有所思的说:“其实调查一下也好,经一事长一智,不然还不知道别人心里想的什么。”

    吴书记就有点脸红了,他知道季子强说的是雷副县长,但想想自己,要是那天对纪检委刘书记和张秘书长说的话传到了季子强的耳朵里,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想自己,他就说:“是啊,没想到这个雷县长怎么如此冒失。”

    “雷县长是有点冒失,有时候啊,做事情还是要多想想后果。”季子强若有所思的说。

    “哎,这个人就这样,上次不是我还说过这人不行吗。你现在相信了吧你也不要往心里去。”吴书记就劝慰了几句。

    季子强脸上就带出了寒意,他很郑重的说:“我一直都相信吴书记的话,所以,这次我就不能让雷县长全身而退了。”

    吴书记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他专注的看着满面萧杀的季子强,心里如波涛般涌动的惊讶,他理解这话的含义,只是太不可思议了,一个连自己对付起来都感觉头大的人物,他季子强说收拾,就能把人家收拾了,想到这,吴书记的身上也有了阵阵的寒意,这是一种对季子强的忌惮和恐惧。

    吴书记沉默了,他本来对季子强这次是不是可以脱险,都一直在怀疑,根本就不指望他可以搬到雷副县长,但现在看来他已经是成功摆脱危机,还顺手完成了自己给他交代的任务,他是怎么做到这绝地反击的,这太出乎意料,吴书记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一下这个消息。

    两人都沉默了,良久,吴书记才轻声的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可以说说吗”

    季子强没有犹豫,这问题他早就有准备,所以他淡淡的用手指了指上面,没有在说什么了。这是一个什么含义,吴书记很快就领会,是上面有人帮忙,到底是叶眉市长在帮忙,还是华书记也在帮忙呢那自然是不能再问了,这点规矩吴书记还是懂的。

    吴书记轻轻的虚了一口气,点头说:“好,这就好。”

    他再一次重新的认识到了季子强的价值,决定以后要紧紧的抓住季子强这把锋利的钢刀了,但这也许只是他一相情愿的想法,季子强已经看透了他的本质,未必真的会被他利用。

    过了两天,在人们都很替季子强担心的时候,上面市里又下来了一次,不过这次找的是雷副县长谈话,在所有人还没有搞清状况的时候,一纸通知就发到了洋河县城,雷副县长被就地免职了,好像是因为收受贿赂,整个县城都一片鄂然,形势的转换太让人匪夷所思。

    他不是最近活跃的很嘛,他不是最近正在搞季子强嘛,怎么人家什么事情都没有,他到先给翻了,这事情太过蹊跷了

    雷副县长倒的这样轰然,这样快捷,这样干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哈县长大有兔死狐悲的感觉,他不是为雷副县长在难过,他是在感叹自己又少了一个帮手

    对于雷副县长的倒台,季子强一直也没作过什么太多的评论,在别人说起的时候,他只是叹息一下说:“其实雷副县长人挺不错的,唉,怎么就出这事情了。”

    虽然季子强是装的挺像,也一直显示的很低调,但似乎起到的效果并不明显,整个洋河县的干部都在心里嘀咕着,这雷副县长的倒台一定和季子强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嘀咕到最后,他们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季副县长真不是个省油的灯,谁惹他,谁倒霉。

    季子强也不去管它,该干什么干什么,见了哈县长还是那样的低眉顺目,谦恭有礼。

    哈县长已经不大愿意看到他了,有时候他在场的会议什么的,哈县长只要可以不去,那就尽量的缺席,站在哈县长的角度也可以理解,毕竟谁都很害怕狼的。

    在这种情况下,县上一伙不很得志的干部们,还有一伙过去没贴上吴书记和哈县长的干部们,自然就慢慢的靠了过来,季子强也是开店的不怕你肚儿园,来者不拒,一个小小的山头已经慢慢的形成了。

    而更让季子强没有想到的是,在过后不久的一次工作会议上,吴书记力排众议的把雷副县长过去分管的城建工作也划到了季子强的分管上来,应该来说,这是吴书记对季子强的一种奖励和拉拢吧,反正季子强是这样想的。

    这对季子强来说,未必是好事情,虽然城建工作看似有很多好处,但他的危险却远远大于实惠,它和农村工作不一样,在农村,季子强面对的都是憨厚的笑容和诚实的脸谱,在这里,季子强面对的就是一个个狡诈,奸猾的私营老板,除了工作起来费心费力之外,很多问题的处理也极其敏感,当然了,对于一个想要敛财的领导,这是一个好位置,但季子强暂时还没有那个想法。

    季子强想的是掌控权柄,驰骋官场,他无意于偷鸡摸狗,中饱私囊。

    对城建这一块,季子强还想介入迟一点,浅一点,等自己有了足够的威信和看清很多问题以后再深入不迟,所以最近他的工作重点还是在农村,在基层。

    今天白天,依然烈日当空,土地依然被烤着,空气在灼人的阳光下依然闷热,所有的植物都在炎热下弯着腰,低着头,和草叶一样绿色的蚱蜢,四处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

    季子强抬头眯着眼看看天空,那里带着那种即将变红的橙黄色,仿佛一大片金属接近炉火时一样。

    季子强对身边的秘书小张说:“天是好天气啊,对今年夏粮的丰收奠定了基础,就是太热,让人难受。”

    秘书小张就说:“季县长,不如还是上车,慢慢往前走吧。”

    季子强摇下头,他看到前面小镇不宽的街道上那熙熙攘攘的赶集市的人流说:“算了,走几步吧,那么拥挤的街道,我们车过去只怕要挨不少的骂。”

    小张也笑笑,今天是白龙乡的二,五,八赶集日,不很长的一条街道挤满了来来往往的人,有买有卖的,讨价还价,很是热闹。

    今天到白龙乡来也是临时的决定,本来一早季子强是准备参加个县委会议的,后来县委通知,会议暂缓,季子强就说到下面来看看,快到夏粮收割时节了,作为分管农村工作的季子强,就越加的忙绿,也分外的谨慎,自己不很熟悉农村工作,那就只能以勤补拙,多跑,多看,多检查。

    季子强和秘书小张就继续前行,前面是一座桥,饱经沧桑又年久失修,变的破烂不堪桥上挤满了人,他们两人就从人群中躲闪着,顺利的过了桥,到达集市的中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