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借着车外的依稀的亮光,他转过了头来,他要好好的欣赏一下久违的妻子,季子强一下子就看到了江可蕊的脸,那张脸上,除了美丽,还有如春花秋月般娇艳,这个时候,季子强就感受到了车内弥漫着从江可蕊身上散发出来的淡雅的,捉摸不定的,飘渺的香味。

    车就启动了,季子强就这样一直的看着江可蕊,看着她开车,看着她的专注,看着她的一皱一笑,季子强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温馨和舒畅,车在跑了一会,就在季子强住宿的宾馆停车场停住了,季子强等到江可蕊刚刚把车停下,刚刚熄灭了车灯,季子强就开始吻江可蕊,恰到好处的酒精刺激,让季子强真的就有点忘乎所以了。

    季子强的嘴唇压在江可蕊丰满的唇上,季子强把舌头送进她的嘴里,江可蕊本来是一点的防备都没有,这季子强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江可蕊惬意得娇喘了一声。

    江可蕊就象征性的用自己那一只小手捶打了一下季子强的肩膀,或者,这本来就算不上打,只是一种矜持,一种羞涩,而后,江可蕊就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她的双臂就展开,用这慵懒的手,紧紧勾揽着季子强的脖子,把自己已经发烫,已经激荡的脸贴在季子强的脸上,而身体呢,却是不段的扭動着,热烈和急切的的回吻着季子强。

    季子强的一只手就脱离了拥抱,天下一家的手就从江可蕊上衣的边缘,轻轻的,贴着江可蕊那柔滑的肌肤向上移动开来,犹如一个小心的盲人,在探索着前进的道路。

    江可蕊没有明确的拒绝,因为他理解季子强的急切和性格,她也似乎希望这样,来助长了一下季子强的勇气和激情,江可蕊的身体就有了轻微颤抖,江可蕊也开始把季子强抱得更紧。

    江可蕊突然用头抵在了季子强的胸口,她应该是想着试图拱开季子强,用双手抓着季子强伸进自己衣服里的手,说:“子强,好了,我们回房间吧。”

    季子强也明显的感觉到在车里没有施展拳脚之地,季子强就放弃了自己的进攻,拉着江可蕊一起回到宾馆的房间。

    刚刚关上房门,季子强连灯都没有来得及打开,季子强就迫不及待的热烈地拥吻起了江可蕊,季子强抱着江可蕊一起滚倒在客厅宽大的沙发上。

    两个人的體內升腾的强烈的冲动,季子强迅速脱下江可蕊的衣服,江可蕊也一点不慢的协助季子强脱去衣服,于是,季子强和江可蕊就像两条修炼千年的大蛇,互相缠绕在一起。

    江可蕊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沉寂多年突然苏醒的火山,炽烈的岩浆在體內奔涌,江可蕊不时地轻声呼唤季子强的名字,愉悦得喘息着到了最后。

    再后来,季子强和江可蕊就开始了温柔的互吻,彼此都轻抚着对方汗津津的身体,激情像潮水一样慢慢退却。

    “我们去洗个澡吧”江可蕊说。

    季子强把江可蕊从沙发上抱起,吻着江可蕊柔軟的身体,一只手打开卫生间的灯,卫生间里面很大,装修得也很精致。灯光下,江可蕊裸着身子,羞羞答答站在季子强面前。她全身雪白的皮肤透着红光,像搽了一层粉,浑如一块羊脂美玉精雕细琢而成。

    江可蕊丰润的胸部如玉兔般可爱,光洁的腰上没有一丝赘肉,丰满的臀向上翘起,两腿笔直修长。

    季子强抱起她,让江可蕊坐在镜前宽大的脸盆上,江可蕊红着脸,垂着眼睑。

    二人又是一番,才各自洗了澡。

    周一季子强一上班,就接到了阿尔太菈国际集团江北公司的总经理贝克特来的电话,他一早从省城感到了柳林市,希望可以和季子强见见面。

    季子强在电话里说:“可以啊,总经理你看什么时间方便,我等你。”

    贝克特就说:“我们这样吧,来了几次柳林,都是你们在花钱请客,今天我请你们吃顿晚饭,相关情况我们下午上班的时候可以在酒店聊聊。”

    季子强也就爽快的答应了。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让秘书小纪又通知了相关的几个领导,让他们下午和自己一起去见贝克特,带上相关的资料。

    贝克特挂上了电话,就让秘书肖曼在白金国际酒店二楼宴会厅安排了一桌高标准的晚宴,贝克特做为中国区总经理以来,对中国人的酒文化也心领神会,知道这是拉进同政府部门关系的极好时机。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季子强就带上了相关的几个部门领导们,一起到了白金大酒店,他们宾主客气而礼貌的见过面以后,在酒店房间里,就相关的一些问题做了沟通和解释,季子强说:“我们政府也一直在积极的配合,看来所有手续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要不了多久,我们的合作就看他真正的落到实处了。”

    贝克特也对柳林市政府的通力配合表示了感谢。

    双方的对口人员都展开了繁琐和认真的沟通,比对。

    季子强就有点无聊的感觉,好在贝克特和秘书肖曼一去陪着季子强,他们就天南地北的一阵神聊,硬硬的混了几个小时。

    当几位副经理向贝克特表示已经同对口部门的领导协调完毕之后,贝克特拉着季子强的手告诉大家,今天晚上由他本人请客,感谢大家对他工作支持,希望各位一定赏脸。

    季子强也笑着说:“这个贝克特年薪百万,今天咱们就去吃他这个大户。”

    他们很快到了二楼的餐厅,在一个摆了一张能坐下16人的大转台的包间里,大家客气的走了进去,服务小姐开始走菜,鸿运乳猪拼、葱油石斑鱼、玉树麒麟鲍、皇冠八彩碟等一道道精美的菜肴被摆上桌面,贝克特招呼大家就坐,季子强见肖曼还在忙忙碌碌的,就把肖曼拉到自己的跟前,说:“指着身边的一个座位说,你别忙活了,就坐在我身边吧。”

    肖曼一笑,也不推辞,大大方方地坐下。

    贝克特首先敬酒,然后是季子强回敬,接着是大家互敬,之后就是捉对厮杀。政府这边人多,他们早已看出季子强的用意,采取车轮战术,把贝克特和几个项目经理灌的够呛。

    肖曼虽然没喝白酒,但干红葡萄酒也能喝下去多半瓶,也已是面如桃花,眼如春水,季子强喝的兴起,看贝克特和电业局局长的酒官司没完没了,便端着面前的酒杯请肖曼喝一杯。肖曼最怕两种酒混着喝,便竭力推辞。

    季子强也不为难她,就说:“那好,我喝一杯白酒,你就要喝一杯红酒。”

    肖曼估摸着自己的酒量还能应付着二、三杯,便对季子强说:“季市长,我最多喝两杯,真的不能再喝了。”

    季子强也就笑笑,没和她多做计较。

    后来季子强看看老外喝酒也是一般,就示意自己的人停住了进攻,在季子强的习惯里,喝好就成了,用不着延用柳林市前百年的老习惯,非要把客人喝倒。

    有他掌控着喝酒的程度,所以大家都还好,在酒宴结束的时候,桌子上也没有醉倒,贝克特连连的表示的感谢,对柳林市和江北省喝酒的风气,他是很了解的,今天能如此轻松的度过,真乃幸事。

    不过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在市政府葛副市长的办公室里,他正在同一个电话,电话是李少虎打来的:“领导,他们正在吃饭。”

    葛副市长说:“记住,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不要让追到我这来了。”

    李少虎在那面笑着说:“放心吧领导,这又不是什么大活,很简单的,我已经安排好人了。”

    葛副市长就冷冷的说:“那就开始吧。”

    他没有在多讲什么,很快的就挂断了电话,看着桌上的电话,他撇一撇嘴说:“季子强,我一定让你这次空欢喜一场。”

    季子强他们这一吃就是好几个小时,等送走了季子强一行人以后,肖曼和贝克特一起返回上面的楼层,两人在楼层的走廊上分了手,贝克特习惯睡觉前喝一杯放松酒,所以会到房间洗了把脸,又下楼去了酒吧。

    肖曼则直接回到客房,她把外衣脱掉,扔在床上,又脱掉凉鞋,光脚走进卫生间打开浴缸龙头,调整好水温,哗哗放水,准备好好的泡一泡,解解乏。之后,她拉开衣柜门取浴衣时,突然发现保险箱的门竟然是开的,这让她大吃一惊,她蹲下身一看,里面空空如也,却多出一小塑料袋的黄色药片。这是怎么回事她拿起塑料袋仔细端详着,猛然认出,这是毒品摇头丸,这种东西她在很多酒吧泡吧时都曾见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