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听他这样说了,也就很同情的点点头说:“不管如何,我也是要帮你度过这难关的,我怎么可以看你走投无路,对吧你放心我下去给他们好好的说。”

    贾老板就千恩万谢,连续的给他发烟,虽然烟是好烟,但也不能两三根一起抽啊,季子强就摆摆手,让他看看自己手上已经夹了两三根烟,就说:“烟也不抽了,茶叶不喝了,我这就下去帮你劝他们。”他夹着几根烟就出了物业公司的门。

    季子强一走出来,就见呼啦的一下子,他又让大家围住了,他就把手里的烟随手递给了旁边的几个男人,然后说:“我让他答应了,你们在原合同基础上再增加百分之五,一次交清尾款,就可以拿钥匙了,不过我还是要叮咛你们一下,你们要有个分工,回去拿钱的一部分人,还要留一部分在这等着,不要一下都跑光了。”

    说完他就对身边的人笑笑,旁边的人一听就明白了。

    然后他就在大家的万分感激中潇洒的离开,他的头抬得很搞,胸膛也挺了起来,好在地面比较平,要有坑的话,他这个姿势是很容易摔跤的。

    过了一天他就听说房子的事情基本是解决了,贾老板也打来了电话,说要请他吃饭,他也就随口答应说:“你那问题解决了我就放心了,吃饭可以啊,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时间,这样吧,我有时间就和你联系。”

    那面贾老板不断的叮嘱着,说是让他一定找个时间,一起坐坐,两人客气了好一会。

    下午市委办公室就通知季子强去开常委会,季子强就叫上葛副市长一起过去,他们坐下了韦俊海还没到,季子强就和其他几位常委发着烟,说说笑笑的等了一会,副书记吕旭是不来理睬季子强的,季子强给他发烟,他也是装着没看见,这让季子强很是尴尬,手上的烟不知道该收回来,还是继续把他叫答应了给他,其他的几个常委也是知道他很伤面子,有的就转过头装着没看到他的尴尬样,公安局方局长离他不远,见这样子就伸长了手说:“市长,你也要给我发一根烟,”就顺势从他那手中拿过了那支烟,这才解了季子强的难。

    对这一切副书记吕旭都是装着没注意,但就这么大个会议室,他那能看不到,听不到季子强得招呼,他今天就是要当着大家的面伤一下季子强得脸,别人讨好你,老子才不甩你。

    季子强心里道:这人也太没一点度量,也太幼稚,就是真的仇视我,也不用摆在脸上啊,这不是让我更加的有了防备。

    到点韦俊海就出现在了会议室门口,大家一见他来,就不再说笑,静了下来。

    会议是副书记吕旭在主持,他就把这次的会议内容简单的说了下:“其他没有什么事了,就是关于几个局长的调整,现在就请市委组织部长周宇伟同志把详细的情况介绍一下。”

    市委组织部长周宇伟就拿出来本子,说了一会。

    季子强是没怎么发言,那讨论是让他们做的,自己好歹是个副书记兼市长,才不和他们一起装样子,等大家说的都差不多了,韦俊海就转过头来问季子强:“季市长,你认为这样调整怎么样”

    季子强是看到了韦俊海那冷漠的神情的,知道他一定是对自己很厌恶的,他才不管,他脸厚的很,他像是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才说:“这样调整还是不错,不过现在主要是看看大家是个什么意见,我是同意的。”

    下面的常委本来还在想,这季子强和乔书记关系有点僵,只怕这人事任免很难一次开会就定下来,季子强多少也要说几句吧,嗨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当他就表示支持了,看他情绪也没受到一点的影响,真是难得。

    也有人就在想,看来季子强还是很害怕韦书记的,你看韦书记定的人,他连稍微的抵制都不敢说,都说他这人很厉害,原来也就是个名气,实际也就这样了。

    季子强是不在乎他们怎么想的,只要韦俊海自己知道就可以了,其他的人也就是个摆设,昨天为这两个人的调整韦俊海是专门把季子强找过去谈了好久的,季子强感觉这两个局也就是冷门局,没什么利害冲突,所以才没有过多的强调自己的权利,算是给韦俊海了一个面子。

    最后韦俊海是挨个的问了问大家的意见,谁敢有异议,连市长都投降了,自己算什么,还是老实的说赞成为好。

    就这样很顺利的就把这事定了下来。

    总算是到了周末,让季子强可以稍微的缓和一下,季子强就接到了江可蕊的电话,说要来看他,这或许是季子强来到柳林市以后最大的一个幸福了,在季子强接到江可蕊的电话的时候,江可蕊已经到了柳林。

    他们约好在政府门口见面,季子强没等电话挂断,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办公室,他感觉有那么一种迫切和期待,当一辆红色本田停在了自己的身边,他看到了自己的妻子江可蕊。

    江可蕊好象更漂亮,两人在短暂的凝视后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江可蕊款款说到:“你还好吗”

    季子强没有移动自己的眼神说:“你来了,我就好了。”

    江可蕊听到他这样直白的表达,带点羞涩说:“如果我来可以让你高兴,那我就没有白来。”

    “你开了几小时车,累了吧到我办公室去坐坐。。”季子强作出个邀请的手势。

    江可蕊却摇摇头说:“你那人太多,难招呼,来,上车。”季子强习惯性的坐在了后座上。

    江可蕊就笑了说:“哎,谁让你到后面坐的,过来,和我坐一起。”

    季子强也感到好笑,自己现在是习惯做后排了,过去做秘书的时候每次都是习惯坐前排,看来什么都是一个习惯啊。

    他笑笑说:“我把你当成我的专职司机了。”说着话,他就下车有到了前面。

    还没坐定就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要过来。

    江可蕊就调皮的看看他说:“我就想让你惊喜一下。”

    季子强看着她,确实感到了一种真实的喜悦,季子强和江可蕊两人都没在说什么,车子在郊外的道路上缓缓前行。后来,季子强和江可蕊就漫步在一个小山坡上,季子强说:“可蕊,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到这来吗因为我经常都在做过一个梦,梦中我和你在一个长满青草的山坡上。”

    江可蕊满是柔情的说:“你会经常梦到我吗”

    季子强很诧异的望着她:“不是经常啊,是每天夜里都会梦到你。”

    江可蕊心里异常的甜蜜,而后,她咯咯笑起:“季子强啊,通常的情况呢,睡觉屁股没盖好都会做这样的梦。”一阵欢笑在山坡上回荡起来。他们忘记世界,忘记了时间,季子强向她道出了自己来市政府后的自己的全部事情,江可蕊也很专注的倾听着,每当季子强说道了得意处,江可蕊也都为自己找到这样一个优秀的老公在自豪和满足着。

    就这样,他们聊啊聊,直到夕阳西下。

    回到市里,季子强到江可蕊没有回家去吃饭,他们到一家预定的贵宾餐厅里吃饭,想好好的过过二人世界。

    季子强对江可蕊说:“这里的川味火锅是柳林市一绝,锅里放的可是真正的高汤,内含好多种中药,滋阴壮阳。”

    季子强他们的面前放一个小火锅,汤色果然就如清水一般,从那里面就散发着淡淡的草药香味,初闻有点奇怪,但一会就感觉很自然了。

    火锅让人感觉到很温暖,江可蕊平时也很喜欢火锅的。桌子中间的转盘上摆满了菜,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应有尽有。

    江可蕊见这桌子很大,他们的旁边就有服务员侍立旁边添茶,倒酒什么的,感觉服务很不错的。

    对于季子强这样的招待,让江可蕊很感动,其实她和季子强还真的很少郑重其事的坐在一起单独吃饭,江可蕊就兴奋得红光满面,她一尝那汤,就有一种神秘的誘惑,让她欲罢不能,直吃得大汗淋漓。

    季子强说今天以吃为主,也没怎么劝酒,一瓶红酒,他们很随意的自己喝着,偶尔的相对一笑,碰上一下,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融合又相敬如宾。

    这样的幸福感觉,很快就把两个人融化了,他们当着服务员的面就不断的用眼神做起了传递,心的融化,就转变和演化成了一种爱的飢渴,在暖暖的餐厅,对着相爱的情人,这样的飢渴就越加的浓烈了,好像是一壶酒,在火炉上慢慢的加温,最后它终究会热气腾腾。

    到底季子强和江可蕊还是吃完了火锅,他们携手一起坐上了江可蕊的小车,季子强就动手打开车上的音乐,一霎时,一个歌手用幽怨的声音就唱起了让人深感纏绵的歌,这种纏绵让车里的氛围变得有中曖昧和激荡,听着歌,吹着空调里的暖气,让季子强和江可蕊两人都有了暖暖的感觉和面面的情意。

    季子强在尽力的控制自己,控制自己的慾望和激情,季子强把眼睛闭着,感受着这无边的柔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