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当然知道他一时凑不够几千万的,房地公司就是再有钱,但永远是钱不够用,他们有点钱就要去买地,一直都是靠吃银行的,于是他就答应在帮他想想办法,挂了电话以后,他就忙别的事去了,让我给你想办法你枕头垫高点慢慢的等。

    过了一会,葛副市长总算是来到了他的办公室,看来心态是调整的不错了,敢于面对季子强了,季子强就招呼他坐下,他是刚坐下就说:“这几天忙,没来给你汇报工作,季市长见谅啊。”

    季子强就打个哈哈说:“什么见谅不见谅的,说的有些生分了,你是老领导了,汇报不汇报有什么区别啊,我都一点没在意。”

    嘴上说的没在意,可能吗,一个常务副市长,再忙也要经常来汇报汇报工作啊,你不来,那还不是想摆个架子,示个威吗。

    葛副市长也就不在提那话了:“市长,现在有个情况,就是贾老板公司让购房的给围了,我担心出什么事,你看怎么处理。”

    季子强点点头说:“我知道,贾老板刚才给我来过电话的,现在的问题是他又不退钱,又不给房,这就麻烦了,老百姓那钱都不容易啊,他这样不是诈骗吗,这可是拼命的事。”

    葛副市长就把刚才贾老板解释的话说了一遍,最后说:“不行还是你做点工作,让那些买房的多等一段时间吧。”

    季子强就摇起了头说:“我昨天已经是尽力帮他劝服大家退房了,现在叫我在说什么,其实事情也很简单,他资金周转不开,那就把房子还是卖给这些人就是了,这样还可以再收点钱,缓解下资金压力,让住房户增加百分之五的钱,就算是少赚了点,也比背个诈骗名声好,他又不是以后不做生意了,那名气背上,以后谁还买他的房。”

    季子强这一席话说的葛副市长是哑口无言,葛副市长见他说不通,也就不在多坐,道了声谢,就匆匆离开了。季子强见葛副市长走的匆忙,为了以防万一,怕他自作主张去动用公安局干预,那自己的这一计划就全部泡汤了,于是他就给公安局方鸿雁局长挂了个电话:“方局长啊,我是季子强,你好啊。”

    那公安局长方鸿雁一听是他,马上就笑着道:“是季市长啊,你好你好,请问有什么指示吗。”

    这个公安局长现在也熟悉了很多,最近他们在一起吃过好几次饭了,季子强也就不客气的说:“我今天找你是有件事情想提前给你说下,你也知道购房纠纷的事吧现在他们把那个房产公司给围了,我的意思是你们不要随便插手,有人找你们就给我推过来。”

    季子强虽然这样说,但也不敢保证方鸿雁局长就会听,因为这个方局长虽然只是个局长,但也是市委常委,和一般局长是有区别的。

    那面方局长稍微犹豫了一下说:“其他人我挡的住,但万一是韦书记发了话呢”

    方局长这一问,到把季子强也问傻了,是啊,要是韦俊海真的插手了那怎么办,他迟疑了一下就说:“要是韦书记问起来,你也就说我打过招呼的,他要一定让你们干预,你也给我电话说一声。”

    方局长听他这样一说,也就只好先答应了。

    季子强从心里来说也很担心韦俊海真的插手,要是那样就麻烦比较大了,别人插手自己挡的住,可韦俊海要是调动公安,自己就未必有办法拦的了,人家到底是书记,公,检,法都在人家的掌控下,现在只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好在一切都没有朝最坏的方面发展,方局长那面始终没有来过电话,这让季子强安心很多,他已经是准备好了的,只要韦俊海真的派公安去干预,他就准备到现场去亲自制止公安局的行动,他也就不相信有人敢从他身上踩过去,看来葛副市长他们也是知道这事贾老板做的太不地道了,所以也不愿意冒险出面了。

    季子强一点都不急了,自己泡上茶,慢慢的喝着,是继续等待贾老板的电话,在他的想象中,你姓贾的可以撑多久最后你还是要乖乖的求我帮你出面解决。

    他的猜测一点都不错,贾老板在多方求助都没有效果的情况下,知道自己必须有个交代,不然自己就真的成了诈骗犯了,那时候一但和这些人发上了冲突,自己是到那也没道理可说,于是他就准备妥协了,他不想这样做,可不得不这样做。

    他给季子强挂了个电话:“季市长啊,我还的求求你给帮忙解决下,你可以来一趟吗我想和你面谈。”

    季子强很严肃的说:“你这问题我是尽力了,现在真不敢管你的事了,现在已经有群众骂我在欺骗他们了,你说我才上来,就一下子让你这件事上搞成这样,我多憋屈啊。”

    那贾老板现在就剩下季子强这一跟稻草了,那是抓住就不放手:“市长啊,你就在帮我一次,这事摆平了我一定是有重谢的,你来解个围,我同意你的调解,就加百分之五,我卖给他们还不成吗。”从他的语气里可以感到他很心疼。

    季子强看到自己的预期到达。就说:“你说话我现在就有点害怕,有没有个准啊。”

    那面贾老板就赌咒发誓的保证了一通,季子强这才说:“那好吧,你在那等我,我这就过去在帮你一把。”

    放下了电话,他又美美的喝了一会茶,这才叫上02号奥迪,坐上去了城南的那个小区。

    这个小区环境还不错,一进那拱形的大门,就有几个食杂店、熟食店还有超市,甚至还有一个电话收费站呢门前面是一个小广场,被围上了花边,上面有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广场的左边是物业公司,这是一个单独的小二层楼房,外面的墙面装饰还不错,很有些新意。

    右面是一个的小超市,他和物业公司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比较的杂乱。广场的前面是就是住宅楼房,地面是草坪,草坪上有一个亭子和一睹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墙。楼一座连着一座,最后一栋楼的后面有一个侧门,他的旁边是一个没有开业的药店和一个同样没有开业的食杂店。

    物业公司应该就是贾老板的办公地方了,不过今天是很热闹,外面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层层的人,一片片的骂声,季子强像是在欣赏自己的佳作一样,在车上看了好一会,欣赏完了才慢慢的走下了车。

    他的02号车一来就已经引起了好多人注意,只是稍微的等了一会,季子强才下了车,这时候有人见他走了下来,大部分人是认识他的,除了他过去上过电视外,这几天大家的希望都在他身上了,他现在是他们的大救星啊。

    还没等季子强走到人前,那人群就呼的一下把他围在了中间,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人太多,声音太杂,他什么都没听清,但不用听他也知道他们要表达什么,他就用手势压了压,让人群先安静下来,季子强才说:“现在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我来就是为你们讨个公道,你们放心,这个事情我是管定了,没个结果我是不会撒手的。”

    就有群众说:“请市长一定要为我们做主。”

    还有人喊:“我们全靠市长了。”

    还有人就喊起了口号:“市长真是为民做主的清官啊。”

    季子强听着这乱哄哄的赞美和夸奖,心里是美滋滋的,老百姓真好,本来就是他们应该得到的东西,我帮他们要一下,他们都这样感激,看来做个好官不是很难的事啊。

    季子强就很庄重,很有点大义凛然的告诉大伙说:“你们在外面等着,不要走,我先进去和他好好谈谈,一会就有消息。”

    大伙那当然是带着感激的目光给他让他了一条道,他就像个检阅部队的首长一样,从人群的中间撂着八字步走到了那物业公司的大门口,上面的人也早就看他来了,也是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等他去救援,见他走近,就一下子拉开了门,他刚进去,那们就哗的一声有紧紧的关上了。

    他在贾老板和几个喽啰的陪同下就上了二楼,真他娘的拽,这二楼里面的装修那是很够豪华,金碧辉煌,装饰华丽,光彩夺目,富丽堂皇,单说它的布局就很是考究,房子、门窗、围栏都依仰天籁,浑然成景,令人感到和諧舒心,相比一下自己的办公室,那就显的有些土气了,难怪这家伙到自己那表现的很拽。

    季子强就摇摇头说:“贾老板可真会享受啊,每天在这上班那才叫一个够份。”

    那贾老板连连的说:“身外物,身外物,不值得一提。”

    季子强也不用他招呼就直接的坐在了那真皮沙发上,接过他给递上来的中华,也不去拿打火机,等他给自己点上,使劲的吸了一口说:“现在是什么个状况,你说说你的打算。”

    贾老板就把那老一套的银行事说了一遍,最后说:“市长,现在我也没其他办法好想了,你就帮我劝劝他们,让他们增加五个点,钱一交,我今天就可以挨个的发钥匙,你看这样办怎么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