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作为彭秘书长,在这些年的官场中,可以说是见多了各种各样的领导,也伺候过性格不同的老大,但对季子强他还是很有点看不懂了,这季子强的一言一行,让他很摸不准脉络,过去他也算认识季子强,但那个时候季子强还没有什么让他过于注意的行为,因为彭秘书长也没有心思来关注下面。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现在的情况就发生了改变,他要一门心思的猜测季子强的心思和行为,要想季子强所想,做季子强之想做,本来以他的阅历和经验,应该是可以很快就把握住季子强的心机,但结果却不尽然,季子强每次的行为都像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彭秘书长也不能去问,当一个上级不愿意说出的想法,你就只能去领会,去猜想,绝不能随便就去打听和好奇,那会让你显的无能,也会让领导对你反感。

    中午季子强在机关食堂吃饭的时候,就看到了很多双不同的眼神,有对他的好奇,有对他的佩服,还有一些人的眼神中就有那么一种很飘渺的嘲弄,当季子强的眼神看过去的时候,那种眼神就会在一刹那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谦鄙和恭顺,或者,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感到这个新市长的好笑了,难道他看不出这整件事情就是一个圈套,他还自己跳了进去,那么对这样的一个人,抱有太大的希望是不现实的,这里是柳林市,不再是那个山沟沟里的洋河县,市长面对的也不再是几个乡长,看这情景,这个季市长很快就会栽跟头了。

    季子强一如既往的对每一个看向他的人点头微笑一下,且不管他们是在想什么,也不管他们眼中有多少真诚和虚假,季子强都在笑这面对,他不需要去讨好他们,也不用去对他们证明什么,因为季子强心里很明白,以后的事实胜于雄辩。

    吃完饭,办公室的刘主任就早早的先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给季子强拿了几条招待用烟,还有几斤好茶,都是办公室配发的,根据不同职务和科室,档次也是不同。

    季子强就客气了几句说:“刘主任啊,看来以后我可以不花钱自己买烟了吧,呵呵呵,谢谢你啊。”

    刘主任很认真,也很恭敬的说:“市长当然不需要自己买了,你的时间也不允许你出去干这些小事情,以后这些小事情都交给我了,我保证不让市长办公室缺东缺西的。”

    季子强就很领情的说:“老刘啊,真的谢谢你,我们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年你也辛苦,真的很感谢你。”

    刘主任连忙说:“市长不要说什么感谢啊,让我很惭愧了,这都是应该的。”

    两人就坐下来东南西北的扯了一会,刘主任到底是办公室做了多年,所以对环境的适应能力那是超强的,他一点都没有因为季子强过去是自己手下,现在相处起来难为情,从他的心里和表情来看,似乎季子强早就是他的领导,他们这种关系也已经持续了多年一样,刘主任是那样的坦然,那样的习惯。

    季子强也没有一点市长的架子,他目前还没有骄傲的超然的资格,他还是在招兵买马,扩充实力的阶段,而政府办公室又是一个很重要的机构,季子强更是要牢牢的把他掌控在手,好的一点是,他对这个刘主任还是很有把握的,相信自己是可以控制住他,但季子强最后还是漫不经心的说:“刘主任,你也干了怎么好多年办公室主任了,在好好的帮我一段时间吧,但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刘主任骤然听到季子强这话,心里一惊,他清楚的明白这话的含义,对季子强,刘主任是很了解,也很有顾忌的,刘主任的职位不高,可是他的眼光很独到,在好几年前他就预示这季子强会有今天的成就,季子强在办公室的时候,他固然有很多打压和防范,但大体上,刘主任还是对季子强很客气,很注意的,在季子强到了洋河后,刘主任也多次帮过季子强的忙,所以他知道季子强这话对自己是一个多么有价值的承诺。

    刘主任没有表现的感激涕零,也没有立即就道谢和做出表白忠诚的样子,他不能把市长的一句话作为一种依据来重复和强调,一切都在以后自己的表现中,于是,他只是很客气的说:“再长的时间也是应该的,呵呵,以后季市长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

    季子强点点头,他知道刘主任是听得懂他的意思,这就够了。

    到了下午上班时间,那房地产公司的贾老板就早早的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季子强真的有点好笑,看来彭秘书长是把自己原话传到了,就见贾老板给自己还真的带来了几条好烟,季子强就笑着招呼他坐下说:“贾老板啊,为了你,我真是这次费了劲,还好,早上和购房户已经谈好了,他们下午都到政府来登记,然后就到你那去把房退掉。”

    那贾老板一听是喜出望外,这一下自己就可以卖个好价钱了,只是他很疑惑不解,这季市长就用什么办法可以让那些难缠的人退房,他好奇的问:“季市长用了什么锦囊妙计让他们答应退房的。”

    季子强就很无奈的说:“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只有政府吃亏啊,我联系了一家地产公司,拨给他们一大块低价地,让他们按你那合同再加百分之五的价钱给修几幢楼房,不然他们天天这样闹腾,谁受的了啊,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感谢我”

    那贾老板一听,连连的点头说:“那是一定要感谢的,今天也没想到你帮我出了这么大的力,就买了几条烟,等这事一完结,我一定有重谢。”

    季子强就连连的摆摆手说:“重谢就免了,不过我也有个丑话,为你这事我是给他们拍胸膛做了保证的,他们明天一早就要过去退款,这可是耽误不的,你不能又不退款,又不按合同执行,那以后的事我就不好说了,他们会认为你纯粹是在诈骗,那拆了你的房子你也不要来找我。”

    贾老板讨好的笑笑说:“这你放心,我一会就到银行去弄些钱准备好,一定不会让你为难,你这样帮我,我在那样做,那还是人吗”

    季子强就嘿嘿的笑笑说:“那就好,那就好。”

    贾老板也就不敢多坐,他要马上到银行去找钱,季子强就很客气的一直把他送到了楼下,这让贾老板是大为感动,一个市长,能够亲自送自己下楼,看来自己的底细他知道了,比起昨天,这市长可爱多了,在楼下他们果然看到很多的人,这些人都拿着合同,一个个的往后面登记去了。

    各位老大啊,支持一下吧,打赏,月票都可以,给我一点动力和勇气吧,我会更的更快,写的更好,谢谢大家

    季子强送走了他,就随便到几个科室转了转,这时候接接到了韦俊海的电话,声音很稳定:“季市长啊,没出去吧我给你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

    季子强心想怎么他又主动给我来电话,听声音好像情绪还不错嘛,就回答说:“我在政府,刚送走了贾老板,书记有什么事吗”

    “奥,贾老板啊,怎么样,谈的有效果吗”韦俊海有点好奇的问,他也知道那是个难啃的骨头,只怕季子强这次就要栽在这件事上。

    季子强是谁啊,贼的很,他自然是不会给韦俊海说实话了:“唉,两方面都难说话,正在想办法,一来就遇上这事情,头大了。”

    韦俊海有点幸灾乐祸的说:“不急,不急,你可以慢慢想,我想请你过来一下,有个事情我们先碰个头。”

    第二天上班不久,季子强就接到了那个房产公司贾老板的求救电话,他在那面竭斯底里的说:“季市长啊,你可要帮帮我,我现在被购房户把公司围住了。”

    季子强心想,不围你才怪,现在你退款退不了,房子又不给人家,那人家还不得和你拼命,他就很关切的问:“他们围你做什么,不是说好让他们退房吗,你把钱给他们一退,他们在闹我就要插手了。”

    那贾老板期期艾艾的说:“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昨天到几家银行去,他们都在做年度对账,估计是一两个月也放不出款子,我现在没钱给他们退啊。”

    季子强一听就沉下了嗓音说:“贾老板,做生意不能这样做啊,我昨天都为你这事给大家打了保票的,你这不是害我吗,我可是真心想帮你,现在你让我很有些担心了,你又不按合同交房,又不给人家退款,这可很有些诈骗的成分在里面,你让我也不放心了。”

    那贾老板也是有苦说不出,一下子也没有了前几天到季子强办公室的那种嚣张了,他就赌咒发誓的说自己不是想诈骗,确实是银行最近不放款,自己一时也很难凑齐那几千万的退款,所以还想请季子强再想点办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