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纪有点茫然的点点头,季子强心里想,这娃可能危险,这样的事只怕他做不了,但也不在多想,没有他,自己应该也能应付的过来,季子强赶快再喝几口水就准备下去了。

    等季子强到了三号会议室,里面已经是坐了二三十人,彭秘书长也在里面陪着,见他一进来,彭秘书长就走过来招呼他,那些坐着的人一听彭秘书长叫声市长,都一起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老百姓基本上不太认识季子强,过去季子强在洋河县名气是大,还多次上过报子和电视,但那似乎报纸和真人还是有差别的,对一个老百姓来说,他们的关注重点并没有太放在领导身上,这些老百姓很简单,就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至于你什么领导,什么好官,贪官,他们也就是茶余饭后说说罢了。

    这时候一看到季子强,大家还是有点惊讶的,这娃年纪不大啊,这就当市长了,真是难以想象,不过这样年轻的一个市长,还是刚来柳林市没几天,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难度大,过去大家都闹了多久了,柳林市政府和市委都没一个好的方案让大家接受,他来,只怕也是卵一滩,唉,希望不大啊。

    季子强笑着对他们摆摆手说:“大家先坐下,今天我就是专门来商量你们的事,大家也不要紧张,坐下来慢慢的说。”

    那几十个代表也就陆续的坐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吧,还是抱了点希望的,见他亲自来接待也有些感激,过去一般都是最大来个副市长接待。

    季子强就很耐心的听他们讲述了过去买房交钱,现在又要上调百分之二十,他们做出让步可以加上百分之五,但房地产公司一点都不让步等等的一些情况,等他们说完,至少已经过去了一个来小时,这些情况季子强大概也是知道的,但今天既然是来解决问题,那就要先听听人家的话,所以也就很耐心的一直听了下去。

    听完以后,季子强又要过了一份当初购房时候的那个合同,自己又看来一会,在他看合同的时候,会议室是很安静的,几十双眼光都在注视着他,他脸上的每一点细小的变化,都会一下下的牵动那下面几十个人的心。

    看完合同,季子强凝神片刻,这才开始说话:“你们情况我现在清楚了一些,看来大家还是愿意增加点钱,还是想要房是吧”

    他见下面人都在点头。

    季子强就继续说:“当初的合同是有些问题的,如果哪一方毁约,这个赔偿是很少啊,这就造成了房产公司不怕毁约,所以这对你们很不利。”

    季子强的每一句话都在牵动着下面那些人的心,当他不说话的时候,会议室是异常的寂静,所有的人都把一点微秒的希望压在了他的身上,他们也知道,要是这个年轻市长也解决不了,那恐怕这事就很难了,那还不知道在拖几年。

    季子强此刻是很理解他们的心情,他很恳切的对他们说:“你们也要理解现在房价已经长了很多,大家可以不可以再考虑一下,适当的朝上加一些,这样我才好帮你们去和房产公司谈,另外,不知道你们今天来的代表,是不是可以为所有的购房者作出决定。”

    下面就有一个中年人很快的站起来说:“我们这些购房的已经找了很长时间了,我们既然是代表,那当然是可以帮大家做出决定的,但要是再增加钱,我们真的也有些受不了。”

    季子强心里是有个计划的,但他还是不便现在就说,他也要把双方的底先探实在了才好表态,所以他就又说:“我来给大家中和一下吧,你们按百分之八增加房款,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这事情还是很有希望解决的。”

    下面的人一听说还是有希望解决,都是一喜,但还要增加些钱,就都犹豫不决了,季子强也是不急,就让他们在下面好好的议论一下,自己就点上烟,慢慢的抽了起来,下面的那些代表都交头接耳商量起来,季子强就站起来说:“给你们二十分钟时间,你们可以好好的商量下,也可以和你们那些购房户们通个电话,我们先离开一会,你们敞开的商量,我一会过来。”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带上彭秘书长一起回到了办公室。

    季子强倒不是真的想避嫌才离开,一个是开会前喝的水多,现在是尿涨了,一个也是想给他们使点压力,所以在回去以后先是尿了一泡,然后又喝了些水,和彭秘书长抽了会烟,估摸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有回到了会议室。

    这里现在已经是乱成一堆了,打电话的,凑在一起商量的,拿个计算器算数字的,季子强见他们这样是真有点好笑,这些人一见他来,也都逐渐的恢复了人样,一个个坐了下来,像刚才一样安静了。

    季子强就笑着问:“大伙商量的怎么样了,要是可以的话,我们就继续谈下面的,要是还没商量好,那也不急,我可以再继续的等你们商量。”

    他是当然不急了,房子又不是他要住,但这些个人那是急啊,为这事操不完的心,跑不完的路,看看现在这市长确实很有魄力,马上就可以见光明了,那能不急。

    就见大伙推出了一个人,这人一看就是过去也做过什么小领导的样子,虽然已经是六十多岁,但还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灰色的中山装烫的板直,他站起来就对季子强说:“大伙推荐我来说,那我就帮着表个态,首先是谢谢季市长对我门这事的关心,柳林市有你这样心里想着老百姓的领导,我们很高兴。”

    季子强一听怎么还带拍上了,完全可以肯定的说,这人过去是做个领导的,看看人家的手法,拍的很是流畅,呵呵呵,季子强就摇摇手说:“你不要这样客气,市长不为大家服务,那做什么,是不是你现在就说你们商量的结果。”

    那人一听也就不说废话了:“刚才我们也商量了一下,虽然是还要加些钱,但也知道市里为难,所以我们就认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解决好。”

    季子强就接过话说:“那我就给你们大家透个底,房产公司的老板我昨天约过来也是谈了谈,但他还是那话,不加百分之二十是不同意的。”

    他这话一说,下面就是一阵的喳喳声,搞了半天不是开玩笑吗那我们还商量个鬼,真是扯了半天的废话。

    季子强知道大伙会这样,他也就笑笑不去计较,继续说:“他不同意也没关系,我可以用其他办法解决嘛。”

    这一下就又让下面老实了,大伙就想了,原来还有办法啊。

    季子强见大家情绪又稳定了就说:“我现在已经联系了一家老关系户,昨天我和他们也谈了很长时间,呵呵,为大家我可是还搭上了几瓶好酒的,基本上我和他们说好了,就按你们过去那个价格,在加上现在我们说的增加的部分,市里给他们一个很优惠的地价,他们可以在半年内为你们修起几栋楼房来,就在你们现在买的旁边,地,昨天也看了下,还可以。”

    这话说的,下面都一下脸上落出了笑容,这市长真是不错,好,好。

    季子强见下面人都很高兴,他稍微的停了下又说:“所以你们只要把那面的房子退了,把这面的钱一交,马上就可以给你们修了,你们再想下吧,愿意的下午就拿上你们的原合同过来登记,不过,现在的房产公司要是不退钱,那就还是按今天加的这个价买原来的,怎么样”

    下面的人一听那个心里高兴的,看来真是遇见了个好市长啊,你看人家为我们多上心,昨天找了几家地产公司谈,还为我们请人家吃饭,唉,看来这回是真解决了。

    他们高兴那不算什么,这彭秘书长才是云山雾罩的听傻了,这几天他一直都留意季子强的,昨天没见他和谁谈啊,还去看地了,好像是在乱说,他也真是胆大,这怎么敢随便说,随便说是要出问题的,那面真的把房子的钱退了,他拿什么给人家盖房子啊,他就不断的使眼色希望季子强再考虑下,不要乱讲,季子强就好像喝酒有点头大的样子,吹上劲了,一点不停,继续的乱说。

    季子强这也是不得已的方法,他不能把自己的计划都说出来,毕竟这里人多嘴杂,万一传到了贾老板那里,这个仇就结大了,再万一人家真的上面有后台,那自己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还是那句老话:小心驶得万年船。

    总算是让大家满怀兴奋的告别离开了,他们应该是去给大门外面等待的那些人急着报信去,季子强也就笑笑对彭秘书长说:“你一会再给那个贾老板打个电话,就说我帮他把问题解决了,让他下午上班来下,记的让他还要感谢我呦。”他在彭秘书长惊愕中潇洒的离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