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院子里宽大通明,到处是怒放的鲜花和翠绿的树木,还有很多葡萄树架子,那上面的新叶已是巴掌大小了,走几步就有一个昏黄古朴典雅的方形木框玻璃灯,还有一些石像,石雕,给人一种远古年代的感觉。

    走了大约六七分钟,才到了一个三层的小楼前,辉煌明亮的灯光把这座在绿草坪中央的小楼衬托得格外耀眼。

    房子周围的绿色草坪上很规则的点缀着一些白色的塑钢圆桌,让人感觉清爽悦目,使人惊讶这里的富足和显摆。

    进了大门,那富丽堂皇的大厅,优雅舒适的单间包厢,身着短裙服饰的漂亮女服务员殷勤地为你倒水添茶,这都显示着这庭院式饭店的高雅与地位。

    他们就来到早已经预定的包间里,那大红色的菜单,使用繁体竖排,菜单用金色丝线缚住,展卷读来感觉颇具中华特色。

    看一看菜肴,种类很多,热菜,凉菜,应有尽有,还有他们这的特色精品,迎宾冷餐碟、申城糟钵头、玉珠大乌参、原笼荷香鸭、蟹粉烧白玉、珍菌鲍鱼酥、雪笋蒸黄鱼、沪上扒时蔬、酒酿小圆子、合时鲜生果,让热看的眼花缭乱。

    季子强就让刘主任先点些凉菜,再上几瓶好酒,这个时候,就见一个穿着西服,打着红领带的领班做了进来,他见刘主任在点单,就稍等了片刻,看他点完就问道:“两位先生有没有特殊的要求,我们这里有专业的陪酒女士。”

    刘主任就望望季子强,看他的意思,季子强就问道:“陪酒的有什么讲究吗。”他是没来过的,所以想了解下。

    那个领班就说道:“有了陪酒的女士,一个可以让客人多喝点,再一个可以活跃下气氛的,一位女士小费二百元,你看看有没有需要。”

    这都是什么世道啊,吃你的,喝你的,最后还要拿你的钱。

    季子强一听就知道这就是洋河县说的喝花酒,只是这地方显的高贵点,所以就把小妹换成女士叫了,实际应该是换汤不换药。

    季子强就想想说:“入乡随俗,那就安排三个。”

    领班客气的点点头,就出去安排了,季子强就小声的问刘主任:“刘主任,这的小费怎么这么高,还就是陪着喝喝酒,吃吃饭吗”

    刘主任也小声的回答:“这里的姑娘应该是柳林市最好的,你今天第一次请客,请的又都是关键的人,所以我就大胆的安排在这了。”

    季子强点点头,好像似乎明白了,但一会又摇摇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一会的时间,那工行的李行长就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季子强也是客气的站起来相迎,其他两个他也是认识的,只是没有太多交情,所以让李行长帮着邀请,那两个见了季子强,也是亲热的不得了,快步上前拉住季子强的手就说:“今天真是罪过罪过,本来应该我们来请季市长的,现在到好,搞了个反的。”

    季子强也是热情的寒暄不断:“那里敢让你们两个大行长请啊,我可是初来咋到,以后还要你们多多关照。”

    这两人也是连声说:“岂敢岂敢,以后仰仗季市长的地方多了。”

    原来这一个是柳林市农行的欧行长,一个是柳林市建行的刘行长,今天他们一听李行长招呼,说是季市长请他们吃饭,都是把其他的宴请推掉的,正常的情况下,他们的宴请是需要排队的,过去季子强给叶眉做秘书的时候他们在一起也开过几次协调会,不过那时候他们是老大,根本就没怎么注意过季子强,今天的形势就不一样了,季子强成了老大,他们也是要亲近一下的。五个人就一起坐了下来,季子强自然是坐在主位上了,靠外面的就坐的是刘主任,他在那方便开酒,倒酒,上菜,打杂。

    刚刚坐下,那刚才的领班就带来了三个姑娘,嗯,在这叫女士,走了进来,季子强就指了指三个行长,领班很明白的就把她们安排在每个行长的座位旁,这三个行长一看这架势,那是绝对的不接受,最后季子强就只好和他们达成了妥协,也给自己又安排了一个姑娘。

    这一下,那三个行长就笑嘻嘻的接受了,在娱乐场上姑娘也是分等的,今天来的应该算是不错的。

    几个姑娘的岁数也都最多二十的样子,在柳林市这地方真是美女如云,不过也要看地方看时间了,大白天,你要在街上就很难看到多少美女,只有到了天快黑的时候,还要找得到一些豪华的酒店,桑拉,ktv歌厅,舞厅,那你进去就随便一看,到处都是美女了,她们上的是倒班,一般是小夜班,偶然也加个大夜班。

    这个行当那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在娱乐场上年龄超过二十五岁基本上就没戏了,你再美过了二十五也算是美人迟暮。

    她们几个一出现,就让这几个行长眼前为之一亮,然后有一种激~情冲动,生出揽其入怀的渴望,要不是见季子强在这坐,恐怕早都下手了。

    一看客人到齐,酒店就马上把热菜端了上来,季子强就举起杯子说:“今天难得请到我们柳林市的三大金融巨头,我们就为今天的相聚来干一杯。”

    五个人都不推酒,一口喝光,刘主任就赶忙的要给添酒,那旁边的姑娘早就眼明手快的抢过了酒瓶,看来人不识货,钱识货,人家这培训的就是不一般。

    三个姑娘也还能喝,就一会陪这个一杯,一会陪那个一杯,时间不长,喝光了几瓶五粮液。

    现在几个人也就放开了,和季子强是兄弟短,兄弟长的叫了起来,季子强也有个强项,那就是能很快的和别人融合在一起,所以几个人是谈笑风生,欢乐融融。

    气氛似乎越来越好,酒是继续一杯杯地倒进肚子里,几个人眼神变得迷離起来,那个欧行长已不在想喝了,而是强行把姑娘半抱在怀里在低声耳语,好像是说出不出去的问题,那个姑娘没有答应他,于是他就嬉皮笑脸地拉扯着女孩子的衣服。

    可能是酒精刺激的作用,或者是看到了欧行长的动作演示,刘行长也变得不安分起来,与刚才初进来时判若两人,他似乎也试着用一只手勾住旁边那个姑娘的腰,而用另一只手搞点小动作,那个姑娘今天没穿裙子,而是穿了一条牛仔裤,而且她的上衣最有特点,是套头穿的一件没有纽扣的紧身红绸衫。所以刘行长尽管哆嗦着手,摸旋了半天,也没找到下手的地方。

    季子强就很奇怪这谢小姐的酒量怎么如此只好,同样为女性,为什么有的人滴酒不沾,而有的人千杯不倒特别是歌舞厅、酒巴、餐馆等场所的女人,季子强对陪酒女或酒类促销员惊人的酒量有深刻印象。

    俗话说:女人要么不喝酒,要喝一定有海量。她们真的是天生酒量大吗

    其实她们并不是天生就能喝的,为了促销酒,她们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增大自己的酒量,力保自己不醉。她们利用民间土方自己调配中药酒前服用。大多数是用中药葛根葛花亦可30克加适量水煎汤饮服。还有一些无奈的方法,喝酒后借故跑到洗手间,用手指抠自己的喉咙,强迫自己呕吐。

    所以季子强就看着她们放开的喝,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叫人家来就是喝酒的,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有她们在,季子强可以少喝许多。

    几个姑娘也放得开,什么段子笑话都讲的出来,不时的来给你冒上一句让你心慌意乱,头皮发麻的话,陪酒姑娘的大方火辣,花酒的招式十数种

    四个陪酒小姐在刘主任的怂恿下,轮番轰乡了三个行长。而三个行长则被鼓捣得性趣盎然,惬意地难受,很快也就放弃了自己的防线,在酒色之下全然摧毁,到最后就只知张嘴了。

    季子强不大好太放肆的,自己到底是政府领导,和这其他两个行长也不算很熟悉,虽然是给他配了个姑娘,但季子强应该是几个人里面最吃亏的一个,姑娘他是连手都没去摸一下,直接就是个浪费资源。

    季子强看看时机也差不多了,就说道:“三位老哥,我今天还想请你们帮个忙,不知道几位方便不方便。”

    那李行长和其他两个行长,见他有正事,也就稍微的收敛了一些,取出了正在人家小妹妹怀里掏摸的老手,一起望着他说:“看你说的,不存在帮忙不帮忙,你有什么事尽管说,今天我们都成哥们了,能帮的要帮,不能帮的也要帮,华兄弟你尽管说。”

    季子强就给他们说起了今天的群众堵政府大门,在说到了自己和贾老板商谈等等,最后就说:“作为你们几个金融行业的老大,你们说,这柳林市的房价低点好,还是高点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