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天的夜色,月光也是如此的美丽,月光如水、如雾、如脂,丝丝缕缕的月光,从叶隙间筛落,呈现出迷离的斑驳。品 书 网

    清晨,季子强到点就醒了过来,在朦朦胧胧中,他睁眼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当他的目光落在在方菲的脸上时,季子强嘴角就勾出了一丝温暖的笑意,他想要叫醒她,又怕惊扰了她的好梦,看着这如花似玉的人儿,季子强就又有了一阵的悸动,夏日里单薄的毛巾被,遮挡不住方菲那满园的春色,柔润光华的腿,依然紧紧的缠绕在季子强那健壮的腿上。

    季子强没有起来,今天是周末,或者是昨夜的战斗过于激烈,他感到了困乏,也不想过早的惊扰方菲,他闭上眼睛,希望自己可以思考点什么,结果很快的,他有一次进入了睡眠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来,季子强还是一阵电话的铃声把他惊醒,他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挣开睡眼朦胧的眼,打开看看,却发现电话并不是他的,方菲也醒了,她一睁开双眼,就满含温柔的看了看季子强,给季子强带来了一个春雨般诗情画意的笑容。

    方菲接上电话:“嗯,那位啊。奥,是李校长,你说。”

    她一面接着电话,一面对季子强微笑,用那没有接电话的手,轻柔的抚摸着季子强裸露的胸膛,用手指在那里一个圈,一个圈的画着。

    对方的电话声太小,季子强什么都没有听到,就见方菲的眉头皱了几皱说:“你到我门外了啊,那好吧,你等等,我就起床。”

    方菲挂上了电话,抱歉的对季子强说:“是一中的李副校长,我先起来了,你在睡会。”

    季子强心里就有点紧张,虽然只要他不出去,是没人会发现他的存在,但他还是有一种做贼的惶恐,好在,方菲给了他一个吻,然后说:“乖乖的躺着,不要出去,没人知道你在这。”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你赶快穿,也赶快的把他打发掉。”

    方菲坐起了身子,开始匆匆忙忙的找她扔的很凌乱的罩罩啊,衬衣啊,内内什么的。

    季子强用脚帮方菲把扔在床边的小内内勾了过来,欣赏着方菲那玲珑剔透的身材,看她一件件的穿戴整齐,季子强就在想,女人的身材真的很奇怪,总是让人这样的赏心悦目。

    其实是因为他还年轻,他是没有见过那满身赘肉,腰比桶粗,乳防下垂的女人。

    方菲穿戴整齐,就走出了卧室,季子强过了一会,就听到外面响起了开门和关门声,方菲招呼说:“来来,请进来坐,李校长。”

    就听李校长说:“打扰方县长休息了,怪我,岁数大了就瞌睡少。”

    方菲嘻嘻的一笑说:“我睡过头了,现在都11点多了,让李校长见笑了。”

    “那里,那里,方县长日理万机,也很辛苦的,难得一个周末,还让我给打扰了,不好意思。”季子强就在里面笑了,呵呵,方县长是日理万机,只是这个鸡不是那个机。

    李副校长就又说:“昨天下午我也过来了一趟,估计方县长不在家,敲了下门,我又等了一会,离开了,知道县长每天忙,所以这一大早就来了。”

    这话到让季子强吓了一跳,要是昨天他们吃饭回来的早一点,那不是就撞上这个李副校长了吗。

    想想季子强都有点后怕。

    后来就听外面方菲和李副校长又说了一会,好像这李副校长想要方菲帮忙提升正校长,一中的校长刚去了市里一个中学,就空下了校长的位置,方菲是管教育的,对这个校长的位置是有绝对的发言权。

    季子强听听的就摇起了头,这个李副校长季子强也见过,平常总是一脸的正气,满口的理论,没想到还会来这一手,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还好,季子强就听到了方菲的拒绝:“李校长,这件事情你也不要乱活动了,组织上会有考虑的,”

    “呵呵,我相信组织一定会认真考虑的,但心里还是很紧张的。”

    “好好回去工作,你这事情是有些争议,不过还是有希望的。”方菲对李校长说。

    “那谢谢方县长了,这是我一点心意,请方县长收下。”一阵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出来进来。

    季子强听出来了,那一定是李县长在翻动皮包,拿出了送的礼品。

    不过出乎季子强预料之外的是,他听到了方菲说:“李校长,这是做什么,我也不缺钱的,你拿回去吧,你这事情我会帮忙促成的。”

    季子强眉头皱了起来,初听听这话的的意思,好像是方菲在拒绝李副校长的钱,但季子强身在官场多年,也很领会官场的语言,他从方菲最后一句话中,听出了另一种话意,这真的让季子强有点遗憾,他不用再想,也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方菲一定会收了这个钱的。

    季子强就呆呆的看着上面的天花板,他的心情有了一种莫名的低落,他静静的穿上衣服,坐在床沿上,刚才还想要等方菲打发了李副校长,两人再重温一下昨夜缠绵,现在这种心情都荡然无存了。

    他猜想的一点没错,方菲在客气了几句以后,也就不再说钱的事情了,很快的,就把李校长打发走了,方菲这才走进了卧室,她看到季子强已经穿戴整齐了,就问:“不是让你多睡一会吗怎么就起来了,那我给你做早点,奥,现在应该是做午饭了。”

    季子强抬头看着这依然很妩媚的脸说:“他给你送钱了,你准备收下”

    方菲很奇怪的看这季子强说:“当然收下,难不成给他白帮忙”

    季子强沉吟片刻说:“退给他吧,或者上交了,你还年轻,不要为这种事情以后翻跟头。”

    “呵呵,看你紧张的,以后你也会习惯,我这才多少啊,你到别的地方去看看,人家那才叫收钱。”方菲说这话的时候,就想到了她过去见过的一些领导,那每次收的才叫多,自己这三五万元的,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比。

    季子强也不好深说方菲了,本来这种事情自己是可以装着不知道的,但他认为自己既然和方菲有了这种关系和缘分,自己装聋作哑不去劝阻也过意不去。

    方菲看着季子强紧锁的眉头,就摇下头,无奈的笑笑,就像是看着一个外行在和自己述说着专业知识一样,她就开起玩笑说:“要不这样,我们见一面分一半,给你两万,呵呵呵。”

    季子强也很无奈的笑了笑,就在这一霎那,他有了一种悲哀,他感觉到自己和方菲之间有了一些距离,到底是因为什么,季子强一时也说不清,道不明。

    在剩下的这一段时间里,季子强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离开了方菲的家,他一路都在想,是因为方菲的收钱吗但自己好像也收过农业局马局长的两万元钱,自己和她有什么区别,应该是没有吧,但为什么自己看到她收钱就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深刻,深刻的到了自己看着方菲那荡人心魂的美丽的时候,却没有了过去的心醉和激情。

    季子强一个人在办公室坐着,他随手的翻动着桌上的文件,让自己努力把这点遗憾摆脱,就在这个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季子强接上:“你好,我季子强,奥,是吴书记啊,怎么今天也没休息。”

    “哈哈,我在家待着烦啊,就到办公室来了,你忙什么,要是没事就过来坐坐。”吴书记向季子强发出了邀请。

    季子强就满口答应着,说自己马上过去。

    季子强走进了县委,今天是休假,除了值班的几个人,县委显得很是冷清,院子里的树像得了病似的,叶子挂着层灰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也懒得动,无精打采地低垂着,蝉儿齐声歌唱,它们好像在夸耀自己的季节。

    夏天那种让人无法躲避的酷热,真使人头痛,不论你走在烈日炎炎下的大路,或是已进入树木、房屋的阴影;不论是在早晨还是在傍晚,那暑日的热总是伴随着你,缠绕着你,真让人心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