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基于这样一个心态,今天他也是这样,唯一让贾老板万分可惜的是,季市长没在院子里看到他那宝马,要是看到了,效果更好。

    他是不了解季子强,季子强是不在乎你装什么大爷的,不在呼还是其次,他对这些强权和大富看的很淡,虽然还没到中国古代的那个海瑞那样,只要是穷人和富人打官司,他都要想办法判穷人赢,但季子强不惧怕他们到是真的,你不要看他见了当官的一脸的笑,有时候也是装出来的。

    现在季子强就在装,他笑呵呵的说:“那里谈的上照顾啊,我还要感谢你在柳林市的开发,你挣钱了,我们柳林也进步了,应该说,你就是我们柳林市的衣食父母。”

    贾老板见他这样推存自己,估计他可能是听说了自己的底细,也就放宽心说:“钱到是挣了点,以后季市长手头有什么不方便的时候,只管说一声,多了我也不敢夸口,但百八十万还是可以凑出来的,呵呵呵呵。”

    季子强见他口气如此之大,难怪柳林市没人敢惹他,人家太有钱了,用钱砸也能把人砸晕,他看看彭秘书长,笑了一笑,转过头对贾老板也就说:“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彭秘书长也在,要是那天求到你门下,你可不要说一笔款子在美国啊,在伊拉克啊,还没转回来的话。”

    贾老板和彭秘书长都是一阵的大笑,那贾老板就把胸膛拍的梆梆响说:“我这一个大男人,一口唾沫一个钉,只要你那天需要,一个电话就ok了。”

    季子强感觉自己和他废话也说了不少,季子强就一遛弯,转入正题:“今天请贾老板来是为你那购房户的问题,他们今天一早就来把我这大门堵了,所以想和贾老板商量下,最好是可以解决了这问题,免的我刚上任就闹成这样,我脸上也无光,你说呢”

    贾老板经过刚才的一阵谈话,感觉季子强和普通的当官的没什么两样,就也不再有什么防备的说:“都是些穷哈哈,你理他们做什么,让公安上手赶跑就是了。”

    他说的很是轻巧,一点都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季子强听的眉毛几挑,眼光中也有了一点点的寒意来,对这种暴富不仁的家伙,季子强从心里是反感和厌恶的。

    这不是季子强有什么仇富心理,真实的说,季子强一般还是喜欢和生意人打交道的,感觉他们比起官场中人,更好相处一点,但对这种个别为富不仁的生意人,季子强从骨子里是憎恨的。

    不过今天的形势不允许季子强发怒,季子强强压住自己的不快,还是笑着说:“就因为他们钱少啊,他们哪里能和你这样的大老板相提并论,所以还是想请你多做些优惠,大家在一起好好沟通下,和气生财吗。”

    那贾老板就感觉他的话不对,刚才还看是个想发财的人,现在怎么帮他们说话,贾老板就不满的说道:“季市长,这话不是这样说的,我这钱也来的不容易啊,也不是风吹过来的,为什么就凭空给了他们。”

    季子强让他一顶,愣了一下,但压压心头的愤怒,还是没有生气,这让彭秘书长也感到奇怪,就他知道的季子强可不是个善茬的主,怎么这话他都不生气,还能笑的出来,不理解啊。

    季子强受了一句贾老板的抢白,却依然继续笑呵呵的说:“我也知道你挣钱不容易,但至少比他们容易点吧在说你们过去也有合同的,都退一步什么事都解决了,就算给我一个面子,怎么样”

    贾老板哪里肯干,要是自己好说话,那还等得到今天,他反驳道:“合同是有,但你也看到了,现在房价涨了三成了,我就多要他们两成,我自己还是少赚了一成,他们要是嫌贵,我可以给退钱,按合同赔偿啊,我又不是说我不认帐,至于说到市长你的面子,我当然要给了,不过,这不是和他们的问题嘛,要是你的事情,那我二话不说。”

    季子强一看这人也太牛了,恐怕是好话难说进去,就有点想发作,再想想也不愿意轻易的惹他,万一人家上面真的有人,自己得罪了人还不说,事情还解决不了,所以就不断的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继续和他扯了一会,实在是谈不拢,季子强也就自好作罢。

    那贾老板见季子强对自己也没什么办法,就很大度的说:“我也理解你市长的为难,要是这里面有你什么亲戚朋友,你可以给我说下,那我是可以照顾的,按老价钱走,其他的那些人,我就说市长也不要太费心了,让他们找我就是了。”

    说完这些,贾老板也就打个哈哈,给季子强发了根软中华,又站起来弯腰给季子强点上,然后就说了很多的客气话,又说自己工地上事情很多,季市长一定也很忙,自己就不打扰了,最后是扬长而去。

    季子强看着他离开,也是傻傻的在办公室闷了一会,那彭秘书长知道他也是心里郁闷,自己也没办法劝慰,也没什么好主意给帮忙,就悄悄的起来,慢慢的溜到门口走了。

    季子强今天是连续的遇上了两个硬货,心里憋屈那是自然了,一个人闷闷的抽了一会烟,细细想想,也没太好的办法,就自己泡了壶好茶很无奈的喝起来,那茶也不能当饭吃啊,喝了一会他就又走到了办公桌那面,翻开了这贾老板的资料看起来,看的足足有一个小时,他就没在看了。

    房间里现在就剩下了季子强一个人,他脸色有些沮丧,自己怎么尽遇到这样一个硬活,运气背不能怪社会,他真想马上下令让几个相关的局去给那贾老板找点碴子,收拾一下他那嚣张的气焰,但到底还是不摸人家的底,万一人家真的在上面有人出面怎么办,自己是要解决问题,保住位子,还是赌这一口气。

    看来做领导的为什么人家说要心宽体胖,那就是一个要受得了气,气量大才能做的好领导,现在自己也尝到了受气又无奈的滋味了,慢慢的学,以后一定受气地方多的很。

    今天上午他是一口气推掉了好几个宴请,没想到下午还没事了,他就拿起了电话给工行的李晓李行长挂了过去,那面李行长一听是他的电话,就嚷了起来:“兄弟,昨天请你吃饭,你说你忙,今天该没什么事了吧,晚上请你。”

    季子强本来想请他的,见他这样说就回答:“我今天刚好有了时间,我的意思是我请你一起坐坐,等下次你在请我。”

    李行长肯定不答应,现在的季子强,那已经是今非昔比了,不再是过去那个苦哈哈的小县城书记了,李行长就说:“昨天说好的我去请你,今天怎么能随便改,我先请你,改天你在请我。”

    季子强就很诚恳的说:“老李啊,今天是有个事情求你帮忙的,所以还是我来安排,你帮我请几个人,我就感激不尽了。”

    李行长在那面一听,就说:“真有事啊,好,那今天你安排,说,请谁奥,他们两个啊,好好,没问题,关系铁的很,没问题。”

    季子强就又给办公室得刘主任挂了个电话,说自己晚上要请客,让他给好好的安排下,

    刘主任就等他这句话呢,季子强上来还没给自己派过活,他早就在办公室里一圈圈的转着,等季子强召唤。

    现在一听这事情,马上就答应了,说:“季市长放心,我亲自去安排。”

    季子强客气一下,吩咐完毕,他才很悠闲的喝起了那喷香的功夫茶。

    过了一会刘副市长又过来和他说了些其他的事,两个人就有的问题也做了些交流和安排,最后刘副市长就问到他今天群众堵门的事以后怎么处理,季子强目前也不知道以后的情况会变成什么样子,就大概的说:“我还是希望他们两方面可以做个很好的沟通,大家坐下来,一人让一步,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刘副市长就很担忧的说:“关键就在那个贾老板啊,这人牛的很,市里头除了老韦和葛副市长,其他人他是不太甩的,我们几个在他面前都不是很有面子的,但这事韦书记和老葛是不想插手,要想插手早就解决了,你自己也要小心点,不要搞不好最后惹火上身。”

    季子强点点头说:“我也是担心这点,所以一直还是在忍啊,以后的事等到了跟前再说,现在先不扯他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刘副市长是带着担心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还没到下班时间,季子强就和李行长他们一起相约前去吃饭,按说时间还有点早,但季子强心里有事,一个人在办公室也比较气闷,所以就想早点出来,也算是出来畅个气。

    季子强和刘主任一起,带车开出了城里,在一个绿树丛阴的气派大院前停了下来,朱红色大门上有两个黄色明亮的圆铜狮子头,门口有两个饭店的保安正在招呼着进去的车辆,那大门上明亮的灯光照得那两个铜狮子头象金子似的熠熠发光,处处显示着酒店的大气与众不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