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纪满面羞愧匆匆离开,这时候桌上的电话就响了,季子强接上一听,就从那面传来常务葛副市长郑重严肃的声音:“季市长,你好啊,我是葛海浩啊,这些天忙,也没来得及去见你,请你理解。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就轻松的说:“我也知道你们忙的,没什么关系,有什么事吗”

    季子强语气虽然是轻松,但一点也没故意讨好,或者故意威严的意思,让人感觉他很随便,没有把对方当成一回事。

    那面葛海浩稍作迟疑说:“大门让人给赌了,我向你请示一下,你看怎么处理,他们这样也太影响我们政府形象了。”

    季子强本来想说:我正在等秘书长问下情况,完了我来处理。

    但转念一想,自己是市长了,手下这么多人,为什么自己要出面,再一个谁知道他姓葛的是不是在给我下套套,不要轻易表态,他就说:“这些人干什么来了,我这还有点其他事,你能处理就处理下。”

    那葛副市长就连忙回答说:“我过去处理过的,为购买房子的问题,一家开发商和他们有些矛盾,今天他们是专门找你解决的。”

    季子强就有点不解:“专门找我,为什么”

    葛副市长就在那面说:“市里解决了几次都没什么结果,今天他们嚷着要见你,所以还是请你费点心了。”

    季子强就模棱两可的说了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一边思考着一边走到了办公室的窗户边,向下望去,虽然离大门很远,但还是可以清晰的看到下面的人群,下面人应该不少,整个大门已经被赌的严严实实,在人群的前面和后面,来往进出政府大院的车已经都被赌住了,他就不由叹口气,不知道又是谁把他们惹了。

    他还看见人群中有“抵制奸商,公平交易”和“我们要见新市长”的横幅标语,他脑中也快速的闪过下楼去亲自处理的想法,那只一刹那的想法,很快,季子强就否决了自己这个幼稚的想法,他马上笑了,自己对现在一点情况也不了解,下去了说什么,为谁说怎么说那样只怕是添乱,更重要的,他现在不是一位县长或者县委书记,他现在是一个总揽大局,叱咤风云的一市之长,那可不是随便什么事都上的,说错了话,办错了事,会有很大的影响。

    是的,我是市长季子强就在一次的告诫自己,也要求自己必须尽快适应这个身份的转换,做为一市之长,应该更多的是安排别人去解决问题,,他以后必须更多地做协调指挥工作,就像是一个十万大军中的元帅,运筹千里,而不是事必亲躬。

    上訪的人群堵住政府大院后,季子强还是有些恼火,让人围了大门居然事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这应该算是失职,但是葛海浩表现出来的无动于衷又让他困惑,俗话说,每临大事有静气,但这位常务副市长一丝紧张也没有的气度还真太叫人佩服了。

    季子强估量了一下人群的规模有四五百人,算是不小的一次,但整个政府大院的工作人员表现出来的态度竟然是安之若泰,熟视无睹。他发了会呆,等着彭秘书长的到来,本来他还想电话给韦俊海书记说下这事,但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搞清楚,接通了电话自己说什么,不会和刚才秘书小纪一样的学吧,所以他就没打电话。

    彭秘书长很快就来了,季子强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查询的眼光望着他,彭秘书长知道季子强叫自己来是什么意思,他也就不等季子强问,自己就说:“下面的事件是因为一个新建小区的售楼纠纷引起的,他们这是期房,在一年前已经是交了百分之八十的房款,现在楼修好了,但房地产商因为这一年的物价猛涨,材料费,人工费提的太多,所以要求提高售房价格,这些买房的屋主就嫌提得太多,不能接受,双方就闹了起来,他们来政府闹了多次,政府也给出面解决协调了多次,但一直没有达成一个双方接受的方案,现在他们见你刚来,就找上门了。”

    季子强现在是听了个大概,对双方这样的纠纷他直觉上感到应该是原来订的多钱现在就是多钱,怎么可以自己说涨就涨,那还要合同做什么,他就问彭秘书长:“我感觉这问题不难啊,怎么就一直解决不了,做下房地产老板的工作,按原价给人家啊,要说建材,人工涨那是实情,可你预先订合同的时候就应该把这些预算进去,现在全国房价涨了,自己就想跟着涨,这就是他不对了吧,我看下面的住户没什么错。”

    彭秘书长笑笑说:“现在的问题就在这,房地产商一口咬死了,他说这样卖自己会亏损很多,他受不了,死活不接受调停,那些住户也考虑到现在物价的高涨,所以答应可以适当的加个百分之五,但就这还是一直谈不下去。”

    季子强已经眉头皱了起来,他老感觉这里面有什么名堂,一个堂堂的市政府为什么连一个房产商都对付不了,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蹊跷,今天从葛海浩的电话中他也感到了葛海浩语气的曖昧,这是不是个圈套,想让它给自己出个难题,让自己刚刚上任就搞个灰头土脸。

    季子强不动声色的问:“那住户们可以上法院去上诉啊,有合同还怕打不赢这官司”

    彭秘书长就摇头说:“住户是不会去打官司的,官司他们肯定会赢,房地产商也希望他们打官司,他愿意赔点违约金,他现在就是想解除合同,那违约金当时订的很低的,住户们也明白,一旦退款赔了违约金,他们连这一年预交钱的行息都收不够。”

    原来是这样啊,季子强这才知道经济纠纷里面还有这样多的窍门,难怪那房地产商是有恃无恐了,他还留了这一手,季子强就又问:“政府出面打压下那老板,让他做出适当的让步怎么样”

    彭秘书长沉默了一会说:“这个老板叫贾江琪,是个大有来头的人,同时和市里。”

    彭秘书长说到这就不太好说下去了,看着季子强带着等待的神情,他就只好又说:“他和市里也有些交情。”

    季子强好像明白了什么,就问:“和谁有交情”

    季子强见彭秘书长表情为难就继续说:“是不是和葛副市长有些交情。”

    彭秘书长没有正面回答:“这还是次要,关键他在更上面还有一些人。”

    季子强怒火就慢慢的升起,刚才在乔董事长那受的气还没有完全下去,现在怎么有来一起,不就是有点关系吗,有关系就可以坑国家,坑群众吗

    季子强的抗上情节也开始发酵,一个老板如此嚣张,我们的一些领导也是如此的狠心,为了一些个人的利益,为了估计人家上面有可能的一些关系就拿老百姓的权力和利益来做交换,看来这事自己要站出来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他就想马上发话进行参与,但突然又想到了自己对自己的告诫:遇事冷静点,摸清情况在做决定。

    季子强渐渐的压住了自己的怒气,让自己趋于淡定,慢慢的说:“这样啊,看来事情还是比较复杂,原来是谁在处理的。”

    “原来一直是解之容副市长在处理,但一直没有结果,彭秘书长小心的回答,因为他刚才分明看到季子强闪过的一抹冷峻眼神。

    季子强就淡淡的说:“你一会通知下解之容,让他继续做一些安抚工作,等这些人走了,你帮我联系下那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我和他见见。”

    彭秘书长脸上带点迟疑,慢慢的说:“季市长,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你最好不要陷进去,是不是在等等。”

    季子强知道他是好意,自己本来可以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用管的,但季子强已经决定出手了,他就一口接过了话:“谢谢你的提醒,只是老百姓都打上门了,让我做缩头乌龟那怎么行,你就照我的话安排吧。”

    彭秘书长无奈的点点头,很有些担心的走了。

    季子强点上了一支烟,慢慢的走到了窗前,他要看看下面的人会不会在解之容的劝阻下离开,今天他自己是不准备出面了,既然有人想给自己设个套子,自己那能就随便去钻,等着瞧吧,我要钻的时候,就怕你套不住我。

    上訪的人群依然堵住政府大门,他已经看到了解之容走到了大院离门很远的地方,他心里稍微的有点宽慰,看来自己的话还是管用的。

    但接下来解之容的表现就让他有点恼火了,他没有走上前去亲自处理,他站的离那闹事的人群很远很远,根本就没有出面想要过去的意思。

    看来解之容想继续把球往下踢,季子强在那些混乱的人群中,只找得见彭秘书长和政府办公室刘主任,他们两个正在下面人群里不断的解释着什么,但看来作用不大,人群没有退去的意思,他就又一次动了想下去亲自处理的念头,但也就是念头罢了,他现在比刚才听彭秘书长说的时候冷静多了,自己目前过去,只怕是于事无补,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既然自己没办法解决,那又何必下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