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也可以理解,因为他从江可蕊的口中已经知道了乔董事长和乐世祥的关系了,但季子强和乐世祥在这个问题是的看法是不一样的,固然,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重要,但汉口区这个化工厂不早点处理掉,这不仅仅是给周围的村民带来危害,也不仅仅是污染汉口区这一片地方这么单纯的问题,它其实对乐世祥也是一个定时炸弹,韦俊海他们可以用这个炸弹炸掉叶眉,保不准那天还会有人用这个炸弹来炸掉乐世祥。

    所以排除这个隐患,已经是季子强势在必行的一件大事了。

    季子强让分管工业的刘副市长电话相邀了乔董事长,他想县和乔董事长聊聊,探探底,为下一步的措施做个准备,当然,季子强有一两个方案,但没有上会,因为这面没谈好,当事人不同意,上了会也是枉然。

    季子强今天没有安排出去的活动,他在办公室处理了几件例行的公事,又看了一会文件,就见刘副市长带着乔董事长敲门走了进来。

    季子强很客气的招呼说:“乔董事长,好久没见面了,你老还是如此精神,哈哈。”

    乔董事长的脸上也挂上了笑容,对这个季子强他有太深刻的记忆,在洋河县的时候,就是这个季子强让自己一事无成,在汉口区,自己也是因为他的告状,自己白白的把300亩土地退了回去,可以说,这是自己的克星。

    但季子强的强硬也是他有所忌惮的,那时候叶眉实实在在的打压他,他都绝不退缩,真是一块硬骨头,但就这块硬骨头,却得到了意外的提升,这让乔董事长很纳闷。

    他也并不知道季子强已经和江可蕊成为了夫妻,他从来没有到过乐世祥家里,乐书记也从来都没有邀请过他,这或许是和乔董事长这商人的身份有极大的关系,在乐世祥的家里,第一个杜绝和禁止前来的就是生意人。

    乔董事长就笑笑说:“还是季市长看着更精神啊,听说季市长又拿下了一个大项目,可喜可贺啊,真是年轻有为。”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董事长消息灵通啊,这项目还在洽谈中,只有最后资金到了柳林市的账户才算成功。”

    乔董事长也就不再接季子强的话题了,他知道季子强找自己来是为什么的,他转头看看刘副市长说:“今天刘市长说有事让我过来谈谈,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啊。”

    刘副市长就说:“主要是我们季市长想见见你,你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一起聊聊。”

    季子强接上话说:“是啊,和乔董事长我们认识时间也不短了,这次一个是述述旧,一个就是把化工厂的一些问题聊聊。”

    乔董事长心里一声的冷笑,你们现在急了,找到了我了,无外乎就是想让我搬迁吗,可以啊,拿钱来,我这所有手续都是合法的,你们总不能强拆吧。

    他点下头说:“两位市长都在,我还正要说这个问题,附近的村民一直在对我们化工厂正常的上班进行干扰,请市上能够出面帮助解决一下。”

    季子强一听,呵呵,自己没和他谈,他到先告上状了,就说:“市里前段时间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但董事长啊,你也知道,这污染问题是个大问题,不解决将来永远难保安宁啊。”

    乔董事长冷笑一声说:“我是给你们汇报过几次了,要是他们还这样无理取闹,那我就只有用我的土办法了,将来出了问题,也没办法。”

    季子强眉头一皱,也明白他说的土办法是什么,无外乎就是动用厂里的保安,或者工人对村民进行驱逐,打击和伤害,这都是季子强不能容忍的。

    季子强脸色就有点不大好了,刘副市长一看,忙从中打个圆场说:“董事长,你有点冤枉我们了,你每次报警,我们都是出动了警力帮助维持你正常生产的,今天我们就谈谈解决方法,不要说赌气的话。”

    乔董事长并不在意季子强的脸色,他一点都不怕,自己背后有乐世祥,就算没有乐世祥,自己的手续都是完整齐备的,是你们市政府,汉口区同意我在那修建的,一个个审批的手续上面红彤彤的大印那不是假的,奥,现在你们反悔了,那带来的损失谁负责。

    所以他理直气壮的说:“刘市长,季市长,我不是怪你们什么,我们就打开窗户说亮话,你们心里的想法是什么那就是搬迁,对不对”

    他这一句话就把事情挑到了明处,季子强也就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了,季子强沉吟着说:“要完全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恐怕也就只有这个方法了。”

    办公室里的三个人都進入了沉默状态,这都知道这个结果,但谁都知道要达成这个结果的过程是何其艰难,其中涉及的问题太多,搬迁费,土地置换,务工费等等,随便那个问题都够让人头大的。

    乔董事长过了一会才说:“那市里想要怎么个搬法,总要有一些政策吧”说完他看了看刘副市长。

    刘副市长不好回答这个问题,他心里也是没底,连季子强到底怎么想的他都不太清楚,所以他看了一眼季子强,希望季子强来回答这个问题。

    季子强也是知道躲不过去,说说空话,什么污染啊,搬迁啊,那都简单,但最后就要落实到具体的问题上了,季子强就试探着说:“董事长,我有个想法,但先说明,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个想法,既没有上会,也没有成型,今天就是相互的探讨一下。”

    乔董事长点点头说:“嗯,我理解,这事情肯定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那就先请季市长说来听听。”

    季子强猛地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蒂摁熄在茶几上硕大而精致的烟灰缸中,斟字酌句地说:“董事长,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在汉口区偏僻一点的地方帮你划出一块地,当然了,为补偿你的搬迁损失,这块地可以比目前化工厂的地多出一百亩,这样置换下来,董事长一点也不吃亏。”

    其实这是季子强心里打的小算盘,虽然那边地多了一百亩,但将来选址可以偏僻一点,肯定不会超过现在化工厂的这块地的价值。

    乔董事长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嘿嘿一笑,说:“季市长这个提议看起来确实不错,只是仔细算算好像最后吃亏的还是我。”

    季子强只好说:“那董事长心里有没有一个合适的方案”

    乔董事长说:“嗯。。。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你看这样行不行,在其它地方你可以免费给我选三百亩土地,至于现在化工厂那二百亩土地就算补偿我的搬迁费用吧。”

    在乔董事长的心里,他已早就打好了心里的算盘,他明白市政府在这件事情上的进退维谷,骑虎难下,所以,他从心里更加渴望化工厂附近的村民把事情闹大一些,让政府的这些头头脑脑们如坐针毡,这样自己才能讨价还价,获得最大的利益。

    但他的话让季子强暗吸一口凉气,这个乔董事长心也太狠了,他拿捏住了政府的七寸,想通过搬迁讹诈到几千万的利润,季子强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办公室里又一次陷入了沉寂,季子强,刘副市长和乔董事长都一时沉默了下来,他们心里都明白,今天的会谈排是没有什么建设性的结果了,双方需要重新评估自己的处境和对方的能量,为下一次会谈做好心理准备。

    过了一会,乔董事长用似笑非笑的嘲讽语气说:“呵呵,今天我们就先谈到这里吧,我看这事也不急在一时,有季市长这样睿智聪慧的人在,我想一定会有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法,呵呵,那我先回去了,我还忙呢。”

    季子强听的出来乔董事长是在对自己嘲弄,但有什么办法呢,要是一个小厂,要是一般的人物,那好办,随便找个借口就让他停产了,但这个乔董事长和这个化工厂不是那么简单的,没有合适的理由,自己不能盲动。

    在乔董事长告辞离开以后,季子强和刘副市长又默默相对坐了一会儿,对乔董事长这种悍然无耻的敲诈,他们除了气愤,一时也无可奈何。直到刘副市长离开办公室以后,季子强还是没有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正在这时,就见小纪又敲门走了进来,季子强见他进来,心里想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自己又没叫他,就问道:“纪秘书,有什么事吗”

    小纪有点迟疑的说:“外面大门口有很多上访的群众,把政府的大门都封了。”

    季子强“奥”了一声,就没再说什么,他就没有急于表态,他需要先把这事情在脑海里过滤一下。

    纪秘书见他不说话,就又想说点什么,季子强摆摆手不让他打断自己的考虑,过了一会季子强才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总要有个原因吧。”

    小纪就有点茫然了,他也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见有人堵了大门就跑来汇报,季子强见他回答不上,就不由的笑了,说:“以后要来汇报什么,你先要把事情摸清楚了在说,像你这样汇报了跟没汇报效果是一样的,你去把彭秘书长叫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