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了宾馆,总统套房里也经常是灯火通明,会客厅里是他们总部的几个会计师、精算师,凑在一起分析白天得到的各种资料、信息、数据,在符合公司投资战略的前提下,进行项目筛选和潜力评估。 客厅餐厅里则是法律顾问、咨询顾问,对地价、政策、商圈氛围进行研究。

    纳尔逊总裁和贝克特总经理则坐在套房的小酒吧里,一边品尝着美味的法国勃艮第红酒,一边探讨成立项目管理公司的股权、资本和管理结构,而肖曼则静静地坐在一边注意倾听,因为不时还要被纳尔逊点名让她也发表意见。

    季子强这些天更没闲着,他带着财政、税务、国土、环保,还有和项目有关的部、委、办领导紧随其后,对遇到的各种问题现场研究、随时拍板,对冗员、债务、拆迁、回建等方面的承诺让步较大,真正做到了不惜代价。

    精诚所至,终于在考察团行程的最后一天,在白金国际酒店的小会议室里,季子强和纳尔逊总裁经过最后的磋商,终于在市中心商业地产的投资问题上达成一致,但对另一个市政府急切希望阿尔太菈国际集团能够收购或入股的上市公司st泰来,则商定为防止消息泄漏对股价影响太大,暂不写入投资意向书,等到合适时机另行进行协议收购。

    焦急地等候在会议室外面的本市新闻媒体和有关人士,终于看到季子强和纳尔逊总裁面带微笑出现在众人面前,在铺着雪白台布的的长条桌前,中澳双方的随行人员早已站立整齐,两人在桌前坐下,一个总投资达3亿美金的投资意向顺利签字,双方握手、互相拥抱。

    一瓶金琥珀色的人头马超级干邑被身穿大吉重袍的服务小姐端了上来,为签字台上的每一个客人倒满,大家一齐举杯,镁光灯闪成一片,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让双方都非常兴奋。

    签字后,纳尔逊总裁接受了柳林市媒体的采访,他承诺,阿尔太菈国际集团在60个工作日内,将2亿美金打入柳林市的项目公司账户,用于动迁改造市中心一块商业地块,建造一座现代化的摩尔商业中心。其余的1亿美金将根据市场发展和项目需要,随时投入。

    纳尔逊离开北方之后,按照贝克特的要求,肖曼开始跑成立项目公司阿尔太菈国际集团柳林市公司的全套手续,市政府招商办也派出专人专车,天天陪着肖曼在工商局、外经委、计委、财政、国土、环保等单位之间往来穿梭,厚厚一叠子公司出具的各类文件、身份证明复印件、市计委的批准文件、设立登记申请书、公司章程、资金证明、香港公司的营业执照副本,在各个机关、部门中间送来递去,一个一个的鲜红公章盖了大半页纸,还有一半没有盖完,着实在肖曼体会了一把计划经济的余威。

    各种消息让葛副市长心里有点发慌了,看来季子强真的有可能做成这个大项目,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一件事情,葛副市长心头的怨恨和沮丧就一下子达到了顶峰,由于他自己的失误,他已经被自己排除在了这个大项目之外,而季子强的成功,就可以完全的粉碎他心底残存的那一点点希望。

    他来到了韦俊海的办公室,他每次来都不需要提前预约的,因为韦俊海是可以容忍他的随意,他们的关系已经不仅仅停留在书记和常委市长的关系上了,也不知道是那年那月开始,他们就在柳林市形成了一种连体的关系,而葛副市长对韦俊海的忠心也在以后的漫长时间和多次的事件中得到了验证,对韦俊海来说,没有葛副市长经常来对他汇报和讨好,他会感到一种失落,换句话说,他们的关系也有一种猎人和猎犬的味道。

    韦俊海也很不舒心,他没有想到季子强的反击如此快捷和凌厉,在季子强刚刚来到柳林市的时候,韦俊海就毫无遮掩的给季子强展示了一次实力,给他亮了亮自己健壮的肌肉。

    但低调中的季子强却给他带来了一次连环反击,即让他失去了苏副省长的信赖,也让他失去了一次本来完全可以在阿尔太菈国际集团项目上展露形象的一次机会。

    这个打击来的太快,他一时还没有开始适应季子强的套路,他脸色灰暗的看看葛副市长说:“今天不忙啊,怎么跑过来了。”

    葛副市长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接过秘书给他泡的茶水,愤愤的放在茶几上说:“不忙,风头都让他一个人抢去了,我们有什么好忙的。”

    韦俊海眉毛杨了一下,他知道葛副市长说的“他”是谁,但他不希望在秘书面前说这些,毕竟这不是意见什么得意的事情。

    韦俊海就等着秘书离开后才说话:“你少发点牢骚不行啊,说话也不注意的场合。”

    葛副市长叹口气说:“就是在你这说说,其他地方我也不会说的。”

    “有什么好说的,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他了,经常我都在提醒自己,不要对他太过轻视,但每当事到临头,哎,总是感觉他如此年轻,不过尔尔,但他总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突出奇兵,最后轻易的获胜。”韦俊海感慨万千的说。

    葛副市长却不以为然的摇摇头说:“书记有点长他人志气了,这也未必,一切并未结束,而且来日方长呢,这一件事情是不足以说明什么。”

    韦俊海却眯着眼摇摇头说:“海浩啊,你还是没看懂啊,虽然这只是一个招商引资的项目,但他的意义很深刻,他的成功就从根本上否定了我们过去的工作,他还特意把省上的领导都惊动了,不外乎就是想通过这件事情在上上下下获得一片赞同,快速的树立起他的威信。”

    葛副市长也是懂这个道理,只是他嘴上不服气,季子强在柳林的威望越高,威胁最大的也就是韦俊海和自己了,他那能不明白。

    葛副市长就有点气馁了,说:“这小子为什么运气就怎么好呢,他一来就有一个几亿的大项目,书记,你说说,我们过去应该也挺努力的吧,但就一直遇不上这样的好事。”

    韦俊海听了他的话,有点好笑的说:“什么运气不运气的,我可是不相信这些的,我现在有点担心,这个项目会不会是苏省长给介绍的,要是这样的话,那才可怕。”

    葛副市长有点不解的问:“为什么是苏副省长介绍的就可怕呢”

    韦俊海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为什么问的好,那我问你,为什么苏副省长不把项目给我们说,为什么苏副省长到了柳林不通知我们,你看不出来啊”

    葛副市长心里一紧,要真是如此的话,那问题就真的有点麻烦了,难不成省上已经对韦俊海和自己有了看法,这可不是好好兆头。

    葛副市长就一时无语,呆呆的发起愣来了。

    韦俊海点上一支烟,也没有给葛副市长发,他抽着烟,来回的在办公室走了两圈后才站住说:“海浩,所以我们以后还是要小心谨慎一点,特别是在对待他的问题上,一定要注意,这个人真的不好对付。”

    葛副市长点点头说:“嗯,我记住了,但我还是不服气,就他这样一个新手,真有那么大的能耐我倒要好好的看看他是不是总能如此好运。”

    韦俊海哼了一声说:“你不要乱来。”

    葛副市长笑笑说:“我不乱来,不过马上就有几件事情来了,到那时候我看看他怎么应付。”

    韦俊海眉头一拧说:“什么事情”

    葛副市长嘿嘿一笑说:“过些天台湾那老爷子要过来,这事就让他试试,呵呵,还有听说购房户最近也闹的很厉害,我就少管点事情,看他怎么处理。”

    韦俊海是知道这几件事情的,过去他当市长也为这头大过,现在葛副市长提出了,他不置可否的笑笑,却没说什么。

    两人又闲扯了一会,葛副市长就离开了市委,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去以后,他又反反复复的想了好一会,越想他这心里就越是不舒服,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自己都斗不过,那一后干脆就退休算了,免得丢人现眼。

    葛副市长决定要做点什么,他很快的就把刚才韦俊海给他的警告忘记了,他不能就这样看着季子强一步步的走向成功,更不愿意看到季子强在柳林市稳如磐石的挡在自己的面前,葛副市长拿起了电话,把一个恶毒的指示下达到了一个地方。

    对着一切季子强是不知道的,他现在是踌躇满志的准备在柳林市大干一番,在阿尔太菈国际集团公司的这个投资项目走入正规启动的同时,季子强还需要处理一件更为棘手的事情,这就是乔董事长的北江化工厂,季子强在这件天也想了好几个办法,他感觉不能等待下面对口局拿出一个有用的方案了,他们那四平八稳的方式是解决不了这件事情。

    在昨天,他还为此事专门的和老岳父通了个电话,从电话中,季子强感觉到乐书记在这件事情上也很为难,他即希望季子强能够快速的消除这个隐患,又对乔董事长的处境有点同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