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带着迎宾的人群和车队早已等候在舷梯底下,看见纳尔逊出现,人群中暴发出热烈的掌声。 纳尔逊总裁满脸笑意,抬起一支手臂摆动着,稳健地步下舷梯,后面北江省公司的总经理贝克特等男男女女一干人等也跟着鱼贯而下。

    看到两个少女捧着鲜花向他跑来,纳尔逊快活地俯下身体,接过花束,那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这时,季子强早已趋步上前,肖曼也赶紧跟上,充当起纳尔逊总裁和季子强的翻译,季子强也是学过英语的,但他那个英语是考试用的,基本上和讲话的英语不搭调,不要看过去上学每次考的成绩还不错,但真正的用起来,一点都使不上劲。

    季子强和纳尔逊两人热情地握手,互致问候,并对双方的随行人员一一作了介绍。机场上简短的欢迎仪式结束后,纳尔逊总裁、贝克特总经理、季子强,还有肖曼一同上了专门为贵宾来访准备的一款奔驰500型轿车,其他随员则上了丰田考斯特中巴,一辆警车开道,警灯闪烁,车队风驰电掣般向市区驶去。

    到了客人们下榻的白金国际酒店,纳尔逊总裁被安排住进总统套房,贝克特总经理入住行政豪华套房,其他的随行人员则都是商务套间,稍事休息后,便由季子强陪同,来到二楼宴会厅外面的小会议室。

    常务苏副省长早已等在这里,看见纳尔逊总裁进来,他急忙起身,和纳尔逊总裁及随行人员亲切握手。

    季子强就给双方做了介绍,苏副省长英语还懂一点,就试探着自己对纳尔逊说:“我代表省政府向他表示欢迎。”

    说完以后,苏副省长就看到纳尔逊眨巴着蓝眼睛,似懂非懂的样子,苏副省长便自嘲地笑着说:“看来我的英语也没过关啊。”

    这句话纳尔逊是听明白了,他随口答道:“听上去,省长先生,你的英文比起我的中文强得多了。”紧接着又补充道:“你很了不起,英语这么棒,可我就会一句中文,你好。”

    他的这句中国话说的倍熟,字正腔圆,满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一时间气氛极为融洽。

    大家分宾主落座,纳尔逊总裁向苏副省长介绍了“阿尔太菈国际集团”基本情况,它的控股人之一:纽堡阿尔太菈国际公司和它的母公司美利宝互助集团,是全球最大的企业之一,也是20年来唯一专注投资在亚洲,致力于亚洲投资组合的公司,公司资产超过100亿美元。

    这些背景,苏副省长早已在季子强交给他的材料中有所了解,然而,当他听说阿尔太菈国际集团是改革初期首批進入中国的投资者之一,目前在中国的投资总额超过50亿元人民币时,还是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这是一家真正有实力的企业,一定要让季子强把他们留下来他在心里暗想。

    待纳尔逊总裁介绍完毕,苏副省长首先对纳尔逊总裁亲自带队访问柳林市表示感谢,他不无幽默地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有钱自远方来,其乐无穷利用外资,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外资带来的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发展理念和经济能量,已经深刻影响到我们经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

    纳尔逊马上接话:“是这样的,我到过许多国家,也参观过许多企业,感觉中国的产品随处可见。前不久,我还去了欧洲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德国电信的机房转了转,那里机房里的人和设备三分之一都是中国的,他们的老板对我说,他们是引进中国中兴、华为的技术,他对中国技术和人员的素质评价很高。中国人的勤奋,服务,周到细致,加班加点、随叫随到,那是欧洲人、美国人所不可比的”。

    会见结束之后,大家来到宴会厅,季子强安顿好大家以后说:“今天我们略备薄酒,为纳尔逊总裁一行接风洗尘,希望纳尔逊总裁的中国之旅不虚此行,满载而归。”

    中国人是劝酒的高手,何况是这一帮子政府官员呢,大家也都放开了量,使出了手段,在苏副省长和季子强面前表现表现,这些实心眼的老外在名目繁多的借口下开怀畅饮,酩酊大醉,只有纳尔逊还保持着五分的清醒,尚能和身边的主人应酬,宴会在极其友好的气氛中结束。

    把客人都送回房间休息后,苏副省长也准备回省城了,他把季子强叫到身边,叮嘱道:“小季啊,我在欧洲呆过,比较了解老外,他们最不喜欢的就是客套,最好有什么说什么,一旦老外发现你说的不属实,生意就做不成了,一定要让他感觉你很正直。记住,老外死板,脑筋很直,喜欢按章办事,千万别耍小聪明。总之,你要想尽办法,让他们把钱留下来,这对你意义重大。”

    季子强也是连连点头,神情庄重,如在战场上领命的将军,成败在此一举

    季子强就坐上了苏副省长的车,一路把苏副省长送到了郊外,这才下车,苏副省长也是很为季子强这种恭敬感动,他想想韦俊海,心里就有了一点不快来,这韦俊海也是自己一个派系的,但这次自己和李云中省长一起,帮他抢夺了柳林市的书记位置,他仅仅只是打了个电话,道谢了一下,看不出其他的诚意来。

    在上周,自己明明看到他的车在省政府家属院,但他竟然没到自己那里来,一定是找李云中了,难道我就没帮你使力不成。

    其实这事情他把韦俊海冤枉了,韦俊海上周本来是准备到他家里去坐坐,顺便给送点礼的,但可惜的是,韦俊海刚下车,就遇上了韩副省长,他也就只好说是专程来看韩副市长的,等离开了韩副省长家,时间也很晚了,他就没有去苏副省长的家里。

    苏副省长晚上回来的时候,又恰好看到了柳林01号小车,他就在客厅等了一阵,一直没见韦俊海来,心里很不舒服。

    韦俊海本想第二天去,谁料想,第二天一个电话给苏副省长的秘书打过去,苏副省长已经一早到北京去开会了,这阴错阳差的就把去给苏副省长感谢的事情耽误了。

    今天苏副省长没想到又让韦俊海给放了个空档,你想他能舒服,他是绝不相信韦俊海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这外商前来,多大的架势,他韦俊海又是政府刚过市委的,只怕消息快的很,不要说这事肯定开过会研究过,就算没开过会,他也一定是知道的,知道了他还不来见自己,这架子也有点太大了。

    苏副省长一路走,心里也是一路的气愤。

    在柳林市,现在的市政府是考虑到纳尔逊一行酒喝了不少需要休息,下午就没什么活动安排,趁着这个空档,季子强在下了苏副省长的车以后,就坐上一直跟随在后面的自己的小车回了市政府一趟,他早上还有几件事一直没处理。

    而这个时候,韦俊海和葛副市长算是接到了消息,知道苏副省长刚刚在柳林市的白金大酒店招待了客人,他们心里那个气啊,显然的,这次是让季子强把他们涮了一把,韦俊海就一个电话给季子强打过去:“子强同志,你怎么搞的,苏省长到柳林市这么重要的情况为什么不给我们通报。”

    季子强就莫名其妙的说:“你们也不知道啊,哎,我也不知道,他今天来就没提前的通知,我也是见了苏省长才知道,我原来以为你们知道的。”

    韦俊海就纳闷了,他也一时搞不清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了,按说苏副省长到柳林来,肯定省政府办公室要来通知的,来了通知,自己和葛副市长也都能知道,可是这次怎么就一点消息没来。

    季子强在那面想了想说:“会不是是那家外商认识他,把他叫来的”

    韦俊海就让让季子强搞的一时很难分辨了,最后只好说:“嗯,我打电话问问。”

    挂上了季子强的电话,韦俊海就找到了苏副省长的手机号码,想要给解释一下,但电话是有振铃,只是那面并不接他电话,这样打了几遍,他也只好放弃了。

    苏副省长正在车上眯着,电话在秘书手里,听到电话铃声,苏副省长睁了一下眼,秘书把电话交给了他,他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韦俊海三个字,冷哼一声,自言自语说:现在来献殷勤了。

    说着话就把电话压断了,重新递给了秘书,后来几个电话,秘书都给压了。

    接下来的一周,肖曼全部时间都是陪着 纳尔逊总裁到处跑, 纳尔逊有个特点,凡是政府推荐的企业,他都要亲自看看,在柳林市考察时,他的奔驰车队在城市里到处转悠。

    去一家破产企业,赶上门卫不在,铁将军把门,他让车队绕着人家厂区转了一圈,到处是高墙阻挡,还是没看清楚,最后,竟不顾自己六,七十高龄、亿万身家,一伸手攀住人家墙沿,双膀一用力吊了上去,伸长脖子往里四下张望,那模样十分滑稽。幸亏身边没有小报记者给拍下来,那要是登在悉尼晨锋报的周末版上,绝对是一条花边新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