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悦莲掏出手机要报警,酒吧老板制止了她的行动:“姑娘,还是少一事吧。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也制止住了华悦莲想要打电话的动作,季子强知道,华悦莲现在还没完全的清醒过来,她还不知道今天一但报警以后,明天会在全市传出什么样的谣言,特别是一个市长和一个美女警花,在半夜三更还泡在酒吧,还和社会上的混混大打出手,那就不是笑话了,还会成为绯闻。

    更为只要的是,自己的身后还有好几双充满了期待的眼神,他们等着自己出丑,等着自己倒霉,等着自己下台。

    惹事的几个小子还没有走,站在远处,似乎要等季子强和华悦莲出来以后再继续纠缠,今天这事肯定没完,他们三四个人,一点便宜都没占到,一个人的牙齿还给打掉了,这个仇是一定要报,这个恨也是一定要解的,他们就等着季子强和华悦莲,不相信你们今天在酒吧住。

    季子强也是知道会有这个情况,他皱了皱眉头,尽量的让自己的脸在光线的阴暗中,好在酒吧本来就灯光昏暗。

    季子强想了一想,就把老板叫到了旁边的一个避光的地方说:“你认识我吗”

    老板有些奇怪,不过也不很奇怪,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醉鬼,说出来的话都是无头无尾的,谁知道他什么意思,他就看来看季子强,嘴里哼了声说:“只怕我们见面少,你也不是常客,我。”

    季子强就又说:“你在仔细的看看,有没有熟悉一点的感觉。”

    老板摇着头,就眯起眼,又看了看季子强,说:“还是面生啊,老板应该是本地人”

    酒吧的老板一下子愣住了,他看清了季子强的样子,也看清了季子强的眼光,他微张着嘴,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季子强从他的神色中,已经可以确定他是认出了自己,季子强就冷冷的说:“今天的事情,特别是我来酒吧的事情,你记住,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包括你的朋友,不然。”

    季子强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他抬头环顾了一遍这酒吧说:“不然你也知道,你这酒吧就算完蛋了。”

    那老板连连的点头,嘴里嘟囔这说:“谁都不说,包括我老婆我都不说,任市长,你放心,我可以拿自己人格保证。”

    季子强心里真是好笑,就你还有什么人格,你的人格就像是某种女性职业说她的纯洁一样,但季子强脸上是一点笑意也没有,他冷漠的打断了这个老板的话,说道:“另外,你叫你手下那些人,把那几个混蛋给我收拾了,打跑就可以,不要太严重嗯,这是你自己的想法,和我没关系。”

    这酒吧老板一听这话,知道是自己今天唯一的一个赎罪的机会了,市长差点在自己酒吧让人打,就这一个事情,随便说你个管理不善,查封了你这酒吧,一点都不为难。

    这老板过去也是走黑道的,这些年经过了严打,知道黑道路子太难走,就金盆洗手,开了个酒吧,也算是走上了正途,做了个良民,但他骨子里的暴虐还是有的。

    所以他恨恨的转过身去,招了一下手,那几个保安和服务生很快就聚集在了他的身边,大概有上十人,也不知道他吩咐了几句什么,这上十人就转过身去,一起向那几个混混逼近。

    几个混混还在思考着,看他们走来有点奇怪,但接下来的局面就很明朗了,一个保安队长寒着脸,喊了一声:“打。”

    十来个人疯了一样就冲了过去,就听一阵的乒里哐啷和鬼哭狼嚎,那四个混混是再也没有想到,这酒吧的人怎么向自己发起了进攻,他们也算是混混,也经常惹事,但和专业的保安打手比,那就有点技不如人了,更何况他们在人数上的实力也有太大的悬殊,没要到一分钟,他们就哀叫着逃跑了。

    季子强这才拍拍这酒吧老板的肩头说:“以后他们再要来捣蛋,你就直接给柳林区公安局长蒋逸打电话,让他帮你摆平。”

    老板感激不尽的说:“这几个毛贼,我知道他们底细,翻不起什么浪花,我对付的了。”

    季子强就要离开了,那老板忙说:“前面人多,认出你了不好,你走消防通道,那有后门。”

    季子强没想到这五大三粗的老板还如此细心,就给了他一个笑脸说:“老板想的周到,呵呵,改天再来捧你的场。”

    那老板就喜笑颜开的在前面带路,绕过一个小走廊,在后面打开了安全门,季子强带着华悦莲就离开了。

    华悦莲这时才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痛,她明白一定是被那卷发无赖打的,她也没在意,现在她的酒也醒了不少,知道今天闯了祸,想想也是后怕,多亏今天有季子强过来,不然真的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她也就不敢多言,默默的跟在季子强的身后。

    外面的天空下起了小雨,很小,很细的雨丝,在不紧不慢的飘着,像一个温柔的女人在与情人深情款款的说着情话。一眼望去,黄色路灯下的白色雨丝纷纷的坠落,好像是水做的帘子一般让人浮想联翩。漆黑的天穹如同黑色慕布,月亮早就躲到厚厚的云层里酣睡了。

    夜幕中,季子强和华悦莲走上了大街,沿着人迹变得稀少的马路,怅然的溜达着。

    这时候,华悦莲一点都不想回去,她在想,上一世,她是不是把今生承诺了给他,她不知道,可是今生,他们相逢却也太短暂了,看着偶尔路过的那些情侣,有些羡慕,有些伤感。

    不知道,在过往历史的那一片天空下,是否还有人也似她这般无奈,伤痛

    季子强还是坚持把华悦莲送到了市委家属院去,华书记走了以后,华悦莲一直住在那里,没有人敢于让她搬家,也没有人去管这件事情。

    他们就在清冷的大门口分手了,华悦莲多想再一次回到从前,回到过去,可惜岁月饥饿的狼似水留,往事不堪回首。

    他们默默无言的分手了。

    在接下来的一天里,季子强早上班的时候,会经常会走神的想到华悦莲,每想到一次,他的心都会有一种伤痛,就这样又过了一天,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并没有听苏副省长电话里对自己的要求,他还是很规矩的带上了刘副市长和副市长平智容等几个亲信人物,在柳林市的郊区等候了一两个小时,这面机场也早就安排好了招商局孟局长等人在那守着,孟局长也搞不清楚季子强跑哪去了,两人就电话不断的联系着。

    接上了苏副省长,季子强看看时间还来得及,就先请苏副省长到白金大酒店休息了,苏副省长看到季子强还是这样恭敬的等自己了一两个小时,心里也很受用的,他就客气的责怪了季子强两句:“你这小季,说的不要管我,接外宾重要吗,怎么你还去半道上等我了。”

    季子强也谦虚,低调的说:“这是下属应该做的事情,苏省长对我,对柳林的关怀太大了,我尽一点心意也是应该的。”

    苏副省长就哈哈的笑了几声,突然问:“哎,对了,韦书记怎么今天没见。”

    季子强说:“昨天我们说好的,但不知道韦书记有什么事情耽误了,这样吧,彭秘书长,你给韦书记再联系一下。”

    彭秘书长就点头,掏出手机离开了苏副省长的房间,打电话去了,但他出去转了一圈,就跑到下面大堂坐那休息了,他才没那么笨呢,季子强的意思他早就看出来了,所以这电话是绝不能打。

    季子强又陪苏副省长聊了一会,看看时间到了,就对苏副省长说:“省长,你在酒店休息一下,我去接机,他们到酒店前我会和你这联系的。”

    苏副省长点下头,示意季子强可以离开了,对苏副省长来说,他是不能到机场去的,这不是他懒,是他这个级别不允许他俯身曲就。

    季子强没用多久就到了机场,几个人把他迎了进去,他们坐在柳林市机场宽大明亮的贵宾休息室里,肖曼和季子强,还有市经委吕主任、招商局孟局长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忽然,有人喊道:“来了来了”大家一齐向窗外望去,只见一架身型纤巧的银灰色飞机,正不断降低高度,掠过机场的指挥塔,向着笔直的跑道滑落下来。

    这是阿尔太菈国际集团纳尔逊总裁的专机,一架美国湾流公司制造的g550超远程商务机。据说,两年内,这架飞机在公司的飞行距离相当于绕地球20圈,见证了纳尔逊总裁的商务繁忙。

    满头银发的纳尔逊总裁出现在飞机舱口,他身型阔大,气宇轩昂,鸡皮鹤发,高鼻深目,两只碧蓝的眼睛藏在花白的浓眉之下,有如深潭,只是其中蓄满了笑意。

    虽然访问过数不清的国家和地区,但他唯独对中国感觉最好,鲜花和掌声、排场和拥戴,除了没有享受过满地红地毯和仪仗队,他每次来和联邦总理也没多大区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