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局长不置可否的笑笑,也就说什么,这个肖曼已经有点晕晕乎乎了,她已经觉察不到季子强在说什么,她和杨局长还有司机的离开了酒吧。

    季子强回过神来,就迎着那道目光,走了过去。

    昏暗的灯光,低沉的音乐,表情各异的泡吧者,一切都使华悦莲感觉熟悉,今天她一个人来的,因为心情不好,她要了一瓶红酒,自己闷头喝起来,季子强调到了柳林市,对很多像她这个级别的公务员都本来是不怎么在意的,因为相互之间地位悬殊,离得太远,不管是谁上来,用他们的话来说,换汤不换药,波及不到这个层面来。

    但华悦莲就不一样了,季子强那三个字对她具有很强的影响力,当她得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更多的是一种忧伤,一想到季子强,她的心如针扎般的痛,时间并没有完全的医治她的伤痛,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更加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在失去本来应该是自己最美好的人生。

    季子强的绯闻已经烟消云散了,听说他还结婚了,而且很多消息也证实了季子强本来和向梅并没有什么关系,这极大的打击了华悦莲的自信,她开始学会反省,学会了后悔。

    今天到这个酒吧来,她只想麻醉自己。

    “小姐,要人陪吗”不时有些眼睛发光的男人走到华悦莲身边搭话,都被华悦莲以“等男朋友”为由拒绝了。

    那些搭话的男人一听华悦莲是“名花有主”,都扫兴的灰溜溜的去寻找其他“猎物”了。在这灯红酒绿,霓虹灯闪烁得让人头晕的喧哗地方,华悦莲只感到头大,看着酒吧里,那些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搔首弄姿的男男女女,她突然想起她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唐朝时期有过的一个地方。

    华悦莲想,那里大概跟这里差不多吧可惜,她没去过。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透过那朦胧的灯光,她一下子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那个身影不管是在那里,也不管距离多远,华悦莲都可以一眼分辨出来,她的心又开始绞疼起来。

    季子强,是啊,是他,一点都没有错,华悦莲的眼光变得痴痴的了,她的心也凝结不动了,很多往事就像是放电影一般的一幕幕出现在了华悦莲的眼前。

    她又看到了季子强身边的一个女人,那是季子强的妻子吗她长的可真漂亮,但华悦莲很快就否决了自己的看法,她了解季子强,也知道季子强的品味,要是那女人真是季子强的妻子,他绝不会让她穿的如此性感。

    但她是谁呢,是陪酒的

    好像也不是,因为华悦莲又看到了季子强对那女人保有的客气和礼节,于是,华悦莲就没有办法去分辨这个女人的身份了。

    她一直坐在角落里,痴痴的看着季子强微笑,看着他说话,看着他皱眉,吸烟和喝酒,她就这样痴痴的看了一两个小时,直到季子强他们站起来准备离开。

    一霎那间,她看到了季子强的目光了,那是一种让人伤感的目光,他就那样看自己了好久,他发现自己了,但华悦莲没有去收回自己的目光,他们的目光透过伤感的音乐,透过迷離的灯光相遇了,但这目光中并没有大悲大喜,他们似乎早就知道这样的宿命,他们的目光除了一些哀伤,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季子强也返回身来了,这一瞬间,季子强再一次清晰的看到了华悦莲的目光,也看到她独自一人的落寞,她的桌上放着一瓶红酒,瓶中已经没有酒了,华悦莲靠在椅背上,微眯着眼睛,在他的旁边就有几个青年在不断的瞄着她,就像是看着餐桌上的一道小炒,眼光中充满了亵渎和猥琐。

    季子强心里略微的有点惊讶,真是谢天谢地,今天自己来了,不然真不知道会出什么状况,季子强快步走了过去,华悦莲有点紧张起来,她微微的收回了眼光,看着他笑了一笑说:“你到底还是转回来了。”

    季子强坐了下来,他突然之间,心里就多了一份自责和对华悦莲的怜悯,他感到自己太过小气,没有一个男子汉的博大胸怀,不就是人家误会了自己吗不就是人家离开了自己吗自己到柳林市已经好久了,为什么不能去看望一下她是自己太忙

    不,这或者是一个借口,是自己受不了被抛弃带来的自尊吧。

    看来自己还真的不够成熟,不管在感情上,还是在事业上,自己在这个沉浮的社会大舞台上,真的需要更多的磨砺。

    他坐了下来,坐在了华悦莲的旁边,华悦莲很温柔的看着季子强,满身的温馨和炙热,让季子强心头一颤。

    季子强也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平和,像一对老朋友一样:“悦莲,过的还好吧”

    华悦莲的眼中哀怨就慢慢的升起,她说:“不好我过的不好,但这都怪我自己,我要喝酒,要和你一起一起喝。”

    季子强的心也在伤痛着,他看着那往昔自己珍爱的女人,今天变得如此软弱和伤心,季子强也开始揪心起来,他绝不希望自己和华悦莲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自己现在幸福了,自己现在还提升了,但华悦莲呢,她有没有获得一点点的快乐。

    季子强自责起来,他面对华悦莲,已经忘记了过去所受的冷眼和华书记对他的蔑视,他只能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和错误,他很惭愧的说:“悦莲,是我对不起你,给你带来了伤心,今天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不要喝了。”

    “不行你你还没有陪我喝,你还没有原谅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华悦莲的脸上就多了很多伤感的神情。

    季子强也像是受到了感动,他温柔的说:“我从没有怪过你,更不存在什么原谅你,应该获得原谅的是我,真的。”

    “你真的没怪我,没怨恨我吗”华悦莲小声的问着。

    “是的,一点都没有,或者是我们的缘分没到,你是个好女孩,其实我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也是一直在为你祝福的。”季子强也很认真的说。

    华悦莲仿佛有了点感动,她回忆到当初自己那冰冷的语言,以及对季子强有过的无情的伤害了。

    她看着季子强,他还是过去那样的英俊,但他的脸上已经有了更为成熟的稳重,华悦莲低下头去,喃喃的说:“那好我们走吧。”

    季子强很快的叫过了服务生,准备买单。

    看来看账单,季子强暗暗的骂了一句,就一瓶酒,竟然要一千多元,好在刚才杨局长给自己了一点钱,不然今天真要出笑话了。

    付了帐以后,季子强搀扶着华悦莲刚要离开,旁边那几个对华悦莲眼馋了许久的混混就站了起来,挡住了季子强他们的去路。

    季子强刚才对华悦莲的柔情和内疚就暂时的压了下去,他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说:“干什么”

    那几个混混中的一个就很邪气的笑笑说:“这妞你认识不认识啊,怎么就带人家走了,我们可是一路的。”

    季子强没好气的说:“让开没你什么事情。”

    “你小子,找死啊”那个混混十分生气的喊了起来,其余的几人也都露出了凶恶的面相,把季子强和华悦莲就围在了中间。

    周围的客人也看着几人,酒吧的人都开始起哄看热闹了,他们惟恐季子强与那有些嬉皮样子的年轻人打不起来;有些人在吹口哨,有的在添油加醋的扇风点火,聚上来的男男女女都幸灾乐祸的在看,大有“打起来最好好”的看热闹的心理。

    “你们想干什么不要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好吗”季子强说。

    “我骂你找死,怎么了,小子不服啊。”这小子说着,手上已经有动作要去拿桌上的酒瓶。

    季子强用眼的余光看见了他的举动,异常冷冽的说:“如果你还想在柳林市混的话,我劝你今天老老实实的呆住,不然你们会永远后悔。”

    季子强身上流露出来的寒意,让这几个久在道上混的小子有点意外,他们见过很多人,也惹过很多事情,但每一次的打斗,都没有看到过如此冷酷,如此平静的人。双方就这样对垒,僵持住了。

    过了一两分钟,那个领头的看看身边的几个小弟,似乎自己今天就这样被吓住了颜面无光,以后还怎么带他们几个,所以咬了咬牙说一声:“打,打他”。

    听到了大哥的吩咐,旁边的几人,马上冲向了季子强,季子强就放开了搀扶的华悦莲,一拳击倒了一个靠近自己的小子,华悦莲看到这情景,也清醒了许多,她的警察功底还没全丢,一个箭步上去就抓住一个混混微卷的头发,用劲全身的力气拽他。

    这小子疼得眦牙裂嘴回头要揍华悦莲。

    华悦莲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力气和勇气,也做好了与他打架的准备,他们纠缠在了一起。周围的客人看见打起来了,纷纷的往外站着,靠近墙壁,这时,酒吧老板出现了,他与几个侍者和保安,平息了这场战斗,围观的人群扫兴的一哄而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