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铭豪局长那是大喜过望,早就想拉季子强一起干点坏事了,刚才在酒桌上暗示了一下,但季子强顾左右而言他,让杨局长就不敢冒昧的再提了,现在听季子强招呼自己,他喜出望外的对另外几个局长大声说:“我把季市长送回去,你们也回吧。 ”

    那几个局长也都连连的招手,摆出了一副对季子强恋恋不舍的表情来。

    等杨局长上车坐稳,季子强就说:“到白金大酒店接个人。”车子就开动了起来。

    季子强带上杨局长是有用意的,一个是可以避个嫌,免得别人看到说瞎话,在一个,他身上真的还没多钱,一般到哪去都是秘书带钱,季子强身上很少装现钱,就连银行的卡他也是不喜欢带的,唯一随身的就是手机,香烟和打火机了。

    他知道那酒吧的消费不低,自己总不能先回去拿上卡,在取点钱过去吧。

    到了白金大酒店,季子强打过电话,没等几分钟,那肖曼就走了过来,就见她浓密金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熱辣得迷死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一袭粉紫色的超短款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一等一的绝佳身材,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高筒靴真是娇媚十足。

    季子强和杨局长一看,真是很漂亮,虽然她是柳林人,但身上尽然也有几分外国女郎的性感,让季子强和杨局长都失神了那么几秒,季子强一下就想到了当年自己在洋河县无聊的时候,上网看的那欧洲女人,想想的季子强就好笑起来。

    肖曼款款的来到了车旁,季子强打开车门就让她进来和自己并肩坐在了一起,一股法国香水的味道,就直接的灌进了季子强的肺腑,季子强有点晕晕乎乎了。

    玫瑰酒吧坐落在城西的一个花园里,那栋古老的小楼周围开满了红艳艳的玫瑰,酒吧因此而得名。

    季子强这次很意外的还叫上了司机一起进去,司机张开大嘴也是很惊讶,一般情况他们都是在外面车上等候的,今天有点意外了,肖曼见这几个人都去,也是一愣,心里先就有了一丝失望,本来她指望和季子强单独坐坐,一起聊聊风花雪月,现在多了几个老男人,那一腔的柔情就只好收敛起来了。

    他们穿过曖昧的夜色,便可看见台上冷艳女子的媚惑演出。颈间朱红的小提琴映着糜烂的灯光,歌声丝线般缠绕着他们的耳膜,直抵他们心底的某一根防线。

    玫瑰酒吧的服务生,他们都是一模一样的,当然这并非说他们全都是多胞胎或者是克隆人。他们都带着一个银黑色的面具,面具非金非铁,带着诡异而又流畅的弧线,顶端深深的插入服务生们浓厚的黑发之中,末端带着长长的下沿,将整个脖子都掩在了里面。

    他们发出的声音也同样是一种优雅而流畅的中性语音,没有任何的口音,纯粹的就像属于机器人的声音,人们很难从他们的声音上分辨出他们的性别。在面具之下,每个人都套着一件相同款式的深紫色的天鹅绒燕尾礼服,奇特的剪裁方式将所有凹凸的身形一一抹平,整个人就像六七岁的孩子般,看不出任何性别的特征。他们的手上是和衣服同样风格的白色手套,手套永远是纯粹的白,没有一丝污迹,而左手手腕处一个银色的s型标志在长袍的衣袖中时隐时现,给服务生们的造型添加了更多的神秘色彩。

    当然,一模一样并非是他们全部的特色,只是这奇特的造型就为玫瑰酒吧吸引了无数的客人,尽管有一些胆小或者多疑或者富于幻想的人以为这里是邪教组织的基地或者是吸血鬼的老巢或者只是单纯的感到排斥,但更多的人只是感到好奇、刺激。玫瑰酒吧里的酒很贵,几乎全都是其他酒吧同样酒类价格的双倍。

    而每当有新的客人为这个发现疑惑进而抱怨的时候,服务生就会指着酒水单的一角,用他们那种好听却没有感晴色彩的声音淡定的说:这种酒很便宜。

    新来的客人总会莫名觉得服务生淡定的声音中带着一种高傲的嘲笑,然后他们会不屑一顾的瞥一眼那种酒,心里想着,别以为我没钱,我才不会点你给我推荐的那种掉价的低档次的酒叫人笑话呢。然后他们的眼睛就停在了那个地方。

    季子强他们就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刚刚坐下,肖曼就已经有了些意兴阑珊了,她可以理解季子强这样做的意思,这让她一腔的热情都凉了下来,她认为这是季子强有意的冷落自己,和自己保持距离。

    她在外资公司工作,她哪里明白内地官场的复杂,不要看所有的人都风风光光,但也许一个很小的失误,都会在转瞬间让他的前途和希望灰飞烟灭。

    季子强却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他其实对她也很好奇,为什么这个看上去性感妩媚的女孩会在这个时候邀请自己。不过这样的想法在杨局长和司机的脑海现在也已经有了疑问,他们从肖曼的表情中能看出她的不大舒服来,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情绪,因为他们服务和讨好的对象是季子强,至于你这个美女吗,讨好是可以,但绝不会为你患得患失。

    他们叫了桶装啤酒,因为是来喝酒的,就没有想过咖啡与饮料。服务小姐拿来了木桶放在他们的桌子上,季子强环视一周,发现自己这几个人好厉害。

    别人该不会以为自己几人是“酒鬼”吧,酒鬼也没办法了,因为今晚自己不得不来,肖曼起初的一点点失落很快就被酒吧中浪漫的氛围感染了,她慢慢的快乐起来,这是一个热情中带有岑香的女孩子,有点小姐脾气,也许她吸引不了季子强,但的确也是很有魅力的一个人,她拥有着北方女孩子的优点,不据小节,善良大方,说话的嗓门都比上海小女人大的多,但不失温柔,这就是她,一个读了很多书,后悔没有办法;一个不会撒谎,说话很直白的女孩子。

    他们开起了玩笑,说起了一些奇闻异事,季子强也没少喝,不过他有杨局长在旁边代酒,所以和肖曼就不能相比了,要不了多久,肖曼就有点醉意了,为了尽快的结束这场约会,季子强就加快了喝酒的频率,他没有办法想平常一样,说一声结束就能结束,因为今天的对象不同。

    时间过了很久,客人一个个进来,一个个散落它处。

    季子强就说:“肖秘书,我很奇怪,一般的美女都是不敢多喝啤酒的,你不怕发胖”

    肖曼就仰着美丽的脸庞,喷着酒气说:“我从来都没有刻意的减肥,所以是不用担心的。”

    季子强很羡慕的看着她说:“厉害,厉害,你这样有漂亮,酒量又好的女孩真不多见,我敬你一杯。”

    肖曼一点都不怯场,端起了酒杯,一口就喝了,季子强咋咋舌头,也陪着她和了下去。

    这样要不了多久,肖曼就有点晕晕乎乎了,季子强看看差不多了,就使个眼色,让杨局长买了单,对肖曼说:“我送你回酒店吧。”

    肖曼带着醉意说:“不,我还要喝。”

    季子强暗暗好笑,就说:“行,到了酒店我沛你再喝几瓶。”

    “真的”

    “真的。”

    “好,那我们撤退。”

    肖曼有点小摇晃的站了起来,季子强不得不赶快站起来,扶了她一把,转身刚要走,季子强就愣住了。

    季子强看到了一个人,在那灯火阑珊处,一个很幽怨的人,她也看到了季子强。

    华悦莲,不错,就是啊,华悦莲小口地咂摸着杯中的红酒,眼中充满了迷蒙地雾色,她看着季子强,有些忧伤,还有些莫名地酸楚。

    季子强愣住了,有那么几秒的时间,他的脑海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装,整个人也像是失去了灵魂的躯壳,什么都没有想。

    杨局长一点都没有醉,这样的啤酒对于一个常年战斗在工商一线的老干部来说,就像是在漱口,他发现了季子强的异样,就拉了一下季子强说:“怎么了,领导”

    季子强豁然省悟过来,没有说话,搀扶着肖曼就往外走,但走到门口的时候,季子强仍然可以感受到那直射脊梁的幽怨的目光。

    他停住了脚步,对杨局长说:“你和司机一起把肖秘书好好的送回酒店,不能有什么差错,我还耽误一下。”

    司机忙问:“那一会到哪接你。”

    季子强摇下头说:“送了肖秘书你们就回去休息吧,我有点私事。”

    杨局长就不能问什么事情了,但他很快的从自己包里拿出了一叠钱说:“你身上没带吧,把这拿上,万一需要。”

    季子强一看也就三五千元,想想自己身上确实没钱,就接过来说:“用了我记个数,到时候还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