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看可以,这样就有面子了,老外对接待规格也很讲究,尤其是企业做到跨国公司的规模,老板个个都成了政治家了。 ”肖曼笑着说。

    季子强又和她聊了一会,因为还有会议要参加,季子强就不能奉陪了,他让彭秘书长把整个接待的日程安排向肖曼通报一下,看看还有什么不周之处。

    临走时,他握着肖曼的手,真诚地说:“肖秘书,今后在柳林市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千万不要客气。”

    肖曼点头应允,挥手作别,季子强走后,彭秘书就轻松多了,他起身给肖曼换上一杯热茶,说:“今后我要是有事找你,肖秘书可要多多关照哟。”

    肖曼笑着调侃说道:“你大秘书长的,还有我关照的余地啊,呵呵,开玩笑吧”。

    彭秘书长也笑笑,就和她谈起了接待安排,肖曼也提出来几处需要修改的地方,彭秘书张马上通知了接待办和经委有关领导,这几处按新的方案执行。

    季子强在离开办公室以后,走了几步,就眉头一皱,拿起电话对彭秘书长说:“我季子强啊,老彭,这次他们总裁来柳林考察的事情,你亲自做安排,对外暂时保密,特别是我准备请苏省长来的事情,谁都不要告诉。”

    那面彭秘书长马上就领会了季子强的意图,嘿嘿一笑说:“那是一定的,在说了,苏省长也未必有时间过来,这只是我们一个想法。”

    季子强就明白彭秘书长听懂了自己的意思,呵呵一笑说:“就是啊,万一不来,最后闹笑话了。”

    挂上了电话,季子强才到了环保局去参加了一个协调会议,在季子强的到达柳林正式的上班以后,他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处理好乔董事长的北江化工公司污染问题。

    叶眉的离开,并没有让化工厂的污染事件暂时平息,同时,防疫站和几家医疗机构又对化工厂附近的村民重新做了详细的检查,结果却让人哭笑不得,他们其实并没有上次检查的那么多病情,这让村民很难接受,感觉是政府在欺骗他们,所以他们就继续的纠缠着政府,前段时间因为是召开两会,韦俊海就不得已采取了一些强制性的措施,安排了工作组进住了村里,以答应补偿和听取意见为名,稳住了他们。

    现在两会已经结束,但他们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季子强就专门指示环保局和相关几个部门,要求他们拿出一套解决问题的方案来。

    会议中,环保局的局长就说:“季市长,我们准备让他上一套污水净化设备,这样就能解决排污问题,至于空气污染,这是比较麻烦的。”

    季子强也有点为难,对这样一个企业自己不能全靠政府的命令来管理,季子强对方的一切手续都市合法的,最好的方式那就是搬迁,但作为一个新厂,让人家马上搬迁,也说不过去,最后的损失谁来承担。

    季子强就在会上再次强调:“今天这个会议的目的就是解决这个汉口化工厂的污染问题,但你们几位谈的方案都很笼统,我希望有一个细化的措施出来,要合情合理,还要坚持原则。”

    但连季子强心里也是知道的,这样的措施是很难马上就找到,只有慢慢来想办法了,自己最近忙,等闲一点了,和乔董事长见个面,好好的谈谈。

    会议开了几个小时,但真正的问题却并没有在会上得到解决,季子强很失望,只好草草的结束了会议。

    回到了办公室,季子强就给苏副省长去了个电话:“苏省长你好,我季子强啊,谢谢,谢谢苏省长的关心,我有个请求,最近有一家跨国集团的总裁要来柳林考察,他们希望见一下省上的高层领导,是是,他们就是想看看省里的重视程度。”

    苏省长就问了时间以后说:“嗯,时间上应该问题不大,后天我上午可以抽出时间,但你和韦俊海商量好了没有,在规格上要讲究一点。”

    季子强就忙说:“我们商量过的,这些都没问题。”

    苏副省长也是想支持一下季子强,不管怎么说,是自己几个人把季子强放上来的,他做出了成绩自己几个也是脸上有光,就让你乐世祥看看,我们挑的人能力怎么样。

    苏副省长就满口的答应了,说:“好,后天我一早过去,这次主要是接待外宾,我这你和韦书记就省省心吧,不要在搞迎接我的什么举动了,我们主要对付老外。”

    季子强也答应了。

    后来在几个副市长问及此事的时候,季子强都没有告诉他们苏副省长要来的情况,他明白,这次接待葛副市长和韦俊海肯定是不会参与的,那刚好,让你们好好的后悔一次吧。

    让季子强没有想到的是,晚上,他刚刚陪几个局长吃完了晚饭,本来这饭他也是不吃的,但过去的一个很铁杆的市工商局局长杨铭豪,在季子强下班前就赖在季子强的办公室不走,一定要请季子强吃顿饭,季子强还是一个很念旧的人,过去自己当秘书那会,没吵蹭人家杨局长的好处,家里买点便宜货啊,有时候找人家报几张发票啊,同学,朋友的生意出了问题,要罚款啊,什么的,经常找人家。

    现在自己当市长了,就给人家装老大,这季子强有点做不出来,所以就只要给家里去了个电话,陪杨局长吃饭了。

    杨局长当然还要请几个陪客的,比如市委的张秘书长,还有几个和的来的局长。

    现在季子强地位变了,一般情况只要他不想多喝,也没人敢强灌他,每次碰杯季子强也就是喝一点,不用全喝完的,谁也不敢和他较真,所以今天季子强一点都没多喝,清楚的很。

    在他们吃完饭,季子强正准备回家去住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季子强已经坐上车了,他示意司机不要发动,就接通了电话:“你好,我季子强,请问那位”对这样可以找到自己号码的陌生电话,季子强总是客气的。

    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美妙的声音:“季市长你好啊,我是肖曼。”

    “肖曼”季子强就努力的回忆一下,似乎自己的熟人里面并没有这样的名字。

    对方也感觉到了他的迟疑和疑问,就悠悠的叹了口气说:“看来我一点都没有引起季市长的关注难道我的魅力就如此不及”

    季子强在对方说这话的时候,就突然的想了起来,这是今天刚刚认识的阿尔太菈国际集团江北公司的总经理秘书肖曼,季子强暗叫一声惭愧,忙说:“怎么可能不记得你呢,你的气质和风度在柳林市应该是难得一见的,我只是在想,这个时候你来电话,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吧”

    对这样的谎言,季子强说的很流利,但也不能说完全是谎言吧因为这个肖曼也的确长的很不错。

    而肖曼对季子强说出的这样的谎言是愿意相信的,她就愉快了起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很仰慕季市长你了,想邀请你一起到酒吧坐坐,可以吗”

    对这样出之于一个美女,而且还是关系到好几个亿美元投资项目关键人的,毫不掩饰的邀请,季子强并不敢轻易的拒绝,他不想去,因为季子强的字典里,酒吧只有一种解释:喝酒的公共场所。

    季子强并不很喜欢那里的氛围,当然他也有过对酒吧感到新鲜的时节,洋酒,亮晶晶高低有致的玻璃杯,烛台,小花格子桌布,让他口水倾盆的美女,让他悸动不已的期待少年时代以为奢侈遥远的场景,忽然就摆在了眼前,那时候他有过在酒吧流连忘返的美好时光,朋友们似乎都十分年轻,满腹理想却无所事事,都没有成家,更没有立业,那是很早很早以前了。

    现在的季子强早已经超越了那种肤浅的生活,他心里装的有太多的事情,也有太多的压力和困惑,他更希望自己可以经常有安静思考的时间,而不是那吵杂凌乱的音乐。

    但他在很短的迟疑后,还是说:“呵呵,肖秘书你应该还没吃饭吧,我请你,想吃点什么”

    肖曼就轻盈的笑出了声说:“不,我不吃饭,我想去酒吧。”

    季子强希望转移她的视线的想法,显然的,并没有奏效,季子强就只好说:“那好啊,我去接你吧。”

    肖曼就很柔美的说:“谢谢季市长,我等你。”

    放下电话,季子强眉头皱了起来,他对这样的邀请有点意外,如果不是考虑到那几个亿的投资,他本来是完全不必要答应的,现在自己已经不是洋河县那个副县长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有很大的影响,特别是那样的一个公共场合,曝光的风险就很更大。

    季子强略微的思考了一下,就摇下了车窗,对还在车外满脸挂着笑容,等待着和自己挥手告别的市工商局局长杨铭豪说:“老杨,你身上有钱吗”

    那市工商局局长杨铭豪一听,愣了一下忙说:“有有,你要多少”

    季子强就扭了一下头,示意说:“你上来,陪我去个地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