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温厚的拍拍方菲的手背说:“感谢你的关爱,再等等,大幕还没有拉开,下面到底会演出什么节目现在还不知道呢。”

    方菲看着季子强拿出了一根香烟,就主动的从桌子上拿起了打火机,帮季子强点上,过去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见到季子强吸烟,方菲总是要说他两句的,今天季子强心情不好,方菲也尽量的让自己乖巧,温驯,用自己一腔的柔情来化解季子强那心中的不快和忧虑。

    季子强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看着眼前这气质高雅,风韵万千的美女,他的心动了一下,他看着方菲,却突然的想到了安子若,想到了那次自己也是在忧虑中,安子若前来看望自己的情景。

    季子强的心就有了一点点的痛楚,为什么自己的仕途会如此艰难是自己不够聪明,还是自己对权利过于的奢望应该都不是,是因为自己和他们很多人不一样,自己摄取权利的目的和出发点和他们都截然不同,自己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自己想更好的让权利去为别人服务,这或者就是问题所在。

    看着沉思中的季子强,方菲叹口气说:“这个老雷啊,真是小肚鸡肠的。”

    季子强中沉思中抬起了头。他苦笑一下,没有说话。

    方菲继续说:“上次让你接管公安局,我就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是没想到这人也太过阴狠了,下手如此无情。”

    季子强淡淡的说:“他又怎么会对我讲情面啊,是怪我,夺了人家的权利。”

    方菲恨恨的说:“权利也不是他的私有财产,这怎么算的上夺。”

    “但不得不承认,现在很多领导,他们已经把手里的权利当作自己的个人所有了,他们没有想过,权利其实我们谁都没权去拥有,我们不过是借用。”季子强悠悠的说出了自己所想。

    方菲对这样深刻的一些哲理是不愿意劳心费力的探究和专研,她的想法很简单,做好自己,对得起良心,对得起自己就可以了,听季子强说的如此深沉,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后来他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季子强:“对了,子强,张秘书长应该是来保驾的吧”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笑,用手指点了一下方菲的鼻尖说:“组织原则,不要随便乱打听上级领导的意图。”

    方菲见季子强心情好了许多,就也开玩笑说:“下级领会和猜摸上级的意图,是我们每一个革命干部应尽的责任。”

    季子强和方菲都笑了起来。

    挨到了下班以后,季子强总算是收到了王队长的消息,王队长告诉了季子强:“领导,今天张老板让叫去问话了,谈话已经按既定方针执行了,他说一个姓魏的领导,对这些事情问的很仔细,还做了记录,最后还鼓励他了几句,说不怪他,要怪就怪我们自己的一些领导。”

    季子强就笑了,他知道,张秘书长一定会用这个信息给叶眉献上一份厚礼,而叶眉也一定可以用这件事情做点文章,展开一次有效的反击。

    现在季子强没有了顾虑,这样的结果他很满意,接下来会怎么样,季子强其实不需要再去费心的探究了,一切会很快明了,季子强到底还是忍不住的嘿嘿的笑了,他似乎已经看到雷副县长那张难以置信,惊慌失措的脸。

    季子强刚要下去到伙食上吃饭,就接到了方菲的电话,方菲在电话中说,因为一切都是她的美丽惹的祸,她也就特意的要表示下感谢,请季子强晚上一起吃饭,季子强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他也希望调节下自己紧张的神经。

    季子强按捺住心中的激动,赶到了她说的饭店,今天方菲收拾的更加飘逸,她清爽的黑色长发披下来,完美地衬托着她白皙的脸颊,俨然是从水墨画中走出的古典美女,包间里弥漫着清新的柠檬味――她的香水很甜,像她的人一样。包间也被打扫得很干净,装修和装饰也很浪漫,很温馨。

    “你还好吗在办公室也没时间多劝你,希望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方菲抬眸,巧笑嫣然,看着对面的季子强,手中就给季子强送来了一杯香茶。

    那淡淡的茶香飘出来,融进温馨的气氛中。

    季子强笑笑,不要说自己不会有什么事情,就是有,自己也不会在一个美女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懦弱:“我很好,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的。你放心。”

    方菲还是多少有点迷惑,今天她一直都有一种感觉,感觉季子强的情绪很奇怪,他有忧虑,但却又不像是为这件事情,在办公室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方菲就感受到了,这或者就是女人敏锐的第六感觉。

    她很奇怪,季子强作为一个官场中人,在上级对他进行调查的时候,他还可以这样淡定自如,这是一个不可想象的事情,方菲对季子强就更多了一些敬佩,欣赏和不解。

    方菲疑惑中,心不在焉的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水,一不小心,未冷却的茶水溅出来,烫了她的手,她忍不住“哎呦”了一声。

    季子强连忙低下头,细心地吹着,不时地揉揉,方菲有点幸福,还有点难为情,她想躲,大脑却截断了缩回手的信号,季子强让她感到是如此的浪漫。

    方菲悄声的,羞涩的说:“我我没事了。谢谢你。”

    季子强一下有有点玩世不恭的,坏坏的说:“谢什么,怎么谢”

    方菲的脸就红了,他们两人固然有激情疯狂的时候,但那都有一个特定的环境和氛围,要让方菲像一个号色的那人那样,随时的提起那样的话题,她还是会脸红心跳。

    季子强看着她红彤彤的娇面,心里不免又开始了荡漾。一会,就上来几个简单的小菜,两人很温馨的吃着,俨然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人

    他们吃的很慢,特别是方菲,更希望和季子强在一起的时间长一点,也希望时间可以走的慢一点。

    喝了一阵的酒后,方菲腮边红红的,仿佛刚刚成熟的鲜果一般妩媚动人。

    季子强也很明显的感到方菲轻颤了一下,他悄悄的把自己的腿收了收,不想让自己过早的就激情四射。

    他们两人吃完饭,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晚了,街边的路灯已经亮起,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妙和浪漫,他们两人一路相携着,低着头走着,仿佛都有很多的话语,一时不知道从那说起。送到了方菲住的地方,基本是看不到一个闲人了,小城的夜晚就是如此,没有多少流动人口,所有的居民在晚上最大的乐趣不是逛街,而是找几个好友,要么喝酒,要么就是打麻将。

    季子强在夜色中有点迟疑着,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主动的提出自己的要求,这时候他也看到了方菲那留恋的眼神,她似乎也在期盼着。

    季子强就厚起了脸皮鼓说:“我送你上楼吧”

    方菲没说什么,她拉了拉季子强的手,然后一起进了楼道。

    到了方菲的房里,还没等她打开灯光,季子强就情不自禁吻上那樱红的嘴唇,跟想象的滋味一样,甜甜的,很柔软。

    同时,季子强也感觉到一股久违的冲动,沿着中枢神经直冲上来。

    伸出长臂,揽过她的细腰,将那柔软的身体紧紧地贴向自己,这使得她的幽香钻进他的鼻孔,一下子模糊了他的神智。

    撬开贝齿,伸舌探入,是一股清新凉爽的味道,吸着那甜蜜的源泉,卷弄着那温软的舌根。

    “噢--”他的喉间不自觉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加深了这个吻,季子强的动作一气呵成,方菲刹那间竟无法动弹,感觉神经陷入一片混乱,但此时此刻,她的心在狂跳,没等她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紧紧搂住,方菲头晕目眩,毫无反抗的力气,她也根本就没有试图去反抗,她的身体变得软绵绵的。

    季子强顺势将她压向沙发,她顿时深陷进去,一股浓郁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好闻的润肤水味道充斥在鼻端,使她一阵晕眩,她明显感觉到他坚硬的胸膛正挤压着她的柔软,结实的大腿抵在她的耻骨上,不断地触碰着。

    她温软馨柔的身子倒在季子强的怀中,这让季子强忽然觉得像做梦一样,可是,又异常地清醒。

    她在轻轻地吻着他,吻他的脖颈和喉结。方菲发出喘息,她抱紧他,在他的胳膊上轻咬了一口。季子强就把她抱到了床上,明亮的灯光洒下来,方菲肌肤如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