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自己都有点不能相信和接受,不要说一个几十亿公司的经理出来,就是洋河县的一个乡长到哪去,后面还不跟上会计,主任的一大堆。

    季子强和这个黄毛经理是在政府的会议室见面座谈的,本来是准备了一个翻译,不过这个黄毛经理还能说中文,说的倒是不好,阴一句,阳一句的,但还是能听的出意思,比起翻译就方便了很多,季子强和对放聊得还算不错。

    首先季子强给他简明扼要、实事求是,真实、丰富、活泼的多了柳林市的介绍,也给他谈到了希望他们来投资的三个项目,在真个谈话中,季子强既不夸大优势,也不掩饰不足。

    这让总经理贝克特很满意,虽然这个市长看起来很年轻,并且从谈话中也了解到他上来的时间很短,但季子强给他的感觉还是务实,肯干,而且毫无架子,这就有别于他过去接触过的很过政府官员,他也对季子强有了一种敬佩的心情,何况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项目的介绍人是谁,要想在北江省得到长足的发展,这个项目对于总经理贝克特也是至关重要的。

    期间双方都意向的谈了很多问题。

    后来季子强就准备宴请对方好好的吃一顿,但对方再一次让季子强诧异了,总经理贝克特并没有答应去豪华的酒店,他说就简单的在政府餐厅随便吃点,这让季子强和招商办都措手不及,政府餐厅也不是很简陋,但一时之间怎么出的来十几二十个菜,而且政府餐厅的那厨师,都是一月一两千元工资的毛师傅,他们做的那菜,怎么登的上大雅之堂呢

    不过对方提出了这个要求,季子强也只好答应了,主随客便,大家一起到了政府餐厅的小包间。

    季子强就客气的邀请总经理贝克特坐在上首,这个洋经理看来是真不懂了,他真的就坐在了上首本来应该是季子强坐的位置,有几个陪同会见的局长就暗暗的窃笑。

    季子强倒是没有在意的说:“总经理,到中国有多久了。”

    总经理贝克特连比带划的说:“半年不到。”

    季子强说:“希望我们这次可以合作愉快,也希望我们那个成为朋友。”

    总经理贝克特就连连的说着:“okok”

    这饭就吃的很简单随意了,总经理贝克特说一会自己还要开车回省城,酒也是一点不喝,大家就简简单单的让厨房炒了67个菜,吃了一顿。

    季子强心里还担心着,怕这样太过慢待人家了,但总经理贝克特似乎吃的很爽,季子强不得不暗暗想:这老外看来是不懂中国的菜系,要是今天这饭请一个内地的投资商,只怕人家早就把碗给你摔了。

    送走总经理贝克特以后,季子强最大的感触就是,无论大家有什么不同的信仰,不同的习俗,只要大家用心交流,互相尊重,没有什么问题的,只要大家觉得是朋友了,留下好得印象了,大家以后合作起来,才会更顺利些

    但这只是他个人的想法,其他的很多人都感到这次接待有点荒唐和可笑,就那样一个人,开个车来,没有随行的人员,还很谦虚的混了一顿便餐,这种人能是动则投资几千万,几个亿的主,呵呵,只怕真是季子强拉来的托了,这季子强搞这坑蒙拐骗的事,好像还是很在行的。

    不过也不能全怪政府的工作人员,这样的假货他们也是经常遇见的,以投资考察为名,到你地方上,吃喝一通,说几句豪言壮语,最后带着你送给他的大批礼品,从此渺渺无踪迹,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了。

    葛副市长就很及时的把这个情况给韦俊海做了汇报:“老大,呵呵呵,你没参与是对的,你不知道啊,那个穷酸,自己开个车就来了,你说装也要装象一点,至少花点钱,哪怕是找个女人装个秘书什么的也成啊,就这还来投资,呵呵呵。”

    韦俊海也很无可奈何的摇着头说:“这个季子强啊,总是喜欢搞点歪门邪道的,就不能踏踏实实的做点事情。”

    葛副市长一面笑,一面说:“是啊,今天他又要宣传部做一个柳林市的规划宣传图片呢,我是给宣传部打了招呼的,做不做我反正就不管了,听说他还让全部印成彩册呢,那要花多钱。”

    韦俊海就笑笑,并没有说让葛副市长支持季子强工作的话,他心里其实很满意季子强这样的,你就瞎折腾吧,等你最后露了底,那时候笑话才更大。

    他说:“呵呵,随便他吧,这细小的工作我们也是顾不过来了。”

    葛副市长就点点头说:“就是,他喜欢玩,我们可没时间每天陪他。”

    过了几天,韦俊海还是给季子强去了个电话:“子强同志啊,听说前几天你接待了一个外商,感觉怎么样”

    季子强心想,你韦俊海不是不愿意协助我吗现在怎么问起了这事,但既然人家关心起来,季子强也就把他当成一件好事了,忙说:“谈的不错,看来有点希望,要不下次他们再来,书记也出面见见。”

    韦俊海就忙说:“算了,算了,你好好操作,我就是问下,呵呵。”

    季子强一看自己这讨好也没效果,就说:“那行吧,等多谈几次我再请书记出面。”

    韦俊海笑笑说:“子强啊,我的意思你还是做做点实事吧。”

    这话说的,就把季子强一下顶到了墙角了,自己难道不是做的实事吗你不帮我也就罢了,也不能就这样说我吧但季子强是无法辩解,更不好顶韦俊海的,他只能怏怏不快的挂上了电话,自己生了一会闷气。

    季子强正在郁闷中,就听到了敲门声,季子强还没有说进来,就见彭秘书长带来了一个很漂亮的美女走了进来。

    他们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并不认识这个美女,他有点疑惑的问:“秘书长,这位女士”

    就听彭秘书长对这个美女介绍说:“这是我们季市长。”

    他又对季子强说:“这是阿尔太菈国际集团江北公司的总经理秘书肖曼,不过这肖秘书也是我们柳林市的人。”

    季子强就赶忙客气的站了起来,在这漂亮的美女做出一个握手的动作后,季子强快速的和她握了一下说:“欢迎你肖小姐,我们柳林市出人才啊,前些天你们贝克特总经理和我们柳林市谈的很好啊,希望你们能到柳林市来投资发展。”

    肖曼坐在了季子强的对面,她一头短鬈,黑红挑染,配着圆润白皙的脸庞,明亮晶莹的杏眼,再加上秀气的鼻梁、丰满的嘴唇,诠释出东方女性的温婉可爱。

    此刻,一丝恬然的笑意挂在她纤巧的嘴角,洁白的手指在自己的手包上轻快地滑动。

    她说:“这次我是代表了阿尔太菈国际集团来告知你们一个消息,我们集团总裁后天将带领中国考察团一行8人北上,对您推荐的3个投资项目进行实地考察。

    季子强也坐了下来,他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这个集团是乐世祥介绍的,季子强也在了解后得出,他们的信用和实力很不错,前几天他们北江省公司的老总也专程到了柳林和季子强接触了一下,季子强希望在他们可以对柳林市的几个企业进行投资或者重组,要是自己一来就拿下这样一个项目,对自己的声誉和威望都是有所帮助,这或者也是乐世祥为什么把他们介绍给自己的一个因素。

    季子强在礼节性的寒暄后便切入正题:“这次阿尔太菈国际集团能到柳林市考察,实属不易,市政府已经准备了几个大的项目,操作好了,你们的利润空间也很大,非常希望纳尔逊总裁和贝克特总经理能够有所眷顾,肖小姐作为总经理秘书,一定要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做点贡献哟。”

    肖曼款款的说:“那是自然,不知后天的接待安排的怎么样了”

    季子强说:“都安排好了,我亲自去机场迎接,中午在白金国际酒店宴请纳尔逊总裁一行,下午让客人们先休息好,晚上由本市的歌舞团为远方的客人做精彩表演,其余的考察,游览事项还想请肖秘书为我们指点指点。”

    肖曼就很矜持的笑笑,对面前坐的这位柳林市的市长她是有些惊诧的,她去过很多市县,但像季子强这样风度翩翩,举止得体,又年轻英俊的市长到没见过,这一说上话,她对季子强的好感也就多了许多。

    她就说:“我也向你透露点内部信息,我听总经理贝克特说过,纳尔逊总裁每次访问中国,都要和国务委员级别的领导人会唔,这次到柳林市来,您看是否也能安排和省政府的领导接触一下。

    季子强就点头笑着说:“哎呀,肖秘书,你这条信息太重要了,我马上同苏副省长联系,争取后天让他抽时间来柳林市一趟,中午的宴请就由他来作东,他是常务副省长,这样接待规格就上来了,你看怎么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