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会议已经结束了,季子强也正式的成为了掌控着柳林市几百万人口荣辱的市长,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季子强的电话就变得泛滥成灾了,一个个恭贺的人,让季子强不的不抽出时间一一应付,就连很多省城久已没有联系的朋友同学,也都和他联系了起来,人人都仿佛和他的友谊深厚,那种真诚和亲密,让季子强着实吃惊不小。

    还有一些觥筹交错的恭贺宴啦,高升酒啦,让季子强饱受折磨,但每一个相邀者,都似乎具有一千的理由,让季子强不得不出席,不得不前往。

    闹腾了几天以后,季子强的工作才又走入正轨,摆在他面前的有一件大事,那就是在最短的时间里给自己创造一个让人信服的政绩,当然了,季子强是不会去做那些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了,什么推一幢旧楼,再盖一个新楼,把刚修好的道路挖掉,在来休整一下,把街道两旁的树给他砍掉,重新的栽上一些。

    这样的面子工程季子强都懂,也会,但他不屑于去做,他希望有真正的政绩,有对民,对己都有利的项目。

    在他这个想法刚刚萌动之际,他就接到了自己老岳父大人的一份厚礼,乐世祥打来了电话,当红色保密电话中传来了乐世祥的声音的时候,季子强着实下了一跳:“子强同志,首先我也恭贺一下你被选举通过,哈哈,好好干。”

    季子强也恭顺,谦和的说:“谢谢乐书记,我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

    乐世祥说:“嗯,我也相信你一定可以做的很好,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个跨国公司在北江省城的总经理,他们总裁最近要到中国来考察,应该是有一笔较大的投资想要放在中国,我把你们柳林市的情况给他介绍了一番,他很感兴趣。”

    这对季子强来说就有点瞌睡了有人送枕头的感觉,他连忙说:“谢谢乐书记,我还正为今年的引进外资发愁呢,有这个项目垫底,那就放心多了。”

    乐世祥笑着说:“不过我只是一个引荐,后面的操作和实施你自己掂量着来,也不能为了引资再重蹈叶眉那样的覆辙,记住了”

    季子强就含蓄的说:“我会具体问题具体对待的,请乐书记放心。”

    季子强也可以理解乐世祥这话的含义,他怕再一次产生误会,所以才特意的强调一下这个问题。

    在近年来,为了招商引资,各地也都是奇招不断,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只要能拉来投资和项目,不管好坏那都是经济增长的数据,所以各届政府也都大力推广。

    在这样的行动中,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就在柳林市曾今就发生过这样一个事情,一个县政府为了完成年度的招商引资任务,就给各局下发了引资的指标,每个局为了完成这些数据,那真是花样百出,后来有个局就实在是完成不了,局长就开会和副局长们商量以后,同意了一个副局长的建议,专门请了几个能说广东话的柳林本地人,冒充外商来签一想的协议,本来这很多指标都市假的,就是签一些意向书,到最后真真落实下来是多少,那是过几年的事情了,和自己就没什么关系。

    这几个冒充的外商就帮着他们完成了协议和意向资金投入的数据,县上一看很高兴啊,就狠狠的摆了它几桌子,宴请所有到县上投资的外商,当然了,也包括这几个冒充的外商,后来大家就情绪高涨的喝掉了几箱好酒,在后来和到晕晕乎乎的时候,人们就惊讶的发现,桌子上所有的外商都说起了柳林市的方言土话,县上领导大吃一惊,说:“了不得啊,这外商就是不一样,才来了一两天,就都能说这样地道的一口柳林方言了,不错,不错。”

    季子强是希望可以有真实的投资到来,而且还不能是那种出卖国资换取投资的那种,所以在放下电话以后,季子强就专门的召开了一个会议,对乐世祥提出的这个跨国公司做了全面的分析和了解,让招商局,政府办公室在网上,在电话中,在省城的部门中对这个叫阿尔太菈国际集团做了全面的了解,最后得出了结论,这个公司实力和信誉都是真实完好的。

    季子强这才放心,他要求各部门做好准备接待和洽谈的工作,他说,过一两天,这个公司的北江公司总经理就要过来和自己先接触一次,所以在招待和翻译,礼仪等等方面季子强都提前让做了准备。

    当然了,季子强是不会说出这个公司是乐世祥介绍引荐的,这就让葛副市长产生了怀疑,他感觉像这样大的一个公司怎么会单单的找上了柳林市,这会不会是季子强一个烟雾弹,他想为他刚刚坐上市长大张旗鼓的造造声势

    葛副市长从内心是不希望季子强真的一上来就搞的红红火火,风生水起的,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只怕永远都只能在他后面默默无闻,仰人鼻息了,这从来都不是葛副市长想要的结果。

    所以在季子强的任务下派到他管辖的地盘时,葛副市长就明显的有消极怠工,有意刁难了。

    当一层层的信息反馈到季子强那里的时候,很多准备工作就发生了错位和变化,这让季子强心里很不舒服,但这种事情是很微妙的,季子强也没有办法去因为这件事情来提出批评和处分,他只能忍受。

    但季子强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扭转目前的局面,那就是让韦俊海也参与到这次招商和接待中来,有他的参与,自然会给很多人一个榜样,让他们对此事重视起来,相信,不管是谁的人,都不会直接藐视市长和市委书记的联手。

    季子强就电话和韦俊海约了一下,他到了韦俊海的办公室,这次秘书已经学的很乖了,知道季子强要来,就提前把韦俊海的办公室虚掩着,等季子强来了以后,他说:“季市长你好,书记在办公室等你。”

    季子强也客气的点了一下头,径直往韦俊海办公室走去,韦俊海的秘书也很识趣的跟在季子强的身后,再也不敢做出想要带路的举动了。

    韦俊海见到了季子强,两人就客气几句,一起坐在了宽大的真皮沙发上,韦俊海说:“季市长今天特意前来,有什么事情需要商量啊。”

    季子强就给他发上烟说:“韦书记,是这样的,我联系了一家跨国公司,就这一两天他们的总经理要来谈谈,所以我想请韦书记出面接待一下,这样在规格上也显得高一点。”

    韦俊海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什么高不高的,你在那也是一样的,我看就先不要我出面吧,等事情有了把握,那时候我在出面更为隆重一点。”

    韦俊海也知道季子强为什么要他出面,心里暗道,哼,想要让我给你助威,帮你镇住下面那些人,你想什么呢

    同时韦俊海接到了葛副市长的汇报,他也是感觉这个项目的可能性不大,你说一个过去很柳林市没有一点瓜葛的国际化公司能突然的招商柳林市,主动来和柳林市接触这本身就有点超出了常规,估计也就是季子强的一个托,以显示他的能力。

    对季子强这样的打算,韦俊海是绝不会配合和支持的,相反,他和葛副市长还想冷眼旁观的看看,看看最后季子强到底是怎么来收这个场。

    季子强听到了韦俊海这样回答,心里也是一凉,这韦俊海怎么能把个人之间的一些情绪带到工作中来,要说葛副市长这样,还勉强说的过去,是自己抢了他的位置,他心里不舒服,但你韦俊海不能和他一个见识,柳林市搞好了也有你一份光彩啊。

    季子强就说:“书记啊,虽然我也没有把握就说一定能让对方投资多少,但我想我们的工作做的越细,我们越重视,这成功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所以我还是想请书记能够参与,指挥和协调一下各方面的工作。”

    韦俊海就想笑了,你自己都没把握的事情,怕以后丢人啊,现在把我裹进去,到时候项目飞了好让我来给你垫背,你怎么尽想好事呢

    韦俊海笑着说:“嗯,季市长啊,你看这样吧,你先接触着,至于第一次你们见面招待什么的,我就不参与了,我最近真的事情不少,这班子也刚刚搭建好,很多问题亟待解决啊,稳定大家的思想很重要。”

    季子强又说了一会,但韦俊海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最后季子强很憋气的离开了韦俊海的办公室,在阿尔太菈国际集团总经理贝克特到来之前的这几天里,季子强都一直郁闷着,要是韦俊海一直抱着这个态度对待自己,只怕以后柳林市的工作会阻碍重重,这是季子强最不希望看到的。

    两天以后,阿尔太菈国际集团总经理贝克特就来到了柳林,让季子强意外和吃惊的是,这个黄毛经理,竟然是自己开车来的,也没有带什么随行人员,就这样单枪匹马的就到了柳林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