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快速的考虑自己该怎么回答,昨晚上冯县长也有让自己帮忙的意思,但他心里清楚,以现在冯县长的能力还不足以掌控一个洋河县,那样不仅会害了一个县,也许连他也会害了,他还是应该在锻炼一段时间,这个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晖按说也有点欠火,这个人自己是认识的,感觉能力不足,拍马有余。

    可是季子强心里清楚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晖和韦俊海的关系,自己要是不同意,似乎不是会就此引发新一轮的柳林市争斗,这一点是季子强最不愿意看到的,季子强需要一个时间,一个稳定的环境,他不想就此和韦俊海燃起战火,季子强准备妥协一次。

    至于洋河县的副县长姜瑜昆,季子强也是观察了几年,感觉这人就是到洋河县镀金的,能力就不说了,他是一点事情都不想做,这种人,唉,也罢,放副书记位置上比起在副县长位置上可能好点,至少混起来不会误事。

    只是就这样答应了也不妥,他不想就这样就给韦俊海以后养成一个旁若无人的习惯,他要让韦俊海必须知道,我季子强在人事上也还是有点发言权的,哪怕就是一点点,但他也知道不可以硬来,常委会上自己是没有多少力量可以和韦俊海来抗衡的。

    不过他还是知道,一个书记在重大的人事问题上,是不会冒然的上常委会的,一般的惯例是先要和主要的几个人形成一致的意见以后才可以上会,所以很少会出现常委会有太大的意见分歧,当然,也有偶然,那就是一些没有提前碰头和商量的事情。

    这就是很多时候书记和市长要做一些妥协的原因了,今天季子强准备做出妥协,他也准备让韦俊海也做出一些妥协,这是必须的,因为以后的路还长,不能把人事权彻底的放开。

    季子强就笑笑说:“这两个人啊,呵呵呵,最近我还没看到。”

    季子强这答非所问,东拉西扯的一句话,让韦俊海显而易见的就觉察到了季子强的意图,看来这小子是不准备彻底放开人事权力了,他也真是太狂妄,就是当初叶眉也要让我三分的。

    但一想到前面的叶眉,韦俊海的心就是一颤,他马上就消除了轻蔑季子强的想法,这小子可不是前面叶眉,他要难对付的多,华书记和叶眉可以说都是让这小子给搬倒的,自己切不可对他藐视和大意。

    那自己怎么办不理他,直接到会上去,一旦他不同意就启动投票程序。嗯,这也不好,那就摆明以后的对立了,目前对立闹起来,对自己是很不利,他是占很多优势的,因为他刚来林倩市,上面一定会认为我仗势欺生,故意刁难他。

    韦俊海也一时没了好的办法,两个人就都不说话,韦俊海拿起了烟,自己抽出一根,又给季子强也扔过来一根,季子强再次帮他点上,想了想,季子强自己也点上了。

    两个人都不说话,抽起了香烟。

    良久,季子强才笑着说:“洋河县其实从配置上讲还是领导比较薄弱的,除了这次补充两个书记,我看还可以再增加一个副县长,你说是吗,韦书记”

    韦俊海就不明白了,他怎么东扯葫芦西扯瓜的,这和加个副县长有什么关系,他带着疑问的看看季子强说:“季市长,我就听不懂了,这和我们今天讨论的县委书记有关系吗”

    季子强就嘿嘿的笑了起来,他这笑让韦书记有点渗的慌,韦俊海看着季子强满面的坏笑,突然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异常愤恨的想马上驳斥,但话到嘴边到底还是强忍了下来,他沉默了十多秒以后说:“那你感觉洋河县谁适合做副县长”

    季子强就很轻松的说:“我看县委办公室的汪主任就不错,人也灵活,工作也认真,觉悟也高,就不知道韦书记你的意思呢”

    韦俊海再次的沉默了一小会,长长的叹口气说:“那就把他们几个一起提到常委会上研究吧,要是没什么问题,他们几个可以同时任命。”

    季子强就点点头说:“嗯,还是书记考虑的周到,这样就好,我是坚决支持书记的所有提议和想法的。”

    韦俊海就摆摆手说:“今天就这个事,现在既然我们两个意见统一了,那过一两天就上会吧,现在没事了,你忙你的。”

    韦俊海没有去看季子强离开的身影,他是实在的不想再看到这个地痞无赖和政治流氓。

    季子强离开了韦俊海的办公室,刚回到在办公室,就见洋河县的宣传部长孟思涛也提着东西找了过来,季子强现在已经知道,他来一定也是为那个书记的位子探消息的,但人家既然已经来了,还是要热情接待,他就又挂起了满面的笑容,和宣传部长孟思涛很是周旋了一会,后来宣传部长孟思涛还是忍不住问起了洋河县书记的事,季子强也就漫不经心的告诉他,好像韦书记已经定了,到底是谁,连他都不知道,恐怕要等到表决的时候才搞得清楚,那宣传部长孟思涛一听,也就心里凉了半截,他也知道,自己目前还没入韦书记的法眼里,一下子就气馁了下来。

    季子强就又说了些宽慰的话,最后孟思涛还是要请他晚上吃饭,季子强心想自己这次又帮不上什么忙,就力拒了,说晚上有按排,这才很不容易的把他打发走了。

    后来没过几天,这件事情就定了下来,但在此之前,季子强就电话告知了汪主任,对他说:“老汪啊,你也辛苦了这么多年,这次组织上可能要考虑一下你的职务问题,希望你以后再接再厉,努力工作。”

    汪主任的心情可想而知了,他很明白自己这一步的跨越是谁给予的,他的感激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让季子强很是满足了一次。转眼之间,柳林市的两会如期召开。市区为了迎接两会的召开,布置得花团锦簇,姹紫嫣红。标语横空,旗帜招展,大街小巷也比平时干净了许多,路边的小摊小贩也暂时被清理了。

    全市的三百多名人民代表都安排在飞龙宾馆住宿,政协委员则安排在国泰大酒店。

    这两家酒店都是柳林市的两家四星级的宾馆,可见代表、委员的政治待遇之高了。

    在表面的一片祥和气氛之下,围绕着各位领导的确是波涌浪卷,迷雾重重,充满了诡谲、莫测的气氛。在飞龙宾馆,各路人马进进出出,十分热闹。有朋友相聚的,有探亲访友的,当然更多的是来探测底细,或进行联络。虽然市委曾经三令五申,不能违背组织意图搞非法串连,但大家心知肚明。

    季子强从参加工作到现在,已经经历和主持过很多次两会了,所以他和韦俊海一起,组织召开了柳林市的两会,在会议中,韦俊海自然是这次两会的主导人物,季子强还需要在两会中通过选举才能正式的成为柳林市的市长,他在整个会议中就需要低调和谦虚。

    不过他一点都不用担心,因为到今天为止,整个北江省和柳林市,还没有出现过一次市长让代表们选掉的事件,不错,真要是那样了,一定可以称之为事件,倒是听说过其他省有过这样一次事件,最后的结果是,那个本来应该选为县长的人在落选后,上面直接就让他当了县委书记了,县委书记是用不着选举的。

    现实的情况也和他想象的一样,整个选举波澜不惊,那些从来都没听到过季子强,或者根本都不认识季子强的代表们,还是很热情的给他投了票,好像季子强真的是众望所归一样,在会议将要结束的时候,柳林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通报柳林市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有关情况,在为期五天的会议中选举了新一届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选举产生新季市长季子强、副市长及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

    随后的会议中,季子强做了慷慨激昂的发言:“各位代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