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姑娘就为他们点上了歌曲,季子强也是会唱几首的,只是很少唱,今天人少,也没外人,当然那两个姑娘是不算“人的”,他也就随便的唱了起来,不管他唱的好也罢是烂也罢,反正是唱完就会受到他们热情的掌声和崇拜的眼神,季子强心里说:“真假,你们装什么啊,我还不知道我唱的怎么样。 ”

    那个冯县长因为陪喝了酒,也显得有点不胜酒力,有点醉眼迷離的,他的左手仍是那样自然地放在沙发上,身体后倾,一副淡然的样子,右手则轻轻地在背后抚着姑娘的腰,并不时地用小指头在姑娘的腰上划上那么几个小圈,感觉像在搔痒。他的目光扫视着不断变幻的屏幕。其实他眼睛的余光一直在关注着姑娘的一颦一笑,好像是在静静地欣赏一幅来自异域的画。

    季子强是唱完了几首,就把话筒递个了冯县长,冯县长也不会唱新歌,就把那沙家浜,杨子荣什么的唱了起来。

    季子强旁边的姑娘就邀请季子强一起跳舞,季子强站起来,很优雅的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两个人就跳了起来,这样近的距离,季子强几乎可以感受到对发口中哈出来的气息,那一阵的幽香也不时的飘入他的鼻孔,他为了抵御这强大的誘惑,不得不头朝旁边偏偏。

    那姑娘好像也发现了他的胆怯,为了鼓励他,就慢慢把自己的身子靠了过去,一会,季子强的前胸就感觉顶到了那两团柔軟的东东,起初还可以支持,但来回的一跳舞,那东东就在和自己身上移动,他就有了些反应了,他实在是不好再跳了,就说:“我这鞋有点夹脚,算了,我们坐会。”

    那姑娘是何等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有些个受不了,也就笑笑的陪他坐了过去,季子强看到了她的笑,脸上一阵的发烫,不好意思,好在是包间的灯光不亮,没人发现他那尴尬样子。

    坐下后他还是要处理一下的,所以就翘起了二郞腿,把那不听话的东西使劲的控制住,免得不雅观,姑娘是不在乎的,就腻歪在他的身上了。

    不知道那冯县长和身边的姑娘在说什么,就见那陪着冯县长的姑娘,搬过他的瘦脸,在冯县长的脸上左一下,右一下来了两个清脆的响吻。

    他忙用手去擦,并问旁边的那个姑娘:“没盖章吧”

    两个姑娘都笑了起来。

    最后到了他们要离开的时候,季子强还是很坚决的拒绝了姑娘说陪他出去住的要求,他虽然也很渴望可以好好的宣泄一次,但现在他已经成熟也稳重了很多,经过几次大的较量,他自己也发现自己在女人方面的定力增加了不少,女人谁都想要,但至少不能威胁到自己,现在他已经懂了这个道理。

    他和冯县长一起走了出来,看他不带姑娘出台,冯县长也不敢造次,也掏出了小费,打发了姑娘,在季子强和冯县长分手的时候,冯县长就很随意的说:“季市长,你看我们洋河县你一走都没有个主心骨了,不知道你们商量我们县上书记的人选了没有。”

    季子强就一下子明白了今天冯县长又是送礼,又是请他吃饭,还带他出来干坏事的意图了,原来新的一幕争夺又要展开了,也不算是新的,只要有个空缺,这样的战斗就会马上开始,几千年了,经久不衰。

    季子强在心里叹了口气说:“我到还忘了这事,洋河县是差了个书记,只是韦俊海书记还一直没找我谈这问题,你也知道,在人事安排上,韦书记是很难放权的,到时候我尽量推荐吧。”

    冯县长听了他这话,眼睛里就闪出了兴奋的亮光,虽然是在夜里,可季子强还是分明可以看到那狼眼一样的光来。

    季子强也没有会宾馆,也没有回家,他直接到了市政府,门卫见他突然来了,也赶忙出来接迎,季子强笑笑招招手说:我回来看点东西,你们忙。

    到了办公室,他把小纪给他准备的一些柳林市的各项统计报表翻了出来,细细的研读了很久,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季子强才到里间休息去了。

    但了晚上他就做梦了,梦到美女了,不过这次他梦到的是自己的妻子,他眩晕地感觉她的手,带着温柔的手,不安分的,贪婪的手探索着他的脸,他的颈部,无限地温柔。后来自己也开始去撫摸她,他的手知道它所需要的慾望的地方,它缓缓地摸索到她的山峰,将她丝绸般滑溜的睡裙退了,粗重而有分寸地探索她山峰的魅,同时开始在她的脸颊来了温柔的吻触。她能感觉他的专心和温情。

    江可蕊微微仰高的小脑袋,紧闭的双眼,脸上是娇媚的红晕,一直蔓延到耳后,连珠玉般的耳垂都散发着迷人漂亮的粉红色。她吸引着季子强的目光,他那黝暗的双眸,如豹子一样盯着自己的猎物,恨不敢一口把身下迷人的猎物给吞入腹中。

    季子强的视线慢慢往下,她紧紧并拢的修长雙腿,泛着水嫩的光泽牢牢地吸引住了他的目光,季子强的手有些眷恋的滑过那细嫩的肌肤,每一片肌肤都像是上天的杰作,指头上感觉到的完美触感。

    季子强微微抬高自己的伟岸的身体,黝暗的双眸一一的扫过江可蕊如玉般的嬌躯,圆润的肩膀,线条优美的垂放在两旁,散发着粉红色誘人的气息。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随着动情的呼吸,小腹会一起一伏,荡出最美丽的线条。

    再后来他直接把她放在了地板上,在一种沉睡状态下,她静默地躺着,然后她颤战起来,他小心地触摸她的身体,吻着她的肚子,仿佛膜拜,她静默着不说话,他便缓慢地,柔和而平静地完成了他的一次激情。

    第二天起来,呵呵呵,呵呵呵,大家可以想象的到,季子强满脸愁苦的换裤头,换床单。呵呵。

    一大早,季子强还没有喝一口水,就接到了韦俊海的电话,说请他过去商量事情,

    季子强就答应了马上过去,政府和市委是门对门,所以也就没给谁招呼,自己就步行走来过去。

    韦俊海的办公室他过去来过好多次,每次来都有一种压抑的感觉,今天虽然感觉好点,但还是不能很轻松,也不知道是办公室的摆设,还是韦俊海的气势,反正是有点不自然。

    今天韦俊海是很随便的,脸上也没有往常那种捉摸不定的表情,好像他现在已经准备接纳季子强一样,一切都是那样亲切,让季子强就减轻了很多压力。

    两个人就坐在了沙发上,韦俊海显得比较随意,他拿出了香烟从里面抽出了一根递给季子强,季子强赶忙用手接上,今天他快速的拿出火机帮韦俊海点上,他自己没点。韦俊海像是突然发现他这情况,就说:“你也点上啊,是我这烟不好是吧”一面说,还把自己的烟比划了几下。

    季子强就笑了一下,打着手里的火机说:“嗯,书记这烟肯定不错。”说完也就自己给自己点上了。

    韦俊海吐出了一口烟雾,平静的说:“今天请你过来想想和你吹个风,就是关于洋河县两个书记需要补充的问题,你有什么建议”

    他今天倒想试试季子强是不是会贸然的和自己抢夺人事的权利,当然抢他是抢不过去的,问题不是他抢不抢,是他连想都不能去想。

    季子强也是明白的很,自己也是当过书记,你不要看书记一般也不抛头露面,给老百姓的感觉还没市长威风,市长一天上电视,检查工作,开会,什么什么的,但书记都是抓牢了人事的任免权,所以只要是个领导,都很清楚书记的威严和权力。

    韦俊海今天来问自己,那不是纯粹的扯淡吗,我说了能算

    季子强也就没有去正面的回答他:“奥,我还忘了,就是啊,洋河县是差书记。”

    韦俊海知道他是在迂回,就不上他的当,继续又问:“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季子强是无法绕了,只好说:“我还没考虑过这事,这两天刚来市里,事情也多,也太忙,压根都没想。”他依然不愿意说出:我没人选,你书记自己定。

    因为他不想这样说,既然我现在也是市长了,虽然我管不了人事,我做不了主,但我至少要给你点威慑作用。

    韦俊海没有听到他希望听到的话,有点恼火,但又没办法来说,人家忙,没想过,你又什么办法。

    韦俊海就只好说:“我到是有两个人选,一个就是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晖,让他做洋河县的书记,还有一个洋河县过去的副县长姜瑜昆,他做副书记,你看怎么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