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俊海就笑呵呵的说:“子强同志现在对政府那面熟悉一点了吧,不过啊,我还是建议,在目前你多做一点功课,多看看,多听听,柳林市不比洋河县啊,它有它的规模,也有它的特殊性,我们的决策也会形成更大的影响和后果,所以你多熟悉一下再做决断也是好的,不要心急。 ”

    韦俊海高调的给季子强上了一课,季子强只能虚心的接受了,从韦俊海的话理中,这是没有一点错的,柳林和洋河当然不一样,但从韦俊海的话意中,就充满了一种对季子强轻视小瞧的味道。

    季子强忍了口气,作为一个市里,市长固然和书记是平级,但书记是王,他可以在任何事情上插手,因为有一个大前提在,那就是党领导一切,但市长就很难有这样的权利了,在党组工作和人事工作中,市长明显是很难介入的,所以从权利的配置上,市长和书记平级就只能是一句空话了,市长只能低书记半格,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季子强耐心的听完韦俊海的教诲,他就掏出了烟,给韦俊海也发了一根,自己也拿出了一根,但今天季子强并没有像过去那样帮韦俊海点上,而是自己点上了火,抽了起来,韦俊海的打火机在办公桌上,当季子强抽了一口以后,才恍然发现韦俊海的烟并没有点上,他就笑笑说:“韦书记点上吧,现在看你烟抽少了许多。”

    说着话,季子强就把打火机从茶几上轻轻一拨,滑给了韦俊海。

    韦俊海脸色一沉,他拿起了打火机,自己给自己点上,但他绝不会以为这是季子强忘了给他点烟,他已经明白了季子强的意思,这是季子强给自己的一个回应,自己说的洋河县的确和柳林市不一样,但他季子强也和过去不一样了,过去他可以给自己点烟,但现在大家是平起平坐,自己不要想凭资格来压制他。

    抽口烟,韦俊海思考了一下,他很快的也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季子强不同于其他任何人,他有手段,有胆略,更有霸气,对这样一个人,可能过去的套路已经不适合他了,自己和他都刚刚走马上任,逼他太急,万一他像过去对待华书记和叶眉那样和自己闹起来,这对自己也是有很大的影响。

    韦俊海想到这里,就对季子强冷淡的说:“不过我想子强同志这样聪明的人,应该对柳林市政府的工作游刃有余的,你准备马上就上手工作了吗”

    季子强点点头说:“已经一周多了,在不上手做点什么,以后大家都把我忘了,呵呵呵,所以我今天已经给办公室下发了通知,从今天起,没有我的签字,所有文件一概不予盖章,所有重大的资金拨付也必须有我的签字才能生效,你看这样可以吗”

    韦俊海心里一寒,看来这季子强真是够强硬的,只是他太缺乏含蓄,太直来直去了,一点都不按官场中的套路来,这反而让韦俊海一时无语,对于季子强这样的露骨直白的申明他没话可说,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市长的权利,过去说党政分开,虽然现在已经混在了一起,但政府主体工作,特别是经济方面的工作,还是要通过市长的,自己最近给他的下马威也差不多了。

    韦俊海就哈哈一笑说:“好啊,好啊,你能这么快就进入工作状况我很高兴啊,这几天我可是帮你分担了很多事情,你应该抽个时间感谢我一下吧”

    季子强也就呵呵的笑了起来说:“行啊,哪天我单独请一下韦书记,也算是拉拢腐蚀一下上级领导。”

    韦俊海说:“那我要喝好酒。”

    季子强说:“五粮液怎么样,我们一人一瓶。”

    两人都笑了起来,刚才那一片阴云密布的气氛,在他们各自的克制和伪装中,已经变成春风细雨般的柔和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季子强就开始忙了,他在忙乱中就有点后悔起来,为什么自己要那么早的就夺回自己的权利,早知道这样的忙,还不如让韦俊海帮自己在辛苦一段时间呢,说是这样说,但真正大权旁落的那种滋味,只怕比起现在忙一下更加的难受。

    季子强已经忙了好多天了,家,就近在咫尺,江可蕊,也是相隔不远,但季子强依然没有时间回家和到省城去,一个市长要掌控全市几百万人民,他的事情可以说千条万绪,从衣食住行到经济指标,从安全稳定到十年规划,从各行各业到政策执行,他每一条小小的指示,都会在整个柳林市形成一种强大的旋流。

    所以季子强在忙碌中也是小心谨慎的,他没有得意忘形,更没有意气用事,每每在一些重大的决策中,他都会多方听取很多人的建议和意见,同时,作为一个主管和决策者,他还不能盲从于别人的建议,他就像一台具有强大功能的电脑,所有的信息汇聚到他的脑海,在逐条分析,一一判别,这个时候,一个市长和县长的区别就显现出来了,县长往往要亲临第一线,像中医大夫一样的去望,闻,听,切,任何就发表指示。

    但市长就很少有那么多的时间下基层,市长往往是靠经验和理论,更多的是在办公室通过综合得来的信息,臆想推断了。

    不过这一点都难不住季子强,因为他刚好本来就不笨,他刚好在这些年也一直生活和工作在权利中心,他有很多这一方面的历练和借鉴,所以对他来说,在起初的那一段手忙脚乱的时间过去以后,他已经完全可以做到游刃有余了。

    秘书小纪今天也拿出了政府工作报告的初稿,季子强拿到稿件进行了综合后,让小纪印发给市政府的各位领导及办公室人员,让大家提提意见,根据反馈回来的情况看,小纪虽然是初次写此类稿件,质量还是不错的,至少得到了大家的首肯,季子强也认为基本上落实了他的意图。

    在召开的各个部门领导座谈会上,大家对报告也赞扬有加,认为比往年写得好。表述实在、情况客观、数据准确、目标可行,这是普遍的看法。当然,有些部门认为自己部门的成绩没有得到充分的反映和体现,如文化局长就提出:“文化也是生产力,这是中央领导同志讲的一句话,可在我们的报告中体现得不充分。你看,关于广播电视报告中涉及的有二百零三个字,而我们文化只有一百六十五个字。可见文化的地位不及广播电视,而且在表述上广播电视排在文化前面,与国物院的政府工作报告不一致,这可是个原则性的问题。”

    对部门领导较真到如此地步,季子强没有想到,感到匪夷所思。但大家似乎是司空见惯了,彭彭秘书长说:“局长,我们也知道文化的重要性。在这点上没有任何歧视文化的意味,但我感到,一是我们不能从字数的多少来判断对一个事物的重要程度,小平同志的一句名言发展是硬道理,只有六个字,却改变了一个国家的命运,你能说不重要吗,要是每个部门都坐下来数自己部门的字数,那我们的报告就无法写了,再说,今年是广播电视的达标年,市里根据省政府的要求要把这项工作摆上议事日程,作为为民办实事的十大工程之一,所以排在前面,这也是无可非议的事,你说呢”

    彭秘书长的这番话,有理有据,较有说服力,局长听了,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了,广播电视局的局长却高兴了,他说:“政府毕竟是英明的、正确的,也理解我们部门的苦衷的。”虽然这话有拍马之嫌,但你也可理解为一种反讽。就像硬币的两面,看怎么抛掷了。

    部门领导讨论之后,又进行了稍许的修改,再提交给季子强办公会议进行讨论通过,这是程序这必须的,只有经市长办公会议通过,才能正式提交人大常委会,然后由人大常委会审查通过后再交由代表大会审查讨论,季子强现在才知道成语中的繁文缛节一词的含义的具体体现。

    政府工作报告基本完成,两会就进入了会务的筹备阶段。在中国,最讲究程序,也最为繁琐的恐怕要算两会了。尽管它被誉为人民行使权力的大会,由于是代议制,也就难以真正的成为人民表达意愿和决定大事的方式,但大会的一切准备工作是高规格的。大会成立了领导小组,由人大主任和市委吕副书记任正副组长,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办公室下面再配备各办事组:秘书组、信息材料组、后勤组、保卫组等等。

    这期间,柳林市朝野都对大会的召开寄予了很大的热情。其主要原因就是大家都关心人事的变动,季子强也经常接到熟悉的或不熟悉的电话,都是询问打探消息的。

    因此,在人代会之前,表面的平静之下,却是暗流涌动,各方势力仍在角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