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刚才他已经是很努力的在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了,他也不希望这样,他也希望早点适应季子强的存在和对他的领导,毕竟人家是自己的顶头老大,明面上还是要过的去,不然真的闹起来,自己肯定是要吃眼前亏的,所以要报仇也只能在暗地里进行。

    季子强在等待他的回答,他也是可以理解葛副市长的心情,但他不赞同他的态度,既然已经成了事实,做为一个官场中人,应该要学会顺势而为,不要逆水行舟,接受现实,忍受现实,不然就太幼稚了,迟早会断送了自己。

    葛副市长看来短期还是一下子适应不过来,他就说:“季市长,我今天真的还有点事情,过几天我好好抽个时间,一定给你做个详细的汇报。”

    季子强叹口气,他没说什么,他有点失望,看来葛副市长还是不能做到拿得起,放得下,他知道葛副市长是翻不过他自己心里的那道坎了,这对他们两个人都不会是个好事情,心魔是最难驱赶的,长久下去,两人必有一战。

    季子强也就不再去勉强,笑一笑就自己先走了,留下了葛副市长一个人在那呆呆的坐着。

    季子强回到办公室以后,他一时也没事,就给江可蕊去了个电话:“可蕊,是我,你在忙什么,没有影响你吧。”他很温柔的问她。

    江可蕊就和他唠唠叨叨的聊了一会。

    这一混一天又过去了,季子强就连续的这样混了好几天了,转眼一周都过去了,季子强除了参加几次会议和去一,两个单位出席了几个剪彩仪式,其他的时间基本上是一直闲着,还是没有人来给他请示和汇报什么。

    这就让季子强很奇怪了,季子强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了,似乎柳林市有没有自己都是无关紧要的,政府里所有的人都在忙忙碌碌,许多办公室里也是电话铃声不断,但季子强这里却出奇的安静,没有人来找他签字,也没有人随便的给办公室打电话,季子强接到的所有电话都无外乎是为他祝贺和请他吃饭的,工作上的电话却是很少很少,让季子强大感失望。

    每一个领导上来都会抡起他的板斧,来那么三下,季子强是不准备轮这三板斧的,他感觉那样有点千篇一律了,太老套,但他也不能忍受自己无所事事,已经是好多天了,还是没有人来找自己,季子强就苦笑了起来,这样下去以后自己这个市长只怕就成废柴了。

    他叫来了彭秘书长,想要问下情况。

    电话打过去以后,没用几分钟,彭秘书长就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里,秘书小纪没有跟来,彭秘书长就问:“季市长,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季子强就笑着说:“我就不给你倒水了,要喝自己到。”

    “还客气什么啊,我不渴,办公室里喝了好一会了。”彭秘书长很客气的说。

    季子强就说:“叫你来是这样意思,我已经来柳林好多天了,呵呵,该熟悉的也熟悉了一些,该休息的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可以正式工作了。”

    彭秘书长就点点头说:“是啊,本来我也认为熟悉几天就可以了,但现在我发现了一个不正常的苗头。”

    季子强一下就很敏感的感觉彭秘书长一定有什么话要说了,季子强静静的看这他说:“嗯,你感觉什么不正常。”

    彭秘书长就说:“按理你来了,很多事情和审批的文件都应该是你来签字执行,但现在出现了一个怪现象,很多人依然沿用过去的方式,去找韦书记,长此以往的下去,会让别人产生误解的。”

    季子强一下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这里一直是这样萧条了,原来很多自己的事情都让韦俊海给代劳了,呵呵,这样的代劳并不是一种真心的学雷锋,这夺去的是自己的权利和威望。

    季子强就皱起了眉头,他还无法断定韦俊海到底是一个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是给自己下马威还是他想要架空自己也或者他是无意之为季子强思考了一下,就对彭秘书长说:“嗯,这样啊,那就麻烦一下秘书长了,你给政府办公室和财政局发个通知,所有文件没有我的签字,办公室不得盖章,大于十万的支出没有我的签字,财政局不得拨付。”

    彭秘书长就笑了笑,点头说:“好,我马上去下发通知,但韦书记那里只怕季市长还应该去一下,免得他产生误会。”

    季子强点点头说:“我当然要去看看韦书记的。”

    他决定自动出击,先去看看韦俊海,和他聊聊,也把自己的心迹给他表露一下。

    季子强送走了彭秘书长,他没有带秘书小纪,只是给秘书说了一声,说自己要出韦书记那面坐坐。

    市委和市政府很近,季子强没有用到十分钟就到了韦俊海的办公室外面,韦俊海的秘书突然的见到了季子强心里一惊,他没有接到季子强要来见韦俊海的指示,所以他赶忙迎了上来说:“季市长,你来了,我帮你通报一下。”说着话他就准备给季子强带路。

    季子强眼中就有了一点怒气,这小子真是,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不懂规矩,一个市长要见市委书记是用不着你通报和带路的。

    季子强就没有给他稍加颜色,脸色平淡的点点头,顺着铺着酱红色地毯的走廊,快步到了韦俊海的办公室门外,敲了两下,又停顿了一下,再敲了两下,没等韦俊海在里面招呼,季子强就端直推门进去了。

    韦俊海面色红润的正在给几个人讲着什么,这些年的历练和沉浮,让韦俊海早已不是吴下阿蒙,他的举手投足带出一种不怒而威的尊严,韦俊海办公室是里外相连的一个大套,外间是会客室,屋子中间有一盆巨大的滴水观音,满室绿影,一屋书香,正中墙上挂着一幅笔力雄健的隶书“慎独慎微”,显示出主人修身养性的心气。

    秘书让季子强高大的身形挡在身后,他一脸的惶恐。

    季子强就看到了韦俊海办公室里坐了好几个市直机关领导和局长,有两个还正在韦俊海的办公桌前等着签字。

    他们回头一见季子强,都是一阵的尴尬,心里暗暗说:“倒霉,本来想要讨好一下韦书记的,这一下让季市长撞上了。”

    季子强脸色平平的,没一点笑容,也不去招呼这些下属,对他们的招呼也只是淡淡的点一下头,并不说话。

    但韦俊海看到季子强后,却很热情,也很客气的招呼起来,说:“哎,子强同志怎么来了,也没打电话,就不怕我不在办公室啊。”

    季子强面对韦俊海当然是不能摆脸色了,他也换上了笑脸说:“刚上班,估计书记你在,就算不在也没关系,我就当是散步过来了,见不到你再转回去就可以了,反正不忙。”

    其他这些局长们,一听季子强话中有话,都赶忙告辞离开了办公室,季子强也不挽留。

    秘书马上奉上刚刚沏好的新茶,然后退了出去。

    韦俊海听了季子强的话,也是一愣,他感觉季子强这话中有话,不错,这几天不要看韦俊海即没有去政府,也没给季子强打电话,但他一直在观察着季子强的动向,他也知道这几天季子强是无所事事,可是他装着不知道,在很多局长们遇到了重大问题来找他的时候,他也绝不说你们去找季市长,他依然和过去当市长时候一样的处理和指示着。

    这也就是季子强最近为什么没人汇报问题的一个关键所在了,对下面的局长来说,小事情有分管的副市长,在稍微大一点,可以找常务副市长,问题严重,或者涉及到资金等等硬项指标的时候,人家就直接来找韦俊海了,这还方便一点,也更能讨好韦俊海。

    一个人是这样,两个人是这样,这人一多,季子强就在那面给挂空档了。

    韦俊海听出了季子强的意思,心里暗暗一笑,呵呵,你季子强不要以为你做了市长就完全的可以行使你市长的权利,很多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你知道权利是什么,那是要上面顶头上司支持,要下面所有人买账,如果你两头不占,那就只好被架空了,这在权利场中也很常见。

    不过韦俊海绝不是想要完全的剥夺季子强的权利,他知道季子强的实力和睿智,他暂止还不想急急忙忙的就和季子强对立,自己刚上来,需要个缓冲时间,也需要观察一下季子强,看他是不是能对自己做到俯首帖耳,恭恭敬敬,要是能做到那样,自己也用不着打压和排斥他。

    但必要的警告还是要给他季子强拉起的,让他挂几天空档,受几天委屈,他也才能真正的理解自己在柳林市的实力,这对以后是有好处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