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着话,刘主任就走到了里间,帮季子强把铺收拾了起来,季子强连忙跟上想要动手自己来,刘主任那能让他动手啊,嘴里说着:“季市长,你坐你的,我一会就给你收拾好了。 ”

    季子强摇下头,也不能说什么了。

    等刘主任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到没有了一点困意,他的心中有了一种很奇怪想法,这个刘主任,还是自己过去认识的那个人吗

    应该还是他啊,但自己怎么就发现一切都变了呢,这样想想,季子强明白了中国千年流传下来的对权利的膜拜,这种膜拜,原来真的可以让人改变啊。

    季子强曾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就听到了了敲门声,很快的,彭秘书长带着一个青年走了进来。

    彭秘书长带谦和笑笑说:“市长,没打扰你吧这是给你安排的秘书小纪。我带来让他认识一下你。”

    那小纪就笑着给季子强问了好说:“以后还请市长多指点,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市长尽管批评。”

    季子强就看了看他,人到是端端正正,眉清目秀,看样子性格也很内敛,不像个张狂实到的的,感觉就是岁数太年轻了一点,但既然人家安排了,先试下吧,他就点点头问道:“小纪,过去在那个部门工作,有没有做过秘书工作啊。”

    彭秘书长就忙帮着说:“过去在宣传部的,调过来市政府时间不长,我一直带着的,文章也写的好,花团锦秀的,要不市长你先用着,看合不合适。”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笑说:“没事,有什么不懂你可以问我,我一定不藏私,呵呵。”

    小纪忙说:“一定,一定,要是有哪里不对,也请市长多批评指正。”

    季子强见他脸上浮现出与年龄不相称的沉稳之态,而且面对市长,竟然显得不卑不亢,心中不禁对他抱有了三分好感,并感到此人是一个可造之材,于是点了点头说:“最近我没有秘书在身边,有些事情还真有点不习惯呢。尤其是近来工作比较忙,也比较杂。你抓紧熟悉一下有关工作,尤其是一年多来的有关国家、省、市以及我们市的有关政策文件,找来看一看,掌握其中的精神实质,对以后开展工作有好处。哦,彭秘书长你帮助小纪找一找那些文件吧。”

    彭秘书长也答应着:“好的,季市长。我回头就去找一些先给小纪看。”

    季子强心里也清楚,不要看一个小小的市长秘书,整个市政府想这个位置的人太多了,自己是不想认真,要是认真一下,恐怕就这挑选市长秘书一件事情,都能扯出好多的人情世故和贪污腐化来,没办法啊,谁都想上进,谁都想出人头地啊。

    这个彭副秘书长,季子强对他的了解也是不少,彭秘书长也算是个中间派,为人圆滑老道,很会来事,也很会做人,他过去即讨好叶眉,也从不慢待韦俊海,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墙头草,对这样的人,季子强是绝对不排斥的,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也都有自己的为难,大家都要求生存,所以是无可厚非的,只要不是良心太坏,什么人都是可以团结和配合的,连老毛都曾今说过:团结什么,依靠什么,孤立什么的。

    他就很客气的让他们两个坐下,一起聊了很久,秘书长的位置也很重要的,他对一个市长的工作至关重要,多联络下感情,多给点温暖是必要的。

    两个人就很多看发和事情交换了意见,季子强从谈话中还是可以感受到彭副秘书长的能力不错,在很多观点上,他们都很接近的。

    后来秘书小纪说:“季市长,还有一件事情比较急,就是现在要写政府工作报告的初稿,我想向您汇报一下,请您定个调子,怎么把握好”

    季子强市长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份材料对对一枫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这里有一份材料,是我初步的一些思考,你可以参考一下,当然,这是粗线条的,也很原则,主要要借助你的生花妙笔给点化一下。我主要的想法是,工作总结要全面,同时要简洁,不要拖泥带水,但论述要深刻,不要蜻蜓点水,浮光掠影,隔靴搔痒。对未来五年的目标提出要有一种气势,要直指人心,催人奋进。”

    秘书小纪在笔记本上飞快地把季子强的要求记下。在记录过程中,彭秘书长和小纪都感到季子强确实有水平,能抓住要点,言简意赅,切中要害,当然要求也很高。

    秘书小纪隐隐地感到,季子强对这次人代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不是一般的重视,而是十分的重视,从他自己准备材料就可以看出,至于为什么如此重视,小纪也是很了然,这是季子强的第一份工作报告,当然是马虎不得。

    至于季子强还有什么想法,小纪就不敢妄加猜测了,领导当然有领导自己的想法,当秘书的不能随便揣摩,有时只要心领神会就行了。从季子强办公室回来后,彭秘书长带着小纪到综合科办公室,与几个老秘书沟通一下,也讨教一下。

    而季子强呢,他的第一天市长生涯,在一个白天基本是没有什么正事的情况下,混了过去,好像还是有点遗憾的,那么艰难的混了上来,第一天也没发个指示和文件什么的,连给人家报账签字都没有发生,这让季子强还是有点失望。

    不过估计也是大家见他刚来,就是有什么麻烦的事也只好在等两天才来找他,不然就显得太没眼色了,人家刚来就给出难题。这情况让季子强到是感觉有点好笑,是不是自己这市长多一个不算多,少一个也没关系,你看人家所有的人忙出忙进,步伐急促,就他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是闲庭漫步,自在逍遥,想想无趣。

    不过整个一天,季子强的电话倒是不少,洋河县的熟人朋友,柳林市的朋友熟人,还有几个省城的朋友都知道了季子强的高升,纷纷打来电话祝贺,季子强不得不佩服这信息时代消息传递,有的是很长时间都没联系过的人,没想到他们还能找到自己的电话号码来,真是难为他们了。

    有几个柳林市的朋友都打了个电话,像是过去认识的许老板,辉煌度假村晁大老板,还有几个南方老板,还有工行的李晓行长等等,他们就是一个主题,都要给他接风洗尘,季子强就只好挨个的解释说今天已经有安排了,等自己闲一点了,一定奉陪,这最后就换来了一阵阵友好的漫骂。

    到了晚上,夜色笼罩下的柳林市,街道上穿流不息的人群,比起白天也是丝毫不减。高耸林立的大厦,反而在五颜六色的弥虹灯光闪烁下,显的更加的繁华。

    他们几个市长就相约来到了许老板的酒店,许老板早就把包间收拾的干干净净,他也是笑嘻嘻的一个个招呼着引到了酒店最豪华的包间。许老板对季子强那是很有感情的,可以说他是看着季子强一步步走到了现在的位置。

    但许老板一点都不敢嚣张,还是很低调,因为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他看人还是很有一套的,在他的眼里,季子强不是个等闲之辈,切不可把他等同于一般的官僚人物,这或者也是许老板独到的认人之处。

    这几个副市长许老板也都认识他,客气几句也就进了包间,许老板却没有进去,他是个知道进退的人,今天这样的场合自己不去打扰为好。

    季子强一进去见他们都已经来了,中间那个位置给自己留好的,他那里能坐,要说岁数自己是最小的,所以就要让刘副市长坐那中间,两个人就来回的推让了一整,其他三个副市长也都是一定要让他坐,最后他只好坐下,

    今天的主角是季子强,刚入坐,藤巧就让他点些喜欢吃的菜:“你看看,喜欢吃什么,就点吧,不要客气。”人家请客自己怎么好意思随便点,他就推了。

    季子强犹豫了一下,将菜单递还给藤巧说:“藤市长,还是你来吧,我是个随大流的人,无所谓。”

    藤巧笑笑,也不说什么,叫了服务员过来说:“来一个1500元的回风舞雪的套菜吧,另外加一个冰镇三文鱼和法式鹅肝,酒就上五粮液和青岛纯生啤酒好了。”

    服务员填好单后,唯唯诺诺地退下了,季子强心里却默默地算了一下账,一桌套菜1500元,三文鱼和法式鹅肝恐怕也要几百吧,再加上酒水,这么一桌没有3000元是拿不下来的,不过在座的这几人显然对此却是司空见惯的,也没有什么说法。

    藤巧今天也是准备好好的破费一次,所以点的菜价格都是不菲,季子强就忙着挡住说:“藤市长,我们都是自己人,今天就是图个高兴,也不是专门来吃的,点几个菜就可以了,一会喝起酒来,点的菜不是都浪费了。”

    藤巧那里能答应:“今天是我请客,你就不要管,好歹我们几个还是有身份的人,那能那样寒酸,吃多少算多少,吃不完的不让你打包,呵呵,来小姐,我们继续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