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这样一听,就知道她已经决定投靠自己了,为什么季子强会这样想呢

    因为季子强可以推断的出来,要是她还有犹豫,还没有拿定主意和自己靠拢,那么,就是她想要亲近一点,请请自己,她也不会愿意别人知道,她会做的很隐秘,现在她大张旗鼓的把别人都叫上,那就是说她已经准备公开向自己靠拢了。

    季子强心里一喜,自己的队伍又强大了,心里高兴,可嘴上却说:“吃饭就算了,腾市长,有你这份心我就很感激了,以后有什么聚会我一定叫上你,你看这样如何”

    藤巧可不愿意了,自己本来就晚来了半拍,把最好的时间让给了那三个臭男人了,现在这机会一定要抓住,她就说:“季市长,你什么意思啊,别人可以请你,我就不行啊,是不是看我是女的,就欺负我,妇联可是归我管的,我到妇联告你,一告一个准。”她今天似乎铁了心的想来投靠了,所以吃饭就是一个标志,她一定要争取。

    季子强一看这样,那就不能继续推了,再推就会让她心生疑团,也好,有人捧场,自己理当笑脸相迎,所以季子强就在感谢声中答应了。

    然后他又拿起电话给那三个副市长都打了过去,说是藤巧晚上请客,那还用说,这三个市长知道了自己的队伍又壮大了,高兴的很,现在是非常时刻,就像古时候打仗前的排兵布阵,早做准备才能保的万事无忧,再忙也会答应过来的。

    藤巧看看今天自己的任务全部完成,这才坐下安心的谝了一阵,上班铃响了,她才款款的和季子强告别离开。

    各位啊,月底了,赶快投月票吧,不然真的过期浪费啊,想一下,浪费了多可惜

    同一时间的不同地点,省城的江可蕊家里,他们全家正在吃饭,乐世祥就苦口婆心的对女儿说:“你不要做什么事这样冲动好不好,你到柳林市的确是可以和季子强天天在一起了,可你难道就不要你的专业了吗,你舍得改行吗,你要真的愿意,简单的很,我一句话就可以把你调到柳林市的电视台去。”

    江可蕊刚才提出想到柳林市去工作,只是她也没想的太明白,她还是很喜欢现在的省台主持人专业,要是真的让她放弃,她还是有些舍不得,柳林市虽然也有电视台,但一个市电视台和一个省电视台相比,这就不是一个档次了,就有点像是行政上的县政府和乡政府一样的差异。

    现在江可蕊一听她老爸这样说,她的心里就有点动摇了,可经常见不到季子强也不是个事啊,她就撒娇的说:“那你把他调回省城多好,他在那里一个人,谁照顾他。”

    乐世祥就自己打个哈哈说:“你以为你还可以照顾人啊,你把你自己照顾好就不错了,调他回省城也很简单的,就怕他不愿意,他可不是个待在家里做模范丈夫的人,所以你最好是先和他商量好再来说。”

    她妈妈也就说道:“子强刚当上市长,怎么好说调就朝回来调,再说你现在去了,他每天那么忙,你们恐怕一天连见面都难,还是等等看,以后稳定了在说。”

    其实两个人都是不希望宝贝女儿离开这个家的,这也难怪他们,如果家里真的就剩他们两个,那也是有点寂寞。

    江可蕊想想也就只好这样先等等在说,不过现在交通也还不错,省城到柳林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以后放假可以去看他的,所以就没在提这个话头。

    乐世祥是很喜欢这个女儿的,所以他更希望季子强可以做出一番顶天立地的事业,这样自己的女儿也算是没有跟错人,所以在柳林市的市长提升问题上,乐世祥还是适当的运用了一点技巧,他本来是个无欲无求的人,这辈子也没做过几件违背原则和良心的事,但终究还是放不下女儿的幸福。

    他不愿意把季子强和自己的关系告诉给其他人,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如果自己说了,也就不会出现省政府派的那几个人对季子强的认可,没有了他们的认可,只怕季子强也不会顺利的通过省常委的提议。

    而且,现在也不能说,自己说了,让别人都来照顾季子强,可那样做有意义吗就让季子强停留在自己的翅膀下,他会有多大的前途,一个靠这样关系上来的人,做个小领导没问题,可再想做的大点就很惹人瞩目了。

    乐世祥经过这多件事,已经感受到季子强在官场的天赋和能力,所以他希望自己可以更深层的激发和开发他这方面的能力,放手让他自己闯一番天地,把他投入到大洪炉里好好的铸造成一支宝剑,也许将来宝剑出鞘的时候,连自己这点萤火也会被他淹没的,那才是真的人生,也才是女儿最好的归宿。

    乐世祥这样想也是有道理的,自己又能在位子上多少年,现在看似呼风唤雨,杀伐决断,但等到自己一退下去,人走茶凉,谁再给自己这个面子来保护季子强,说不定还会有人专门的收拾他呢,因为自己也得罪过不少的人。

    所以他也就告诫了江可蕊,且不可抬出自己的名头,做他们这样的家庭成员一定要学会低调和淡定。

    吃完了饭,江可蕊就回到了他们的新房,坐了一会拿起电话就给季子强打了过去,季子强刚送走藤巧,就接上电话,二话不说就是一阵肉麻的鬼话,两个人嘀嘀咕咕,嘻嘻哈哈的莫求名堂了半天,最后江可蕊就问季子强:“你老实回答我,要是调你回来你愿意吗。”

    季子强就问:“调我到那去。”

    “当然是调你回省城了,你就说想不想回来”江可蕊带上了装出来的成熟和凶狠,带着威胁的语气。

    季子强一听,这可开不得玩笑,自己刚夺取政权就调走,那不是开国际玩笑吗,就说:“好我的个姑奶奶,我今天才第一天上市长的班,你也要让我当几天,过个瘾是吧,哪有刚任命就调走的,这还不成了全省的新闻,在说了,你这市长夫人还没人叫过一次,你就让我下来不当了,你对得起自己吗”

    江可蕊今天是有备而来,轻易不会受他的蒙骗,还想叨叨几句,就从电话里听到季子强对别人大声说:“请进,门没锁。”

    她知道一定是那面来人了,也只好说:“你下班了给我打过来,我们要把这事说清楚。”

    季子强连忙说:“是是是,我一定。”

    放下电话,季子强长出了一口气,真是个姑,这时候自己要是调走了,呵呵呵,那还不如把自己杀了吧。

    不过季子强是牢牢的记住那老公生存法则的,第一别跟老婆谈具有争议论性的话题。第二若有争论时,尽可能不要有结论,关键是第三点,如果非有结论不可,则以老婆的结论为结论。

    他就端起了茶杯喝了起来,其实刚才哪有什么人敲门啊,他也就是没办法,所以就装着喊了声“进来,门没锁的话。”

    实在是有点无聊,季子强就随手的拿起桌上今天的报子看了起来。

    还没看几个字,政府办公室的刘主任也来了,客气的了不得,他是季子强到了洋河以后上来做的办公室主任,季子强在柳林市做叶眉秘书的时候,他们都市办公室副主任,他的排名还在季子强的前面,并且季子强是挂了个虚名副主任,刘主任是有点权利的,那时候,这刘主任每天就跟防贼哩一样防着季子强,生怕季子强做出什么露脸的事情来压住了自己。

    好在季子强这人不怎么记气,也不是不记气,季子强是知道那些属于正常,像过去刘主任对自己的防范之举,在官场上人人都会那样做,对这样的问题,根本就没必要去生气,假如自己处在他那个位置,自己只怕也会那样的。

    不过这刘主任在以后季子强去了洋河县,对季子强还是很不错的,只要知道季子强来了柳林市,每次少不得请季子强喝一次,也帮季子强解决过几次问题。

    季子强就对他的客气全部接受了,还很客气的把他叫了几声老领导,刘主任是很有适应能力的那种人,就想是深林里的变色龙一样,可以顺着环境来改变自己。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季子强当老大了,这刘主任就很快的适应这个变化,他变的谦恭,变得恭敬,一点都没有委屈的感觉,似乎季子强本来一直都是自己的老大一样。

    两个人就客套的谈了起来,但时间不长,季子强就有点受不了,这刘主任变化太快了,前一段时间,自己和他还一起喝酒干坏事的,现在怎么一下子就让季子强有了一种太大的感觉,感觉自己和刘主任的关系已经在没有了过去那种哥们义气和兄弟朋友的样子了,真正的成了一个市长和一个办公室主任的奴仆关系,季子强暗暗叹息一声,想来,以后自己和他再也不能有过去那种亲密相处了。

    这样,两个人的谈话就没有了太多的实质话题了,谈了不长时间,季子强就有点厌倦,季子强不由的就打了个哈先,等季子强发现自己打出来了,赶忙收口,已经来不及了,季子强不好意思的对刘主任说:“哎,中午喝了点酒,呵呵,真还有点困了。”

    刘主任就笑着很谦恭的说:“那季市长就先休息一会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