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茶喝完也就过了吃饭的时间,平智容就说:“季市长,你看已经过了饭点,不如我请你一顿,就算给你祝贺一下。”

    季子强也想和他们多亲近,就没怎么客气,三个人准备朝外走,那狄宝梅就突然说:“我看把老刘也叫下,怎么样,人多了才有点气氛。”

    季子强点头说:“哎,狄市长这提议好,比我是心细点,呵呵,叫上他。”

    狄宝梅就打了个电话过去,刘副市长已经吃过了,但一听季市长也在叫自己,就客气几句让他们先走,自己一会找过去。

    中午饭他们人也不多,下午还要上班,就没怎么喝酒,四个人光说话了,经过这一顿饭的勾兑,四个人已经是在内心里建立了一种联盟,当然谁都没明的说什么,但大家的都是彼此心照不宣了,看着对方的眼神也似乎有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其实他们现在很幸福的了,常务葛副市长现在才叫失落,自己满怀希望的看着那位置就可以坐上去了,怎么就打横里来了这样个人,自己伤心就不说了,现在的问题是以后怎么和他相处,这才是个关键的问题。

    自己是韦俊海的人,这已经是烙上印记的,现在想要不当都难,所以只有一条路走到黑了,想装个两面派都没机会,不过似乎自己也不需要装什么两面派,韦俊海风头正劲,在柳林市也是根深叶茂的,具有绝对权力和威望,自己有他支持,应该还是靠的住事,小小的一个季子强,哼,老子当市长的时候他还是个秘书呢,他能奈何老子半分,真是的。

    而且自己还不能太过的听季子强的话了,那让韦书记感觉到自己立场有问题了,还不把自己怨死啊,不要到时候搞的两面都成了坏人。

    于是他就咬着牙决定不去看季子强,也算是给他个下马威,常委里面都是韦俊海的人,怕个蛋,他还能把我撤了不成。

    他是不去看望季子强了,但也需要拉一个同行的,他就给副市长解之容打了个电话,解之容还在家里休息,他就把自己的想法给解之容说了,两个人都约定不去低那个头,别人爱去,他们自己去,反正他们两个是不去了。

    解之容也算是韦俊海那条线上的人,不过他这人过于圆滑,太过世故,所韦俊海不是很欣赏他,他在韦俊海心里的地位是远远比不上吕副书记和常务葛副市长的,这两个现在都成了韦俊海的哼哈二将,他也就只是算个手指头吧,在刚才葛副市长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也在想这个问题,这可不是个小事,自己还是要小心应对。

    吃完饭季子强看看时间,也就打消了回家去看看的想法,也不急,等晚上再回去,家里还不知道他已经调回柳林市了,一个是这次调令来的时间急,在一个季子强想要给老爹老妈一个惊喜,也就没说。

    季子强不回家,但也就没有回宾馆休息,时间差不多了,他就告辞了那三个副市长一个人先回了办公室,这个办公室他是很熟悉的,过去在市政府的时候经常来,那时候每次还是要敲门进来,进来也多少会有点拘谨,现在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自己已经是它的主人,看着那宽大的办公桌,看着那雕花的办公椅,有一种踌躇满志的豪情就在胸中燃烧。

    季子强今天是喝了一点酒,又刚收了三个小弟,便有一种豪气干云的气势了,他就真的想要放声的长啸,但想想也不知道古代人是怎么个啸法,估计是学狼叫那种吧,那更不敢随便乱来,吓人的。

    他还想在动动脑筋想想别的叫法,就听到了敲门,刚好他离门也不远,就走了过去拉开了门,门外的副市长滕巧正在侧耳听着是不是里面有人,门一开是吓了一跳,随后就咯咯的笑着说:“季市长,你要把人往神经里吓是吧,你说声开门我自己进去就是了,你来开什么门。”

    季子强也哈哈笑道:“全柳林市几百万人里面就你一个女市长,我不亲自来接你的大驾,说的过去吗。”笑着就把她让了进来。

    季子强也是好几个月没看到过她了,她还是那样的风韵犹存,时间荏苒却不曾在她的脸颊留些一丝沟壑她很喜欢笑,笑的时候,她嘴角总是扬起30度似乎看不出她是一位中年女性的样子依旧留着原来的齐肩长发,但细细一看,原来炯炯有神的眼睛现在多了几分蒙蒙,眉间也有些皱纹,头发之间也有了细细的白丝。

    她还是很有女人味道的,现在应该有四十五六了吧,关于她的传说很多,版本也不一样,但更多的倾向于她是靠年轻时候的姿色上来的,不过季子强对她还是有点了解,要说能力她还可以,过去的传闻那是说不清楚的,真真假假,虚虚幻幻,季子强也就不想去考证,但他知道滕巧和省人大程主任关系好,所以在柳林市她也不惹人,别人也不愿意和她较劲。

    季子强就把她让到沙发上,他就问滕巧:“腾市长喝茶吗。”他知道有很多女士是不喝茶的,怕对皮肤不好。

    滕巧忙说:“快不敢乱叫,听了我头晕,你才是市长,我们是你的跟班。”

    季子强就笑她说:“看你装的,过去我也是这样叫你的,你也没说我叫错了,今天给我装起来了。”

    滕巧就开玩笑的说:“过去你叫我市长,我是答应了,不过那都是人家真的市长不在的时候,今天真的市长在,你这样叫我不是害我吗。”说玩她自己先呵呵的笑了起来。

    季子强也是一阵的好笑,就又问:“那还是老习惯,给你到杯白开水。”

    他见滕巧点头,就走过去到了一杯。一边走就想这个滕巧也似乎是个有背景的人,还是要拉拉,拉过来最好,拉不过来算个中立也不错,她今天来那一定是向我表示友好的,自己就抓住这个机会做点工作。两个人就一起坐下拉起了闲话。

    滕巧也是个很会看事的人,她一点都没有因为过去季子强的地位低下,现在爬到了自己头上而心理不平衡,相反她感觉季子强是很有些手段和运气的。

    手段是力量,运气是劫数,他今天可以在华书记和叶眉那样的打压下挺过来,并且还来个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转败为胜,他日定当一飞从天,大鹏展翅,更何况,滕巧对官场的事情比谁都清楚,她是绝不相信季子强这次的跳跃上位是因为韦俊海那个推荐推荐得来的,那推荐有个屁用,上面没人,你就是送他一堆万人伞,也是冰冷甚凉的,何况一个小小的推荐。

    但到底季子强是靠的那棵大树,这是藤巧无法判断和确定的,有人说他投靠的是韩副省长,也有人说他老爹和李云中省长有过命的交情,这年头,谁说得上那个是真,那个是假,但不管怎么说,季子强有后台,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今天藤巧就先来投石问路,探个口气,真有机会就早点拉上这线,对自己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

    同时这腾巧也是心里清楚的很,自己的靠省人大程主任已经保了自己这么多年了,但时光流逝,斗转星移,万一有一天他在退了,或者调走了,自己这样二三不靠的孤家寡人只怕就难混了。

    所以现在季子强和藤巧两个人的想法基本是一致的,为了一个共同的,团结的目标坐到了一起,说了几句话,滕巧就闻到了季子强身上有些酒气,就问:“你刚喝酒了,不是吧,大中午也去喝。”她实际也是想探下是谁在请他喝酒。

    季子强也想的是要向她展示自己的实力,见她问就刚好把那几个刚刚收编的副市长供了出来:“哎,都是老刘和平智容,狄宝梅他们几个,一定要请我吃个饭,推半天没办法,不过今天我没让多喝。”

    季子强他这看似无心的一说,让藤巧也是惊讶不已,这小子真是手段过人,刚来第一天就收服了这三个孤魂野鬼,看来政府这面的局面已经基本成型,就算葛副市长想要和季子强来叫叫板,只怕他也有点势单力薄,自己要是不赶快选择,以后又像过去一样被边缘化了。

    藤巧想到这,她就装出嗔怪的样子说:“季市长,你这样就有点偏心,为什么吃饭就不叫我一声,把我当外人了。”

    季子强连忙笑着说:“我本来是要叫你的,可我们喝茶喝晚了一点,所以那时候估计你都回家陪老公了,我都把你电话号码掉出来了,最后就想想的又把电话挂了。”

    “奥,这样啊,难怪我吃饭的时候耳朵烧呢,是你们在编排我,记得以后有活动叫我啊。”藤巧也不管他季子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先要把人家这个情领了再说。

    笑笑她就又说:“这样吧,季市长,晚上把他们几个叫上,我做个东,给你好好的接个风,庆祝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