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副市长心里大喜,他领会季子强这话的意思,知道季子强也是在向自己表露着心迹,这和自己早就预料的一样,季子强是绝对不会容忍想韦俊海和葛副市长这样的干部,他们的分道扬镳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两人都心照不宣的哈哈一笑,又说起了其他话题来。

    一个早晨就这样过去了,送走了刘副市长,季子强在办公桌后又发了会呆,喝了几口茶,或者,目前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进入角色,仓促是笨拙者的机敏,自己不是笨拙者,所以不必急这一时,再怎么说,自己也不应该下车伊始就大放阙词,慌里慌张地就想着去做点什么,最好还是先看看,先等等,等待各方势力对自己表明了态度,那时候再进入市长的角色,至于工作吗到不用担心,下面都有人做,柳林市不会因为自己几天没上班就马上停顿的,不急,不急。

    季子强接下来还有很多杂事,他想自己应该到下面的科室转转,这些人相对简单些,但他们的力量也不容小瞧,在很多时候,一个干部的好坏和评价,都是出自于这些人的闲言碎语中,这是一股宏大的力量,于是,季子强迟疑一下,就从办公桌的抽屉中带上了两包相对好一点的烟,站起身,出了办公室,准备去给广大的贫下中农拜个码头。

    政府办公室里的人看似地位低下,其实也非全是寻常之辈。他们或自己也才高八斗,毕业于名牌大学;或出身高贵,背景过硬;或关系复杂,钻营有方。季子强想到这些众生相,心中暗道:这帮人今后未必能很好地相处,万事得小心为上。

    季子强心中这么想着,但脸上却是水波不兴,神态如常,毕竟自己现在是这大院的老大,准确的说,现在担心的应该是他们,而不是自己。

    季子强刚走出门,迎面就遇上了平智容和狄宝梅两个副市长,平智容他年纪约摸四十二,三的样子,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眼睛闪闪有神采,微笑时,露出一口整齐微白的牙齿,季子强对他的印象还是比较好的,在过去虽然接触少,但一直是认为他还是正直和坦率的。

    狄宝梅也是四十岁左右,中等个子,留一头短发,发茬又粗又黑;圆脸盘上,宽宽的浓眉下边,闪动着一对精明、深沉的眼睛,很引人注目,对于他,季子强的看法还不确定,因为他比较内敛,话也不多。

    见他们一起过来,季子强就估计是来看自己的,他也就笑着招呼道:“两位市长好啊。”

    那平智容和狄宝梅就赶忙回答:“季市长好,我们想来看看你,也顺便把工作给你汇报下,你不是要出门吧”

    季子强就停住了脚,准备向回转身,一面嘴里说道:“欢迎,欢迎你们,我没什么事,刚还准备到你们那坐会,没想你们到是先来了,来,里面坐。”

    季子强本来门也没有锁,轻轻一推,就把他们引了进来,请他们坐下,桌子上的功夫茶还没有撤,平智容和狄宝梅就对望了一眼,一起的想到:看来还有人比自己来的早。

    季子强就倒掉了陈茶给他们重新泡了一包功夫茶,两个副市长连忙道谢:“季市长,你看这一来又要麻烦你。”

    “呵呵,也不算麻烦,我有这个爱好,在洋河县的时候,也经常喝的,你们来了刚好我就给自己了一个借口,再喝一泡,呵呵”

    季子强笑着说,一边就开始了烫杯和洗茶,他也是有点吹,过去他哪里经常喝,那个破洋河县还经常喝什么功夫茶,每天忙的鸡飞狗跳的,现在是考虑自己当市长了,想做个风雅高贵的样子罢了。

    狄宝梅和平智容平常也是经常喝功夫茶的,但要叫他们完整的按程序做一次就困难了,现在两个副市长看到季子强如此熟练的演示起来,都很是羡慕,平智容就称奇的说:“季市长,你哪学的这一手,不简单,以后我也学学,你可要收我这徒弟。”

    季子强哈哈一笑:“什么徒弟不徒弟的,你要想学,我随时可以教你,就怕你做不下来。”

    说话的功夫就给他们在小杯里斟上了茶,一下子茶香就在季子强办公室里弥漫起来,狄宝梅和平智容就端起来先闻了闻,真的很香,慢慢的含上一口在嘴里感觉着,三个人都投入到了品茶中,一时没有说话。

    等三人最后咽下了茶水,平智容和狄宝梅都不由说声:“好,真的很好。”那当然好了,市长给泡的不好也要说好。

    季子强从刘副市长那已经理解到这两个副市长的底细,他们过去算是叶眉的人,后来韦俊海做了市长,当权以后,他们也在不同程度的受到过韦俊海的打压,虽然叶眉是书记,但韦俊海是市长,现管着他们,再加上起初叶眉一直也是采取了忍让,就很少的照顾到他们几个。

    他们那时候也是惊弓之鸟,生怕韦俊海对他们下毒手,所以就没怎么威风过,好不容易最后叶眉渐渐的掌控了全局,这两人正准备松口气,没想到风云变幻中,叶眉就一下让韦俊海给暗算了,他们再一次受到了威胁。

    现在看季子强又上了台,从表面来看,季子强好像也是韦俊海的人马,但两个人一合计,感觉季子强和韦俊海还是有很大的差别,两人也就一横心,先来看看季子强,要是季子强能有个态度,拉一拉他们,他们也就心口子一锤,管他娘的,该死的娃娃球朝上,不要这样担惊受怕的过日子了,就投靠季子强算了,从这几年的情况来看,季子强也不是个善茬的货,说不上还真能护的住自己。

    他们主意打定就来早早的看望季子强了,亲近亲近,找个机会来表表衷心,话说回来了,你季子强也是初来咋到的,根基未稳,内无亲信,外有强敌,就算韦俊海不难为你,至少还有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要找你生事的,自己两个前来投靠应该是个好机会。

    季子强呢他从内心里也是巴不得把他们编入自己的队伍,现在自己虽然不是光杆司令,但也手下没人没兵,有他们来助阵那是求之不得,所以就对他们显的很亲热,还捎带上问了问两人的身体啊,家庭啊,大有一见如故的味道。

    起初这三人都是云山雾罩,虚来晃去的说着套话和空话,这样说了一会,三个人都感觉没有意思了,季子强也就不再绕弯子,他在审时度势之后,为了让他们死心塌地的跟上自己,季子强就说:“没想到柳林市里面懂茶的人真不少,比我在洋河县的时候强多了,洋河县的人都喜欢喝清茶,这里你们几个市长都喜欢,呵呵,看来我们以后有话题了。”

    平智容和狄宝梅一听这话就心里想了,他说的都喜欢,这个“都”字自然是有所指了,应该就是比自己两人早到的那个人了,只是不知道是谁,平智容就随便的问他:“是吗,我们还不知道,还有谁喜欢功夫茶。”

    季子强也就如无其事的回答:“老刘啊,他也喜欢的很,过去我在市里的时候我们就经常一起喝的。”

    这一说狄宝梅和平智容就明白了,原来比自己早来看望季子强的还有刘副市长,这老刘,来也不叫上我们,好歹过去叶眉在的时候,我们还是一锅的。

    但想想这也难怪,过去刘副市长就和季子强走的很近的,这还不算什么,问题是季子强既然能够接纳了刘家伟,那就是说他季子强并没有对叶眉过去的人马心存排斥,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不过这也是目前的形势使然,他季子强总不可能拉韦俊海的人马做自己的班底吧,那些人就算他想拉,人家未必买他的帐,有个韦俊海靠着多稳当,谁来陪你季子强玩呢也就是我们这些个没娘娃最好收编了。

    平智容和狄副市长两人相视一笑,看来自己这拨人也不少,七个正副市长这面就占了四个了,不错,不说抵挡别人,但自保总是绰绰有余吧。

    于是两个人也就更加的坚定了跟随季子强的决心,平智容就先说了话:“老刘这人不错的,我们在一起也和的来,以后季市长再喝茶了把我们都叫上,我也是一定要跟你好好学下茶道的。”

    狄宝梅就笑这个说:“就知道学茶道,季市长的能力可不限于这一个方面,你看看现在把洋河县搞的好的,要不了多久就有可能是全市的先进县了,我们应该和市长多学学这些。”

    平智容笑着连连说:“对对对,就怕我们太愚笨,学不到季市长的精华啊。”

    这两个人一唱一和,一捧一拍的,把季子强拍的是心里痒痒的,浑身的舒泰,不过这小子还是知道一点谦虚,就忙说:“客气,客气,以后大家共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