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的,自己是市长自己已经不是过去你那个坐桑塔拉的县委书记了,季子强长长地吐了口气,觉得自己必须尽快适应这个身份的转换,就象职场打拼的年轻人,无不以总裁为目标,而当某一天目标实现,他才发现,他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解决问题的人,而必须自己提出问题,发现问题,同时,安排别人去解决问题,做为一市之长,他以后必须更多地做协调指挥工作,而不是事必亲躬,这就和在县上工作完全不一样了,他真怕自己一时适应不了。

    就在季子强忘情之时,办公室传来了敲门声,他温和的说声:“进来”,就见门一开,副市长刘家伟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季子强连忙上前两步,客气的让座发烟。

    刘副市长也不客气,老气横秋的就坐在沙发上,他们两个在过去关系都还不错,谈不上多深交情,可大面上的一些事情都过的去,因为过去刘副市长也是叶眉的人,那时候季子强是叶眉的秘书,和这刘副市长自然就关系密切了,后来季子强和叶眉有了矛盾和隔阂,但刘家伟副市长却一直和季子强没有翻过脸,总体来说吧,这刘副市长是对季子强比其他副市长对季子强要好一些了。

    季子强对他还是很感激的,感激的同时他还要好好的拉一下刘副市长,自己刚来,政府也一定有很多人不服气自己,现在是很需要刘副市长这样的人给自己帮帮场子的。

    对于季子强的接任柳林市市长,刘副市长也有些惊讶,这很有点超出他的想象和预计,他有很多地方想不通,但这仅仅是限于对季子强上来的原因想不通,他并也有太多的嫉妒,因为他还明白一个道理,不管怎么算,也是轮不到他自己来当这个市长的,自己是叶眉的嫡系,现在的柳林市是许派得势,不收拾自己就烧高香了,那还能有其他的奢望呢

    再说他过去一直和季子强关系不错,和季子强也很是投缘,特别是季子强多次的敢于面对华书记和叶眉,并且还摆开了阵势练了几下,而且练完之后还没有倒下,这都让他是从心里很佩服的,固然叶眉是自己的老板,但柳林市已经沉闷了太久,接下来会是韦俊海来独霸柳林市了,自己一定没好果子吃,今天来探探季子强的口气,看他到底和韦俊海是一种什么关系,他会不会独树一帜的来建立他自己的势力和地盘,要是他有这个打算,或者自己也就有了生机和希望。

    季子强的到来,也许就是他们这些不得志的人的一个希望了,作为他们自己是没有勇气去面对韦俊海的,因为他们早就让仕途的艰辛磨去了往日的光华和棱角,可如果有人敢于出来面对韦俊海,他们也会很高心,至少是愿意帮着摇旗呐喊的。

    特别是对季子强做过一番研究之后,刘家伟副市长就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就算韦俊海提名推荐了季子强,但韦俊海和季子强不管从性格,还是人品上都大不相同,他们应该是走不到一条路上,这一点刘副市长还是很相信自己的判断的。

    刘副市长喝了一口水,就对季子强说:“老弟啊。呵呵,不对,不对,应该是叫季市长。”

    季子强就笑的很灿烂的说:“过去你不是一直这样叫我吗,怎么现在改口了,还是这样叫老弟亲切些。”

    “哈哈哈,那就乱了规矩了,应该改口,应该改口哦,看你来市里我是很高兴的,以后又有了一个可以品茶论道的人了。”刘副市长看来是真心的欢迎着他。

    季子强一点都不敢托大,忙说:“呵呵,有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你本来就是我的老大哥啊。”

    摇摇头,刘副市长说:“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我需要维护你的绝对权威的,呵呵。”

    这话让季子强听了心里畅快,看来自己在柳林市政府还不是孤独的一个人,自己也是有同盟军的,一个光杆司令是没有办法完成什么战役的,但有了手下,有了队伍那就不一样了,常言到一个篱笆三个桩,只要自己有足够的人手,那就可以迎接任何人的挑战,包括是他老韦和葛副市长对自己的挑战,所以老毛曾今就说过:人多力量大。

    看着刘副市长,季子强就突然之间,脑海电光一闪,从这个上面他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下一步的计划了,那就是先要拉些人靠到自己这面来,虽然昨天在吃饭的时候和韦俊海好像是对自己很客气,很随和,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要做好准备的。

    过去他也在市政府里面呆过,对这里面的人还是有些了解的,但到底那时候身份低下,很深层次的一些关系就不是太确定,叶眉又是一个不大爱说三道四的人,再加上这几年自己到了下面,对市里的一些盘根错节的关系也确实理解的不是很透彻,现在刚好刘副市长可以给自己详细的介绍下,他就让刘副市长先坐,自己去好好的泡了一壶茶,两个人就静心的坐下品了起来。

    季子强也应该算是有一定的文化底蕴的,没有点文人气质,他也当不了一个好秘书,这就很对了刘副市长的胃口,过去两人也是不时的谈谈文学什么的。

    现在的官场上,大家都没有了闲情雅致来缅怀中国的文化,实在是要看书,也最多是看看厚黑学,人人都是以难得糊涂来激励自己,人都糊涂了,还谈什么文学。

    所以他们两人就有了猩猩惜猩猩,猴子爱猴子的感觉,刘副市长之所以敢于对季子强这样托大,除了他那比较瓷实的脑瓜外,他自认在过去的那些时间里,除了叶眉以外,自己算的上对季子强很好的一个人了,要是严格的说起来,叶眉过去对季子强是关怀,自己和季子强算的上是知己吧,其实他哪里知道季子强和叶眉曾今还有一些其他的更亲密的关系啊。

    刘副市长自己就没把自己当成外人,季子强也就是喜欢他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人相处,可以少费很多精神,这刘副市长就是一个科技型的市长,过去是省城一个大厂的总工程师,听说还当过教授什么的,他满脑袋经济数据,就是没一点灵活变通和为人处事。

    闲着也是闲着,今天估计也没谁那么傻的就来找市长谈工作,两个人就从谈古论今,说到了柳林市政府的人员情况,哪些人圆滑,哪些人胆小,哪些人心黑,谁和谁是一伙,谁和谁虽然是一伙,但也经常会抽冷子给对方来拌脚,,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季子强就耐心的记了下来,蟹兵虾将且不管,那太多,一时记不住,但政府的主要领导那是一定要搞清他们的性格,习惯,爱好和派系的。

    目前副市长有常务葛副市长,刘副市长,副市长平智容,狄宝梅,解之容,滕巧,市长助理有魏旭然,李军,彭秘书长,副秘书长时柏山,张中,这里面除了分管妇联,残联,文教系统和计划生育工作的滕巧以外,其他都是男的。

    基本上这些人季子强都认识,过去工作接触的多,私下交往的少,基本上就是打个招呼点个头,今天听刘副市长详细的一介绍,才有了个更明确的概念,原来里面还复杂的很,表面谁见谁都在笑,越是不对的见面了还越客气,最后季子强就开玩笑的问:“老刘,那你是那个派系的呵呵。”

    刘副市长也是一笑说:“我是自己修炼的,跑单帮,没有派系,不过呢,以后要是你开宗立派了我是可以给你做个护法什么的。”

    季子强哈哈大笑道:“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要有法不护,有难不帮。”

    刘副市长就转入了认真说:“我了解你,你放心,过去我是跟着叶书记混,但也算不上什么派系,应该是单枪匹马更恰当点,以后老哥哥就跟上你了,你该不会因为对叶书记有气,以后发到我头上吧。”

    两人说的已经很认真了,没有了刚才的玩笑态度,季子强点点头说:“我也是跟叶书记混的啊,过去我还是她秘书呢。”

    刘副市长就悄无声息的试探了一下说:“不过后来你们闹的也有点唉,韦俊海书记对你到也不错。”

    季子强眉头一挑,他对目前柳林这些重要人物的心里也有了掌握,知道这是刘副市长的一次试探,季子强就轻描淡写的说:“政治有时候就像三国演义里说的那样,合久必分,分久必和,仅此而已。”

    刘副市长就多少明白了一点季子强的心迹,他也笑笑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人和人啊,还是有差别的。”

    他就巧妙的把季子强和韦俊海不是一路人这个意思抛了出来,然后就仔细的观察这季子强的表情,看他是个什么反应。

    季子强点下头,很郑重其事的说:“刘市长这话一点不错,人何人不一样,我这人就和你合得来,我们都是死脑筋,看不惯现在很多虚来晃去的事情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