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缺什么补什么”,自己的资历和时间还是很短啊,同时呢,自己和下派干部还不一样,一般来说,就地提拔的干部,是非進入角色不可的,你不硬干、实干,就弄不出政绩来,难以站稳脚跟。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从今晚宴会上韦俊海和其他几个领导流出的话语,还有他们的神情来看,他们是不想让自己介入柳林市的权利中心,他们的抵触情绪还是很明显的。就连葛副市长都很有一副对自己不以为然的样子,似乎在说,在这儿你季子强不用操心,不用费力,只要名义上顶着一个市长的帽子,就可以了,当然,他们的心里应该还隐含着一层未尽之意:我们不能白白为你尽力,作为交换条件,你必须把实际权力交给我们。

    在当今盛行“活命哲学”“利益双赢”的时代,人是怕难不怕闲的。

    面临柳林市这样的局面,季子强本来完全可以顺水推舟,高度超脱,轻松地渡过几个年头,这也许是今天谢部长的心愿,更是岳父所盼望的。

    如果那样,几年之后,自己就可以在省城过上一种安定的、人人羡慕的夫贵妻荣天堂一般的好日子。只是,季子强这天生的权利慾望,能否保证他面临活生生的人间现实而保持沉默和无动于衷呢

    这一点,别说是谢部长和季子强岳父,就连季子强自己,恐怕也难以保证。

    季子强就因为说不上来是兴奋,还是对未来的忧虑,后来的几个小时就一直没有在睡着了,他看天色还没有大亮,就洗漱已毕,打开门,冬末春初,回黄转绿,城市已是风裁细叶,芽吐绿意了,晨空如洗,阳光瀑布般的倾泻而来,气温不很低。

    尽管如此,季子强出来的时候,还是为今天穿什么衣服而有些许的犹豫。

    季子强想,这种天气,只要穿一件衬衣和一件休闲西装就行了,下配深蓝色牛仔裤和白色耐克运动鞋,使自己看起来既有青春的朝气,又不失稳重之态。

    出门左右一看,季子强就发现市政府的彭秘书长正坐在沙发里同打扫卫生的宾馆服务员讲着什么。

    这个彭秘书长穿着一件灰色的休闲服,他没有大部分领导那样的臃肿,有些消瘦文弱,身上散发出强烈的学究气息,秘书长彭宝宜看见季子强打开了门,就赶忙走过来说:“季市长,你昨天休息好了吧”

    季子强就很客气的让他进来,说:“秘书长要不要进来坐坐。”

    彭宝宜秘书长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过来接市长一起吃个早餐,然后上办公室,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收拾一下的。”

    季子强也没在勉强让他进来了,说声:“那你等下,我带上包就走。”

    反身,季子强就进了房间,带上了自己的公文包,出来锁门,离开,秘书长彭宝宜就连忙帮他把门锁好,快步走到前面前面带路,到了宾馆的餐厅了。

    餐厅现在人还不多,看来也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季子强一来,马上就有漂亮的服务员端出了煮鸡蛋,稀饭,馒头,还有六七个小菜,季子强就让彭秘书长一起吃,彭秘书长也没做作,就陪着季子强吃了早餐。

    彭秘书长拎起季子强的公文包,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季子强就便迈开步子,出了餐厅。院外,驾驶员是个中年人,看着那强健的体魄,季子强就估计是个退伍军人吧,你看那虎气的样子。

    驾驶员已经打开车门,站在一旁,见了季子强,也是很恭敬的说:“季市长早”

    “早”季子强点头微笑这答应,上了车。

    黑色奥迪离开宾馆,向市政府驶去,对市政府大楼,一般的民众有一种神秘之感,也有些敬畏之情。毕竟,那里面发生的事情,往往是影响整个柳林市的大局的,非同小可。

    上午8点,季子强来到柳林市府大楼,这是季子强作为市长以后的第一天来到市政府上班,季子强的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的。过去,就算季子强在市政府做秘书,他也和普通民众的感受没有什么不同,有一种天然的神圣感与畏惧感。

    这可是全市的权力中心,是老百姓可望而不可及的神秘地方,是柳林市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中枢神经系统。但令人没有料到的是,今天,季子强要成为主宰这个大院的第一号人物了。

    柳林市政府的办公条件不错,季子强的办公室也很气派。外面一间是秘书工作室,里面才是他办公的地方,内设休息室带卫生间。

    本来都是单间办公室,但过去韦俊海搬进去之后,做了个小小的改动,将相邻的另外一间办公室打通,改成了两间房,一间是卫生间,另外一间则是秘书室,虽然小点,也算是配置齐全。

    季子强走进去一看,巨大的红木办公桌光可鉴人,整间办公室都铺着厚厚的明黄色地毯,窗户上挂着厚厚的天鹅绒窗帘,大大的真皮转椅后面,是一个红木书架。当然,里面的书都已经带走了。

    除了韦俊海的个人用品,其他办公用品都留了下来。

    墙角有几盆常绿花草,一面墙壁上则挂着好几张地图,世界地图,国家地图,北江省地图和柳林市的行政区域图,一应俱全。

    整个办公室的布局很是大气,可见韦俊海这个人,还是有些品味的,和普通的大老粗官员有所不同。

    彭秘书长一边陪同,一边简单地做了介绍。

    “季市长,除了这间办公室,二号楼还有两间空置的办公室,你看使用哪一间比较合适”

    虽然在庞秘书长心目中,韦俊海这间办公室自然是最好的,但还得问上这么一句,不然岂不是你在给领导做主吗那可是官场大忌。

    季子强淡然一笑,说道:“就用这间吧,没必要再另外布置办公室了。”

    “哎,好的好的。你看还需要增添些什么设备”彭秘书长说。

    季子强看看四周,说道:“我看挺齐全的了,暂时没必要增添设备了。”

    季子强有来回的走了几步,在彭秘书长期待的眼神中,季子强当然就只能说一个“好”字。

    彭秘书长也就轻轻的喘了一口气,看来他还是很担心季子强对这房间的布局不太满意的,现在没想到季子强不仅满意,还说出了一个好字,那更是难得了。

    对季子强这人,彭秘书长也是早就认识,也知道这不是个简单的人,所以就格外的对他小心,不敢随便马虎,这初次搭配工作,第一印象很重要。

    在彭秘书长离开后,季子强就坐了下来,他下意识地再次四周看了看,刚才那个“好”字,也是有意说的,不是说当了市长就光等着别人来奉承,偶尔自己也应该多给人家一点赞美和肯定,现在第一要务就是多栽花,少插刺。

    坐了一会,季子强就站了起来,他来到了窗户前,迷上眼,他要细细的看一看这个地方,几年前的感觉和季子强现在的感觉已经截然不同了,那时候,自己只是这里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秘书了,过去自己每天干的也都是看颜色,探口气,挖空心思的琢磨别人想法的事情,而今天,自己已然是这里的主人,以后这里就是自己挥斥方遒,驰骋纵横的舞台了,前路茫茫,一切会怎么来演变,季子强还是心里没有底的。

    季子强俯视着,观察政府大楼前的人群,透过灰蒙的晨雾,看着外面的景色,正对他办公室不远处,就有一株合抱的大树,枝干道劲,树叶苍翠,不时有小鸟在树冠上进出,很是赏心悦目。

    季子强就突然的想马上召开个政府干部见面会,但一瞬间后,他又是马上的就笑了,他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他现在对柳林市的政府已经有些陌生了,初来咋到,现在就急于投入工作只能添乱,更重要的,他现在不是一位小县城的书记,而是总揽大局的一市之长,那么做什么事就应该要比过去多想下,稳重点。

    季子强也早就深刻地明白,地方证府的工作,很多时候体现的是市委书记一个人的权力意志,市长更像是芭蕾舞中的男伴,起的是辅助,烘托作用。他自己也做过县委书记和县长的,所以对那种感觉有更清晰的认识,也或者,很多没有身临其境的人,感觉市长和县长没有和书记太大的差别,那就大错特错了,书记可以管当地所有的一切,但市长和县长只能负责经济建设,虽然季子强也是党委副书记,不过呢,所有党务,他是基本没什么权利的。

    同时,季子强还要考虑到韦俊海已经在柳林市待了好几年,肯定有很多老部下,很多机关单位的头头脑脑,不是被他一手提拔的,就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么他这位市长的权力会被进一步掠夺,这让刚刚得到提拔,迈上人生最重要一级台阶的季子强心中发虚,赴任之前,他就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是市长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