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俊海放下了酒杯,微笑着说道:“子强同志,希望我们以后能够精诚合作,有什么不懂的问题,你可以来问我。 ”

    韦俊海没有叫季市长,而是称呼子强同志,显得长者气度十足,大有一副老师对待学生的感觉,在不知不觉间就把一把手的架势端了起来。不过他是柳林市的书记,又比季子强年长十几岁,如此做派,倒也合理,不让人觉得突兀。

    季子强微笑点点头,就退回了自己的座位。

    酒宴慢慢的就热闹起来,大家先是一窝蜂的涌向了谢部长,吵吵嚷嚷的表白着对他老人家的敬佩和爱戴,以求换的他可以接自己一杯酒,谢部长也总是很亲切的像一个慈祥老者一样对每一个前来敬酒的人夸上几句,来掩饰一下他们那过于露骨的讨好。

    韦俊海也毫无意外的受到了更多的围攻,他这些年的政绩就犹如是搬家时翻出了床底的破鞋,那一件件微不足道和早就让人忘怀的东西,也全部的展现在了人们的面前,而每展示一种,都会换来人们夸张的惊讶和赞叹。

    当然了,韦俊海是威严的,他可以接受人们的道贺,但绝不能让自己过于随和,他像一头盘踞在山石上的雄狮一样,傲视着自己的臣民。

    再后来,就有人来给季子强敬酒了,第一个来的自然是排名靠前的吕副书记了,专职副书记吕旭四十八岁,四方脸,大背头,黄色夹克,倒也不是十分的严肃,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他笑呵呵地来到了季子强面前,隐藏住心中对季子强的厌恶和嫉妒说: “季市长你好我来给你倒一杯酒吧。”

    季子强也笑笑站起来说: “吕书记,酒不用到了吧,你是柳林市的老领导了,还是我给你倒一杯吧”

    两人就客气了起来,季子强知道,这位吕副书记,不是个省油的灯,他颇有城府,照说在柳林市做党群副书记,头上顶着一位市委书记可不容易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吕旭在柳林市还挺有话语权,很多时候叶眉都要给他三分面子。

    因为他在柳林市盘踞的时间太长了,他的触角已经延伸到了柳林市的每一个角落,他树大根深的关系网,让他可以在任何时候都具有自己**的一套人马来抗衡所有的同事。

    最关键的一点还在于,他比起葛副市长来,更是精通权术,老道内敛。

    季子强和他就喝了一杯碰酒,这时候本来应该是葛副市长过来敬酒,但他似乎正在忙于和旁边人讲着段子,所以他并没有过来陪季子强喝一杯,季子强也心知肚明,这葛副市长今天是要给自己个难堪了,季子强笑笑,也并不在意。

    市组织部长周宇伟就过来了,周宇伟相对来说,要算是比较年轻的,官方公布的年龄是四十八岁,单看外表,身材标准,穿着合体的藏青色西装,看上去好像还不到四十五岁的样子,很是干练,亦颇有官威。

    事实上周宇伟也确实是个强势人物,算得是柳林市的地头蛇。乡长,乡党委书记,城关镇镇长,镇党委书记,县委副书记,柳林市委组织部长,一步一个脚印升上来的,纵观柳林市2区7县,一步步上来的,也仅此一人而已。

    他现在也很惶恐的,过去他是华书记的人,后来叶眉上来几年,慢慢的他就脱离了老派华书记的序列,和韦俊海等人做了适时的切割,追随上了叶眉,但没有想到风云突变,转眼之间叶眉狼奔而去,韦俊海异军突起,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呢

    对季子强,他也是敬而远之,因为他看不懂季子强,也搞不清季子强到底以后会站在那一面,从内心讲,他希望季子强可以和韦俊海对立起来,这样或者才更适合自己的生存。

    他满脸笑容地给季子强颔首问好,陪季子强喝了一杯。

    季子强自然也是微笑点头答礼,他也知道周宇伟目前尴尬的处境,不过季子强还不能表示什么,他还需要继续的观察。

    市纪检委书记刘永东也来了,他五十岁出头,白白胖胖的,脸上总是带着笑。这种类型的干部,十分常见。不过据季子强这些年的观察,刘永东是当的起“笑面虎”之称。季子强倒是能够理解,按照通俗的说法,纪委书记干的就是“整人”的活,刘永东为人再和善,呆在这个位置上,也必定要查办一些违规违纪的案子,

    拿下一些不怎么守规矩的干部,得个“笑面虎”的雅号,很是正常。

    刘永东笑眯眯地给季子强打招呼,丝毫也没有因为季子强的年轻而摆出一副老资格的架子,因为他们两人已经交手多次,对季子强的机巧狡诈,刘永东到今天还是心有余悸的,这个季子强,或者也是他这些年来唯一一个几次亲自出手都没有放翻的干部。

    而且,他和组织部长是有相同的尴尬在,作为转换过阵营的逃兵,他不敢,也不能在得意忘形,这些天,每每看到韦俊海的时候,他都感觉背后的神经一阵阵的发麻。

    再后来给敬酒的就是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方鸿雁局长,四十七八岁的样子,个子中等,绅情也比较严肃,这种神情出现在政法委书记脸上,倒极为合适。不过季子强对这位方鸿雁局长的印象一般。

    这两年,柳林市城区发展很快,相对应的,社会治安也很是一般,流氓混混不少,一些群众对此很有意见。虽然说社会治安不是公安局一家的事情,是一个综合性的工程,但政法委始终是正管,社会宁靖不力,方鸿雁局长当然要负责任。

    单纯看方鸿雁局长的履历,他从部队转业之后,倒是一直都在公安系统工作,算得是积年老手了,表现不佳,估计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态度不够端正。本乡本土的,各种关系同复杂,方鸿雁局长对一些社会治安的痼疾,下不去手也是有可能的,再加上他这人总是畏畏缩缩,瞻前顾后的样子,就连他是那个派系,都很难让人看出来。

    后面又有市委宣传部长谢涛辉走了过来,一样的年近五旬,有知识分子的气度,还戴了一副金丝眼镜。

    谢涛辉对季子强的态度,却很是客气,笑容可掬。

    后面连市委秘书长张景龙也过来给季子强敬了一杯酒,对季子强的上位,张景龙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最近几年和季子强关系还算不错,忧的是这个季子强到底将来会倾向于那面,这才是关键,他是不折不扣的叶眉的支持者,现在他的处境比起纪检委书记刘永东和组织部长周宇伟更是凶险万分。

    这次叶眉在走的时候,还专门的把他作为市长候选人提了出来,这让他更是惶惶然,他也知道自己的斤两,肯定是轮不到自己上位的,但他就是搞不懂叶眉为什么还要把他拉出来架在火上烤呢后来叶眉就笑着告诉他了一句话:“你的难受将来是有回报的。”

    他到现在也没有想通叶眉这句话的意思。

    还有两个有名无实的常委也来给季子强到了酒,一个是统战部长,一个是柳林军分区司令,这两人都是韦俊海的人马,虽然在常委会上有一票之权,但在实际工作中,就显得权利单薄了许多。

    酒宴在继续进行中,季子强没有给其他的副手们敬酒,也不知道是他忽略了,还是他有意要显示自己的强硬,但他确实再没给别人敬酒了。半夜醒来,季子强在恍惚中,不知道自己这是睡在什么地方。看了看房间里的陈设,才想起已经回到自己的住所这是一家高级宾馆,虽然季子强的家在柳林市,但市政府还是给他安排了一家宾馆供他休息和在特殊情况时办公。

    季子强昨晚在参加酒宴后就没有回家,他被送到了这里。

    没想到,现在一醒来,睡意却没有了,便起来走走。出了房间,踱到小院,骤然间掠过的几丝晚风,使得树梢一阵阵颤动,摇落的月光,似片片飞花,待定神看时,又杳无踪迹,一片片的银光洒满了院子,月光柔柔地漫过季子强的眼睛,漫过他的心池,季子强就静静的感受着,让月光一直流,一直流,流进了他的心灵深处。

    院子里有路灯,还种了一些花和一些绿色植物,还有草坪、小径,很整齐。一道圆门通向外面,季子强就到了圆门处,打开铁门,从外面向里望,门上方有一块小匾,上书“流园”二字。便站在那里暗想,这个园名取得好,不像一般园林,多是用形容词或名词,此园用了一个动词,用得好,看来柳林市的文苑也有高人雅士啊

    现在已经夜至深处,万籁俱寂,柳林市中心的很多商业大楼还是灯火通明,季子强就在想,估计参加了今晚宴会的上层政要们,大概都已经向家里向夫人汇报对自己的第一印象吧。

    今晚、明天,也是应该是近些日子,季子强都将成为他们议论的重要话题了。

    季子强就自觉地检讨了一下自己第一次亮相的行为,觉得没有什么过失,心情坦然了些。

    然而,季子强也是知道的,自己在资历上,还是有很大缺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