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俊海目前的状况应该是大好,至少叶眉走了以后,市委这边的力量便面临着一次大调整,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收拾叶眉残部的好机会。

    韦俊海心中还淡然地想着:“呵呵,这小子也当市长,我看他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不过季子强现在看起来倒是好像一点异常也没有,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一切都在握一样。季子强发表了感言以后,便是吕副书记讲话,他的话也很简单,一是提高组织管理,二是表决心以后一定全力以赴做好工作。

    在季子强和柳林市领导的就任见面会上,季子强没有显示出轻松和兴奋的表情,因为面对韦俊海那一双冷如刀剑的目光,他还是感到了一丝凉意,他可以理解此时韦俊海的心情,也多多少少替他感到了悲哀,或者现在的韦俊海已经看出了自己对他设置的机巧,他一定正在后悔和伤感着,怎么自己就那样笨呢,那样轻易的就上了季子强的当,帮他打开了一扇通往天堂的窗户。

    除了韦俊海脸色不大好以为,季子强还看到了另外几双压抑着的眼神,那是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的目光,季子强知道这也是必然的,自己抢了人家的位子,人家可以这样坐着听你讲话,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见面会是短暂和严肃的,大家都说一些早就成型了的套话,不痛不痒的话,互相表表态度,表表决心,这都是做给省上来宣读任命书的谢部长看的,谢部长在这些年也看过了太多这样的表演,所以他很习惯。

    对他来说,季子强是一定要扶持的,不管乐世祥在自己来的时候说什么要严格要求他,该打压就打压的话,谢部长心里清楚的很,所以在他的讲话中,有明显的对柳林市原有领导提出警告的意思,告诉他们应该配合好季子强的工作,不然自己和省上是不会袖手旁观。

    季子强不用想也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底细,他一定会帮助自己。

    至于在会的其他人是怎么理解,那就不的而知了,或者他们会认为这是省上的一种态度,也或者他们会感觉都是老生常谈,一切还要看以后的局面。

    感谢大家的支持,眼看就是月底了,要是哪位手上还有月票,就请投出来吧,过了这个月也就作废了,谢谢你们

    开完见面会,韦俊海和季子强一起陪谢部长吃饭,现在大家脸色都缓和的多了,包括着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两人,也都埋藏住了心中的愤慨和对季子强的敌意,他们把仇恨在喝酒的时候也合着酒一起咽下,他们都知道一个道理,不能逆水行舟,不能逆天行事,但就这样忍下这口气也是绝不可能的,他们的打击会在适当的时候出手,是的,他们相信自己一定会出手的。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早就安排好的酒店,豪华的宴会马上就开始了,酒店也放起了欢快的乐曲,宽大的宴会厅里洒满了欢乐。

    而女士们裙裾飘飘,华装颜丽,各种的名牌香水和化妆品应该都已经用上,不过因为是官场中人,所以你是看不到一点化妆品的痕迹。

    季子强也表现出了一种谦虚低调和彬彬有礼的气质,他面含微笑,默默无言。

    市人大封主任坐在韦俊海的下手,现在感觉他,已经有点白发苍苍,老态龙钟,像是累着了,一副疲惫不堪的神情。

    顺次坐下去的是市委吕副书记,现在他似乎已经没有一点怨言和疼苦了,他开着玩笑,打科斗诨,在今天这交际场上做的十分老道,且会巧妙的抢别人的戏。

    主持欢迎会的本来是葛副市长,因为他不时的插话,把老葛弄得无地自容。一个晚上,他风头出尽,显示了十足的政客作风。

    葛副市长虽然言语不行,却显得牛比哄哄。一身名牌西服,举止大腹便便于,不说则罢,一说则是谈天论地,出口不逊,活脱脱一副柳林市大老板的派头。另外的几位分别是市纪委书记、几个副市长,政协主席、军分区政委等等。他们一个个显得温柔敦厚,对季子强倒是礼数有加,敬而远之。

    纏绵动听的音乐厅声中,季子强呷着略显苦涩味儿的啤酒,小心的,细细的咀嚼着,或者这只是一种吃东西的姿态,其实他并不能放开自己的肚量来猛吃一通。

    谢部长扫了一眼桌上的这些菜,这些菜可谓是色香味俱全,一点不比省城大宾馆里的菜逊色,看来招待所的厨师也是专业人员,水平不低啊。

    一个小城市,可是酒菜的水平却并不比省城的大酒楼低,他旁边坐的韦俊海似乎看透了谢部长的心思,在旁说道:“谢部长,为了显示对宾客的诚意,我们都努力拿出最好的东西来招待客人,其实平时我们也吃不上这么好的菜,”他不能给省上领导留下一个奢侈浪费的看法,同时这样说也表现了自己对谢部长充分的尊敬。

    从级别上讲,他和谢部长都是厅级,而且一个外放的市委书记一点都不比有的厅长,部长逊色,但谢部长是组织部,这情况又不一样了,组织部和水利部,民政部等等不可同日而言,更为重要的还有两点,一个是谢部长还是省党委常委,这是有话语权的,还有一个是谢部长和乐世祥的关系问题,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道理,韦俊海还是明白的。

    酒菜都上齐了,谢部长就随便的说了几句话,算是一个开场白,下面大家齐声叫好,

    一会的功夫,已经是酒过三巡,菜过来五味,季子强就从服务员手里接过了酒瓶,站起了身,给谢部长恭恭敬敬的倒了一杯酒说:“谢部长为我这事还跑来一趟,真是无法感谢,我就先敬领导一杯。”

    谢部长也不敢过于托大,这个市长的来头在坐的也只有他最清楚了,他就笑笑就接过杯子说:“以后柳林市就交给你和老韦了,不要让上面失望啊。”

    他把上面两个字咬的重了点,季子强是理解他说的上面是谁。

    季子强就忙说:“我一定好好工作,不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

    谢部长就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对这个年轻人,谢部长有很大的信心在,他一直也关注季子强了很久时间,想一想,比起自己过去年轻的时候,这个季子强一点都不逊色多少。

    季子强就满满的陪了谢部长一杯,两人喝完就笑笑,算是彼此客气,季子强给谢部长酒杯添满酒后,稍微的一顿,就走到了韦俊海身旁,也是很恭敬的端起了韦俊海的酒杯说:“韦书记一直都是我的老上级,以后还请多给于指导和支持,我人年轻,有什么做的不对还望韦书记不要给我留面子,该批评就批评。”

    从季子强的本意来讲,其实他也没有和韦俊海争斗的念头,他们两人的防备都是在一种潜意思里,到目前为止,两人应该还没有什么过大的矛盾存在,但谁都知道,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一山不容二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样的古训太多太多了。

    但季子强现在还是要低调一下,讨好一下韦俊海书记也是应该的,干工作才是主要的事情,一个市长没有市委书记的支持,想要干出一些成绩,也是很难的,在季子强的理念中,当官不完全是为了享受和争权夺利,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去追求。

    桌子上所有的人现在都不说话了,一起睁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对于他和韦俊海以后的合作,大家或许也准备从今天就开始观察了,不管是省上的这几个人,还是市里的这些人,大家心里都明白,当两个强人狭路相逢的时候,很难保证和平共处,不管他们过去关系怎么样,结果一定都是那样的。

    韦俊海望着这杯酒,也是感触颇多,但至少大面上会配合的,身在官场,共同的利益和大局才是关键,他这些天也一直在想,自己以后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维持这柳林市的局面,现在在韦俊海的感觉中,季子强不同于叶眉,季子强比起叶眉来,更为狡猾,也更难以对付。

    韦俊海他沉默了一下,他这是有意的停顿一会,目的就是要季子强感受下自己带给他的威严和压力,但也不能长久这样,他接过了季子强递过来的酒,叹口气说:“现在既然我们搭上了这一个班子,应该共同努力搞好柳林市的发展,你也有你的优点,但也有很多缺点,只要你不生气,我一定会精经常提醒你。”

    看来韦俊海没有丝毫的想给季子强假以颜色,他需要在坐的所有人明白,自己是不惧怕任何的挑战,自己也是有能力来对付季子强的。

    韦俊海说完就一口喝了季子强敬来的酒,桌子其他这些个人也听出了韦俊海话中有话,大家也是很配合的来了一阵的掌声,心里松了口气。

    但真正的两个当事人还是心里清楚的,和平相处绝不可能,现在只是一种明面上的配合,你要敢有一点差错落在我的手上,我一定还会让你后悔莫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