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大早,季子强就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开,本来县上是要准备给开个部局领导参加的欢送会,但省上的通知要求到任的时间很紧,季子强也就没有让冯县长他们再麻烦了,他对他们说:“等我到那面安定下来以后在过来欢送,那时候我们好好的喝几杯,”

    当然了,这就是个推口的话,哪有走了的人再回来给欢送一下的,不过时间确实紧张,大家也就不好在坚持了。

    季子强收拾好以后,他很留恋的回首环顾了一下办公室四处,心里就突然的涌现出一份留恋来,在洋河县的这不平凡的每一个日日夜夜,都一下子出现在了季子强的面前,他有太多的感慨和回忆,眼中就有了一阵蒙蒙,季子强低下了头,来掩饰着自己的神情,他不希望别人看到他如此脆弱和柔情。

    季子强走下了楼梯,他原来的秘书也赶过来了,帮他提着东西,季子强的步伐很缓慢,很沉重,每一步的离开,都让他心中的伤感多了很多,但他到底还是离开了。

    走出了房间,这时候,季子强一下站住了,他的眼中就再也控制不住的有了泪水,在那楼梯下,院子里有很多很多的人,没有声响,也没有话语,更没有喧嚣,也不知道他们已经站在下面等待了多长时间,一直是这样安静的在等待他的下来,在等待着为他送行,季子强感到哽噎住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他感动和满足的呢应该没有了,这不是一群普通的人,这是一颗颗真诚的心,他瞒含着泪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从人群的夹道中走过,他不敢走的太慢,他也不敢抬头,他怕自己泪水太多,就这样,就这样,季子强离开了大家。

    在车上,季子强一直没有说话,一同送行的冯县长和林副县长也都被这样的场面感动,一个领导如果干到这个样子,有这么多的人在牵挂着他,还有什么好遗憾的,此生无怨了。

    季子强的车在旋转的红色警灯的110警车带领下,车速逐渐的加快起来了身后洋河县城,季子强已经不忍心回顾。

    司机实在是受不了这沉闷,他小心的看看几个不说话的领导,轻轻地往车内的放音器里塞了一盘磁带。

    顿时,肖邦的船歌在荡桨似的节奏里开始奏鸣,平衡悠长的曲调里,透着淡淡的忧伤和悲愁。这位擅长写小夜曲的摇篮曲的大作曲家,献给施特克豪男爵夫人的却是这样一首船歌。多少年了,此事一直令人不解。然而,这铁皮包裹的空间里一经这纏绵的旋律充盁,季子强也默默的回想着这几年的宦海征途,他有太多的感慨和叹息。

    车还在奔驰着,要不了太长的时间,季子强就到了市里,柳林市政府的彭秘书长带着很多办公室的公职人员,在柳林市区的国道傍边接住了季子强,他们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就一起上车,進入市区以后,彭秘书长先安排人帮季子强把行李送到了给季子强安排好的宾馆里,然后带他到了市委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市委和市政府,还有几大院的领导都已经到了,季子强暗叫一声惭愧,好的一点,省上的领导和韦俊海书记还没来,季子强就在外面等了一会,很快的,大门外,韦俊海书记就陪着省上的组织部领导进来了。

    季子强赶忙上前,先招呼了省委组织部的谢部长:“谢部长你好啊,还让你费心的从省城赶来,真是感谢,感谢啊。”

    “哈哈哈,我当然是要来的,看到你们我也很高兴啊,很长时间没到过柳林市了。”

    季子强又对韦俊海书记笑笑,很客气的说:“书记好,让你们费心了。”

    韦俊海用眼角飘了他一眼,鼻子里就嗯了一声,算是招呼过了。

    省委组织部长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这韦俊海已经对季子强的到来有了防范,谢部长脸一沉,但很快就笑笑的打个圆场说:“呵呵呵,那我们一起进去吧,里面大家只怕都等急了。”

    季子强就让开路,稍微的缓下脚步,等谢部长和韦俊海书记走过,他才跟上。

    还有些领导,也都跟上季子强,一起进了会议室。市委会议室的装修布置,也比洋河县委大院豪华,不是传统的布局,椭圆形的红木会议桌,豪华大气光可鉴人。

    会议室刚才和扯蛋聊天的人,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会议室就异常的静怡。

    季子强和韦俊海书记分坐在了谢部长的两旁,大家一起端起了脸,進入了会议状态。

    今天的大会是韦俊海主持,但是他的心中却是一片苦涩,季子强的突然上位,自然让他心中十分地不爽。因为心中不爽,所以韦俊海简单地说了两句,随即便请谢部长宣读省委的任命了。

    谢部长就板起了面孔,宣读起了任命:“根据省委常委会讨论,任命韦俊海同志为柳林市市委书记,提名季子强志为柳林市人民政府代市长。”

    宣读完任命以后,谢部长又表了重要讲话,提出了这次省委调整柳林市人事的目的、原因和意义,同时希望柳林市班子团结一心,推动全市工作的全面开展。

    谢部长随后还介绍了季子强和韦俊海的基本情况。这也是既定程序其实他们两人的官方履历,在座的每一个人这几天早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特别是季子强,也确实没有多少履历可言。

    这个外貌俊朗,看上去很年轻的人,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从一个普通秘书,走上了正厅级的领导岗位,真可谓是坐着飞机上来的。

    一般来说,官场上形容某人升官快,都说是坐直升飞机。但季子强的简历一出来,大伙便发现,“直升飞机”绝对没有这么快的速度,必须得是“火箭”

    人家奋斗了三十年,也未必能当上县长,这位几年时间就市长了。

    在座的绝大部分都是四五十岁的官员,听着这些他们早就知道的介绍,都觉得有点讪讪的,不太好意思。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就不知,这季子强身长,头上,顶着的是什么样的神圣米环。

    谢部长还是很有水平的,知道季子强的简历单薄了点,便加进去很多溢美之词,对季子强同志在洋河县的工作,给予了极高的赞赏。说季子强同志虽然年轻,却极有政治远见,表扬季子强在洋河县任上做出的优异成绩,又充分肯定了季子强对洋河的建设,修路,引进外资,大力发展旅游业等等,令得洋河县在短短几年时间内,经济飞速发展,取得了极其喜人的成绩。

    总而言之,季子强同志是一位德才兼备的领导干部,年轻,有文化,富有改革开放的创造性思维。因此省委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让季子强同志前来柳林市担任代理市长,希望柳林市的同志能够给予大力支持配合,将柳林的经济发展得更快更好。

    尽管官场上多的是空话套话,要给一个人戴高帽子,有的是办法。但谢部长娓娓道来,桩桩件件,都是实实在在的成绩,却让在座的干部们,也实在是无话可说。

    与会干部们许多目光不自禁地落在了季子强的脸上,季子强自始至终,保持着适度的微笑,没有丝毫矜持和骄傲之色,似乎谢部长正在大力表扬的是另外一个人,他季子强也是旁听者。

    见了这般镇定自若的样子,柳林市的领导们,心里又是微微一惊,不少人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面对的,也是一位老成持重的中年干部,混迹官场多年了。

    韦俊海随即表了讲话,他的脸上充满了笑容,大有一种意气风的感觉,能够从市长到市委书记,他的心中自然很高兴。

    韦俊海已经从这一突发事件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他显得很平静,在欢迎季子强的讲话中,他没有表现出心里一滴滴的愤慨,作为一个宦海多年的人,韦俊海已经在很早以前就学会面对现实,不管这个现实对自己是否有利,都要学会去适应和面对,现在既然季子强的阴错阳差的到来已经成为了定局,自己的力量已经不能左右这个局势了,那接下来那无外乎就是两种选择,要么好好的配合,或者是对立。

    韦俊海也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从大局上讲,对立是不利于双方的,如果柳林市的工作真的搞砸了,受害最重的应该是自己,再或者说,季子强也有和自己一样的靠山和后台,不然季子强怎么可能上来,而且上来的还是如此的突然,省上的领导为什么就不能先征求一下自己的意见呢,虽然自己是给了季子强推荐,但推荐归推荐,具体执行前怎么就不告知自己一声,这其中有很多耐人寻味的蹊跷在里面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