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对整个柳林市来说不亚于一个晴天的霹雳,震倒的也不是韦俊海一个人,有很多人都在听到这消息时候傻了,傻的最严重的要数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他们是做梦也没又想到,季子强会真的被任命了代市长。

    葛副市长在痛心之中,也赶忙通知了李少虎,停止了那个已经失去意义的行动,因为他明白,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自己都将要和吕副书记并肩一起来抗拒季子强的到来了。

    季子强被提拔为柳林市的代市长,这消息在县里、市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任命一旦公开宣布,在人群中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有妒忌的,眼红的,骂娘的,也有怀疑的,议论纷纷。都说季子强现在靠了韩副省长这棵大树,才得到了这份赏赐。反正都是过来人,想想都明白,不就是那么会事,说你是,下一张任命就是你,说你不是,下一张罢免的就是你。人人都想得到那张向上的纸,而这张纸就掌握在某些的手里,就看你怎么得到了,这就是官场。

    从县委书记一下蹦到市长的位置上,无疑是一颗炸弹扔在了这里,这在市里还没有先例,其意义之重大,对所有官场中人,都是有深刻感悟的。

    在季子强暗暗高兴的时候,省政府的韩副省长来了电话:“小季同志,你好啊,我省政府韩啊。”

    季子强对这个电话号码还在猜想的时候,一下子听到了韩副省长的声音,对他来说,这是个意外,绝对的意外,他连忙小心的说:“是韩省长啊,最近都还好吗,有什么指示。”

    韩副省长在那面就很洪亮的笑了起来:“没有指示,就是来给你一个恭贺,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李省长和我对你的期望,你能上来,也是有很大的争议的,你不能有一点的骄傲,要再接再厉,把柳林市的经济搞上去。”

    这话很显然的意思,那就是季子强的上来是他和李省长争取的结果。

    对自己到底是怎么上来,季子强心里是清楚的,固然,他不知道乐世祥为他尽心设计的一切,但毫无疑问,乐世祥才是自己正真走向柳林市的引路人,韩副省长和李省长是乐世祥的政敌,这一点季子强也是明白的。

    但季子强的机巧和反应,让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说:“谢谢韩省长和李省长的提携,我不定会好好工作,来报答你们的信任。”

    那面韩副省长就很满意了:“呵呵,不用感谢我们,是金子总会闪光的,在柳林市去了以后,你大胆工作,不要有什么顾虑,我和李省长也就是看重你这股子闯劲。”

    季子强就明白了很多东西了,因为韩副省长这话一出来,季子强就笑了,他几乎已经可以洞悉乐世祥为整件事情编制的线路了,自己在乐世祥的设计下,已经成了北江省两头吃香,两头得利的一个宠儿,这样的布局太过精巧,季子强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老丈人了。

    季子强就再三的表示了感谢,韩副省长也循循善诱了给他讲了一些以后工作中要注意的问题,对他就像是一个老师教导学生一样,把自己那一些传男不传女的绝招,给季子强说了好长时间。

    这对季子强来说,又是一次知识的积累,有时候,只需要别人的一个思想,一个看法,都可以让季子强醍醐灌顶,受益匪浅。

    而在柳林市的韦俊海,他一下子紧张了很多,

    他的心里就很不舒服,他对季子强是有一种特殊的认知,他一直也是在很矛盾中对待季子强,即把他当成一个威胁,又把他一个合作伙伴,他有点担心季子强的睿智,这让他也很纠结。

    对韦俊海来说,有个这样的助手未必是好事,季子强入道时间不长,就有这样的进升,看来确实不简单,是不是他已经完全的获得了韩副省长的青睐,自己要小心应对,既要支持,还得防范,搞不好哪天就踩着自己的肩头上去了。

    但有一点韦俊海是不怕的,那就是在柳林市的实力和威望,这永远都不是季子强可以比拟的,凭着自己这些年在柳林市的经营,谁也不要指望轻易的就可以打破目前的格局,就算季子强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但他依然必须在自己的阴影中度过好些年才能和自己逐步的拉近距离,这一点韦俊海还是很有信心的。

    季子强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感到太大的惶恐和意外的惊喜,在他发动的反击中,他就有过这样的一种奢望,只是盖子没打开心里有些发虚,现在盖子已经开了,一切都是按自己最大的希望在实现,他有了一种比当上市长更大的成就感,原来官场真的是自己的地方,原来当官也并不是那么的可怕和艰难,他站在了自己为自己堆积的高台上。

    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气势,很多人都开始仰慕起来,对于林副县长,向梅,还有安子若等人,她们就不完全是仰慕,而是崇拜了。

    江可蕊更有一份陶醉,她为自己把身心交给了这样的人感到欣慰,季子强没有让自己看走眼,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和安慰莫过于看对一个男人,她是一定要为季子强庆祝一下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庆祝,她要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柔情,用自己的心灵来做一次庆祝,可惜季子强说自己暂时回不去省城,他们只好把这庆祝延后实施了。

    季子强开始收拾东西,他明天就要到柳林市就任了,对这个办公室还是有很多的留恋。

    安子若来了,看到了安子若,季子强微笑着,他对洋河县的所有留恋都永远比不上对安子若的留恋,在自己生命中,在自己年轻时,在自己颓废和沮丧时,每每都是因为心中有个安子若的回忆,才让自己一次次的获得了新生,他有太多的感激和话语,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在安子若那幽深的眼帘下,季子强也看到了安子若太多的爱怜和不舍,那一道道闪动着柔情的目光,似乎在讲述着两人那纏绵悱恻的往事。

    季子强和安子若就这样默默相对无语,

    对他,安子若的感觉很复杂,有喜欢,有担心,有感谢,有信任,他的冲动现在自己依然清晰可忆,他的激情也让自己法忘记。多想永远的留住他,多想能够拥有他。

    这时候季子强看到了安子若,他的眼里有了更多的柔情,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岁月的痕迹,她的脸色是那样的娇媚,如果不是因为成熟儒雅的气质和娴静而略带忧郁的眼神,怎么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30岁的女人,她的惊艳可以让很多年轻的女孩都黯然失色。

    季子强痴痴的看着她,一种眷恋和柔情慢慢的升上了心田,多好的女人啊,就这样无怨无悔的在洋河县陪伴自己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自己要离开洋河县了,而她却留了下来,自己没什么可以给她,自己没有钱,也没有一个合理的名份给她,如果说自己此生有过最愧疚的人,那一定就是她了。

    安子若说:“你明天就要离开洋河县了吗”

    季子强说:“是啊,明天就走,谢谢你这几年在洋河来陪伴我。”

    “说的什么话啊,我什么都没有给你做过。”安子若悠悠的说。

    “你知道的,有你在洋河,我的心才一直这样的平定。”

    安子若叹口气说:“我来看看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可蕊,她是个好女孩。”

    “嗯,我知道。”

    “子强,你以后会想起我吗”

    “当然会,而还会经常的想起你。”季子强真诚的说。

    安子若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季子强,一步步的走进他,轻轻的拥抱住了季子强,他们的拥抱是那样的哀怨,优势那样的纯洁,到后来,安子若带着忧伤离开了季子强的怀抱,也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到了晚上,县委和政府联合为季子强送行,晚宴设在洋河县的翔龙大酒店,冯县长认为酒店名字大气,可以讨个吉兆,这儿的豪华,也适合这次活动,宴请的客人有县委和政府的所有掌权领导,季子强就首先致辞,说了些感谢的话。

    接着是冯县长和在座的所有人都对季子强的离开表示了恭贺,也表示了遗憾和不舍,后来就是敬酒,其间季子强还交叉进行着名目繁多的碰杯。

    酒席当中,季子强放下架子,一反常态的频频向几个副县长敬酒,今天情况特殊,季子强放开酒量,白酒之后又上红酒,客人也是相当配合,没人藏私,一桌人显示了极其强悍的战斗力。

    林副县长也有无限的伤感,这一点季子强是可以看出来的,但季子强不能受到她的影响,所以就装出笑脸,逗着林副县长喝酒,但季子强知道林副县长的酒量,保护着她喝到七八分也就打住了。

    感觉差不多了,季子强就宣布结束,不过在看看这些人,一个也没有醉倒的样子,反倒都还喝的清醒了。

    季子强也只好摇头叹息一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